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先锋 > 官场先锋最新章节列表

第945章 盗卖文物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调查组撤出鄞峡后,吴郁明和方晟商量给领导班子放了两天假进行休整,这段时间陪着调查组简直象孙子似的,心累。

在食堂吃饭时吴郁明情绪很差,常委们都不敢上前搭话,方晟去晚了会儿,捧着餐盘坐到他身边。

“就算负领导责任也够吃一壶的,大概没法携手作战了!”吴郁明没头没脑道。

方晟安慰道:“因为工作失误批评几句很正常,主要张荣心理承受力差而已;要是拿这一点上纲上线,以后基层工作没人干了……难道做领导就得成天表扬下属,不能批评?”

“平时别说骂,动手打都没关系,谁想到他之前出了那档子事,心理已经很脆弱了,唉,说到底都是运气太差,偏偏让我赶上了。”

“哎,京都那边也走动走动吧,这种事儿往往有弹性的。”方晟明知吴曦已铆足了劲四下活动,故意这么说。

吴郁明摇头叹息:“中纪委……难呐,只能是尽力而为,最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吃过饭吴郁明驱车从潇南机场赴京;方晟推说有事处理,依然到白吉与樊红雨相聚。

“听说徐璃快回来了,”激情之后樊红雨突然透露,“上周事务处派人清理她的办公室,绿植全部换成新的,窗户、地板、桌椅擦得象镜子似的,原来几位副省长分担她分管的事儿都在做移交材料。”

“唔,没听她说嘛,”见她目光不善,方晟赶紧补充,“好……好久没联系了。”

樊红雨陡地翻身骑到他身上,双手卡住他脖子道:“她要回白吉,以后就成为你首选对不对?”

“我……我要窒息了……”

“老实交待!”

“红雨是方晟坚定不二的选择!”方晟告白式表忠心道。

“真的?”

“绝对发自内心!”

樊红雨古怪笑笑:“白塔花园小区16幢,我可是调查得清清楚楚,要被发现没事儿就溜过去奸宿,我就闯进去,要么三人行,要么乖乖跟我走,没得商量!”

她连两人悄悄买的小窝都查到了!

方晟惊出一身冷汗,强笑道:“白塔花园,好别致的名字,嘿嘿嘿……”

“嘿嘿嘿,都睡过几回了?”

“没,真的没……”

“当时没装修完,是不是?”樊红雨连这个都知道。

“不,不太清楚……”

“趁她没回来先定规矩,”樊红雨寒着脸道,“除了去京都,从即日起每周到白吉报道一次,原则上周五晚来周一早上离开,每次不少于……嗯,六个回合,平均每晚两回合!”

方晟叫道:“你要把我掏空啊!”

“就是掏得一个子儿不剩,免得你去找徐璃!”

“我们经常周六开会……”

“开会可以减一天,周六晚上再过来,但六个回合不变!”说到这里她甜甜一笑,“我也买套房子,躲在家里做饭炒菜,怎么样?”

“你也会下厨?”

樊红雨脸色一变:“不会难道不能学?厅长的水平就比省长差么?”

论厨艺你还真不行!方晟腹诽道。

说着说着,为证明忠诚两具火热的身子又缠到一处……

激战至**时刻,冷不丁手机响了。张荣自杀引发的事端仍未有定论,非常时期不敢不接电话,方晟停止动作拿起手机,却是周小容打来的!

当时脑子里转了几圈,暂时消成静音继续鏖战,力度和激情无形间大打折扣,草草鸣金收兵。

“谁的电话?”樊红雨明显感觉到异样,诧异问道。

倘若来自京都或双江省委,方晟肯定当时就接;倘若是赵尧尧、白翎等人打来的,等会儿没事,经过这么多年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还花心?

方晟支吾半声,披上睡袍来到卫生间,回拨过去刚接通就听到周小容的啜泣声:

“方晟,帮帮我,出大事了!”

方晟心一沉,首先映出蔡幸幸的面孔,暗想果然出事了,***!

“什么事?别着急,慢慢说。”他沉声道。

“房晓真被抓起来了,说他犯了倒卖文物罪……”

法律是方晟在大学修的第二专业,有比较深入的研究,当即说:“正常买卖古玩不可能触犯这条罪名,除非他收购或帮助销售盗掘古玩!”

周小容急得直跺脚,泣不成声道:“他们非说店里有盗来的文物,晓真之前见都没见过,肯定是栽赃!”

“晓真坐不坐店?”

“他成天在外面跑,哪有时间坐店?我是在店里看着,可又不懂……”

说到这里方晟略有几分数,出了卫生间回到卧室,坐到被窝里继续问:

“你俩到省城得罪什么大人物没有?”

“不知道……”

“你……”

方晟气结无语。

可以想象这会儿周小容八成又是泪汪汪一脸无助的模样,上大学时她就是如此,惹祸前神气活现,惹祸后拉着方晟的衣角讨主意,唉,小容啊小容,一直不变的小容!

