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最新章节列表

第786章 好事白做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德镇郊外,山脉连绵,她知道在那些被漫天风雪阻隔了视线的地方,藏着无限危机,藏着足以将她们这群人一网打尽的兵力。

哪怕下了雪,哪怕她可以借雪势让毒蔓延,可是毒死几十个人行,毒死上百人也行,再努力努力,五百六百甚至上千的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困难。

可那是近万伏兵啊,她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想要以一己之力对付这么多人,五脉之中怕只有玄幻和灵脉能够做到。医、毒、卜三脉还是辅助作用起得更大一点,毒还好些,还算有些攻击之力,医和卜则完完全全只能站在后方了。

所以她只能把动静给闹大,只能把假段天德的消息大声说出来,不但说给段家人听,也要说给那些伏兵听。她赌那些伏兵不是段天德手底下的,所以当那些人听说段天德是假的后,也会拿不准自己下一步该如何做,故而不对她这一行人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眼瞅着白鹤染唇角含笑,君灵犀凑到她身边,贼兮兮地说:“染姐姐,这回你可欠了我一大人情,要不是我勇敢淡定,今儿这事儿也不见得如此成功。”

白鹤染点头,“确实,今天这事儿是太冒险了。我虽然把握将你救出来,可在我没赶到之前,你还是危险的。”她揉揉君灵犀的头,帮她整理散乱的发。这丫头是在没睡醒的时候就被人捋劫的,头发也乱了,衣裳也穿得不整齐,好在她们在段府都住得小心翼翼,就算睡觉也不会只穿里衣,这才不至于太狼狈。

看出白鹤染眼中的后怕,君灵犀赶紧安慰她:“染姐姐,没事的,这点小惊险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心里有数,就算那假货把我给一刀砍了,凭你的医术你也能再把我给救回来。”

白鹤染失笑,“你真当我是神仙了?人都砍了,我还能再救回来?”

“当然能!”君灵犀无比有信心,“当初我不也是被人一刀扎进后心,连夏阳秋都没招儿了,你却能把我治得跟没事儿人似的,我凭什么不信?再说,钦天监早就说过,我这人是个长寿的命,能活到近百岁,我这才多大呀,怎么可能逆天改命直接就闭了眼?”

白鹤染都听笑了,“敢情你是靠算命活的。”

“怎么,染姐姐你不信钦天监?”

白鹤染想说还真不怎么信,可随即就想起卜脉风家,便又点了头,“我信。只是今日也确实是冒险了,如果不是因为突然下了场大雪,我就是能将你救出,怕也不会救得这样顺利又不见血光。如果没有这场大雪,你受些罪也是有可能的。”

“跟下雪有什么关系?”君灵犀不明白,但白鹤染也不可能告诉她,任由她问了一道,得到的也只是白鹤染敷衍地笑笑。

重回德镇,重回段家,这一次,白鹤染的身份就不同了。

县太爷张尘先入的段府,带着段府的一众姨娘,将城外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讲给了段府的人听,甚至还把那个假的段天德和那张人皮面具都给带了来。

张尘亲手向段家人演示人皮面具的贴法,而那假的段天德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就在白鹤染制住他的那一刻就已经给他下了哑药。关于真正段天德的下落,绝不会让段家人知晓。

有段府姨娘和那三个孩子的证实,段家人很快就搞清楚并且相信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明白了白鹤染是他们的大恩人。要是没有白鹤染揭穿假的段天德,只怕整个段府都得受连累,走上一条跟东秦朝廷背道而驰的路。

这样的路是深渊,根本回不了头的,也不太可能看到胜利的曙光。

段家的老人心里都明白,段家手里有东西,那个东西是可以号令天下的传国玉玺。多少年来民间一直都有传言,说君家朝廷没有传国玉玺,这个皇位就是不正统的,是不能够被天下人承认的。不管君家的皇位坐了多少年,传国玉玺永远都是皇家的一根刺。

段家曾经有人生过异心,想要打君家皇位的主位,可惜从来都没有人成功过。段家老老小小提心吊胆了不知道多少年,直到段天德把传国玉玺献给皇上。

段家以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是没想到今日又闹了这么一出。幸好白鹤染及时制止并揭穿了这个冒牌货,还了段家一个清白。

可是,真正的段天德哪去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假段天德开始在段家生活了?

