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鲜妻撩人:总裁,别矜持! > 鲜妻撩人:总裁,别矜持!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琴岛。

这里四季如春,是度假的圣地。

千矢在这里有一套房子,他住了已经两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他过得很闲适,要么支起架子画画,要么出去拍照,要么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他才二十多岁,却总觉得一辈子的事,他都经历过了。

他的人生还很长,他准备在这里调整自己的心情,然后,重新出发。

“吃饭了。”墨连城从房间里走出来,朝正在修剪一株茉莉花的千矢说道。

千矢看他一眼,把剪子放下,从他身边走过,往房间里去。

墨连城习以为常的跟在他后面。

自从那天,千矢把他和长悦绑在房间里,长悦被他哥哥派的人救走后,墨连城就一直跟着千矢。

千矢把长悦弄成那个样子,长悦的哥哥自然是不愿意的,非要把千矢抓起来,关到监狱里去。

长悦是H国的公主,她的哥哥手握重权,想弄死千矢,很容易。

上一次没保护好千矢,墨连城已经恨不得砍自己一刀了,这一次,他断然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千矢。

墨家的地位并不低,不然,他和长悦也不可能从小就有接触。

长悦的哥哥对墨家也要忌惮三分的。

墨连城许诺给了他足够分量的好处,他就带着自己的妹妹长悦离开了。

长悦一离开,墨连城手下的人也来了,千矢势单力薄,两人之间的局势,又调换了。

不过,这次墨连城并没有用强硬的手段逼压千矢。

他让手下人离开,而他,则一直跟着千矢来到了琴岛。

千矢把墨连城当空气,视而不见,甚至,直接把他拒之门外。

墨连城则穷追不舍,即使每天守在千矢的房子外面,他也不离开。

他身上的伤本来就没好,在外面折腾了几天,终于撑不住,倒在了外面。

还是过路人看见他,敲响了千矢的门。

千矢没有办法,只得把他拖进了房间。

他总不能真的看墨连城死在他面前吧?

那天,长悦虽然没把话说完,千矢也不傻,隐约能猜到当年长悦办过的事。

他见过长悦和墨连城睡在一起。墨连城搂着长悦,还对她说:“他不过是我养着玩的一只宠物罢了,他无家可归,我看他可怜,而你,是我最爱的人,你怎么对他,都没关系的,你开心最重要。”

墨连城那句话口中的“他”,指的就是可怜的千矢。

他还没从悲痛中缓过来,长悦就派人把他抓走了。

既然,长悦能找人假扮他,肯定也能找人假扮墨连城。

这不过是她处心积虑布置的一场挑拨离间的计谋。

千矢已经看透了,可他对墨连城的恨意,不仅仅如此。

那时的他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谁知,后来又遇到了墨连城。

墨连城从不与他解释什么,还对他一味的欺压羞辱,不断地将他的自尊放在地上践踏。

他不是墨连城养的宠物,他也不会按照墨连城的喜好活着的。

他不忍心墨连城死,也仅仅是为了还他那几年的养育之恩罢了。

他把墨连城救了,墨连城却差点把他给害死。

墨连城死缠烂打,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千矢去哪,他就去哪,还非要给千矢做饭。

墨连城什么时候干过这种活啊!

一顿饭,差点把千矢的房子给烧了。

墨连城不服输,千矢画画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做饭的视频。

他到底不是傻子,学了几天,饭菜总算勉强能入口了。

千矢吃他的饭,还是不理他这个人。

墨连城很郁闷,可他没有办法,他不能再对千矢用强硬的手段了,除了强硬的手段外,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只能厚着脸皮,讨好千矢了。

“这个鱼我尝了的,味道还不错,你多吃点。”墨连城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千矢碗碟里。

千矢低头吃,一句话也不说。

尽管,墨连城已经习惯了,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小墨,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和我说句话?”

