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深夜书屋 > 深夜书屋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老道发功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你可以说这是一场逃避,也可以说是一种争取时间的胜利。

菩萨应该是发现自己成了末代的“替死鬼”,所以这才会还阳上来。

大家都在和时间赛跑,

躲过去了,

末代,

也就是老道,就赢了。

没躲过去,菩萨就能有机会在轩辕剑落下前,先一步找到老道解套儿。

规则很简单,

大家都在争分夺秒。

菩萨和谛听一次次地把自己弄伤,周泽不想以最大的恶念去揣度他们,可能他们真的只是随意而为;

且他们应该是和自己二人一样,都把自己变成了“普通人”。

事实上,他们的随意而为确实起到了效果。

昨天是谛听受伤,加床和自己二人住进了同一间病房。

可能他们并没有发现吧,

然后刚出院没半天,

他们又再度随性而为,

再次进了这家医院!

这二进宫之后,指向性其实已经很明确了。

说明他们要找的人,就在医院里。

“老道。”

“咋了,老板?”

“没……没事儿。”

周泽摇摇头,

他是很想去主动做点什么,毕竟干系到自家的身家性命,所以主观能动性还是很强的。

但在这个时候,还真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做多了,可能就会打草惊蛇。

出院?

学昨晚菩萨他们那样,

偷偷地离开医院,

距离他们远远的?

但万一这是一种平衡呢?

大家既然都变成普通人在这玩儿,是否意味着哪一方先破坏了游戏规则哪一方就直接输了?

周老板不会算命,他也认为赢勾也懒得去玩这种把戏。

再联想到前天梦里的画面,

末代以血代酒挖肉做菜,

你可以说是在表达着对过去关照的一种感激,

但更可能,

是在这件事合作上的一种默契。

所以,算来算去,整件事的因果关键,其实还应该在老道身上。

菩萨的化缘大法VS书屋因果律武器!

既然如此,自己现在所要做的事儿,

就是什么都不做?

然后,靠老道即兴发挥?

“老道。”

“咋了,老板?”

老道不敢有丝毫不耐烦。

“辛苦你了。”

“额…………”

说完这句话后,周泽就心安理得地躺床上开始玩手机了。

老道继续坐回去看电视。

这一天,一直到晚饭之后,都很平静。

可能是科室不同,甚至可能是菩萨还在ICU里,

所以这间病房,并没有再加病人。

老道收拾好了餐盒,走到周泽床边,道:

“老板,我送你去太平间?”

周泽摇摇头,“不去了。”

周老板不懂这类玄学因果道道,但按照电影里的剧情模式发展来看,

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再作死非要为了睡觉而去太平间的话,

可能在走廊里,

可能在电梯里,

甚至可能在太平间门口,

就会遇上菩萨或者谛听。

不就是再熬一夜么?

周老板觉得自己可以的,多大点事儿?

“额,那老板,贫道先去洗个澡,你要洗澡么?”

“你先洗吧,给我放一盆水,我待会儿擦个身子。”

“好嘞,老板。”

老道去卫生间了,

很快,

里头传来了水流声。

周泽拿起老道放在床头柜抽屉里的打火机和烟,直接点了一根。

在病房里抽烟,真的很没素质,性质也极其恶劣。

但考虑在伤害的是自己和老道,心里的罪恶感一下子少了许多。

吐出一口烟圈,

电视机忽然黑了,

灯也一下子熄灭了,

“哐当!”

卫生间里传来了响动。

大概五秒后,电又恢复了,灯亮了起来,电视机的开机广告又在开始介绍化妆品。

周泽下床,走到了卫生间门口,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好在老道没有洗澡时反锁门的习惯,打开门后,周泽看见老道正自己很勉强地用手抓着扶手站起来。

因为停电,刚刚一跤摔得可是不轻,鼻子都破了,在流血,额头和眼睛上也有淤青。

估摸着是先撞在栏杆上再脸朝下摔地上去了。

周泽伸手过去,把老道扶起来。

老道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没喊疼,只是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

“老板……”

“先擦擦,止血。”

从卫生间里抽出两张面纸,揉成团,先帮老道把流血的鼻孔堵上,又用湿毛巾给老道擦了擦脸上的血渍,最后才搀扶着老道走出来。

在病床上坐下来后,

老道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按铃,

在医院摔跤,喊个护士过来处理一下也方便。

周泽眼皮忽然跳了一下,目光一凝。

本能的还是觉得在这个时候喊护士进来处理这事儿似乎有点儿冒风险,大晚上的增加和病房外的交流联系,也就增加了暴露的风险。

老道最善于察言观色的,否则以他喜欢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的习惯早死多少回了。

“老板,那咱不按?”