张尘做为知县,这件事情自然是交由他去查,待查明之后再给段家一个说法。

段家一位长辈,自称是段天德的二叔,他站上前来,冲着白鹤染施了一礼:“多谢天赐公主为段家做主,天赐公主大恩段家没齿难忘。”

白鹤染端端坐着,仔细听着他的话,却发现这两句说完之后就没了,后头再也没话了,到还真是干干脆脆地只道个歉,道了歉就算完了,再也没有后话。

这个歉道的,把白鹤染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就完了?她眨眨眼,问那位老者:“然后呢?”

那位二叔也是一脸茫然,“什么然后?您救了段家,我们道谢,还有什么然后?哦,公主您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们段家有所表示?可是我们该如何表示呢?您是公主,段家是东秦的子民,您虽然救了段家,但保护东秦子民也是您的责任和义务。您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来要求我们向您有所表示呢?这跟强盗打劫有什么不同?”

白鹤染又眨眨眼,好像也是啊!这位段家老头逻辑思维是很清晰的,这番话说得她还真是无可反驳。责任和义务这种大帽子扣下来,她再跟段家要求有所表示,确实不太对劲。

可是,不甘心啊!白鹤染想,救段家可不是她的目的,她的目的是毁段家,是把当初被大叶氏一点一点搬进段家的那些财产,一次性地全扣出来。

如果让这老头子几句话就给怼了回来,那她这些好事不是白做了?

“张大人。”白鹤染偏头去问张尘,“您知道我除了天赐公主这个身份之外,我还是十殿下的未婚妻吧?”

张尘点头,“下官知晓。”

“那就好。”白鹤染又接着问,“那十殿下的脾气不怎么好,这事您应该也有所耳闻吧?”

张尘再点头,“下官也知晓。”

“那就好。”白鹤染这才继续道,“十殿下一向是个不太讲理的人,你们在我面前说的这些责任和义务什么的,在他那里可能就不怎么管用。他心情好了或许会听一听,心情要是不好,那就他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了。我此番来德镇,居然被段家相中,当做未来的新姨娘被扣留在府中,你们说,这件事情如果被十殿下知道了,他是会心情好,还是会心情不好呀?”

段家人集体一哆嗦,那位老二叔也不例外,十殿下混世魔王的威名在德镇也是很响亮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未婚妻被段家相中了,那……“这事不是段家做的,那个段天德是假的。”

老头儿又想起来关键一点了,“一个假的人,他不管做什么,都代表不了我们段府。”

“哦。”白鹤染恍然,“这样啊!可是你们也是人,也该有人类该有的正义感吧?我在段府都住了好多天了,却没有一个人来解救我,你们的正义感都哪里去了?明知道我被抓了进来,却根本不考虑搭把手相救,明知道你们家的家主祸害小姑娘,却只是冷眼旁观,你们这样,跟帮凶有什么区别?”

段老头还想说话,三姨娘先把话接过来了:“公主,您看段家应该如何做,才能解您心头之恨呢?”这三姨娘说话很有技巧,这种时候已经不提谢恩了,只提解恨。解恨跟谢恩可不一样,谢恩是段家主动给的,是报恩,解恨是你白鹤染要的,段家不得不给。

白鹤染自然也听出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了,但是她不在乎,段家到了这个份儿上,已经失去了他们原本的话语权。既然给真正的段天德定了一个已死的结论,那么就意味着,从今往后,东秦大地上将不再有段家这一说。辉煌数代的段家,将从这一刻起,沦为一个普通家族,渐渐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她告诉三姨娘:“我来段府这一趟,本就是有我自己的目的的。只是没想到你们的段老爷是假的,以至于我不得不放下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改为先与他周旋。如今也周旋过了,那么接下来自然就是要办我自己的事。”

她示意默语拿东西,默语立即从袖袋里取出一个小本子来,想了想,递给了刚刚说话的三姨娘。“这是近十年内,叶之南从京都运往段府的财物,你们传着看看吧,看过之后便将这些财物清点清点,还在的就还回来,不在了的,便折价用银子抵吧!”

冬天雪补了句:“金子也可以。”

段家人的脸,集体变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