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北洋新军阀 > 北洋新军阀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百五十七章.女人的小性子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就算女频男主,毛珏觉得自己都可以算得上了,很霸道总裁的入场,一个响指解决了龙套们,狂霸酷炫吊炸天了好不?可问题是,作为妞,长平你咋还盯着这点小问题不放?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满是震惊,不可置信的眼神,那可怜巴巴犹如被抛弃的模样,就像自己在外面找了小三儿,不忠于女主了那样,毛珏看的也是有些头皮发麻,很是无奈,他干脆是胳膊跨在了朱媺珿的香肩上,扯着她就向外面走去。

“有话回去说!”

“就在这里说!!!”

猛地挣脱出来,手指头指着还在那儿暴躁不止的昂格图日,指着不知所措的韩晓沫,还是那一副震惊的模样,朱媺珿尖锐的问道。

“就当着这几个宁愿死都不愿意放弃土地的受害者的面,陛下!请你告诉我这个帝都日报的主编!为什么大明的军队要帮着蒙古人去欺压同样汉人出身的他们,就因为他们被掠夺出去,当过蒙古人的奴隶,您看不起他们吗?”

“去了新大陆,我给他十座煤矿好了!长平,回家!”

毛珏的声音也终于露出了不耐烦,声音压得低沉,面容少有的露出了严肃来,阴郁的喝道。

可惜,这一次长平却是认了死理,满是激动,她泪眼连连的看着毛珏,颤抖着摇着头。

“是你带我出来的,不是从紫禁城出来,而是从一个深宫中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今天这帝都日报的主编大人,第一次去郑城县之前,你告诉我,让我作为这个主编,就是因为我是公主,是陛下之妻!平民不敢喊的事我敢喊!百姓不敢问的事我敢问!”

“哪怕在太原败诉,哪怕是兵部,刑部,户部,连带着三边总督府的记录被抹除,哪怕是我的禁卫中都出了内奸,我都没敢怀疑你!因为你是让我主持这份公道的!可如今,我背弃了我信任的人,我无力为她们主持公道,夺回属于她们的土地,乐园,那我为她们问问为什么!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陛下,我求您,为什么?”

就算还在犹如蛮牛那样要拼命的昂格图日,在长平歇斯底里的问话中,亦是停顿了下来,喘着粗气,他那双牛眼睛也是通红的看着毛珏。

看着长平的泪眼婆娑,毛珏也沉默了,叹了口气,许久,无奈的低下了头。

“为了兵源!”

“兵源?”

北明以武立国,毛珏最令人称道的也是他几乎战无不胜的武威,北明的军队简直是世人的骄傲,哪怕直面着这支大军,敬畏的同时朱媺珿也是充满了自豪,毛珏竟然在为兵源发愁,这是长平不敢想象的。

“没错,是兵源,殿下!”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瞿式耜这时候也终于找到点存在的理由冒出了头来,跟着毛珏开口解释着,旋即他忽然撩开了帐篷,对着外面招了招手。

“你们几个孩子,都进来吧!”

这种情况,也不需要什么警戒了,十几个外面站岗的骑兵,依次进了来,手指头点在领头那个胸口,瞿式耜是无奈的问道:“张小猛,你的出身籍贯?”

“回大人!巴蜀绵阳!”

“刘大力,你呢?”

“回大人,巴蜀锦官!”

“宋虎头,你呢?”

“回大人,陕西宝鸡!”

“冯封官,你呢?”

“巴蜀自贡!”

朱媺珿虽然爱钻牛角尖,却不是个傻女人,瞿式耜才问了几个,她就已经回过味来了,脸上带着愕然,她惊奇地问道:“军中川籍将士如此之多?怎么可能?”

这可是山西军团,十六个骑兵里就俩山西人,四个大明一贯兵源地的陕西边兵,还有一归化蒙古人,剩余的全都川军将士,这个比例就有点可怕了。

“没办法,国家治理的太好了!”

提到这个,毛珏郁闷的揉了揉鼻子。

大唐也是盛世,可百姓依旧乐于从军,一方面关陇军事贵族的军事传统,另一个方面,前唐富在士族,百姓仅仅是能吃饱饭而已,想要荣华富贵,还的投身军旅,靠着脑袋来博取功名,可就算如此,到了李隆基盛唐,一向是关中压天下的局势也崩溃了,武则天肢解了关陇门阀,府兵制度崩溃,一项天下精兵之地的关中居然被燕赵超越了,逐渐就酿成了中晚唐的悲剧。

毛珏的治国理论比盛唐还要极端,他是要藏富于民,让大商巨贾从海外赚来银子,然后通过工作,工资流入平民手中,在市场上流通起来,扩大内需与开拓海外并举,这样才不至于走前明被银子毒死的死胡同,也是历史大势。

