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开天录 > 开天录最新章节列表

第八百三十九章 拯救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巫铁和老铁,冒用了某个县治的土豪家族的名义,带着巨型商船外出行商。

长达一千二百丈的巨舰上,过万的水手、杂役、管事、厨子、护卫等等,尽是那个土豪家族的家生子。他们知晓厉害,在风苼大吼大叫的时候,他们已经蜷缩在了巨舰的角落里。

但是,巫铁突然开口询问风苼。

‘咚咚’几声响,藏在巫铁、老铁身后的几个管事,好似被雷劈了一般,硬生生吓得昏厥倒地。

他们,只是区区一个县治,并不算太出挑的土豪家族。家族中掌握的,最高层面的官府力量,不过是捐钱换来的巡捕捕头而已。

这么芝麻蝼蚁般的小家族,掺合皇族改朝换代、谋逆造反的事情?

“完啦……”一个肥胖如野猪的厨子哆嗦着,将刚刚老铁丢给他的那条金鳞大鲤鱼随手丢出了老远:“诛九族啊……完啦……”

‘咚咚咚’,甲板上,各处藏着的水手、杂役、管事、厨子、护卫,被硬生生吓晕了两三百号。剩下的没有被吓晕的,也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巫铁摊开双手,朝身后的众多‘下属’耸耸肩膀,然后朝着目瞪口呆的风苼笑道:“我是说,如果我救了你……你应该有感恩之心,应该,会配合我,听我的话吧?”

风苼呆呆的看了巫铁一阵子,然后他趴在地上,转过身,朝着巫铁用力的磕了三个响头。

他的声音凄厉而绝望,带着一丝杜鹃啼血的彻骨寒意嘶声道:“只要你能救他们……我给你做牛做马又如何?用我一条命,换他们的!”

巫铁的嘴角抽了抽。

他,想起了好些年之前,在巫家石堡的矿洞里面,巫金,似乎也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

为了自己的兄弟,为了自己的亲人……向着敌人,跪地,磕头,求饶,祈求一条性命。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笑着,朝着天空的四国主、四州主、几个老太监笑道:“风熵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我很讨厌他……但是他的儿子,不坏啊。”

“风苼,是条汉子……他,还有他的三个弟弟,五个侄儿,这么些心腹下属,我保了。”

“你们,不会反对的吧?”

巫铁笑容可掬的伸出手,伸出食指,挨个点过在场身份最高的几个人:“喏,你们八个,还有这几位下面没有了的老公公们,你们,不会反对的吧?”

几个老太监犹如刚剥出来的鸡蛋一样细嫩的面皮,骤然变得一片赤红。

‘下面没有了’?

不要说他们现在是燧朝皇城的大总管,就算他们当年还在风戎的王府中做事的时候,谁敢当着他们的面,说这样无礼的话?

“臭小子……你死了……”一个老太监浑身抽搐着,犹如发狂的公鸡一样‘咯咯’的叫着:“你死了,你身后的家族,也死了……诛你九族,不,十族……不,瓜蔓抄,和你们有关系的,师长,同门,姻亲,拜把子的兄弟……全杀,杀,杀!”

‘嗖’的一声,很清灵,很轻巧,一缕蓝光划破虚空,‘啪’的一声,这个嘶声尖叫的老太监被一颗跳跃而至的沧海神珠打得头颅碎裂,一缕神魂也没能逃脱,被打得稀烂。

‘轰’的一声,一根极粗的光柱冲天而起。

巫铁还没能来得及出手收集这老太监的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站在半空中的一名国主右手一挥,一面火焰升腾的大旗凌空一卷,就将这根光柱打得粉碎,老太监的神魂和血脉,都被大旗直接卷走。

数百里方圆的天地元能,骤然浓郁了数倍。

元能化为庞大的灵压,翻翻滚滚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老太监修炼的功法极其阴寒,灵压所过之处,水汽凝固,方圆千里下起了巴掌大小的鹅毛大雪。

漫天雪花飞舞,风苼又惊又喜的跪在地上,朝着巫铁连连磕了好几个头。

他,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那个被沧海道人一珠子打杀的老太监,在燧都也是出了名的‘太监中的大高手’,若是燧都有个太监战力排行榜的话,这个老太监起码能冲进前三十位。

