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列表

第709章 你已经不再孤单(6000)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就算白总的涵养再好,听到陈歌的那句话后,脸也变绿了。

陈歌说话从不按套路进行,直来直去。

你觉得我鬼屋有问题,那你就亲自进来体验一下,有了亲身经历,才有资格评论。

白总自然不会答应陈歌,开玩笑,专业的鬼屋演员进去后都被直接吓晕了,自己跑进去那不是“送死”吗?

“等会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以后有机会一定进去好好体验下。”白总尴尬的笑了笑,拒绝陈歌后,他的气势已经不如刚才。

“那真是太可惜了,以后你要来的时候记得给我提前打声招呼,我给你安排一个VIP服务。”陈歌鬼屋的VIP服务是单人参观项目,一位游客,在九位鬼屋演员假扮的游客陪同下,进行三星半场景——荔湾镇的探索。

“我们先不聊这个。”白总感觉自己再扯下去,形势会愈发对自己不利,他拿出自己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小双,你们把长阴带上来,不要怕,罗董事和陈歌都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几分钟后,门外响起脚步声,一对双胞胎兄弟搀扶着李长阴进入罗董办公室。

这几个人陈歌都见过,他们全是噩梦学院的员工。

“这位兄弟看着有些眼熟,好像来我的鬼屋参观过。”陈歌一眼就认出了李长阴。

李长阴没敢看陈歌,在双胞胎的陪同下,坐到了屋子角落里。

“长阴,把你在鬼屋里看到的东西给陈歌说说吧。”白总仿佛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屋内所有人都看向李长阴,他表情惊慌,一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身体还会不自觉的发抖。

抬起头,李长阴偷偷看了陈歌一眼,瞳孔深处的恐惧根本掩饰不住。

“就是他!”

没头没尾的说出了三个字后,李长阴嘴唇发紫,大口大口吸着气:“鬼!鬼屋里有鬼!”

“你是来碰瓷的吗?鬼屋里有鬼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陈歌靠着沙发,一脸的无奈。

“是真的有鬼!他的鬼屋里闹鬼!那些鬼怪是真的!活人根本演不出那种感觉!”李长阴思路慢慢清晰,说话也变利索了。

“你们噩梦学院演不出来那种感觉,不代表别人不可以。”陈歌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不尊重,但是看李长阴的眼神,却仿佛在看垃圾一样:“不好好反思自己,天天想着搞垮别人,就算我的鬼屋倒闭了,你们的鬼屋也吸引不来游客。”

“不!我可以确定那些东西不是人!这绝对不是人能扮演出来的效果!”李长阴眼睛泛红。

“我理解你,作为专业的鬼屋演员,想要跑到另外一个鬼屋里捣乱,结果反而是自己被吓晕了,面子里子全丢了,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想要逃避现实的想法。”陈歌分析的头头是道。

“我做了五年的鬼屋演员,关于鬼屋比你要了解的多,我明白这个行业的天花板……”

李长阴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陈歌不客气的打断:“五年时间很长吗?我父母在十年前就开始做流动鬼屋,我从小就是抱着鬼怪模型长大的,你光着屁.股学拼音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组装人偶了。”

陈歌站起身:“话不投机半句多,你所说的天花板,只是你自己认为的天花板,也只是你自己的天花板。”

“别急着走啊,陈歌,给我一个面子。”白总也直接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是给足了陈歌面子:“长阴年龄还小,脾气倔,你就把当初吓唬的那几个演员找出来,让他彻底死了这条心好了。”

陈歌回头看了罗董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他停下脚步:“长阴,你说我的鬼屋真的闹鬼,那你具体说说都在我的鬼屋里遇见了什么鬼?”

他走向李长阴,瞳孔缩小,每前进一步,李长阴身体就会往后缩,直到紧贴着沙发。

“你这么害怕我?是不是觉得我也是鬼?”经历了黑色手机那么多次试炼任务,陈歌身上早已被磨炼出了一种特殊的气质。

“其他演员我不能确定,因为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不过在饭店里有一个中年男人我记得很清楚!他绝对不是人!”李长阴咬着牙:“你敢把他带到这里和我当面对质吗?”

