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末法之妖孽符神最新章节列表

第1014章 突然的转变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天法神宗这些高层强者们,为了一件王品道器都闹成这样,而这个荀殿主根本不卖龚剑峰副宗主面子,还要拿方堃问责呢。

这就叫方堃知道,天法神宗内部也争的很厉害。

不过荀殿主能视一件王品道器如无物,极力在护短,这也是个难得的心态,大约他知道即便这件王品也轮不到他,所以极力的破坏这样的好事吧?

方堃所能想到的就是这些可能了。

一宗之内,斗争到了这么高的层面,势必会影响整宗的团结。

这要是没个强力的角色坐镇,迟早也是要分崩掉的。

方堃可不想成为他们内耗中的一个筹码,关老子鸟事?非要把老子牵扯进去?你们打出脑子来,和老子也没关系好不好?

传功殿荀长老的强势态度,叫龚副宗主和司务殿主袁天都下不了台,龚剑峰也不能象训斥其它长老那样训斥荀殿主,他知道此人是什么德性,脾气又臭又硬,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

最关键的是荀渊此人是第一副宗主马道山的人,龚剑峰没有硬压着人家的可能,所以荀渊也没有把龚剑峰太放在眼里。

若是龚剑峰真有胆子拿下他惩诫一番,他也算服了姓龚的。

但是他知道龚剑峰没有这样的胆量。

按道理说‘副宗主’的威严也是不容挑衅的,荀渊敢仗着背后有第一副宗主的撑腰就挑衅他龚副宗主,是应该惩诫他的,只是龚剑峰怕惩诫了荀渊,自己这边架不住第一副宗主的压力。

说到底,龚剑峰没有挑衅第一副宗主的实力和胆量。

以致使荀渊要问责方堃,龚剑峰都一时难以决择,是否要为这个姓方的出头,把这次事件解决掉?他心里很矛盾呢。

而方堃又恰恰看不上他这种虎头蛇尾的作风,你既然都跳出来,现在又撑不住场面?那你开始就别出头啊,多丢人呐。

方堃嘴角的哂色更明显了一些,目光瞅着龚剑峰似有嘲讽之意,这叫龚剑峰更是恼羞成怒,反过来便指责他,“你是否真的与魔妖一族有勾结?那就要说说清楚了,真是混帐!”

这个立场转变的实在是叫人感觉可笑加可惜,看样子龚剑峰不仅不敢惹第一副宗主,还在这时刻见风转了舵的顺着荀渊说。

而荀渊似乎早料到了龚剑峰会有此神来一‘笔’,根本不以为然,而是朝司务殿主袁天瞪了一眼,袁天目光躲闪,脸色红涨。

他也知道第一副宗主不能惹,既然龚剑峰都不敢硬撑,他就更不行了,他把头扭过这边,瞪着方堃,“你这人真是大胆啊!”

风向就转变的这么快。

转变的叫方堃感觉无比的可笑、可悲。

他朝龚剑峰淡淡道:“一个大毅力的修行者,一但失去了勇猛精进之心,这辈子别想再有寸进了,恭喜你,你是这样的人!”

这句话对龚剑峰不仅仅是嘲讽了,简直是一种侮辱。

但正是这句话,捅中了龚剑峰的痛处,他也觉得自己对某些事物起了敬畏之心并非好事,但是实力不如人啊,有什么办法?

可是从修行的心态上讲,这种放弃和不坚持是要命的缺陷。

但被一个外人如此蔑视,龚剑峰再好的脾气也要暴发,他瞪着方堃的目光蓦然变的冰冷起来,“你真是放肆,你以为你手里有王品道器就可以在本宗嚣张狂妄大放獗词了吗?你以为你是谁?”

“我只要说天法神宗令我很失望,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方堃耸了一下肩,对龚剑峰的压迫视若无睹。

“离开?嘿嘿,你真是大言不惭啊,天法神宗是任人自由来去的地方?副宗主是任人随意羞辱的吗?”

荀渊这时换了角色,居中挑衅起来,把主要矛盾推到龚剑峰那边去了,还给方堃扣上一顶侮辱副宗主的大帽子。

此人的争斗手段和心机,比龚剑峰这副宗主还要高上一筹。

从他出场到这时都没几句话,就把形势给转变了。

而龚剑峰这个副宗主的脑子还真是不够,不知道是不是被第一副宗主给压迫的傻掉了?跑过来被人家当成小丑涮了一顿。

就在龚剑峰暴怒要动手的时候,一声法钟奏响,声音宏亮无极,震的天地似为之一抖。传遍了整个宗派的内内外外。

“是‘天法钟’,掌教宗主出关了!”

宗门内的天法钟不会轻易奏响,一但奏响必然有大事发生。

仅仅只是一声响,上上下下的长老弟子们就知道是宗主出来了,平时宗主都在宗内神秘的‘天法神界’闭关修行的,一应的宗内事务都是由第一副宗主代为处理。

这一次出关的时机也是巧了,正赶上方堃这件事?

龚剑峰心里一抖,他可不认为这是正‘巧’,他有一种预感,似乎宗主出关也是因为方堃进献的这件王品道器吧?