这样的高手,被一击打杀。

就连风苼都只是隐约看到了那道蓝光的本体,似乎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灵珠。

风苼心中恍然,然后又是一阵骇然——出手之人,在大道法则的掌握上,甚至超过了他,而法力修为、乃至沧海神珠的威能,更是深不可测。

可是,可是,风苼浑身绷得紧紧的,冒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他的父亲,殷王风熵,燧朝的二皇子,以三百六十门大道入道,已经被称之为燧朝多少年来罕见的绝世天才。而他风苼,以六百六十门大道法则入道,更是骇人听闻的事情,以至于风熵都将这个消息彻底的隐藏了下来。

整个燧朝,风苼敢说,没有人在大道法则的感悟和掌握上,超过自己。

那么,巫铁他们是什么来头?

死死的咬着牙,牙龈渗出了鲜血也顾不得,风苼嘶声吼道:“这位大人,无论你是妖魔鬼怪,还是祸国妖孽,只要大人您救了我的弟弟和侄儿,我这条命,就是您的!”

巫铁的脸抽了抽,狠狠的瞪了风苼一眼。

‘妖魔鬼怪’?

‘祸国妖孽’?

嘿,嘿嘿,巫铁这次来,还真是来给燧朝找事的。

“诸位,谁赞同,谁反对?”巫铁笑着,再一次指向了空中站着的四国主、四州主、几个老太监:“不开口,就当你们同意了,殷王世子,和几位王子王孙,我可是带走了。”

紫色面皮的国主高高举起了右手,他厉声喝道:“结阵,围杀……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尤其是,此等邪魔外道,杀!”

数万禁军,数十万州军齐声呐喊。

燧朝禁军,最基层的士卒都是劣神修为,而燧朝的州军略弱一些,比起边军都有所不及,可是他们最基本的士卒,都有命池境高阶甚至是命池境巅峰的实力。

大量的胎藏境骨干中坚,充斥燧朝州军队伍。

训练有素的禁军和州军,只用了一个呼吸时间,禁军结成了一座形如游龙的大阵,数十万州军则是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结成了四座形如铁锁铁枷的大阵围了上来。

高空中,十二面苍青色的大旗放出一道道青色流光,波纹翻滚中,四面八方的天地元能在急速的削弱、稀薄,呼吸间,巫铁所在的巨舰周边,天地元能彻底消失。

换成普通修士,在这种环境下作战,战力起码削弱七成。

四位国主没动,四位州主同时向下飞坠,分别落在了一座州军组成的军阵中。

四周铁血煞气冲天而起,黑红色的煞气中隐隐可见一条条枷锁纵横,发出让人心悸的‘当啷’巨响。

刚刚巫铁插手,向下碾压的紫色大手印略微停了一会儿。

此刻四方军阵齐动,紫色大手继续向下压去,而且下降的速度骤然加快了不少。

巫铁冷笑连连,五行道人从后方船楼上一跃而起,身体一晃就到了风苼等人身边,他大袖一挥,风苼等人就身不由己的被一道狂风卷起,顷刻间被送到了巫铁身边。

五行道人身后五彩神光一晃,漫天都是五彩光芒闪烁,紫面国主打下的紫色大手印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神通被破,法力反噬,更有五彩神光的庞大压力顺势碾压,紫面国主身体一晃,紫色的面皮骤然发白。

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死死的咬着牙,两个腮帮子肿起来老高。

他用力忍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嘴唇一翻,一口血吐了出来。

五行道人微微一笑,朝着紫面国主摇了摇头:“你,不行,要不,你们四个一起上?”

高空中,禁军组成的游龙大阵中一声呐喊,数万飞刀飞剑飞枪梭镖等兵器带着森森寒光,化为一道道百丈长短的光芒,汇聚成一道光之洪流,朝着五行道人疯狂袭来。

五行道人从白鹿手中赢了九天息壤后,就以九天息壤补全、增强本身根基,加上他之前得到的上古先天灵根,赤阳神山传承的几件五行属性的先天灵宝后,他的根基变得无比强横,修为、法力都突飞猛进。

面对漫天袭来的兵器……燧朝禁军装备极佳,最普通的士卒使用的都是上品级的仙兵。

声势浩大的仙兵洪流当头用来,五行道人狂笑一声,身后五彩神光一旋、一卷,漫天兵器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仅如此,五彩神光划过空中站着的数万禁军,这些禁军齐声惊呼,身上的甲胄、手上的储物戒指、空间手镯等物,全都被五彩神光一家伙卷得干干净净。

数万禁军将士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赤身露体的站在半空中。

五行道人性情极其恶劣,或许他就是将巫铁身上最恶劣的一部分情绪给斩了出去?