“饭店里?中年男人?”陈歌皱起了眉,从对方的描述来看,形容的好像是张敬酒。

可问题的关键是,对方为什么会肯定张敬酒是鬼?作为新人,张敬酒甚至自己都会被自己吓住,他又是如何做到让李长阴误认为是鬼的?

“这是个阴谋?”陈歌想不明白。

“不敢了吧?你的鬼屋里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对不对!”李长阴红着眼睛,他本身大脑发育就和普通人不同,思考方式比较极端:“你别想随便找个人来替代,我这里有他的照片!”

李长阴颤颤巍巍从自己口袋里取出手机,点开相册,里面有一些张敬酒的照片。

这些照片全都是李长阴在装扮孕妇,接触张敬酒之前偷拍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在犹豫什么?照片拍的很清楚,请你马上将这个人带过来!”李长阴觉得自己准备的十分充足,他为自己提前拍照的行为感到庆幸,遗憾的是他只拍到了张敬酒的照片,后面仓皇逃窜,根本来不及拍照。

“你也在鬼屋里工作了五年时间,应该知道进入鬼屋拍照是很不合规矩的一件事,这些照片我会留下,过几天我会亲自去噩梦学院讨要个说法。”看到照片,陈歌反而平静下来了。

“不要故意拖延时间!”李长阴声音很大,他坚持自己的看法。

“在这等着。”陈歌扭头走出罗董的办公室,回到鬼屋将还在学习表演知识的张敬酒带出。

“带上卸妆水,我们去见一位老朋友。”陈歌在路上交代了张敬酒一些话,张敬酒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敲击房门,当陈歌带着张敬酒进入罗董办公室的时候,室内温度好像变低了一些。

“这位就是照片上的演员,叫做张敬酒。”

所有人都看向张敬酒,他脸上被陈歌化了妆,就算是站在明亮的办公室内,跟他对视仍感觉非常吓人。

“不好意思,那天吓到你了,我也没想到你会那么胆小,实在抱歉。”张敬酒走向李长阴,但是李长阴却尖叫一声,直接跳了起来。

“不对!他是鬼!他真的是鬼!”

“不用搭理他。”陈歌将卸妆水递给张敬酒:“就在这里卸妆吧,等会回去我再给你化妆。”

“好的。”张敬酒当着众人的面卸了妆,脱去外套,立刻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一点恐怖的感觉都没有,就像是地铁里经常见到的上班族。

“你家鬼还会卸妆吗?”张敬酒将卸妆水放在噩梦学院三位员工身前。

事实胜于雄辩,那对双胞胎赶紧起身道歉:“对不起,你们鬼屋的化妆技术确实厉害,是我们莽撞了,抱歉。”

“不用道歉,过段时间我也会去你们鬼屋参观学习的。”

噩梦学院的员工能看得出来,陈歌有些生气。

他们道歉完后,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白总留在罗董的办公室里也有些尴尬,不过还能勉强保持镇定。

“小陈,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罗董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他似乎还有其他事情要跟白总“讨论”。

“好的。”陈歌觉得罗董可能会狠狠宰白总一次,两人心照不宣。

回去的路上,陈歌见张敬酒一直低垂着头,似乎心里藏着一些话。

“敬酒?心里有事就说出来,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陈歌声音很温暖,他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带给人力量。

“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总感觉自己没什么用,没有吓唬到游客,拉低了咱们鬼屋的平均水平,还给咱们鬼屋惹上了麻烦。”张敬酒声音有些苦涩:“从小我就让家里人不省心,因为母亲的事情,把所有不满都倾泻在父亲身上,觉得全都是他的错,我逃避了所有责任,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个糟糕的家伙。”

“这几天我见你一直在鬼屋里学习表演,但我总觉得你还是放不开,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把自己关进了一个小笼子里一样。”站在办公楼当中,陈歌看着窗外的风景,俯视整个乐园:“每个人都有迷茫的时候,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打开心中的枷锁,释放真正的自己。等有时间了,你回新海去见见你父亲吧,有些事情说开就好了。”

陈歌拍了拍张敬酒的肩膀:“赶紧振作起来,我现在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员工就你们几个,以后我还准备让你去其他城市开分店,独挑大梁。”

“谢谢。”

“不用说谢谢,我的员工很少,个个都被我当做家人。”陈歌带着张敬酒回到鬼屋,他让张敬酒继续去扮演饭店老板,自己则进入员工休息室找寻关于左眼剧组的资料,他准备今晚就动身。

