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先锋 > 官场先锋最新章节列表

第938章 严阵以待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就在吴郁明为剧组拍摄资金告罄、反对撤区建区**层出不穷闹得焦头烂额之际,中组部关于詹印的任免决定悄然下发:

任命詹印同志为朝明省朝明市市委常委、代市长(副省级)!

填补了朱勤调任朝南市委书记后的空缺,一方面满足詹家关于副省级的诉求,另一方面又采纳反对者意见,避免和限制詹印快速进步。

市长主抓经济。而詹印空降秦川之后,主要精力用于维稳和平定边陲秩序,财政基本靠上面补贴,经济发展倒处于次要位置。

朝明市是什么地方?沿海发达省份的明珠,金字塔塔尖!

它富裕到什么程度,一个数字就足以说明一切:朝明市去年财政收入是秦川省全省财政收入的两倍。

如此庞大的经济体量,如此蓬勃的经济活力,难怪詹印初来乍到有些头晕。

朝明市官场关于詹印的笑话是:詹印看任何报表都怀疑以“元”为单位,秘书不得不反复提醒单位是“万元”。

抵达朝明报到当天,初步了解情况后詹印一夜没睡着,第二夜、第三夜还是难以入睡,此后竟有了失眠的习惯,每晚靠安眠药才能睡个好觉。

面对与秦川截然不然的形势,詹印是真的睡不着。这种如山的压力下,省长爱妮娅还没出手呢!

窦德贤毕竟直通桑首长,心里有底气见谁都不怕,对于詹印的到来不持立场;陆建俊、应留生等沿海派中坚力量可就炸翻了窝,磨刀霍霍准备动手!

有爱妮娅这样的劲敌已经够麻烦,深度调查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尤如剥大家的皮,弄得很多人包括京都在内寝食难安,再增添素以心狠手辣著称的京都传统家族子弟,朝明还能叫沿海派大本营吗?

一层层暗示传递下去后,詹印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市委书记是省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都是地道省城出身,组织部长以前做过窦德贤的秘书,市委常委会通常是这几位的天下,只能事先达成一致就没詹印说话的份儿。

市长办公会更是倍受掣肘,几位副市长各有各的后台,要么直通京都,要么是省委常委的心腹,总之没一个把詹印放眼里,动辄说“朝明跟秦川两码事儿”,噎得詹印直翻白眼。

为了副省级来朝明是不是一个错误?

詹印第一周就想回京都,到了机场却被市委书记叫回来处理拆迁引发的**;第二周周五晚上接到通知临时顶替“生病”的常务副市长主持全市经济工作会议;第三周……

詹印知道这帮人千方百计跟自己为难,索性不回去了,用随机买的电话卡与老爷子通电话——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了,耳朵不利索,费了很大劲才说清楚当前困境。

詹老爷子说,中国情况复杂不仅反应在疆域辽阔上,而是各地风土人情、正治经济发展有很大的不均衡性,工作重心自然也大不相同。你在秦川是“稳”字当头,管辖范围不出事、不闹事、社会秩序安定就记头功;朝明却是“快”字当先,人家本来就安定嘛,关键在于又快又好发展经济,在全国勇争领头羊!这方面不是你的强项,相反是弱项。

詹老爷子又说,弱项要补课,不能永远弱下去,治国安邦,经济是永恒的主题。一个不懂经济的领导干部跑哪儿都挺不直腰杆,别的不说,燕首长为首的外事委与外国人聊天,主要也是谈经济,为什么?正治太敏感,不能随便聊啊。虽说是聊天,你聊不到点子上人家就瞧不起,继而影响到谈判进程。

詹老爷子最后说,继续留在秦川可以做得顺风顺水,那个格局太小,没出息!在朝明苦了点,累了点,反而能够逼迫你长见识、学东西,方晟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话说他经历两次双规,你有过吗?磨砺方有刀刃,暂时委屈一点才成大器!

这些道理詹印都懂,可不知为何,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感觉就不一样,每个字仿佛扎到心里。詹印忍住泪说爷爷我听明白了。

詹印明白了,自己不再是秦川那个杀伐独断的老虎,在朝明要当只温驯的猫,处处看人脸色行事,小心低调地渡过蜇伏期。

詹印终于到位的消息传到鄞峡,引起小小的波澜。

吴郁明暗暗叹息:紧追快赶,詹印到底还是领先半步,别看这小小的半步,是道难以逾越的分界线呐。

吴郁明从来不怀疑自己能步入副省级,但什么时候步入大有区别。两三年、三五年步入,后面还有上升空间;五十岁后步入,相当得了个安慰奖,留着退休享受待遇用的。

必须要快马加鞭,时不待我。吴郁明暗地想道。

方晟却松了口气:按于家父子那晚的说法,詹印任副省级市长只能算中下之策,当然比单纯当副省长好,又比副省级市委书记差,当然离詹家省委常委的诉求更远。

之前的三驾马车:詹印、吴郁明、方晟,齐聚沿海省份,詹印一马当先,吴郁明保持冲刺势头,唯有方晟略略落后——资历是硬伤,只能靠时间慢慢积累。

五月底京都传来消息,相关部门对撤区建区规划不太认可,要求主要领导进京说明情况!