巫铁用大道熔炉抢人装备时,多少给人家留下一套贴身的衣物……五行道人可不同,他连这些燧朝禁军的裹脚布都卷得干干净净!

数万燧朝禁军中,数百名出身豪门贵族的将领呆了呆,他们下意识的,将自己纳入体内用精血神魂温养的灵宝祭了出来。

数百件先天之物祥光缭绕、瑞气升腾,刀枪剑戟、钟鼎镜塔等物各色各样,纷纷散发出强大的,比之前的军阵全力一击更强悍数倍的压力。

五行道人再次狂笑,他身后五彩神光骤然大盛,比起之前更要强盛了十倍不止。

流光飞旋,数百件灵宝‘嗖嗖嗖’的被卷入其中,顷刻间就和原主人失去了联系。

数百禁军将领身体一晃,同时吐出血来,一个个犹如见鬼一般看着五行道人,然后一名地位最高的禁军统领一声呐喊,数万禁军排着整齐的军阵,一个个狼狈无比的光着身子向远处遁逃。

这,没法打。

兵器全无,甲胄全光,储存了备用装备的戒指、手镯都被强行刮走,随身的灵宝也没能幸免。

面对五行道人这蛮不讲理的五行神光,这些禁军除了逃,还能有什么办法?

有几个出身极好的禁军统领,他们身上倒是还有几件压箱底的好宝贝……可是面对五彩神光,他们心惊胆战的,哪里还敢出手?

禁军军阵遁逃,几个老太监吓得面皮发青,急忙带着身后随行的禁军向远处退去。

四位国主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他们同时看向了四方的州军军阵,只期盼着这数十万人组成的大阵,能够给巫铁一行人一点颜色看看。

四座大阵翻翻滚滚的碾压了过来,军阵中数十万州军的气机紧密的契合在一起,军阵犹如四座巨型的精密仪器在运转,声势端的吓人。

阴阳道人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不紧不慢的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四座军阵分别指了一指。

巫铁的道行突飞猛进,他的三具三尸分身也是水涨船高。

阴阳道人,不提法力神通,他如今眼力绝对是超凡脱俗。

他一眼看透了四座大阵的虚实,弄清了大阵的底细,手一指,一条条极细的黑白二色纠缠的灵光就疾飞而出,轻轻巧巧的飞进了四座军阵中。

四座军阵突然僵直,军阵内数十万精锐的州军战士只觉整个大阵都变成了自己的敌人,大阵内积蓄的巨大法力轰然碾压下来,数十万州军将士等于是连同身边的同袍,逆转大阵,给了自己狠狠一击。

数十万州军齐齐吐血,然后一个个骨断筋裂的摔倒在地。

连带着四名修为最强的州主,他们更是被打得浑身骨骼寸寸碎裂,神魂被碾出重伤,摔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完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不错。”阴阳道人很‘谦虚’的朝着天空站着的四位国主点了点头:“贫道,用了神明境一重天的力量,就破了这四座军阵……什么时候,贫道只用胎藏境的法力,就能破掉这四座大阵,贫道的阵法造诣,也就算是入了门了。”

四位国主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只是轻轻一指,破掉了四座数十万人组成的军阵,你还说自己的阵法造诣没有入门?

这是哪里跑出来的怪物?

摇摇头,紫色面皮的国主沉声道:“阁下修为通天,实在可怕,可怕……但是和我燧朝作对,这是你们这辈子作出的,最蠢的事情。”

远处鼓号声惊天动地,碧螺江沿岸,十几个燧朝州治的军队已经赶来。

风苼站在巫铁身后,不由得惨笑:“这就是,我的亲大伯……他,竟是,真的,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巫铁转过身,轻轻拍了拍风苼的肩膀:“放心,我会帮你,将你亲大伯从那皇位上拉下来。”

顿了顿,巫铁好似没听到四周远远传来的战士怒吼声还有惊天动地的鼓号声,他笑着问风苼:“你,听说过裴凤么?”

风苼呆了呆,然后摇了摇头。

巫铁的脸色,就渐渐的阴沉了下去。

“那,墨竹垸呢?”巫铁眯着眼,说出了白素心交待的这个地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