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蜜宠成瘾:宝贝,你好甜 > 蜜宠成瘾:宝贝,你好甜最新章节列表

第475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并且吧,他每次要是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发脾气了,他爸妈都是不声不响的,就这么一脸委屈的坐在那里看着他。

直到把他看的惭愧到无地自容。

舒井恒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粥,好让粥尽快的凉掉:“那么早?重案组那边,是又有什么事情了吗?”

“对啊。”顾明月夹了个包子,到舒井恒的餐盘里,接着又帮舒井恒拿了个鸡蛋,开始再桌上敲:“望井佳苑那边发生命案了?”

舒井恒正举起勺子,要往嘴里送粥,可听到顾明月的话后,手指一软,勺子瞬间掉回了碗里。

???

望井佳苑?

那不是陆稼深的小区吗?

操!

这死的人该不会是陆稼深吧!

...

车内,陆稼深忽然打了个喷嚏,樊舟连忙朝他看去:“你感冒了?”

“没有。”陆稼深吸了吸鼻子:“我几乎天天都在健身,怎么可能会感冒?”

樊舟放下心来:“好吧。”

...

“对啊,怎么了吗?”顾明月将剥好的鸡蛋,放到了舒井恒的酱油碟里。

舒井恒被顾明月吓的,都不敢吃饭了,生怕这个死的人就是陆稼深:“姑姑走前,有说死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吗?”

顾明月摇头:“没有说啊,她丢下一句‘望井佳苑那边有命案,我先走了’,就什么都没说了。”

偏头,顾明月朝着舒善生望去:“是吧,爸爸?”

舒善生回忆了下,点了点头:“是的,除了这句话,什么都没说了,踩着风火轮般的就消失了。”

舒井恒赶忙拿出手机,给舒悦然打去电话,可舒悦然那边,是处于“来电助手”的状态。

他怎么就忘记,姑姑办案的时候,经常会把手机给调成飞行模式,为的就是不影响到办案。

能在她办案时,打进电话的,那都是运气。

就当舒井恒急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想起,哎哎哎,他为什么不给陆稼深打电话?

打电话到陆稼深那边不就好了!

慌忙之下,舒井恒又给陆稼深打去了电话。

顾明月笑了下,不明所以的看着舒善生问:“他手忙脚乱的干吗呢?”

舒善生分析了下:“估计是有朋友住在那边小区吧,这小子应该是怕死的人是他的朋友。”

顾明月一脸骄傲:“瞧瞧我们交出来的儿子,多么仗义啊,这点,随你,爸爸。”

舒善生摆摆手:“哪里哪里,随你,妈妈。”

舒井恒:......

好端端的,他爸妈怎么就秀起来了?

“喂?井恒?”陆稼深的声音,终于在手机对面响起:“怎么了吗?一大清早给我打电话?”

舒井恒听到陆稼深的声音,顿时整个人都松口气,还好还好,死的不是陆稼深,他还以为陆稼深遭天谴,被人给谋害了呢!

“没什么,就今天我妈做的早餐贼好吃,想问问你要不要,要的话我给你带一份。”开玩笑,他怎么可能会告诉陆稼深真相?这种时候,当然是想想尽一切办法的编,想尽一切办法的扯啊!

顾明月一下就看出,舒井恒在撒谎,好笑的一勺一勺的喝着碗里的粥:“爸爸,你儿子又在骗人。”

舒善生自然是看到了:“这也好在,出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要不然准是一个超级大骗子。”

舒井恒:......

果然,同样的一句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就不同。

刚才那番对话,要是别人说的话,他估计已经怼过去了。

“不用,你自己吃吧。”陆稼深一听舒井恒的话,就是有问题的,但见舒井恒明显就像是在掩盖什么,也就不追问了。

“那好吧。”舒井恒挂掉电话里,立马安心的吃饭。

顾明月微笑的看着舒井恒:“儿子啊,你看你也不小了,有没有考虑找个女朋友啊?”