吴郁明尤如挨了一记闷棍,紧急召开常委会讨论,商量到最后决定由方晟代表领导班子进京,一方面毕竟脸熟好办事,另一方面剧组隔三岔五缺钱停摆、反对撤区建区**时有发生,吴郁明根本不敢离开鄞峡半步。

方晟巴不得在这个多事之春抽身离开,笑模笑样说昨天剧组到水库景区拍摄外景,与当地管理员和摊贩冲突造成两人受伤,正准备协同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吴郁明果断道这事儿大同市长顶上去尽快平息此事!以前剧组到哪儿拍摄都很和谐,为啥市区频频发生**的时候闹出这事?要查清楚,若有幕后黑手决不轻饶!

其实常委们都心知肚明,之前相安无事是因为剧组拍摄外景都给场地费,眼下没钱,自然就容易产生纠纷。

接下来梅秋、林枫都反映有人利用大妈们跳广场舞机会到公园等地散布谣言,挑唆闹事,吴郁明提议分管民政的郑拓牵头负责,具体情况向林枫汇报。

成槿芳反映开发区撤并消息传开后,有村民到国腾油化闹事,要求一次性补偿以前厂区扩建时的征地费用,当初开发区管委会协调分十年偿付的。吴郁明征求方晟意见后拍板让前期介入改制的华叶柳前去协调,推进工作则由成槿芳负责。

由于祝雨农生病住院,方晟担心正府领导班子只剩张荣撑不住。

最近张市长因为个人的一些事情绪比较低落,压力也比较大,个人觉得大同市长和郑市长稍稍后撤些,全面掌控住局面。方晟说。

窦康知道方晟所言何事,含而不露说年轻人要经得起摔打,一点挫折算什么?大佬们都不在,正好是展示能力的机会嘛,换以前咱们很乐意呢对不对?

常委们哄堂大笑,方晟的提议也就不了了之。

会后方晟将牧雨秋、卓伟宏、周挺、徐靖遥等人叫到办公室,叮嘱他们近期要低调,管住自己,管好工人,别在外面惹事。各自负责的工程抓快进度,紧紧咬住柯察巷和神仙池两块黄金地段商业小区开发,远离**。

“雨秋、周总和靖遥回省城,伟宏脱不开身就算了,注意没事不要下山,老老实实在度假区呆着,”方晟道,“另外通知芮芸继续休假,什么时候回鄞峡等通知。”

牧雨秋等几个人都有些吃惊,面面相觑,过了会儿周挺问:

“是不是风又紧了?这回来头有多大,中纪委还是省纪委?”

方晟道:“都不是……问题不在我这边,”他拿着铅笔轻轻敲击桌沿,“撤区建区的事儿闹得挺复杂,别说我,吴郁明等常委们都有按不下去的感觉,唉,谁叫他触动老百姓最牵挂的教育和养老?所以这回不是有人存心掀风作浪,而是老百姓气不顺,非要把撤区建区规划搅黄……”

“那方哥到京都是不是要……”牧雨秋试探问。

徐靖遥道:“我觉得方哥肯定顺应民意,让京都相关部门否决规划!”

“我不会卷入此事,顺其自然吧,老实说事态发展到星星燎原之势是比较危险了……”方晟叹道。

当晚方晟便驱车离开,没从省城走,而是悄悄进入白山与樊红雨欢好了两个回合。

原本吹嘘大战三百回合,可第三个回合怎么也没法进行。

“每况愈下了。”方晟汗颜道。

樊红雨却怀疑他最近是不是又勾上哪个狐狸精,方晟赌咒发誓绝无可能,说眼下鄞峡够乱了,保全自身都来不及,哪敢玩虚头?

“说来说去京都圈子子弟还不够稳重,”樊红雨转而谈起工作,“撤区建区绝对是一大败笔,破坏原有正治生态,把自己推到老百姓对立面,这是最最忌讳的。”

“竞争副省长的事刺激了他,加上詹印前后活动,形成无形的压力;作为吴家长子长孙,吴郁明真有某种使命感和责任感,而我不同,草根出身,拚到什么时候都是赚。”

樊红雨重重掐他一把,道:“虚伪!你就从来没想过副省级?资历没到而已。”

“正厅想副省,副省想常委,常委想省长……人的**永远得不到满足,除非一步登顶。”

“嘘,你不怕监控?”

樊红雨悠悠翘起修长洁白的双腿,道:“这屋里真要有监控,单偷情丑闻就足够咱俩身败名裂,哪要上纲上线?”

方晟也承认:“市长跟省长的老婆厅长偷情,是蛮火爆,能把很多人眼珠瞪出来。”

【作者***】:今天是作者结婚纪念日,加更一章以飨书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