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御鬼小农民 > 御鬼小农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百七十六章 夜幕下的暗流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与此同时。

钟秉权已经回到区办公室,关于钟小燕公诉驳回一事早已在整个林城上层传开,大家都对钟秉权有如此手段感到惊奇,毕竟让检方和警方双双低头这种事儿,实在是太难了,如果钟秉权已经是林城领导干部当中第一梯队,不会有人感到多么意外,但偏偏钟秉权进入林城才半月不到,是个新人,却有如此大的能耐,怎能不让人好奇。

于是,一时间,主动跟这位**区区长接触的人就多了起来。

一下午钟秉权都很忙碌,以至于连计划中和毕方区区长碰面的机会都没有。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被那些基层官员纠缠的时候,林城的市里高层已经悄悄的进行了一场不为人知的会议。

助理苏定方敲了敲门,钟秉权沉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

“还有人来拜访?”钟秉权望着这位新搭档的助理,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为自己而死的孔力。

孔力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在他从高处跌落山谷时,只有那个年轻人跟着自己,始终尽心尽责,一开始因为跌落谷底而接受不了,自己还嫌弃过孔力的能力太差,无法帮他什么,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替自己而死,他心中一直感到惭愧。

而这位新助理,苏定方则和孔力完全不同,能力素养头脑各方面都比孔力强,而且任职以来,对自己都可谓是言听计从,他有时候在想,这会不会是上天赐予他的另一个“孔力”。

苏定方面带微笑,道:“没有了区长,我看您已经很疲惫了,剩下有几个无关紧要的人,我就推到明日了,若是您不愿意接见,明日我再帮您推掉。”

钟秉权满意地点点头:“嗯,做得很好,的确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在他们身上。”

苏定方微微一笑,眼中似乎闪过一道精芒,嘴角翘起的弧度更高了一些。

钟秉权坐到沙发上,背靠着柔软的沙发稍微放松了一下脊背,扭头看向苏定方。

苏定方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无踪,换上一副思考的模样,道:“区长,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检方虽然驳回了前次的公诉,但也表示会重新调查,说明并没有认定是无罪。”

苏定方试探着问道:“需要帮您约一下检察长吗?”

钟秉权摇了摇头,道:“不,没用的,何检察长能做到的极限就是如此了,他虽然是掌管司法大权,但这件事的关键点现在已经转移了。”

到底还是太年轻,不明白官场之中的门道,他现在已经逼得检方撤回公诉,本身就是打了何检察长的脸,再去找他帮忙,怎么可能呢?

苏定方的目光紧紧盯着钟秉权:“那您的意思……”

“帮我联系一下姜大成的家人,明日我要亲自去登门拜会。”钟秉权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给了苏定方。

虽然只是相处了不足半月,但这个年轻人做事稳重很得他看重,再加上这个年轻人同样也是北方人,这是让他升起好感的原因之一。

“是。”苏定方低下头,掩饰眼中的喜悦,退了出去。

走出办公室关上大门,他靠在墙壁上,眼睛微微眯起来,心道:“原来是想釜底抽薪,果然,从钟家走出来的男人没那么简单,就凭这个小城市里的几个眼界低微的人物想整跨他,的确不容易。”

……

……

夜幕降临。

随着临近冬日,气候变冷的缘故,愿意大晚上出行的人渐渐变少。

陆琪卸掉了身上的伪装,从一个笨拙的呆女人,变成了一个性感靓丽的都市女郎,行走在夜幕下,却好像光芒万丈,一直迎来不断的路人目光。

她身上有一些酒气,娇嫩的嘴唇上还湿漉漉的,更加的**诱人。

许多与她擦肩而过的男人,都舍不得移开目光,哪怕已经走过,还要回头再看几眼她的背影,而一些年轻的大学生,更有甚者还大呼小叫,激动不已,想要上来搭个讪,只可惜勇气不足。

陆琪心里不屑的嗤笑一声,站在一家宾馆门口停下,抬头看了一眼那老旧的招牌“青春宾馆”走了进去。

“啪!”地一声,陆琪不知从哪变出一个包扔在了前厅的桌上。

宾馆的老板黄叔走出来,随意的打开翻了翻,啧了啧嘴,似乎有些不大满意说道:“越来越少了啊,比上一次还少,小琪,你再这样下去,咱们可都要饿肚子了。”