这种几亿甚至几十亿年的老货王品都要追上‘皇品’了,甚至有了晋升皇品的资格,宗主关注这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虽说晋升‘皇品’绝没有那么简单,但只要叫人看到希望,就都会不惜一切的去促成,怕的是你没有晋升的‘资格’在。

这种所谓的‘资格’就是数亿年的积累沉淀而来的。

宗主虽在神秘界修练,但不等于他对外界的事一无所知,只是太多的琐碎事务他不会管罢了,但是有达到被他关注级别的事物他还是会有所反应的。

一件王品中的极品老货,确实够他出来关注一下的。

光是一件道器也就罢了,宗主看到的是更深远的东西,他还远远不是关注王品,他更关注的是献出王品的这个‘方堃’;

---

凌如烟踏虚蹈空,一掠而至。

她人在传功殿上空就开了腔,“奉宗主法谕,有请准长老方堃前往天法正殿一见,其它人等各司其职,不得有误!”

这话就是告诉在场的人,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瞎纠缠了,这位‘方堃’也不是你们能处理的角色,宗主要见人家。

虚空中的凌如烟深深盯了眼方堃,这个自己想要收为‘徒’的家伙似乎隐藏的很深,居然惊动了宗主大驾出关……

传功殿前,以龚剑峰为首的诸人,齐齐躬身礼敬。

“我等谨遵宗主法谕!”

各人心态不一,龚剑峰是郁结难舒,袁天是怨叹不已,荀渊是冷笑连连,之前的闹剧被他一手把控,那感觉真是不错啊。

也无怪他看不上龚剑峰此人,此人不就是有个太上长老的叔叔吗?但那是太久远的事了,他那个叔叔少说有数亿年没露面了,谁知是死是活啊?而龚剑峰本人也是唯一的一个没达到圣皇大盈满境的副宗主,这是一种照顾,所以在副宗主序列中他排末位。

排末位还不说,一般的‘殿主’根本不买他的帐啊。

不管他分管司务一事,司务殿主的任用倒是他能推荐的,也就是那个袁天,此人也是会钻营,其实也是同阶内垫底的角色。

另外,宗主也是龚氏一脉,与龚剑峰还算亲系,对他多少有一些照顾,这也是很多人还给龚剑峰留一分颜面的原因所在,不然以他巅峰境的修为想当‘副宗主’是痴心妄想,不过是破例罢了。

这其中的内情也不是一个外人能得知的,就象方堃。

但方堃是打心眼儿里瞧不上这个龚剑峰,还跑出来给自己出头撑腰了,没三五句话就被人家撩的调转了枪口,什么人呐?

凌如烟一招手,一朵祥云就将方堃接迎住。

“请……”

她相当的客气,只是盯着方堃的眼睛有些说不清道理有的东西在内,方堃也看她绝秀之姿,世所罕见,眸子里藏着无尽智慧。

此女的相貌有几分似‘魏冰’,但还是有其自己的神韵。

祥云冉冉飞升,直奔虚天之中的‘天法神殿’。

那里不是一般弟子能进入的地方,哪怕是大长老不得传诏也不能轻易去‘天法神殿’,也只有殿主级别的才能上殿奏事。

方堃能被召入‘天法神殿’去,可见这次的事宗主知道了。

龚剑峰儿攥了下拳,瞪了眼袁天,为这件事演变成这个样子而感到非常的愤怒和不甘,他甚至知道,献器的事即使还做数,那件王品老货怕也轮不到他了,哪怕他和宗主有些亲戚关系。

那凌如烟现在不得了,不光是五大秘传之一,更是宗主最后一个亲传弟子,宗内不少人说凌如烟是下任宗主接班人。

当然,这个说法也不能得到所有人的支持,现任宗主绝代奇姿能服众人,所以哪怕她是女儿身也一样镇着大宗,若是凌如烟不能叫众人相服,镇不住场面,想接掌宗门肯定是困难重重。

说到底,自己的实力才是真正的优势,靠别人是靠不实的。

“我准备收你为徒的,你倒好,整出这么多事来,也不知道低调一点?哎……害我如意算盘落空。”

祥云飞升期间,凌如烟对方堃抱怨了一句。

多少有点女人向她情郎娇嗔的意思?

呃。

方堃讶然看了她一眼,苦笑道:“你确定能为吾师?”

“哼!得意什么?”凌如烟白了他一眼,又一付压低声的姿态说道:“天法神宗的情况,不是外人能卷进来的,你修为深不可测我也看得出来,但是想要在宗中出人投地,基本没有可能,各大氏族都抱成一团儿,又岂非托一个外人上位?你若是有其它目地,也不妨与我合作,我是宗主亲传弟子,是她培养的下一任宗主,你想想看,我若成了宗主,还少得了你的好?”

“哦,你的意思,我抱抱你这条‘大腿’?”

“那当然了,晋献王品一事也非儿戏,你若收回又想离开天法神宗,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天法神宗的面子不会被这么剥的,你继续献器,不过,你可以婉转的把这个献指定了人,比如我!”

“哦,大腿你真是好算计呀,那我有什么好处?”

两个人就在这时候秘谋上了。

凌如烟一脸嫌弃的道:“我看在你这么大出血的份上,我又正好没有道侣,可以便宜了你吧,不过,想要与我秘修,必须过了我考验才行,你答不答应?”

“勉强答应吧!”

“很好,一会见了我们宗主,可别再嚣张了,”

“谈谈条件可以吧?”

“谈条件?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我劝你还是三思。”

“嗯,我会的,谢谢凌大腿的‘厚爱’,是不是我在魔练的时候你就有收我为徒的念头了?”

“废话,谁知你藏着的这么深,还不懂低调的瞎咋呼?”

“呃。”

方堃翻了白眼,我瞎咋呼什么了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