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之甜妻请入怀 > 豪门之甜妻请入怀最新章节列表

新文预告(勿订)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万家别墅郁郁葱葱,花草树木繁盛,二楼第二间满是少女气息的卧室内,一只慵懒的白色纯种波斯猫趴在床上,看着已经迸发惑人魅力的只裹着一条浴巾的万豆豆——

她和好友沐清婉玩儿真人CS,弄了一身的泥巴,回来先吩咐佣人半个小时后上她房间,然后去了浴室洗了澡,裹了浴巾从抽屉里翻出纹身贴放在梳妆台上,伸手捋了一把波斯猫的冰滑的毛绒,自语道,“若若,我是不是很迷人?哼,盛墨若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眼光,不喜欢我反而去喜欢那个整天好像欠了她千八百万的宋妍雨。是不是没眼光?”

波斯猫长长的瞄了一声,像是在回应她的话。

“果然你最好了。”万豆豆又捋了捋猫毛,“等我跟清婉毙掉那个太妹,回来给你买的好吃的……”

咚咚咚连续三次的敲门声从身后出来。

“进来。”万豆豆只当是奉她的命令进来给她贴纹身的女佣,边解开浴巾边吩咐道,“背后我看不到,你过来把梳妆台上的纹身贴贴在我背后……”

二十岁的盛墨若着一身黑色衬衣西裤,少时漂亮的面容脱变的更富荷尔蒙诱惑,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带着力量感,举手投足间都是贵气,刚推开门,就看见那一抹白皙的背,和若隐若现的胸前弧度。

这些年她的确是长大了……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随即几乎是一秒的时间,他的喉咙就干的不成样子,要是让他现在说话,那一定是哑掉的。

盛墨若闭了闭眼,才强迫自己转身出了门。

出门时遇到一个女佣人低着头敲门进去万豆豆的房间。

万豆豆奇怪佣人怎么进来又走了,没一会儿又回来敲门,又让进来,这回转身看了一眼进来的佣人,先只叫她把纹身贴贴上,过后才问为什么刚刚进来又出去了。

佣人回说只进来过一次。

万豆豆皱眉,“那你进来时看见别的人在我门前吗?”

佣人摇头说,“大小姐我没注意。”

万豆豆摆摆手叫佣人出去了,心里安慰自己就算被人看了,她这么小也是没什么看头,没什么。

但盛墨若那边可不是没什么了。

即便是躺在床上,也是满脑子白花花的少女的背,和纤细的仿佛一碰就碎掉的小肩膀,以及只掌可握的细腰。

很少做梦的他,也在这一晚做了一个万分旖旎的梦。梦里,被他压在身下的万豆豆长发妖娆,像个引人疯狂的女妖。

梦里,他不再是那个不搭理万豆豆的盛墨若,变得丝毫不拘束自己,尽情释放,要有多疯狂就有多疯狂。几乎每一下的亲密,他都想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仿佛这是刻上了烙印,标志着身下的女人是属于他的,谁也抢不走。

口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豆豆”二字,就像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呢喃。

身下的女人,那么乖,与他沉浮与共,抱着他的胳膊,时不时因为受不了他给的感官刺激而抖一下……

黎明的第一道曙光透过窗棱时,那双黑眸霎时睁开,甚至没经历惺忪直接清醒了,直视那惯常淡漠深沉的眸染着不常有的浓厚欲色。

厚厚的,拨都拨不开。

对面墙头的钟对上七点时,他掀开被子,俊美到用“无以伦比”都显得无力的脸已经恢复到了淡漠,去卫生间洗簌完便下楼吃早饭。

万笙和宋妍雨已经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盛墨若先对万笙道了声“叔叔早”,然后对已经蓄了齐腰披肩黑长发的宋妍雨勾勾唇,后者也准备回以笑容,只是自楼梯上传来急促“咚咚咚”的下楼声,顿时清丽的女孩一下由笑转为了蹙眉。

万豆豆三步并作两步地下楼,从迎上来的佣人手里接过装好的包子,朝餐厅道,“爸爸早,盛墨若早,我来不及了,先走了。”

万笙叮嘱她,“慢点。”

“不能慢了,再慢我又要迟到了。”万豆豆如一阵风一般跑出客厅。

盛墨若只在她叫他时看了她一眼,默默吃了一块土司后对万笙道,“叔叔慢用,我去公司了。”

“嗯。”万笙想起什么问道,“听霍总说,你在帮陈向东夺产。”

盛墨若神色自若,“是的叔叔。他是陈家的继承人,帮助他没坏处。”

“你掌握好分寸。”

九年前,万笙以养父的身份从孤儿院里面收养了盛墨若,这九年来,这个养子样样优秀,对于吩咐的事情从来就是做的一等一的好。

近两年,万笙的身体因为年轻时的争斗变得有些不济,便开始把工作上的事情渐渐分配到的盛墨若手里,如今即便他还没大学毕业,但在万氏集团内部已经建立了相当大的威信。

盛墨若颔首,扣起了黑色衬衣的袖口走出了客厅。

停车坪上,万豆豆提溜着装包子的纸袋,望着掀开汽车盖检查故障的司机,急得要死,转身见盛墨若朝这边走来,几乎是瞬间,她跑上去,讨好般地笑道,“盛墨若,我车坏了,你送去学校吧,我赶时间到学校,打车会迟到。”

