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 >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最新章节列表

第六百二十七章 唯有他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韦融心头一动原本想将面前的少女揽在怀中,但是到底才表达了钦慕之意,终归不敢太过放肆,便将双手虚按在师攸宁的肩头。

他生的高大俊美,便衬的眼前人纤楚可人。

“殿下,求你怜惜属下一片心意,好吗?”韦融小心翼翼又无比渴求。

师攸宁不习惯韦融突然靠的这么近,脑海中却陡然想起那日珊瑚岛上,抱着她的魏珏深眸看不出情绪,要低头将他的心头血传过来的一幕。

那时候她只顾着描补自己装昏的事情,如今再回想,却清晰的回忆起了魏珏那时候的细微的表情。

他嘴角蜿蜒着血迹,唇色淡的让人心惊,倒更衬的一双眼黑沉沉的让人心悸。

那种目光当时师攸宁描绘不出个一二,但此刻再回想,才觉得那目光她那时候看不出一二是因为太过复杂了。

魏珏的眼中盛了太多的情绪,是痛楚又像是遗憾,似解脱又像是救赎,总是复杂的让她如今想起来了竟有些心口针扎般的痛,既痛且甜。

师攸宁往后退了一步:“韦融,我不能。”

她拒绝的并不如何决绝干脆,但眉宇间的认真与歉意却像是刮骨钢刀。

“那......殿下方才是在想着谁?”韦融颓然的垂下双臂,肩膀塌陷,漂亮的双目晦暗难言:“是墨玉吗?”

师攸宁刚要点头,又听到他说:“若是属下不介意......不介意......"

韦融想说,若是自己不介意与人分同一份爱呢?

皇女日后成为女王总是要开枝散叶的,一个王夫和几个王夫,端看自己的心意。

“韦融,不要这样贬低自己,你值得独一无二的爱。”

师攸宁打断他的话:“不是你不好,只是恰恰好是他,便决不能是旁人了。”

“是我晚了,对么?”韦融既期待又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再独一无二的爱,若不是她给的,那还有什么可盼望的?

师攸宁点了点头,其实不是晚不晚的问题,她本就是为魏珏而来,只是这些内情却不好对韦融说明。

“原来不是属下不好,而是运气使然。”

韦融笑容惨淡:“殿下,若是有来生,属下一定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便紧抓你的手,绝不给他人机会。“

他最终接下了去巨鲸族的任务,只是出了皇女府后,海波飘荡游鱼欢畅的美景在韦融的眼中都像是蒙了一层灰。

赤红色鱼尾的青年远远的回头看了皇女府一眼,许久后眉眼之中桀骜气又起,低语道:“既然做不了心上人,那便做这人鱼族最被你倚重的臣子,这也是无可替代的位置,不是吗?”

前次有喻惊鸿请求议和失败的一茬在,师攸宁索性将议和的地点定在了距离人鱼族驻地以及人族军船相差无几的一处海岛上。

当然,既是海上而人鱼族又有心求和,便做了东道主,早将那海岛布置的舒适宜人。

清晨,出发去海岛前,吕延特地单独请见了魏珏。

魏珏看到吕延的时候目光微冷,但却并无明显的不愉之色:”吕先生,有事?“

他礼贤下士,更将吕延当做半师尊敬,向来只称先生却不论君臣的。

“陛下,老臣是来讨嫌的。”吕延直言道:“那人鱼族皇女野心勃勃又能屈能伸,陛下即使对她有情,也还请以大局为重。”

伴君如伴虎,若是旁的帝王,吕延断然不会将话说的这样明白和不客气,否则说不得什么时候便落个身首异处。

可魏珏不一样,他十五岁登基后便请吕延在身边参政。

如今七年过去,吕延很了解眼前年轻的帝王是如何老成持重,绝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

难得碰到这个一个有望成为千古一帝的君主,吕延尽心竭力的辅佐着他想要做个贤臣,便绝不愿意君王半途入了歧途。

那人鱼族皇女若是为妃便罢了,若是占据了年轻陛下的心,难保不会出现先皇时的乱子,甚至更胜一筹。

那样的情形,想想都觉得可怕。

魏珏按了按眉心,无奈道:“先生的好意孤王明白,只要先生不提,孤王便是有情也决不会泄露一分。“

那日喻惊鸿离去后,魏珏与吕延有了一场谈话。

吕延老而弥辣,当即便推断出了魏珏对人鱼族皇女多有优待的事。

君臣两个险些争执起来,最终将话头扯到了十五年前的一段旧事上。

先帝爱美色,民间搜罗美人还不够,竟还将目标放在了别族里,很弄进宫了几个异族的女子。

后来,媚上的臣子不知从哪里寻来了一个人鱼族的绝色佳人,至此之后六宫无颜色,甚至连如今的太后都险些赶下台去,更不要说遭受波及的臣子有多少了。

那场大乱以七年前魏珏登基为结尾,而人族对人鱼族美人的防备也达到了谈之色变的地步。

议和的事是个双方互相试探底线的漫长过程,第一天并不会有什么进展,只做联络感情之用。

看魏珏那正襟危坐的样子,师攸宁想起这人昨夜披着衣裳和她争论人鱼族俘虏赎金多少的寸步不让,颇觉得好笑。

人鱼族胆子大是出了名的,

在宴会上伺候的人鱼侍女们称赞了人族皇帝的长相气度,还笃定的说样貌比皇女殿下都不差。

人鱼族向来对强者很钦佩,听得这些哪里还忍得住,海岛上的人鱼们便沸腾了起来,一波一波组团来参观。

不过对人鱼族来说是参观,对人族来说便是惊吓了,若不是师攸宁及时让喻黯去了解情况而后对魏珏解释,怕是人族都要另调大军过来护驾了。

不过,听到龙凤册对自己嘀咕,有人鱼族侍女讨论自己这个皇女与魏珏同样坐在高位看上去十分相配,师攸宁心情还是十分不错的。

不过,在酒宴进行到中场欣赏歌舞的时候,看着那被数个美貌人鱼女子围拢在中心,粉面桃腮眼波魅人人鱼时,师攸宁很想将酒杯砸在那人鱼脸上。

喻星莹,真是不知死活!

因为两人的距离很近,魏珏很轻易便感知了身边少女的不愉。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场中被众星拱月的金黄色鱼尾的女子,陡然有了一个猜测,看歌舞看的便认真了那么些许。

若是认识到自己不过是贪图美色,她大抵是会厌恶的吧,正好因此而远离了他,魏珏心道。

若是以前,魏珏还自信即使身边的少女如何直戳戳的表达爱慕之心,他总是能克制自己的。

可是自从那夜一梦荒·唐,他倒是因此而窥视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剧变。

魏珏对自己的自制力不再有信心,只能想法子让她知难而退。

不过,若是她看着自己的目光不再那么欢喜,他总是会遗憾的吧。

年轻的帝王看似专注的欣赏歌舞,可是放在膝头的手却微缩了一瞬,眉心亦皱起浅浅的折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