“妈,你怎么又问这么没营养的问题。”眼珠一转,舒井恒索性就瞎扯了:“实不相瞒,您儿子其实喜欢男的。”

舒善生倒也是配合:“所以你并不是凭本事单身,而是喜欢男的喽?”

舒井恒:......

顾明月也开始逗舒井恒玩:“那妈不要你找女朋友了,你给妈带过男朋友回来也行,爸爸妈妈都是很开明的,只要你喜欢的,管他是男是女,是人是妖,爸爸妈妈都接受。”

“......”舒井恒突然饭都不想吃了。

他刚才肯定是说错了什么!摔!

......

望井佳苑——

洁白的雪地上,站满了警察,宽阔的封锁带外,全部都是围观的街坊四邻,与闻讯而来,各大电视台与周刊的记者。

“听保安说,死的人好像是老丁家的女儿丁骄阳?”

“是啊,就是她,老丁今儿一早,得知女儿死掉的消息后,直接晕死了过去,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

“老丁老婆也一块去了?”

“必须一块去啊,不然谁给老丁挂号缴费啊?”

今早五点左右,小区的保安,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丁骄阳在雪地里,浑身**的尸体,吓的保安,差点没连跪带爬的跑掉。

为了对女性的尊重,保安急忙叫来,当时位于前方不远处的保洁阿姨,用最快的时间,找来一床被子,将丁骄阳整个人盖住后,保安第一时间通知了警察,与丁骄阳的家人。

丁骄阳一家人,本身就因为丁骄阳彻夜未归,从昨天晚上,担心到了今天早上,当他们听闻,丁骄阳就死在自家小区的时候,全部都蜂拥的来到了现场。

丁骄阳的爸爸,在看到女儿冰冷的尸体后,顿时失去知觉的晕了过去,丁骄阳妈妈赶紧,叫保安帮忙,一起宋丁骄阳的爸爸去了医院。

而丁骄阳的爷爷奶奶,则是站在雪地里哭个不停。

警方到达现场后,立马一部分人,去检查丁骄阳的尸体,另外几个警察,则是送两位老人回家,顺便做笔录。

舒悦然从雪地里站起身,脱下手里的手套,递给了一旁的助理:“暂时排除他杀可能,死者是自己冻死的,至于为什么死之前,会是浑身**,想必你们应该也都知道,冻死的人,临时之前,混浑身滚烫冒汗,所以肢体会不由自主的去脱衣服,就跟人晚上盖被子睡觉,因为太热,腿反射性的去踢掉被子,是一样的道理。”

助理问:“那既然是她自己冻死,为什么又要说是,暂时性的排除他杀可能呢?”

“因为也有可能是谋杀。”另一个警察开口了:“前几年的就是,就发生过一起间接谋杀案例,一个女孩子,因为记恨自己的闺蜜,处处都比自己好,还险些勾引走她的男朋友,便找了个理由,单独把闺蜜约出去喝酒,后将其扔在了雪地里,就独自走了,后闺蜜就这么冻死在了冰冷的雪地里,被人发现的时候,也一样是浑身**的。”

助理:......

防火防盗樊防闺蜜。

舒悦然:“没错,我就是也想到了这个案例,才说暂时性的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并且,这位死者,生前也喝了酒,看来案件是要往更深的一步进行调查了,我们得先知道,昨天她是在哪里喝的酒,最后一个跟她在一起的人是谁。”

......

——竹音动画影视公司。

CEO办公室。

“什么?!”竹时捏着手机,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丁,丁姐,死,死了?”