“通灵鬼校任务后天就会截止,不管张雅有没有苏醒,这个任务我都要过去看看,否则之前那么多前置任务全都白做了。”陈歌凝视着自己的影子发了会呆,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台历:“今天是六月十一号,游乐园旺季即将到来,虚拟未来乐园也快要开业,留给我的时间真不多了。”

张雅沉睡,许音重伤,在这种情况去挑战四星场景——通灵鬼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陈歌明白这些,但现在他没有其他的选择,放弃通灵鬼校任务,等于说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去看看,希望还能够回来。”

目光扫向桌子角落父母和自己的合照,陈歌轻轻摇头。

那张全家福上,父母站在中间,母亲好像抱着什么东西,父亲指着身后的鬼屋十分开心,陈歌则一个人站在最左边。

瞳孔缩小,陈歌能看到自己母亲抱着的是罗董的女儿,那个天使一般的守护灵。

“总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一样。”陈歌将照片放回书桌,无意间看到了照片后面的一行字——六月十一,生日快乐,臭小子。

“能把自己玩丢的父母,还一直叫我臭小子。”陈歌将照片放好,重新投入工作当中。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歌让四个员工先过去,自己留下来替换他们。

等了半个多小时,徐婉他们四个才回来,一个个交头接耳,好像在议论什么。

“你们整整晚了四分钟,再有下次,我可扣工资了啊。”陈歌凶巴巴的威胁道。

几名员工听到后,赶紧跑回各自的场景当中。

“几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来我平时还是严厉一些比较好。”陈歌回到员工休息室,将所有资料弄好,然后又把可以带出去的员工名单整理了出来,左眼剧组只是牛刀小试,他真正在意的是通灵鬼校。

思考了很久,陈歌才弄出了一套比较合理的方案,他再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

晚上六点钟乐园停止营业,陈歌将最后一批游客送出后,关上了鬼屋大门。

“辛苦了,诸位,早点下班吧。”陈歌晚上还有事,所以催着徐婉他们赶紧走。

“老板,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还要出去啊?”小顾仿佛已经看透了陈歌的心思。

“小屁孩,懂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工作。”陈歌催着几人离开,剪刀和张敬酒也没有多想,唯有徐婉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白天的游乐园人声鼎沸,停止营业后的乐园慢慢安静了下来。

夕阳的余晖映照着摩天轮,欢声笑语不在,陈歌独自站在鬼屋门口。

他看了好一会才转身进入鬼屋:“等天彻底黑下来以后,再行动。”

回到员工休息室,陈歌躺在床上,目光不时会扫向桌上的照片,这是他自父母失踪后,度过的第一个生日。

“要不要买个蛋糕?算了,买蛋糕的钱,足够买半个人偶模型了。”陈歌拍了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伸手摸向床底下。

“我背包呢?是白猫给我拖走了?”

陈歌朝床底下看去,并没有看到背包,也没有看到白猫和小小。

“这猫长能耐了啊!知道我要带它出去,现在连包都给我弄走了。”员工休息室除了陈歌,就只有白猫和小小会跑进来,所以陈歌直接怀疑上了白猫。

拿着一袋猫粮,陈歌打开休息室的门,他跑遍了地上场景都没看见白猫。

“白猫跑到地下场景去了?它那么胆小敢自己下去?”

拉开通往地下场景的铁门,陈歌进入幽深的地下通道,他没走出几步,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今晚的地下,安静的有些过分。

“小小?老周?”呼喊了几位员工的名字,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陈歌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街道上。

阴森、压抑,这条逼仄的走廊,就像是陈歌一直行走的路一样。

看不见光,只有他一个人在往前走。

经过一扇扇破旧的窗,看见一个个不同的恐怖场景,身后是黑暗,身前是更深的黑暗。

走过空荡的教室,陈歌最后停在了暮阳中学场景第一个十字路口那里。

他独自一人,茫然的看着岔路口,正要随便选择一条路过去的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滑动屏幕,上面是一条童童发来的信息——老板,生日快乐!

陈歌还没反应过来,漆黑的岔路口突然被鬼火点亮,只听见“嘭”一声巨响,旁边卫生间的房门被撞开,几个人偶学生拥挤着扛着一块黑板跑了出来!