黄叔的声音刚落,一楼和二楼同时冒出几个头来,正是当晚在司空星面前为陆琪求情的那些人。

原来,这是盗门林城分舵的一次日常“外勤”,一个星期每人至少一次,今天轮到陆琪,和其他人出外勤带回来的财务比起来,陆琪这次的确有些少。

因为昨天是她感到最生气的一天,严重的影响了今天工作的情绪,一想到无论是唐卓对她的戏耍和调戏,或者是司空星对她的误解和责备,都让她对男人很不爽。

陆琪并不承认,辩解道:“也不看看什么天气,大多数人情愿呆在家里,开着暖气,窝在沙发上或者棉被里看着电视和手机,走在外面的都是一些穷溜达轧马路的,兜比脸还干净,我才不稀罕伸手。”

黄叔当然知道这都是借口,却也没有难为她,笑着摇了摇头,和其他几个分舵的“老人”对视一眼,都知道这丫头还在闹情绪。

陆琪撇嘴道:“我先上去了,今天我出过外勤,不用我值班了吧,我想早点休息。”

“少主让你回来后去见他。”黄叔脸色有些为难地说道。

陆琪脸色也是微微一怔,随后平静说道:“好,我知道了。”

她没有直接去见司空星,而是回到自己房间将身上沾满酒气的衣服换掉,嘴唇上口红的印记也全都抹除,换回了那身普通笨拙的装束,只是眼镜没有戴。

“星少,听说你找我。”陆琪进入司空星的房间,见到司空星倒悬在窗户上,作出很奇怪的姿势。

不过她并没有感到惊奇,因为这是司空星从小就在练的一门武功,这种方法,可以让司空星对四肢,尤其是下半身的掌控更加灵活轻便。

“你回来了?”

司空星两脚倒踩在房顶上,如同壁虎漫步,缓缓的转动身体,轻轻的落在沙发上,看着陆琪道:“正好我有件事要你帮我去办。”

“什么事?”陆琪问道。

“打听几个人,最好是能够找到他们的下落。”司空星在这家小宾馆呆了一天,心里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不止很无聊,而且他等得很焦虑,于是就想到了用另一种方式在唐卓面前刷好感。

他想了一整天,也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到,昨天在警局门口那一家四口,似乎是唐卓出来以后的目标,这意味着那几个人跟唐卓在警局里追问的那个叫钟小燕的有某种关联。

“什么人?”陆琪眉头微皱,心里有些疑惑,司空星应该是第一次来林城,难道是总部命他前来的任务要求找几个人?

司空星说道:“就昨天晚上你去警局接我的时候,在那之前我在警局门口见到了一家四口,我现在想要见到他们。”

陆琪闻言苦涩一笑,原来只是萍水相逢偶然见到的人,她一听就没什么兴趣,不过表面上却还是道:“星少,你只是见过一面,要怎么去找?”

“你不会想办法吗?兰花门对官道上的人熟,想办法问一问昨天有没有那么一家四口去那个警局报案,我要知道他们的资料。”

兰花门是外八门当中消息最为灵通的,兰花门以色相为生,也就是古代的官妓,要知道在古代娼妓分为官妓和私妓,而私妓可不算兰花门,在古代,一切不合法不能入眼的交易,消息都可在兰花门中听到,信息交流堪比FBI。

而兰花门也是外八门当中如今还活跃于世的,和盗门的合作尤为密切,因此司空星才会很直接就想到找兰花门帮忙。

盗蛊机关千兰花,索命红手神调门。

这一句话道出了江湖上这外八门的排行,盗门如今势力最大排第一,而兰花门只排第五,对方不可能不给面子,而以兰花门的势力,想要侵入一个分局应该不难,枕边风一吹就能轻易找到目标。

司空星看见陆琪面色犹豫,不禁脸色一沉,问道:“你该不会不认识这里兰花门的人吧?”

陆琪摇摇头,“星少做这些,又是因为你的那位朋友?”

司空星一听这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原来是在打唐卓的主意,他瞬间有些不悦,道:“这不该你问,你只要回答我你能不能帮上忙,不能我就去找老黄。”

陆琪咬了下嘴唇,道:“能,我这就去联络,不过最快大概也是明天才能收到回复,兰花门在这里的负责人没有露过面,很是神秘,做事也有自己的规矩,就算是黄叔联络他也是一样。”

司空星也相信她不会对自己撒谎,摆手道:“我知道了,明天就明天吧,一有消息就立刻告诉我,我急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