周泽回过神来,摇摇头,道:

“你按吧,喊护士进来帮忙处理一下。”

说完,

周泽就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

既然自己是全程陪同看戏,由老道打主力,那自己就不要多家干预得好。

说不定老道刚刚那一跤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设定,是破局的一环。

周老板忽然觉得有些心累,这个游戏容易把人整得神神叨叨的,仿佛吃个饭放个屁都牵扯出了一串串的因果难题。

“哎,好。”

老道按了铃,

没一会儿,

一个护士走过来推开门查看情况。

“呀,怎么摔成这个样子啦?”

“刚洗澡,忽然停电咧。”

“我来帮你处理。”

小护士搀扶着老道,看样子是要出去处理了。

老道看了看周泽,

周泽点点头。

老道就被小护士搀扶走了。

二人病房里就剩下周老板一个人,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周泽又点了一根烟,

一根烟抽完,

又等了大概四十分钟,

老道还没回来。

周老板等不下去了,不是他不相信老道,若是老道面对的是其他人,比如那位勾薪,周泽可以放一百个心。

但这次面对的是菩萨,说能放心那是不可能的。

下了床,离开了病房。

周泽先走到了护士站那边,

一个护士在做报表一个护士在玩手机,

医院的工作就是这样,除了一些特殊的科室需要一直在忙以外,一些科室部门是真的忙的时候脚不离地不忙的时候都可以去追剧。

“你好,什么事?”

小护士主动问道。

“那个,刚刚有个摔跤的老人带出来处理的,去哪里了?”

“哦,在下面呢,四楼。”

“哦,好的,谢谢。”

周泽走进了电梯,下到了四楼。

出了电梯,就看见了老道。

老道正坐在楼道边的金属椅子上,旁边还坐着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妇人。

这里,应该是手术楼层之一,在最里端,应该是手术室。

妇人的亲人应该在做手术,老道正在安慰人家。

可以看出来,老道脸上的伤早就处理好了,虽然看起来模样有点惨,不过反正身上都穿着病号服,再贴点儿膏药反而更像是病人了。

“咳…………”

周泽咳嗽了一声。

老道抬起头,

看见了自家老板后,老道才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又安慰了大妹子几句,这才站起身。

其实,真怪不得老道,他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自然对整件事的性质认识不足,他甚至不晓得自家老板在医院里待着到底是为什么。

“老板,你怎么下来咧。”

“来找你。”

“我没事儿咧,这大妹子儿子在做手术咧,我安慰安慰她。”

这里的安慰,是真的不带半点其他性质的。

不像是安律师在酒请人家姑娘喝酒肯定附带着其他的目的。

“老板,咱回去吧。”

老道主动按了电梯。

神知道怎么按这按钮就是不亮,

“咦,怎么了?”

老道用力地连续按了好几次,都没反应。

戳戳戳,

戳戳戳,

还是不亮。

附近的几个电梯口老道都试了一下,都不亮。

“嘿,奇了怪了。”

周泽默默地站在旁边,没说话,看老道来来回回按按钮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是老道开始发功了。

但,

对象呢?

“咕噜噜,咕噜噜…………”

担架车在一群医生护士的推送下过来了。

上头躺着的人应该是刚做好手术。

一个护士按了一下电梯按钮,

亮了。

老道眼睛一瞪,

如果不是之前自己坐过,恐怕真以为这家医院的电梯是带指纹识别的。

一般来说,医院的电梯要么空间都很大,要么就是有大有正常的,大的,是为了让担架车可以方便运送。

电梯门开了,

医生护士们把担架车运进去,

却在这时,

不知怎么的,

电梯门毫无征兆地开始闭合,

且在触碰到阻挡物后居然没有再度弹开,

几个护士已经进入电梯了,还有几个医护人员还在电梯外面。

电梯门夹着担架车,

刚做完手术的病人还躺在上面。

电梯门倒是没有把担架车夹断。

正在医护人员们开始喊人和打电话通知相关部门时,

电梯却开始运行了,

开始向上。

担架车被夹着向上推动,

但电梯门是被卡在这里的,

所以,

等待它的下场,

将是被拦腰切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