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亲爱的,我诈尸了 > 总裁:亲爱的,我诈尸了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572.小医院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难道你就不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吗!我为什么会忽然在她门外产生幻听?为什么会拼了命的觉得你爱上她了?为什么我会忽然失控,忽然想要杀了她?你难道就没怀疑过是她搞得鬼吗?她是个心理医生!她会催眠的!她完全可以在为我催眠的时候向我的脑子里放东西!我根本就没有人格分裂症!我也没有跟别人男人发生过关系!一切都是她编出来的!是不是她告诉的你我失踪的时候其实是去跟别人在一起了?是不是她告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她根本就是在骗你!她根本就是为了拆散我们俩的!”白风月的情绪更加激动了,说到最后几乎已经是疯狂的喊着说出来的。

“够了!”

何暮朝已经大为恼怒!他最痛苦的事情,最不愿意想起的事情,居然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就被她重复地提起了两次!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挥之不去的他的小女人和尹世炫交织的画面!中烧的怒火已经几乎快要燃尽他的理智!

“她根本就没想着要拆散我们!她甚至还一直劝我接受你!说那些事都不是你现在的人格做的!她没有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她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是我亲眼看见的!”

何暮朝愤怒的吼声使得白风月当即愣在原地。她印象里的何暮朝一向都冷淡或是柔情的,她还从未见过他发怒的样子。

他刚才说什么?

他说一切……都是他亲眼看见的?

“你看见什么了?”白风月试着降下情绪,问道。

何暮朝狠狠地用手搓了搓头发,愤怒、疲惫又痛苦的神情灼痛了白风月的眼睛。

何暮朝没有说话。哪怕白风月忍不住重复问了两次,他依旧选择痛苦地沉默着,不肯回答。

“何暮朝!你到底看见了什么!我们已经说到这儿了,你以为你还能继续隐瞒多久吗!一直欺骗我,你以为就是真的对我好吗?你就不怕我恨你吗!”白风月终于再也按捺不住暴走的情绪,歇斯底里的朝他吼道。

何暮朝紧抿着嘴角,身体都已经被愤怒燃烧的禁不住在颤抖,但他依旧用尽全力保持着沉默,不肯开口。

“何暮朝!其实根本就没有那回事是不是!你只是在单纯地在为Lee开脱!你根本就是受了她的蛊惑!还是说你已经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她!”白风月继续焦急又忿然地说着。

何暮朝的身体抖得更厉害。

他此刻只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快要完全消失不见了。他甚至已经无法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有办法再平和地去跟白风月说话了!

然而,白风月却还在说着。

“何暮朝,你相信我,孩子真的是我们的!有一天我被绑架了,不不,是我被绑架后的有一天!有一天我睁开眼睛,还以为自己之前没有被绑架,一切都只是做了个梦而已!那时候我发现你就在我身边,我们就是在这儿!在我公寓里!我的卧室!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做的!我就是那天怀上的你的孩子!除此之外我根本就没有跟任何人做过!”白风月慌忙地解释着,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月月,不要再说了。”何暮朝暗哑着声音疲惫地制止道。

“暮朝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是是我们做的!我没有跟别的男人……”

终于,这一次,白风月还没有说完,何暮朝便再也控制不住暴走的情绪!他都已经不计较了,可她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提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次重复出来!为什么要让他一直听!一直回忆起那些画面!他是一个男人!这是所有男人的底线!一次又一次的去拆穿他的底线!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好!既然你说你被绑架了,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们绑了你之后还要把你送回来我身边睡一个晚上?你说我们有一天晚上做了,那之后呢?我们做完之后你在哪儿!”

“之后……做完之后他们又把我绑走了啊!他们、他们……”白风月很慌乱,暴走和激动的情绪已经令她组织不好语言了。

“那你告诉我,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送回到我身边、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重新绑走的!你觉得可能吗!”何暮朝愤怒地道。

“他们、他们……”

白风月不知不觉间就流下了眼泪来,她很着急。她想让他相信她,她试图解释他们的企图,但她根本就解释不了,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企图!她也理解不了什么他的要那么做!

“暮朝,你相信我,我真的……我……”

白风月此刻又慌张又害怕,她从来没有一刻似现在一样无助过,她有满腹的疑问和委屈,但却完全没有办法证明她自己。

“那根本就是你的幻觉!你以为你是在跟我在一起,但其实根本不是!你根本就不是跟我在一起!”

“暮朝!我是跟你在一起!我真的跟你在一起!你究竟为什么非得认为我是跟别人做了!是不是Lee也往你的脑子里放了东西!”白风月愤恨地望着何暮朝,歇斯底里、声嘶力竭地喊道。

“因为我亲眼看见了你和尹世炫在床上的视频!亲眼!亲眼!!”

被小女人一次又一次激怒的何暮朝,终于丧失了他当时全部的理智,毫无顾忌地嘶吼了出来!

天塌了。

白风月当场惊住!

空气忽然变的寂静而荒芜。

何暮朝,究竟在说什么?

白风月惊诧地死死望住何暮朝,什么视频?什么尹世炫?

他在说什么?她为什么听不懂?