最后一间教室的黑板被拆下,上面用粉笔歪歪斜斜画着一大堆正在跳舞的小人,神态各异,而在那一大堆小人中间站着一个拖着铁锤的男人。

可能是画画技术有限,他们无法表现出那个男人的气质,在中间那个小人周围用粉笔写了很多名词,比如阳光、正直、温柔、善良,所有名词写完后都会用箭头指向中间那个人。

他们见陈歌看到以后,又同时转身,想要把黑板另一面给露出来。

但可能是因为动作不协调等原因,有不少人偶的胳膊和脖颈直接转动了一百八十度,他们就保持着这么恐怖诡异的姿势将黑板另一面亮了出来——生日快乐!

四个用粉笔加粗加重的大字,配合着暮阳中学学生们扭曲了一百八十度的开心笑脸,他们想要靠近陈歌,但还有的觉得离得近了,就看不完整了,所以就没动。

意见不统一,导致几名人偶很快乱做一团,不过能看得出来他们很用心。

左边通道传来一声干咳,其他几条通道的鬼火全部熄灭,只余下左边的鬼火。

场景内飘起了瘆人的歌声,夹杂着恐怖的笑声和沙沙的电流声,一辆运尸车被地下尸库几名医生缓缓推出。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车前端摆满了生日贺卡,这些贺卡材质各不相同,有的是病例单,有的是宣传页,还有的是从床单和衣服上撕扯下来。

不过虽然材质不同,但笔迹大多一样,应该都是笔仙代笔的。

运尸车中间位置则摆着一个四层高的、用模型拼凑出来的、类似蛋糕的东西。

蛋糕模型边缘还有极具特色的手绘,能把蛋糕线条画的跟血迹流淌一样,这也只有天赋极高的闫大年可以做到。

“陈歌,生日快乐。”几名医生将运尸车停在陈歌身前,闫大年和老周他们从运尸车后面走出,白秋林手里拿着一个复读机,里面染血的磁带还在转动,正播放着一首舒缓的音乐。

“你们……”陈歌望着面前的所有“人”。

“别说话,点蜡烛,然后许愿。”卫九卿朝身后招手,一只体型比正常猫大很多的白猫咬着背包从教室里钻出,它将背包还给陈歌。

打开背包,小小抱着几根用纸卷起来的蜡烛坐在里面。

“原来你在这。”陈歌将小小抱出,放在自己肩膀上,拿着那几根手工制作的“粗糙蜡烛”:“谁给你们说的,我今天生日啊?”

“就白天你让我见的那家伙,他说是你另一个女员工告诉他的。”

“明白。”陈歌点了点头,看向手中的“蜡烛”:“必须要点吗?”

“生活要有仪式感,你几岁就要点几根,要不许的愿望就不灵了。”卫老爷子很严格,陈歌点头答应,他从背包里拿出火机,将一根根蜡烛点燃,插在模型蛋糕上。

暖暖的火光驱散了寒意,鬼怪最讨厌光亮,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远离。

“老板,该许愿了。”

“许愿吧!”

“老板会许什么愿啊?”

“别插话,说出来就不灵了。”

目光扫过一张张员工的脸,陈歌揉了下眼睛,默默许下了自己的心愿,然后将所有蜡烛吹灭。

地下场景重新回归黑暗,但是寂静却被打破,员工们全都聚集在了一起,有唱有笑,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人一样。

“谢谢你们。”站在黑暗里,陈歌虽然是整座鬼屋唯一的活人,但是他却并没有感到孤单。

美好,从来不会被恐怖的外表掩盖。

他在这些员工身上看到了被人弃之如敝履的赤诚,坚守不放的自尊,还有刻入灵魂深处的善意。

“能遇见你们,是我的幸运。”

狂欢进行到半夜,陈歌才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事情要做,他拿起背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白猫装了进去:“走,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们下半场去外面嗨!”

……

从地下场景走出,陈歌提着沉甸甸的背包回到员工休息室。

打开门的瞬间,他愣了一下。

自己的书桌上摆着一个蛋糕,一张贺卡,还有一把钥匙。

拿起贺卡,上面是徐婉娟秀的字迹:“老板,我觉得咱们鬼屋不需要备用钥匙,我相信你一直都在。钥匙还给你了,最后祝你生日快乐!每天开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