沉吟良久,方晟道:“目前你在哪儿?”

“原来租的是连家店,一楼店铺二楼住家,傍晚查封店面后我也被赶出来了,这会儿住在酒店……”周小容可怜巴巴道。

“反锁好门哪儿都别去,没我的电话不准开门,”方晟叮嘱道,“我来想办法,待会儿联系。”

放下电话,樊红雨瞟了眼手机通话记录,淡淡道:“你的初恋情人又惹麻烦了?”

“唉!”

“新老公被人抓了?”

“唉!”

“恐怕要找爱妮娅?”

“唉!”

见他唉声叹气的模样,樊红雨卟哧笑道:“要不要我回避?”

方晟恼道:“你不去洗澡么?”

“好好好,真该冲一下的。”樊红雨知道他这会儿火气大,避开锋芒为妙。

等樊红雨进了卫生间,方晟反复斟酌后才拨通爱妮娅手机。

爱妮娅还在办公室披阅文件,略带疲倦地说:“长话短说,一天跑了三家企业、串了七个会,正准备看完手里的一叠回去休息。”

“周小容出事了!”

“唔——具体什么情况,说得详细一点!”

“我也是刚听说……”

方晟原话照转,听完后爱妮娅沉思片刻,道:

“古玩行业水很深,看来因为生意或鉴定产生的麻烦,叫她别乱跑,我让秘书打听下内幕。盗卖文物罪可大可小,有个鉴证和认定的程序,别担心,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都是那个蔡幸幸怂恿他俩到省城发展,要是仍在东山能摊上这么大事吗?***!”方晟气得爆了粗口。

“周小容几位舍友都不是省油的灯,”爱妮娅将包括赵尧尧在内都一网打尽,“对了,既然蔡幸幸惹的祸,索性把周小容送到她家!”

“这个……”

方晟觉得此举未免报复性太强,转念又想蔡家贵为国企老总、厅级干部肯定做足安保措施,倒也不失为临时栖身之处。

晚上十点多钟,于舒友接到省长秘书电话,赶紧收拾屋子,顺带着把刚应酬回来的蔡幸幸抱怨一通。

蔡幸幸终于意识到建议周小容夫妇到省城是步臭棋,闷不作声,在客厅转了两圈后打电话了解情况。

又被于舒友劈头就骂,说你没长脑子啊?有爱省长介入,还愁查不到内幕?你要做的是赶紧联系律师,明天上午设法见到房晓真通个气,然后商量下一步怎么做!

好,好!以往在家里颐指气使的蔡幸幸被训得没脾气,连声应道。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商务轿车送来满脸憔悴的周小容,随身行李只有旅行包,里面是被勒令五分钟内离开屋子时匆匆收拾的几件衣服。

“幸幸,我是不是天底下最不幸的女人?!”

见到蔡幸幸后周小容伏在舍友怀里哇地放声大哭,声音之凄惨连于舒友都感到眼眶湿湿的。

蔡幸幸无言以对,只能轻抚她肩头以示安慰。

按常规连战两场都疲惫不堪,早就紧紧搂着进入梦乡。然而今晚方晟哪里睡得着?等樊红雨入眠后,他披上外套站在阳台,看着浩瀚夜空一根接一根抽烟——考虑健康原因,他已戒烟大半年了,但周小容的事实在令人心烦,不得不抽烟解压。

将近零点,爱妮娅终于打来电话,一点睡意都没有。

“房晓真捅大漏了,很有些棘手,”她说,“人是省经侦大队抓的,我已要求嫌疑人必须得到公正待遇,不准严刑逼供、不准耍手段等等,明天上午我的秘书会会同周小容、律师与房晓真见面。”

“棘手在哪里?”方晟问道。

“有人看中房晓真的镇店之宝——虢文公辞鼎,想花八十万元收购,遭到拒绝;后来涨到一百四十万,还是不肯……”

“我不太懂古玩,上百万收购一尊鼎应该算有诚意了吧?”

“房晓真的理由是那尊鼎乃祖传宝物,根据家族史料记载已在房家流转四百多年,向来只放在店里招揽生意,出再高价钱都不卖。”

“听起来也有道理,买卖嘛必须双方都有意向,哪有强买强卖的?”

“关键是买家来头很大,招惹不起啊,”爱妮娅叹道,“怀壁其罪,你该知道这个道理的。”

“在朝明还有爱省长忌讳的人物,难道涉及到窦德贤?”

爱妮娅又深深叹气:“要是老窦倒好理论了,偏偏不是……买家姓唐,叫唐巧!”

“沈直华的爱人!”方晟失声叫道,心里掠过深深的寒意。

【作者***】:为增强交流,及时了解沟通朋友们的意见建议,本人创建“官场先锋书友会”微信群,微信号:jimeshao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