这个问题他是白问了,千矢是不会回答他的。

两人这种相处方式,一直延续到千矢生病。

他出门拍照,下水救了一个不小心被浪扑进水里的小女孩,吹了风,当晚就发烧了。

他根本就没把这点小病当回事。

结果,第二天晚上,他直接昏迷了。

墨连城给他送药,敲他的门,他怎么都不开。

以往,千矢还会开门的,即使不开门,也会有点动静,示意他不要打扰他。

可今晚,实在是太安静了。

墨连城立马就慌了。

他赶紧找来备用钥匙,打开千矢的门,就看到他和被子一起蜷缩成了一个团,整个人正闭着眼瑟瑟发抖,还不停的出虚汗。

“小墨,小墨,醒醒……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小墨……”墨连城焦急问道。

千矢如同陷入了深深的梦魇,怎么都没办法从中挣扎出来。

墨连城赶紧叫了家庭医生。

医生检查完后,确定千矢没事,墨连城才稍微放下心来。

他把医生送走,回到千矢的卧室。

千矢好像很冷,直往被子里缩。

墨连城立即脱掉外衣,钻进千矢的被窝,把他抱在怀里,想让他暖和一些。

千矢本能的往他怀里缩了一下。

这个动作,让墨连城的心被触动,他情不自禁,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千矢的额头。

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仿佛时间倒流,回到了当年。

小墨生病了,都是墨连城抱着他,陪着他,等他痊愈,再次变得活蹦乱跳。

他多想回到当初……

哪怕,这一辈子,他都得不到他。

“小墨,这么多年,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墨连城嗓音沙哑,仔细去听,还带着几分哽咽。

“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心里又有多高兴,你知道吗?我还很害怕,害怕你再次离开我!你对我做过什么,我都能忍受,唯独,你对我的抗拒,让我抓狂。

我拼命想抓住你,你却像沙子一样,从我手中越流越多……”

“小墨,对不起,这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墨连城心想,他一定很不屑这三个字吧。

“你对不起我什么?”千矢突然开口了。

他依旧闭着眼睛,发出的声音也不大,却如惊雷一般,在墨连城耳边炸开。

他还没来得及收敛情绪,最真实的表情被千矢撞了个正着。

墨连城从来没露出过这么脆弱的一面。

“我……”墨连城掀开被子,起身想要逃走。

千矢伸手抓住他,“墨连城,把话说清楚。”

墨连城怕他再次着凉,赶紧将被子给他裹好。

千矢的视线很锐利,墨连城勇敢迎上去。

“我没保护好你,还一直欺负你,对不起,我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这句话前言不搭后语,墨连城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正懊恼着,千矢丢给他一个字,“滚!”

墨连城抬头看他,对上他的视线。

“我不滚,我还要照顾你,你冷,我帮你暖暖。”墨连城将厚颜无耻发挥到了极致,也是因为,他从千矢眼中看到了一丝微光。

仿佛他那一句“对不起”,将他和千矢之间的厚冰,打破了一道裂痕。

……

千矢收到了安以颜要和陆珺修结婚的消息。

前段时间,他一直不肯走出去,连《墨未浓》的角色都推了,肯定给安以颜惹了不少的麻烦。

眼看她的婚期就要到了,千矢想着,他再不出去,就真的成白眼狼了。

他开了手机,给安以颜回了条信息。

两人一来一回,很快就聊了起来。

说起《墨未浓》角色的事时,安以颜并没生气,反而还很高兴。

千矢不解,多问了她一句。

安以颜就兴致勃勃的讲了起来。

原来,赫连荣为了保护陆瑜乐被砸破了头,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陆瑜乐把人送到医院里后,医生说赫连荣很有可能会醒不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陆瑜乐才真正慌了。再加上赫连荣的母亲公虹一直在她旁边咋咋呼呼,一天到晚都不消停,也不让赫连荣安生,她就把公虹赶走了,自己照顾赫连荣。

她一直陪着他,等他醒来。

可能是陆瑜乐每天都跟他说话,又向他保证好好生下孩子,赫连荣竟然奇迹般的醒过来了。

要按安以颜的话说,就是“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能让赫连荣那么怯懦软弱的一个人,为了陆瑜乐变得这么男友力爆棚,还准备勇敢追逐自己的梦想”、“人啊,只有面临失去的时候,才能直视自己的内心,选择出来更加重要的东西”……

千矢很赞同安以颜的观点。

和她聊了好几个小时的闲事,他都不觉得烦,反而感觉很温馨,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墨连城给他送牛奶,就看到他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傻笑。

“你在干什么?”墨连城问道。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陈醋味。

千矢没抬头,“和一个女孩聊天。”

墨连城不淡定了,他想把千矢的手机抢过来,看看那个女人是谁,可他不想惹千矢生气。

只得自己憋着一股闷气,把牛奶杯重重的往桌面上一放,提醒他,“别忘记喝,一会就凉了。”

墨连城磨磨蹭蹭的不肯走,又跑去给千矢收拾床铺了,他想看看,千矢要和那个女孩聊到什么时候!

谁知,千矢随即就把手机一收,端起杯子开始喝牛奶。

“床收拾好了吗?”千矢问他。

墨连城见他也不聊天了,便道:“好了。”

“那你出去吧,我准备休息了。”

墨连城眼神幽怨,又不能把他怎么样,心像被猫挠一样。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千矢叫住了他,“刚和我聊天的那个女孩,说她过几天要结婚,让我一定给她准备一份贵重的贺礼。”

墨连城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身看他。

千矢把灯一关,“我要睡了。”

接着,耳边传来墨连城低哑的声音,“小墨,你学坏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