“......恩......”电话对面的丁骄阳妈妈,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全程跟竹时说的每个字,都是哽咽着的。

竹时也是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听明白丁骄阳的妈妈讲了什么,以及丁骄阳的死因。

就当竹时挂上电话不久,助理突然敲开竹时的办公室:“老板,外边有两名警察找你,说是要找您了解一下,关于丁姐的事情。”

竹时连忙点头:“快请他们进来。”

很快,警方在助理的带领下,走进了竹时的办公室。

竹时招待他们坐下后,先是让助理出去,后是自己跑去饮水机那边,快速泡来了两杯茶。

“请喝水。”竹时对着警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其中一个负责做笔录的警察,微笑的摆了摆手:“谢谢,不用了。”

“我们很快就走的,茶什么的就不喝了。”另一个警察开口道,凝视着竹时,警察快速切入正题:“竹总知不知道,自己底下的一名员工,在今日的凌晨的时候去世了?”

竹时点头,神情十分凝重:“恩,知道,刚刚知道的,因为今早见她一直没来上班,又没跟我请过假,担心她出意外,就给她打了电话,结果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后来就只能打给她的母亲,然后,我就知道她的死讯了......”

到底竹时跟丁骄阳,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与同事,竹音能有今日的社会地位,是离不开丁骄阳的努力的。

现在,丁骄阳好端端的,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离开了。

竹时怎么可能不难过?

人最不会忘记的,就是陪着自己经历过风雨,打过江山的人。

警察点了点头,跟他们两个想的一样,他应该是已经知道了的:“我听死者的奶奶说,昨晚你们公司是有聚会是吗?死者当时也参加了。”

“是有聚会。”竹时承认之后,又快速纠正了下:“不过确切的说,不是公司的聚会,是她所接管部门的部门聚会。”

警察:“那么昨晚的聚会,您有参加吗?”

竹时摇头:“没有,本来是要去参加的,可后来因为我父亲在外头喝醉了,我爸朋友让我去接他,我就抛开聚会,去我父亲那边了。”

家人与聚会,明显就是家人更来的重要。

“恩,好。”警察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很快又说:“那么,能麻烦竹总,叫个昨晚一同去参加聚会的员工过来吗?我们先了解一下,死者死前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好,你等等。”竹时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座机电话,拨通了助理的号码:“小泉,麻烦你去二组那边,把展博岩叫过来一下。”

小泉:“好。”

很快,展博岩走进了办公室。

正当他要笑着问竹时有什么吩咐的时候,看到沙发上的两名警察后,笑容瞬间僵硬了。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警察?

这还是他一回看到,公司里出现警察。

是发生什么了吗?

带上门,展博岩走了进来。

竹时赶忙招呼展博岩坐下,与警方一同将昨晚的事情,跟展博岩详细的描述了一遍。

展博岩听的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用悲伤的口吻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丁姐人这么的好?怎么就这么的死了......”

呵呵,天助我也。

丁骄阳,你这颗绊脚石,总算是从我眼球消失了啊?

“是啊,意外无处不在。”警察:“那么,展先生,能问下昨晚,死者是自己回去的,还是在他人陪同下一起回去的?”

展博岩:“有人陪同的,也是我们部门的人,叫舒心。”

“那么这个叫舒心的人,平日里跟死者的关系如何?”提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警察的语气,明显严肃了几分。

展博岩隐隐的皱了皱眉,他们会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是怀疑,舒心想谋害丁骄阳?

舒心那小丫头片子,虽然老被丁骄阳骂,但也不至于说,怀恨丁骄要到想杀了丁骄阳的地步吗?

就算有。

也是有贼心没那贼胆。

要知道,杀人可比自杀,难上一百倍。

但,通过这个机会,除掉舒心,让她不在继续呆在二组,明显就是对二组今后有利的。

单单把舒心拿出来,她还是挺优秀的一个小姑娘。

可是把她放到二组里面,随随便便的跟一个人比较,那实力简直就是相差太大了。

并且,就跟平日里,他跟丁骄阳开会的时候,经常说起的就是舒心会带着情绪上班,这种人留在职场,很容易也影响别人的情绪的。

想了想,展博岩说:“关系的话,如果拿我们组里来说,舒心跟丁姐的关系可以说是不好,因为舒心老是做错事情,这做错事情的话,丁姐就肯定会相应的说她,而她每次被丁姐说了之后,都是一副我们整个竹音欠她的样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