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楚臣 > 楚臣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信使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从乌金岭大营赶往钟离,最快的路途就是出乌金岭后,紧贴着淮阳山北麓的丘原地区,一路策蹄狂奔,赶到紫蓬山北麓,再沿着南淝水河南岸东进,经巢州城北部直插到五尖山脉南段的西北麓,再往东北方向至磨盘谷。

这一条线,位于棠邑军防线的北部边缘区域,不仅地形上没有峰岭阻隔,过去一年时间里,韩谦为保障前部诸寨的联系,征用屯营兵不断的修缮沿线的驿道、栈桥。

同时沿线也有棠邑军诸部的数十座大小军塞,可以随时替换脚程最健的军马,这便确保奚荏在侍卫骑兵的护送下,能以五百里加急传驿的速度,赶到磨盘谷。

而位于五尖山脉南北间的磨盘谷,在寿州军全面收缩防线之后,此地以及五尖山脉北段山区,都交由兼领濠州刺史的河津军都指挥使陈昆负责防守。

当然,这一条线位于棠邑军防线的边缘区域,往北就是寿州军的诸多防塞,午时有数十精锐骑兵突然间从乌金岭大营驰出,一路马不停蹄,沿路换马不换人、仅用五个时辰,便直接进入河津军的防区,这也早就惊动北面寿州军的斥候。

文瑞临人在昭义县,得知此事,他在十数扈兵的簇拥下,也是马不停蹄,连夜赶往在寿州军收缩防线之后,河津军牙帐从钟离西移所在的淮陵城里。

大多数侍卫骑兵在磨盘谷南侧就停下步伐,仅数名侍卫陪同奚荏进入河津军的防区,被河津军外围防垒的驻军扣押下来,一番通报再押送到淮陵城,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这时候文瑞临已经坐到河津军都指挥使牙帐的大堂里,与陈昆一起等候黔阳侯特使的到来。

奚荏自然不会在河津军前哨武将接触时就自承身份,但黔阳侯特使的身份,便足以能见到濠州刺史、河津军都指挥使陈昆的面了。

因此文瑞临在见到奚荏的那一刻,也是大吃一惊,都禁不住手撑住长案,坐直身子喊出来:“奚夫人!”

当年龟山相会时,陈昆就侍卫在当时还是雍王的朱裕身边,他当然认出女扮男装的奚荏,与文瑞临同样震惊,撬开脑壳也想不明白韩谦为何突然之间,派奚荏到淮陵来见他。

徐明珍乃是梁国的降臣,陈昆乃梁帝朱裕的亲信大将,奚荏不虞陈昆身边有会有徐明珍的人渗透,径直将沈鹏、云和公主所签署的秘信拿出来:“梁帝危在旦久,汴京城随时会落入叛军之手,韩谦念当年相知之情,特叫奚荏过来,将这封秘信送给陈将军一阅……”

任文瑞临智谋过人,看过秘信的内容之后,也禁不住脸色惨白,手足微微颤抖起来,下意识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般呜咽似的叫道:

“怎么可能,梁师雄、贺王怎么可能

会反,怎么可能会直接将武阳侯及世子朱天明送给蒙兀人为质,云和公主怎么可能会在定州城,还落入棠邑军秘谍手里,禽鸟传书这么不可靠的事,棠邑军怎么可能就做成了?这秘信定是伪造的,又或者是大档头失手落入楚军秘谍手里,没能熬过酷刑!”

这一刻,有一万个不可能在文瑞临的胸臆间奔腾着,将他的心思搅得混乱一片。

陈昆双手颤抖着反复读看秘信,似利刃似的目光恨不得将秘信刮一层下来,去挖掘纸层里是不是还藏有什么未发现的秘密。

过了良久,陈昆才用骤然间破哑的嗓音,吩咐牙军虞侯:“陈天雄,你即刻点齐一队骑兵,携此秘信去泗州见韩帅——沿路不得有一丝的耽搁,沿途有擅自问询拦截者,格杀勿论,也一定要确保司马氏不能提前听到什么风声——而能否保住汴京,迎陛下南归,一切都要看韩帅的速度够不够快了——你与韩帅说,我最迟明日清晨,也会率两千骑兵先行渡过淮河……”

“陈将军,这极可能是棠邑军的诈计——即便秘信不是伪造,确是沈大档头的亲笔字迹,但也极可能是大档头失手落入黔阳侯手下的控制之中,被迫写下这信。在消息没有进一步得到确认之前,河津军怎么可以轻举妄动,又怎么可以这样就将濠州拱手相让啊?”见陈昆仓促之间,不辩真伪便安排驰援汴京的计划,文瑞临惶急说道。