“暮朝,你、你什么意思?”白风月恐惧地问道,说话的同时,不知道不觉间已经泣不成声。

望见小女人泪流满面的脸,何暮朝的情绪终于逐渐缓和了下去,盛怒过后,他显得更疲惫了。

他怎么会……

他原本不是已经做好了打算,要瞒她一辈子的么……

“你怎么不说话?你刚刚说什么?”白风月再一次不安地问道。

许久,她都没有再等到何暮朝开口。

望着何暮朝盛怒的脸,白风月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居然这么可笑。

接着,白风月不再说话了,他不信她,她又没有证据,所以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呆呆地坐在那里,任由委屈和无助化成迷茫的泪水,泉水一般地涌出来。

哪怕心里再愤怒、再怨恨,每次见了小女人流眼泪,何暮朝也都还是会心疼的无以复加。

“月月,别哭,你当时只是生病了,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你真正的意愿,我们好好的,一起度过这场艰难,好不好?”何暮朝放软了语气,疲惫地道。

“呵。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每一次我都选择相信你,而你却连一次都不肯相信我?”这一次,白风月的语气里满是纯纯的委屈。

“月月…—”

何暮朝狠狠地攥紧拳头。

他又何尝不想相信她?如果他不是亲眼看到了,他绝对会义无反顾地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其余的一切都是假的!

“何暮朝,如果我说我不同意拿掉孩子呢?”终于,白风月鼓起勇气,直直地望着他,眼神坚定不可动摇。

何暮朝的眉头瞬间皱紧,暴躁和愤怒也去而复返,疾言厉色道:“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面对这样的何暮朝,白风月的情绪在一瞬间暴走,同样毫不退让!

“我绝对不会拿掉孩子的!除非我死!”

“你难道想让我在重新接纳了你之后再去接纳你和别的男人的孩子吗!”何暮朝神色阴郁,暴怒地道。

“重新接纳我?你有吗?你现在甚至连隔着衣服碰到我都会觉得恶心吧!你有什么资格说你重新接纳了我!”

白风月也同样疾言厉色!

“如果你怪我冷落了你,我承认!但是你以为我想吗?我每天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部都是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你能感受到我的痛苦吗?如果我没有接纳你,我又为什么会去跟你登记结婚!”

“所以你现在是后悔了是吗!你以为我稀罕吗?你跟我结婚了又怎么样?你每天都在逃避我,每次靠近我的时候看我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肮脏的妓女一样!你又能感受到我的痛苦吗!你知道每一次当你看向我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吗!你既然这么嫌弃我,为什么不干脆放弃我!就让我去当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妓女好了!”

“白风月!”

这是九年来,何暮朝头一次直呼她的名字!他的愤怒已经胀满他的整个胸腔,他已经就快要被她气的发疯!他甚至已经想要杀人了!

“嘭!”

随着何暮朝愤怒的声音一同落下的,还有他砸碎了茶几的拳头!

茶几是烧制而成的加厚钢化玻璃做成的,正常来讲,能承受几百斤的重量。而何暮朝这一拳下去,竟然直接砸碎了连着桌腿的、最坚固的一个桌角!

白风月惊慌失色地惊在原地,头脑被震的一片空白!

“暮朝……”

她看见何暮朝流血了……不晓得血是从哪流出来的,但是他流血了。

何暮朝发泄完了心中的怒火,终于得以片刻的宁静。他的手臂还没有感觉到痛,更多的是还在发麻。然而,就算痛了又怎么样?再痛,又能有多痛?能有他的心现在痛?

“我、我陪你去医院!”

白风月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跟何暮朝吵架,她失措看着何暮朝手臂上的血,然后惊慌地抓起一旁她刚带出门的围巾,慌乱地为他包扎止血!

何暮朝看着白风月,眉头皱的紧紧的。

“不用了,我自己去。”何暮朝沉声说道。

说完,他便拂开白风月的手,顺便扯下了手臂上她用来为他止血的围巾,只单手拿起了外套,头也没回地就出门了。

出了门的何暮朝,狠狠地又朝墙壁上砸了几拳!满腔的怒火却没有因为他的宣泄而减少一丝一毫!

他快要疯了,他急需要一些新鲜空气,他怕他再这样下去会忍不住想要去把尹世炫再挖出来,然后直接弄死他!

那个混蛋何德何能!居然还让小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

他凭什么!

小女人是自己的!自己一个人的!只能属于自己一个人!

这一次,何暮朝没有去秦老爷子的医院,而是直接回了城堡,去了离城堡最近的医院,做了个简单的包扎治疗。

由于整个右手都痛着,不方便开车,因此,他便通知了管家,让管家来接他。

何暮朝的管家永远都是他所有下属里效率最快的,似乎这么多年来,无论他吩咐什么事,管家都能第一时间就办妥。

就像这一次,何暮朝都还没有挂完号,管家人就已经就位了。

接下来,管家就接手了一切需要何暮朝自己去跑的事情,比如排队挂号,交医药费,领X光片,去药局领药。

很快,一切就都妥当了。

“你似乎对这里很熟。”何暮朝问道管家。

从管家来到现在,他在去每一个地方的时候都是直接去,没有找人询问位置,也没有四处查找。

管家此时已经去药局领完新绷带和药品,正好陪着何暮朝一起去换药室。

“哦,前些日子Lee医生受伤的时候,就是来的这里,所以分布的大概的位置差不多就都记住了。”管家回答道。

管家不提,他都快忘了,Lee上次受伤就是来的这里住院包扎的。

“我似乎记得,当时我是让你去的秦老爷子的医院,而且还给了你秦医生的电话。”何暮朝忽然想起来,便问道。

“哦,是这样,Lee医生不想让秦老爷子看见她的伤势,怕那样会对太太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就没有去,而是叫我找了一家离得最近的医院。就近包扎了。”管家恭敬地答道。

“嗯。”

何暮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同时,对Lee更加有了些好感,难为她在受到了那样的待遇后,还能那么细腻地为月月着想,只不过,这家医院也太小了,真是委屈她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