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先锋 > 官场先锋最新章节列表

第1202章 小牛老师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张君在常天的挑唆下根本不想矛盾和平解决,怎么可能跟指挥部坐下来认真谈判呢?

他狮子大开口提出两个要求,一是鉴于化工厂即将实施的项目蓄液池深度为三十米,地铁穿行通道只能沿厂区边缘;二是即便如此指挥部要给予经济补偿五千万!

说穿了就是故意刁难。

常院长为难之处在于法院固然可以判决强制执行,但必然会引发轩然大波;张君也不可能善罢干休,必然层层上诉直到申高院;以省商会在轩城的势力,到时胜负难料。

曲曲折折把内心忧虑说出来,方晟与娄伯林交换下眼色,深知常院长还是含蓄了:此时轩城那边想必都备好了招,就等张君上诉后驳回润泽中院重审,再度把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总之对方意图就是一个:让你润泽不得安宁!

“伯林市.长觉得应该怎么办?”方晟把球踢到娄伯林脚下,“这会儿是小范围交流,就我们三人,有什么话尽管敞开来说。”

为什么出头的总是我?

娄伯林暗暗腹诽,微作沉思说:“区法院要严格司法程序,给予控辩双方足够时间完善证据资料,当然司法调解也必不可少,能争取庭外和解就和解,没必要拚得你死我活嘛。”

常院长听明白这番冠冕堂皇的话背后只有一个字,拖!会意笑道:“在控辩双方没做好准备之前,法院不会轻易开庭。”

方晟继而说:“蓄液池深度三十米,这可不是张张嘴的事儿,要拿出图纸,要有可行性分析报告,最关键的是还得施工许可,否则就是空中楼阁,法庭也不可能支持!地铁建设是经过市、申、京都三级逐级审查审批,有专家评审报告,是非常严肃的,你不能以不严肃来对待严肃,这不是儿戏!”

“回去后我立即向区法院传达方书计和娄市.长的指示精神,本着严谨求实的态度把案子办好,经得起各方面检验和审查。”常院长道。

打发掉娄伯林和常院长,又接待了几拨汇报工作的局委办领导,方晟才有闲暇坐下来喘口气,边喝茶边欣赏桌边勃勃生机的绿植。

傍晚时分接到最新消息:京都年底人事调整终于拉开序幕,第一波首当其冲就是于道明、宋仁槿等人!

其实这段时间方晟在润泽陷入各种麻烦事务,殊不知从京都到地方也暗流汹涌,有的被劝退,有的要进步,有的想换岗,忙坏了范晓灵等具体做事的,成天在万里高空飞来飞去,白天谈话晚上完善堆积如山的材料,加班加点到凌晨都是家常便饭。

经过穿梭往来讨论、博弈,结合本人意愿,于道明、宋仁槿等四位未到退二线年龄的省.长主动提出让年轻干部有更多锻炼机会,调到京都工作。

其中于道明调任林业局局长;宋仁槿调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主任(正部待遇)!

于道明的任命别看就短短一行字,背后不知折腾掉于云复多少精力,也让傅老费了不少心思。

僧多粥少,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了,不是猴子不上花果山,敢往这方面想的总有些能耐,也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最终协调的结果是于道明只任局长,没能局长、书计一肩挑。

“算了算了,现在都是局负责制,有点掣肘而已。”于道明自我安慰道,与其他三位省.长相比,林业局毕竟是最好的选择。

而宋仁槿就十分恼怒了,谈话时不是这样承诺的,机关工委也从来没作为他的选项!

劝退交易恐怕还发生在于道明之前。与于云复先收到有关方面暗示一样,第一个被要求考虑此事的是宋寒枫,面前摆了几大叠关于宋仁槿的黑材料,也有图片。

传递的信息是尽管到正部级不会计较生活作风问题,但宋仁槿的作风问题很特殊,严重相悖于国人传统道德标准和审美习惯,从京都到晋西为捂盖子已心力交瘁,一旦被捅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万一出事连累的是宋家声誉,到时谁也保不住!