女孩明艳的笑,娇嫩的脸蛋,与昨夜梦境中的女妖突如其来的契合到一起。

盛墨若的喉结上下滚动,黑漆漆的眸晦暗,兀自走到自己的银灰色奔驰的方向。

一贯的拒绝姿态。

万豆豆撇嘴,对司机烦躁道,“行了,我出门打车了。”

司机万分难当,“对不起大小姐,我今天上午修好,下午去接你。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不用了。我今晚和清婉有约。”

说罢,她从纸袋子里面拿出一个包子边走边吃,步伐再没有刚才下楼时的急切,慢悠悠的。

——反正要迟到了,早迟到一会儿,晚迟到一会儿,她都被罚做值日生,所以与其疲于奔命的赶,还不如悠悠享受美味的包子。

“嘀”的一声,吓得她差点扔了手里的包子。

淡漠的男人将车开到她身边,扫了一眼她手里的包子,“傻站着,是我要给你拉车门。”

万豆豆恍悟,赶紧拉开副驾驶座,叼着包子系上安全带,后拿下包子,笑眯眯道,“我最喜欢你了。”

“呵,”盛墨若扬唇讥讽,“你对你的猫也这么说。”

14岁而已,知道什么是喜欢。

“对喜欢的事物当然要说喜欢。再说我的若若,跟你名字差不多。说喜欢她,就是说喜欢你。”

盛墨若黑眸一闪,想起数年前,他住进万家的第一晚,身边的女孩抱着一只幼年的白色波斯猫站在他身前说,“盛墨若,我的猫猫叫若若,和你名字有一个字一样。”

明明她都还不识字,明明她那只蠢猫之前叫“小白”。

当时,他回她,“和一只猫名字一样并不是件荣幸的事。”

只五岁的女孩脆生生的回他,“那它跟你一样,很荣幸。”

记忆拉回,男人见把宽大的校服穿出俏丽感的女孩,几口将包子吞进肚子,闭着眼睛道,“昨天跟清婉电话聊的时间太晚,好困。”

“你和沐清婉同班同学,一天到晚都在一起,哪儿那么多话聊?”

“我和她有秘密要聊。”

“呵。天天聊,你们的秘密真够大的。”

万豆豆清咳几声,又大又漂亮的眼镜滚碌碌转了一圈,“虽然是秘密,但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我们准备教训一个在外面散布我们谣言的太妹。”

“你不是一直奉行简单粗暴,就处理一个人而已,用得着商量来商量去的?”

虽然简单粗暴是她的处事风格,但被男人说出来,还是觉得难听。

万豆豆吸吸鼻子,“我现在细水长流了。”

盛墨若低嗤,“这是我听到的最大的笑话。”言毕瞥了女孩,沉声道,“我最近很忙,没时间看着你,你给我老实点,少给我惹麻烦。”

万豆豆瞪大了眼睛,想反驳,但回想自己在他做她“保镖”的几年的确惹了够多的麻烦,而他收拾了无数的残局,瞬间没有了底气,最后只“哦”了一声。

“还有,少跟沐清婉在一起。”

“为什么?”

盛墨若将车开到通往女孩所在初中的直行道路,言语里透着霸道,“我不喜欢她。”

“她也不喜欢你,还让我不要喜欢你。”

男人的眸色闪了下,轻嗤道,“你可以和她一样,不喜欢我。”

万豆豆将书包丢在后车座上,“我要喜欢。”

“我和她,你更喜欢谁?”男人的薄唇微微上弯,像只是在调侃。

万豆豆一愣,竟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怎么,”盛墨若将车停在初中门口,黑漆漆的眸中闪过暗光,讥讽道,“你现在才14岁而已,就开始有蕾丝倾向了?”

蕾丝?

女孩娇嫩的脸上霎时布满红晕,“才没有。”

盛墨若盯着她的眼睛,“那你喜欢谁。”

女孩这次答的毫不犹豫,“喜欢你。”

男人的喉结滚动,视线调向别处,“学校到了。”

万豆豆回神,赶紧推门下车,跑出几米,想起什么,转身,笑地明媚,道,“谢了盛墨若。”

换来盛墨若凉凉的声音,“你跑什么?”

万豆豆眨眨眼,“快迟到了。”

“包呢?”

万豆豆看看空空如也的双手。

盛墨若伸手从车内拿出书包和包子提了出来,走过去递给她,“丢三落四。”

万豆豆撇撇嘴,接了书包和包子,正要说谢谢,盛墨若的声音又传来了,“你为什么不留长发?”

长发?

万豆豆莫名其妙,摸摸自己黑色的短发,抬头看着高大的男人,“你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儿?”

