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最新章节列表

第1163章 怎么身上这么香?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现在,把衣服脱了。

这句话迅速在君夕卿的耳畔炸开了,他…他说什么,他竟然让她脱衣服?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君夕卿来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这男人在Z国吃了一亏,现在一定相当的警觉,以他这么深的城府,这么睿智潋滟的性格,这一次他就是拿着她大哥君楚霖来引她入瓮了。

这里是他的西行宫,他的地盘,她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

刚才沫儿姐姐问他,他打算如何处置她,他没有说话,但她觉得刺骨的森寒。

她和他之间已经有了隔阂,道不同。

君夕卿也不是泛泛之辈,她当即伸手护住了自己,不是护胸,而是护在裤子上,“西…西王爵,你想干什么,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性取向正常,我…我不做小受的!”

陆夜冥看着她护住裤子的手,这的确是男孩子受到攻击时的本能反应。

他缓缓挑起了剑眉,“把话说清楚了,什么叫小受?”

“小受,小受就是…西王爵,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陆夜冥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掌,直接捞起了她那张小脸,将她拽到自己的面前。

他仔细的打量着她,很平凡的脸,就算扎在人群里,也没有人能认出。

但是,她有一双纤尘灵动的水眸。

这双水眸只要轻轻一流转,里面就有流光溢彩溢出来,藏也藏不住。

“我真的不懂什么是小受,你解释给我听,恩?”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跟他相处越久,越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君夕卿两只手抵上他精硕的胸膛,想将他给推开,她含糊的解释,“小受就是…男人和男人!”

陆夜冥颀长如玉的身躯纹丝不动,任她在他怀里乱扑腾,他勾起薄唇,邪气入骨,“哦,那男人和男人怎么上床的,我只知道男人和女人怎么上床的。”

君夕卿一张小脸已经露出了不自然的红晕,这红晕一直蔓延到了她雪白的小耳垂上,她用力的推打他,想将他给弄开,这个坏男人!

“要不,我们仔细的深入的探讨一下男人和男人是怎么一回事,你也不用遮那里了,我看你也没有什么好遮的。”

说着陆夜冥眯了眯那双狭长的凤眸,目光往下,落在了她的裤子上,“这么一看,你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啊…”

他伸出手。

他想干什么?

他骨节分明的大掌直接向她的裤子靠近了。

君夕卿又羞又臊又愤,他百分之百是故意的,这个衣冠禽兽什么都懂,还故意拽着她让她解释什么是小受。

君夕卿迅速推开了他的大掌,“西王爵,你究竟想干什么,这样戏弄我很好玩么?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很爱她,所以你不要打我的主意了!”

“女朋友?”陆夜冥玩味的咀嚼这个字。

君夕卿不想跟他独处了,“西王爵,把车门打开,我要下去。”

这一次陆夜冥没有强留,他打开了车锁。

君夕卿迅速去拉车门,车门开了,外面新鲜的空气和一束光亮溢了进来。

她莞尔,浑身一松。

抬脚想出去,但是这时一只大掌扣住了她纤细的皓腕,用力一扯。

她的身体倏然扭转了回去,红唇落在了一个柔韧覆着冰凉的东西上。

灵动的水眸在这么一刻剧烈一缩,君夕卿看着在她视线里不停放大的俊颜。

她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

两个人的唇贴在了一起。

“嗡”一声,她的大脑都炸开了。

她震惊,惊恐的看着他,男人也没有闭眸,内敛而薄华的看着她。

看着她眸底溢出来的慌乱。

一秒,两秒,三秒…君夕卿终于反应过来了,她迅速离开了他的唇。

他的气息残留在了她的唇上,她抬起衣袖去擦唇。

这时他伸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视线里一黑,他吻了上来。

铺天盖地的男人气息,干净纯烈的阳刚。

君夕卿整个一僵。

陆夜冥缓缓敛上了俊眸,他亲吻着她柔软的红唇,然后张开嘴,像品尝着什么可口的点心一样在吃着她。

他轻轻的啃噬咬允,以绝对霸道占有的姿态,势必要将她融化在自己炙热的口腔里。

红唇上传来的酥酥麻麻迅速窜遍了全身,君夕卿两只小手当即拽住了他身上的黑色衬衫。

将他的衬衫拽成了褶皱,她难受的觉得一股子陌生的感觉在她的体内乱窜。

这股子陌生的感觉说不清,想将他推远点,受不了,又想要的更多,不够似的。

君夕卿才20岁的年纪,真是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感情上的含蕊绽放,也包括身体上的。

她迅速侧开了脑袋,躲避他的唇,“西…西王爵,你别这样…”

陆夜冥吻了吻她的脸蛋,柔韧的薄唇滑进她的发丝里,哑声呢喃,“长得不好看,身上这么香。”

他用力的嗅了嗅她的体香,少女的芬芳。

君夕卿慌忙将他推开,指尖颤抖,很是想给他一巴掌,她也抬起了手,想扇他。

但是没扇成,她的小手被他给扣住了,陆夜冥紧紧撅着她,“敢打我一下试试看?”