要是再过几个时辰,陈昆都要率领手下仅有两千骑兵先行北上,河津军分驻钟离、磨盘谷等地的步营,自然也必须同时一步步往淮河南岸收缩,然后渡淮北上。

不要说文瑞临了,即便是陈天雄等陈昆的嫡系部将也是惊疑不定,不知道是不是要立刻执行陈昆的军令。

“奚夫人,你说,韩谦到底是什么险恶意图?”见陈昆虽说略有沉默,但显然并没有被他劝住,文瑞临厉声质问奚荏,“真要照此信所述,梁国大乱不是更合韩谦的心意,韩谦什么时候会好意冒险通敌之嫌,给我们通风报信来了?”

“韩谦只是说他不愿看魏晋之后胡马铁蹄蹂躏中原一百六十年的血泪历史再重演。”奚荏也没想到陈昆这么轻易就听信于她,面对文瑞临的质疑,只是淡然说道。

“哈哈……”文瑞临都忍不住要大笑起来,指着奚荏说道,“奚夫人,你说韩谦这话能取信于谁,好一个以天下为念?”

“我信,”陈昆说道,“陛下也曾说过,黔阳侯雄谋大略,舍他之外,天下再无余子。黔阳侯这话,我相信不会是虚言,也相信陛下不会看错黔阳侯。而除此之外,陛下前段时间写信过来,就有担忧灌江楼暗附蒙兀人的可能;沈鹏在信里留有一道仅有我与韩帅、雷先生等数人能认得印记,以示他是留在棠邑密谍的手里,但信中所言之

事不假……”

文瑞临颓然坐在长案之后,半晌无语。

“是不是知会霍国公一声?”坐在左侧有一名幕僚,这时候问陈昆道。

文瑞临心机一动,心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即便河津军精锐要立时收缩北上,驰援汴京,但他们怎么都应该通知近附的寿州军过来接管,而不是将濠州拱手让给未来的劲敌棠邑军啊!

陈昆摇了摇头,说道:“这种情势下,徐明珍并不值得信任。”

听陈昆这么说,文瑞临转念又想,也是,徐明珍仅仅是迫于形势,才降大梁,此时他除了还继续独立统领寿州军之外,还有就是一部分家小以及与寿州军密切相关的降吏居于汴京。

一旦梁师雄与朱让叛军成为事实,不管叛军在汴京有多少兵马可用,徐明珍的亲族、楚军降吏以及徐后、楚国公杨汾等人都极可能会第一时间落入梁师雄的控制之中。

陈昆刚才都特意叮嘱,要防范司马氏提前听到什么风声,他们此时岂能冒险去赌徐明珍对陛下忠心耿耿,不会三心二意?

比起汴京城的得失,不要说濠州了,即便将整个淮南拱手相让,也是无关轻重的啊。

这时候部将陈天雄也不再犹豫,拿上秘信及陈昆的信符,便出厅堂点齐人马赶往泗州找韩元齐通传消息。

淮陵城距离泗州城,要渡过淮河,从洪泽浦北面绕过,有三百里路,即便一路都有驿铺,最快也要明日午时才能将信送到韩元齐手里,而韩元齐最快也要到明日将晚之时,才能点齐分驻徐泗等地的骑兵北上。

文瑞临都禁不住悲观的想:时间上再能赶得及吗?

陈昆这时候不敢内心惶急,但至少已能沉得住气来,跟文瑞临说道:“文先生,还要烦请你亲自护送奚夫人前往岱山寨——你要是能见到黔阳侯,便说今日传书,陈昆必禀于陛下,他日但愿梁楚能修永世之好。”

“云和公主、大档头都在他们手里……”文瑞临有所迟疑道,他想建议陈昆将奚荏扣押下来,以便将来能换回云和公主。

陈昆摇了摇头,说道:“奚夫人能亲自过来送信,对大梁有义,我等自然要护送奚夫人安全回去,而以黔阳侯的气度,要来也不会为难公主、沈鹏他们……”

现在不是计究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

而将濠州让给黔阳侯及棠邑军,从另一角度来说,也能确保徐明珍及寿州军不会轻易妄动,这样他们就算在汴京城下用兵不利,也至少能稳住大梁南部,不至于叫寿州军、司马氏都迫不及待的投向叛军的怀抱。

陈昆现在没有时间跟文瑞临一一解释清楚,但相信以他的智谋,也很快能要透彻……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