可这几年小民富了,种田的老农都能一年换四件衣服了,城里打工经商的中产之家还能买得起,养得起马车了,相比之下,从军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铁打的硬盘流水的兵,毛珏还对军队要求很高,基本上服役到三十岁就可以自愿退役,服役到四十五强制退役,就算辽东,从军的人都是逐年减少,退役的兵源超过了服役的兵源,如今北明六大军团都是处在个萎缩的状态下,主要兵员来源除了九边的世代军户外,也就是坑川军了,谁让他们被张献忠捉出川时候一穷二白呢,在汉中兵营听文孟一忽悠,当兵二两银一石米,家里还分房子分地,傻乎乎的就投奔了进来。

现在川人填陕河已经两三百万人口了,不知道啥时候就忽悠没了,这种情况,毛珏眼神自然而然又瞄上了草原上的蒙古人了,后世五十六个民族一家亲吗!

可这个时代的蒙古人,就和后世外蒙内蒙区别一样,想要把他们忽悠进来,就要学后世老美,拿生活方式同化他们。

“曹三喜和扎鲁特部有联系,扎鲁特部还有意归化!条件就是拿回属于他们的包克图,我给曹三喜拿银子,这货又不卖,这不给我逼急了吗?”坐在个木头墩上,毛珏捂着脑袋疲惫的嘀咕着。

就像是后世强拆那样,老百姓简直是深恶痛绝!他也一样,可上升一个层面,市里要修路,从这儿走过去,就能极大改善交通,交通发达了就能带动客商,建厂投资,带动就业率,你一家钉子户,就什么都办不到,大家一起挨堵,受穷。

两个出发点谁都没错,这次的事情也让毛珏体会到了个上位者的难处,一边揉着头发,一边像个后世上海小男人那样,他是不停的扒拉着手指头。

黑龙江边界,罗刹人冒了出来,豪格那货都让人打哭了,几次叫嚷着想要撤关,北方集团军几次向关内输血,二十多万人如今只剩下八万了,还要东压朝鲜,西御冻土,文孟那面,我最对不起他,他的八万人,西扼嘉峪关,南抵汉中,向北还要防御套寇,我给他抽不起兵源,还要命令他西进,三次争夺哈密卫,全让人打回来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再往南,江南未定,京师兵团和徐州兵团都得在那儿压着,鄱阳湖那儿还有着一百多万大军虎视眈眈的对峙着,江南布局已经展开,锦绣江南一把兵火烧了我于心何忍?”

“还有这货,少给他一个大队,都能跑京师去,哭着喊着向我要人!”

最后毛珏手指头又指到了田畴这货鼻子上,结果这老兵痞子一副装聋作哑模样,昂着脑袋欣赏着天花板,气的毛珏都气乐了,又是一个哼哼感慨着。

“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啊!!!”

朱媺珿看得目瞪口袋,她印象中的丈夫,从来都是自信满满,仿佛什么都在手中掌握那样,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毛珏如此的为难,至于另一头昂格图日几个干脆看懵了,他们以为,皇帝就是穿金戴银,享不尽的享福,毛珏这疲惫的形象,把他们心目中的皇帝形象都给击碎了。

“抱歉了,兄弟,你这块煤矿,我还是得要,我需要人马去开拓新大路,那儿我不去占,西方一大帮蛮夷就占了,百年之后,心腹大患啊!时不我待啊!现在这败家娘们也知道了,也不用隐瞒什么了,拆迁款你要多少我给你补多少,别让我堵心了,成不!”

“老弟,别说了,你难我们知道了!”

也跟着感慨一句,伸出手还想拍拍毛珏肩膀,可冷不丁又感觉到不对,昂格图日这莽汉又是赶紧把手缩了回去,有些无所适从的搓着手。

“行了,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回家成不?”

又是揉了揉脑门,毛珏终于站了起来,对着朱媺珿伸出了手,谁知道,这妞又是重重的摇了摇头,在毛珏快吐血的表情中,她是一转身到了昂格图日面前,很是郑重的问道。

“为了包克图,你可以带着你族人乡亲奋战到死,如果还你包克图,让你带着大家伙为朝廷奋战十年,很有可能回死,可就算死,你也是葬在家乡自己的土地上,你愿意吗?”

愣了愣神,这莽汉是重重的一敲胸脯。

“当然愿意!能保住家乡,还能帮皇上大兄弟....,皇帝陛下的忙,没说的,我第一个上!”

“长平,别闹了好不?”

毛珏颇有点歇斯底里的嘶吼了起来,可偏偏,眼角还挂着泪珠子,这妞却是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来。

“亏你还是皇帝,我家官人,这点事情就把你难住了?”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