就像宋妍雨那样的?

这些年,宋妍雨丑小鸭大变样,成了远近闻名的可人,听说读高中后,有不少男生追。

盛墨若面色深沉,低垂的眸提醒她,“再不进去要迟到了。”

万豆豆因他这一句一下回神,但还是想问清楚,站着不动,望着他,“你觉得我留长发好看些?”

“我没这样说。去上课。”盛墨若说完就转身上了车。

万豆豆望着他的背影出神,直到自习铃响起才奋力往教室奔跑,但最终还是迟到了,结果毫无意外地被罚做值日,好友木清婉虽恨铁不成钢,但仍和她一起打扫卫生。

清理完最后一堆垃圾,俩少女结伴到约定的仓库教训人。

万豆豆看一眼手表,对留着披肩黑发的好友道,“那太妹不会不敢来的吧。”

相较于万豆豆眉眼中流露出的美艳和张扬,现在她身边的木清婉,气质要沉静很多,长相也偏向宋妍雨那一挂,清秀干净的很,闻言朝外面望去,下一秒蹙眉道,“豆豆,我们要想办法跑了。”

“被坑了。”万豆豆看到七八个小混混朝这边走来,拉起木清婉要往外面跑,空着的手拿出手机就拨盛墨若的号码。

小混混立刻合围,为首的两个伸手就拦住两个少女。

“拿开脏手。”万豆豆一巴掌扇开按着自己肩膀的手,“不想死的话让开。”

“哟呵小美女挺辣嘛。”看起来是个头目的混混吐着烟,笑着猥琐,“你们等的那个方玟是我义妹,听说你们要教训她?先前我还以为是两个拿不出手的丫头,没想到这么美。跟哥哥们玩玩,我们就放了你们,怎么样?”

这人边说边将手伸向美得让他心痒痒的万豆豆。

万豆豆一巴掌挥在他脸上,“跟我们玩儿,除非你不想活了。”

“我艹!”那混混一个反手扇在万豆豆的脸蛋上,粗暴而狠厉,“给老子绑起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犟!”

这时万豆豆拨给盛墨若的电话通了。

男人低沉淡漠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盛墨若我在学校附近的仓库……”

混混头兜手夺了女孩的手机,扬手摔在地上,手机应声破碎,“盛墨若,万家的?”

万豆豆那双漂亮的眼睛扫向破碎的手机,那是两年前,因为调皮被万笙限制了零用钱的她,在过生日时求盛墨若买的。

这两年,她爱惜了又爱惜,一点儿都不舍得磕着碰着。

这傻逼居然摔了。

女孩心头怒火蹭蹭上扬,抬手又要招呼混混。

一直没吭声的沐清婉紧紧地抱住万豆豆,阻止了激怒对方的行为,对那头目道,“你们是混混,但就算再不学无术,也应该知道江城大佬万家是做什么,多少也应该听说早年绑架万家大小姐的那些人有个什么下场。”

混混面面相觑,万家在安城的名头之大,即便是最底层的他们也是知道点的。

——万笙自底层起来,从道上发家,现在虽有意洗白,但依旧是江城名副其实的大佬。

这群混混被方玟叫来时,只说是送给他们两个漂亮的妞儿,而且玩儿后不用付任何的代价,他们便以为和之前玩儿过的那些女孩儿一样,胆小怕事,根本没料到,这两个中间有大名鼎鼎的万家千金。

本来方玟叫他们来只是要拍拍照片,说以后好威胁他们。

可是,这两人太漂亮了,特别是短发的那个,个子高不说,脸蛋是特级的,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以前可是遇不到这种货色的。

现在机会就在面前,下半身亢奋的很。

一个染了黄头发的混混,流里流气的道,“小妹妹,你是万家的女儿,又怎么样,现在就是喊破喉咙你家里的人也不知道你们在这儿啊。而且,我们可是头一次见到你们这么漂亮,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万豆豆因好友的那一抱捋清了轻重,按下怒火,道,“你们现在放了我们,我可以当作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但如果你们再进一步,我一定让你们以后在江城无法求生。”

但混混们早就被美色迷得七荤八素,管他万家不万家的只想把眼前的妞儿办了,其他事再说。

没绑住她们,就猴急地动手扒她们的衣服。

两个女孩儿怒骂,万豆豆甩手就又是一巴掌打在那头目的混混脸上。那头儿着急尝鲜,被甩了两巴掌,也是怒了,揪着她的头发,抬手就要打在脸上。

“你这巴掌下去是打的爽,但是,打之前,我告诉你,上次打她的人,被带到国外弄死了。”沐清婉拽着那人的手,强自冷静道,“我们也只是小女孩儿,根本就没发育,没有滋味,你们确定要因此毁了自己的一生?你放了我们,我们给你钱,你去找小姐,她们能满足你们的需求。”

“少***废话。给我扒,等老子爽完了,再好好教训你们。”那人看看自己的手掌,最后还是收了手回去。

话音刚落,几双手又伸了过来,胡乱地撕扯少女们的衣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