“放开!西王爵,你真的太过分了!”她一脸的羞愤。

陆夜冥勾唇,“跟我接吻,跟你那个小女友接吻,哪个更舒服?”

“…”

无耻混蛋!

陆夜冥凑上前,一口咬住了她的下唇,“跟那个小女友分手,跟我,恩?”

说着他大掌往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这里这么俏,天生的小受,以后我就是你的攻。”

“…”

看看,看看,他什么都懂。

怕是别人不懂的,他都懂。

“西王爵,我不会同意的,放开我!”

陆夜冥有力的健臂搂抱着她,直接将她压在了副驾驶座椅里,“再亲一会儿。”

什么?

君夕卿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红唇又被堵上了。

她忘记咬紧齿关,他直接将长舌探了进来,狂风暴雨的扫荡,最后勾住了她的小舌尖。

唔!

君夕卿浑身一软,几乎要软成水了,清纯生涩里尚且透着几分禁忌感的少女哪里抵得过陆夜冥这样的老手,她想推开他,但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没有人教她这些。

没有人教她如何抵抗这种坏蛋。

他邪冷薄情,将女人当成愉悦自己的工具,但偏偏他生的风华潋滟,像那致命的罂粟,牢牢的吸引着别人的目光。

他刻意撩-拨,没有人能逃脱他的手掌心。

君夕卿学着他的样子,一口咬住了他的舌尖,然后一个用力。

淡淡的血腥味迅速弥漫在了两个人的口腔里,她将他给咬出血了。

陆夜冥吃痛,松开了她。

寂静的车厢里,连路灯都照射不进来的地方,两个人都在喘。

他趴在她的身上,埋在她的发丝里。

君夕卿觉得难受,他好重,压得她喘不过气,“走开,别压着我!”

她用力的砸他。

陆夜冥敛了一下俊眉,然后两只大掌掐住了她杨柳般的腰身,用力一提,将她从副驾驶座椅上提到了自己结实的大腿上。

她现在是分开跨坐的,暧-昧十足。

君夕卿一向聪慧警觉,但是现在被他骤然而至,强势十足的吻给弄到慌了神,她不明白了,她都女扮男装了,怎么还是被他欺负?

她想要从他的大腿上下去。

“别动!”陆夜冥幽冷的眼眶里也染上了猩红,不如以往淡定从容,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握住了她软若无骨的小手,放在了自己腰间的皮带上…

……

半个小时后。

驾驶车门打开,一道小身影从上面匆匆忙忙的下来了,抬脚就跑。

中途她还绊了几跤,差点摔倒。

君夕卿跑进了西行宫里,唐沫儿已经为她安排了房间,她跑进房间就冲洗着自己的手。

用香皂将自己的小手反反复复的搓洗了好几遍,她娇腻的肌肤都给搓红了。

想到刚才在豪车上发生的事情,她巴掌大的小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

稳了稳呼吸,君夕卿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会忘记此行的目的,她终于进了这西行宫。

她得到确切的消息,她大哥君楚霖就在藏在这西行宫里。

她要将大哥救出去。

打开房间门,她走了出去。

这时下面的大门被女佣拉开了,一道颀长如玉的身躯裹挟着外面的寒风出现了。

陆夜冥回来了。

君夕卿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丝的褶皱,一点都找不出刚才衣冠禽兽的样子。

真会装。

君夕卿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时她就看见一道火红的身影紧跟着走了进来。

夜如歌来了。

夜如歌走了进来,她脱了身上的大衣交给女佣,女佣恭敬的点头,唤道,“王妃。”

王妃…

君夕卿目光变了变,然后看向楼下那道颀长的身影。

陆夜冥没有什么表情,他伸出健臂,自然而然的搂住了夜如歌的腰肢。

夜如歌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精硕的腰身,在他怀里,她抬着脸幸福娇媚爱慕的看着他,“夜冥,你送到东行宫的婚期太紧了,我父亲不想这么早将我嫁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