“有关方面”的想法是请宋仁槿主动离开地方领导岗位,到京都工作,尽最大可能脱离公众视线,避免事态恶化。

在京都几个传统家族当中宋家本来就相对弱势,随着宋老爷子的离世要加个“更”字,尽管有樊家明里暗里撑腰,其实没有多少谈判底牌,因此让出省.长位置从刚开始起就成为定局,接下来无非是最大限度争取些利益而已。

无论是宋家背后做的努力,还是宋仁槿在正式谈话时提的要求,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京都的位置问题,既然没到退二线年龄,那么不考虑人大正协等半养老机构,还是希望在第一线继续奋战,为国家和人民多做些贡献;

二是宋家子弟安置问题,宋寒锦的儿子在内地省份为官,还有个女儿在央企,希望组织上考虑压更重的担子,把他们放到更重要的岗位多历练;

三是爱人樊红雨的问题,宋仁槿自责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这些年来跟着自己遭了很多奚落和嘲弄,却依然忍气吞声收拾些烂摊子,还得时不时强颜为欢在外界面前秀恩爱,的确非常辛苦。宋仁槿请求组织上充分发挥她有基层经验、擅抓经济等优势,给予她到地方施展才华的空间。

对于他的要求,当时的回答是只要合理合情且有利于工作开展,组织上会统筹作出安排,并没有明确的承诺。

如今突如其来面对这样极不满意的结果,宋家和宋仁槿恼怒之余又略感无奈。与于道明背后强大的支撑相比,宋家毕竟势单力薄,而且宋仁槿本身是有瑕疵的;万一谈不拢,于道明硬赖着不走,上面暂时不便拿他怎样,但宋仁槿依然可以凭“风评”也就是群众测评拿下。

接下来只好由宋寒枫继续出面催促有关部门“多关照”宋家子弟和樊红雨的前程了。

樊家已经看出宋家到了强弩之末,无奈樊老爷子走后自家日子也过得艰难,因为老对手白家有老爷子撑着,人在人情在,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樊鼎龙在背后也做了不少工作,希望趁着这波调整让女儿处于有利的竞争位置,然而幕后运作的人太多了,得到的答复是“尽力而为”。

要不要动用自己的力量添把劲?方晟私下与樊红雨探讨过,她态度坚决地否决了。

樊红雨宁可停滞在厅长岗位不动,也不愿私情败露,不单是自己脸皮薄的问题,而是这事儿非同小可,她不敢轻易下赌注。

进京之后,于道明和宋仁槿都碰到很严峻的问题:朋友怎么办?

宋仁槿交的那些个朋友就别再有念想了,一是宋家从宋寒枫开始严厉监督他不准再犯错误,不准在京都丢人,行程盯得死死的;二是调到机关工委后虽然工作很清闲,办公地点却戒备森严,别想耍任何小动作;三是京都风气相对地方更严谨保守,大环境就容不得宋仁槿乱来。

一来二去他也死了心,郁郁寡欢地过起了提前离休的生活。

知道于道明要离开双江,小牛哭得撕心裂肺,甚至在他怀里晕过去一回。

与寻常爱慕虚荣、贪图荣华富贵的女孩子相比,小牛对于道明是真爱——最初交往时根本不知道他是省.长,而是恋父情结以及内心追求的踏实感和稳重感所致。

这些年来从美发师华丽蜕变成聋哑学校中层干部,小牛更看重的是安逸舒适的生活,时时环绕的幸福感,还有在帮助那群聋哑儿童过程中奉献爱心的愉悦。

“我要跟你一块儿走,哪怕在你家做个小保姆都行,我不要离开你……”

她哇哇大哭,哭得象孩子似的。

于道明也算场面上混的体制内老手,轻易不可能动真感情,饶是如此眼眶不禁湿润了,抚着小牛柔顺的长发叹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啊……去京都哪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刨根究底般的审查,处处都有警惕的眼睛,还有家族对我的制约,哪象在地方这么宽松?别的不说,单遍布京都的各国记者就够我打起十二分小心,唉,这也是我刚开始坚决不肯回去的原因,可没办法呀,人在体制内身不由己,凡事都必须从大局着眼,不可能由着自己性子来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永远都不分离!”小牛紧紧搂着他,泪水很快把两人胸口衣服都浸湿了。

真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于道明长叹道:“别急别急,让我想想,让我再想一想……”

想了两天,于道明打电话给方晟,直截了当道:“你惹的麻烦你负责收拾,牛老师的事儿全权交给你了,必须帮我落实到位!”

方晟听得头大如斗,叫苦不迭说:“二叔,我最尊敬的二叔,京都可不是我方晟的一亩三分地,我哪有能耐、哪有那份道行接受您全权委托?”

于道明蛮横地说:“那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我的!不把牛老师安置好后果相当严重,你懂我的意思?”

“我懂,我懂。”

方晟气沮道,愤愤不平把一叠文件甩到桌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