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源来者 > 源来者最新章节列表

大结局 我喜欢你,从日月潭到珍珠港,从爱琴海到芭提雅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唉!”涟漪叹息。

这一次死了太多人了,人类要恢复元气,恐怕要很久了。

还好当初没有与灵族死战,不然人类的损失更大,恐怕与灵族是两败俱伤。

便是将灵族完全解决,人类的战士也剩不了多少了。

再加上应对擎天!

顾然在涟漪的‘命令下’开始整理统计东西。

涟漪是会长,不过怀了孕,大部分事情都是顾然在整理统计。

这一次要是没有与擎天打这一仗,他们不会死去这么多战士。

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而她应付不过来了。

还好很多人都在忙碌,解决这些事情。

方舟的登录事宜,战士的抚恤问题…

太多太多,许多资料被整理入库,会跟随方舟离开沧海星,到达另一个星球。

也有一些不重要的东西被扔掉。

“姐姐,我们要离开了。”猎影他们给绿荷立下的墓碑,此刻他们带着琉夏来祭拜。

就要离开沧海星了,他们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一次的祭拜之后,便是永远了。

“荷姨。”琉夏落泪。

绿荷对她很好的,甚至比清漪他们对她都要好,可是绿荷没了。

琉夏还很小,却感受到了亲人的离别。

这种痛苦不会因为她还很小就感受不到。

琉夏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很伤心难过。

另一边,是夏清贺的墓碑,还有诸葛浅浅的。

清漪也不知道该不该给诸葛浅浅立这个碑,她算是死了,还是活着。

不过最后还是立下了这样一块墓碑,祭奠过去的诸葛浅浅。

猎影拉着琉癿的手。

“姐姐,我知道,你最疼爱的人就是我,如今你要看着我幸福。”猎影忍不住开口,说了很多话。

他们喝了一些酒,有些晕,在他们的墓碑前。

最后猎影也哭了,在琉夏面前。

这是对他最好的人,她死了,让猎影难过,便是在琉夏面前也忍不住落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作为父亲,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更应该要坚强。

可是他忍不住了。

绿荷与琉癿一样重要,要是某一天琉癿没了,在琉夏面前,他也会哭泣。

琉癿给猎影擦拭着眼角。

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情。

最后他们离开了,这里的一切都将结束,在另一个星球,他们会开始新的生活。

不止是清漪他们,很多人都在这里和亲人告别。

他们的亲人没了,很难过,为他们的亲人立下一块墓碑,带走一两件遗物,离开沧海星。

很多人都在哭泣,这一次是永别了。

甚至有一些人不愿意离开,想要跟着自己的亲人埋葬在这里。

大部分是老人,他们老了,心态变了,不愿意走了,更愿意陪着亲人一起死去。

一个老人,正在与自己的‘孩子’喝酒。

那是自己孩子的墓地,再也不可见。

“一起上了战场,结果回来的只有我了,小磊…”有人给自己的兄弟说着话,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在一次爆炸中丧生。

还有一个女人,带着自己的孩子,祭奠自己的丈夫…

这样的人太多了,战争让他们的亲人朋友死去,而他们还活着,要离开了。

到那个星球上去,将这里的人都埋葬。

他们是英雄,可是真的到了另一个地方,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也就是他们的亲人才记得了。

另一个星球,人类在建立新的家园。

城市被建立起来,野兽被清理,树木被砍伐,山林之中的矿石也被开采。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好事,代表了他们有了新的家园。对于某些人来说,却不完全是好事,他们担心这里成为下一个沧海星。要是某一天森林没了,野兽没了,大自然爆发出来的灾害,足以让他们所有人都死在这个地方。

沧海星上的那些事情,他们再也不想经历了。

面对大自然,他们真的太渺小了。

沧海星上,人类开始有序的转移。

没有了擎天的威胁,涟漪他们也要离开了,要开始登方舟。

方舟启动,大家很有序,没有发生太多的冲突。

偶尔有几个不守规矩的,发生了冲突事件,也都被迅速解决。

“姐姐,两个月后见。”清漪对涟漪说道。

方舟很多,他们也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待在同一个方舟上。

“跟着大姨,要听话啊。”清漪让琉夏跟着涟漪,因为她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做,要是陪着琉夏,她会分心的。

猎影陪着清漪,与她一起,擎乐乐则是在另一个地方,与清漪一起。

普通人的速度很慢,有战士维持秩序。

沧海市城墙上的东西还在准备,涟漪在防备擎天,也在害怕他没有死亡。

更重要的是防备外面的野兽。

擎天多半是死了,但是外面的野兽还有。

沧海星上山崩地裂,那些野兽失去了家园,聚集在沧海市周围。就是一些战士出城都会死掉,更不用说普通人了。

这些战士是最后撤离的人,他们是伟大的战士,要是最后没能走掉,人类会让他们在那碑文上留名。

还有很多人也都可能被留名,在太空中很可能遇到更多的危险,他们随时可能会死。

清漪让琉夏跟着涟漪,其实也是有保护她的意思。

当年的涟漪在太空中航行了很久的时间,对于那些地方比自己要了解的很多,琉夏跟着她要安全的多,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他们花费了很长时间登上方舟,方舟飞出沧海市,在此刻,异变突起。

“大姨,你真漂亮。”琉夏正在与涟漪交谈。

“方舟已经启动了,你还是乖乖坐下来,别想着去妈妈那里了。”涟漪说道。

琉夏的心思她很清楚。

“跟着大姨不好吗?”她捏着琉夏的脸。

涟漪调戏她。

“方舟遭到攻击!”在此刻却忽然传来这样的语音警告。

涟漪与琉夏的身体震动。

“你的铠甲呢?”涟漪忽然震惊,炮火袭来,琉夏身上却什么都没有。

她有一件小铠甲,是涟漪给她做的,此刻却不在她身上。

琉癿后悔,为什么要拿走她的东西。

在另一个星球的时候,琉蝶让琉夏不要跟着她,可是她穿着那铠甲,避过了很多东西,最后回到了沧海星。

这一次为了让她陪着涟漪,将她的铠甲没收了,可是谁能想到这突然之间的危险。

还好涟漪在这里。

她抱住琉夏,想要为她抵挡了一切。

那些爆炸没能让她死掉,可是却比死亡更加痛苦。

“大姨,疼,啊!”她的手臂被烧伤,这痛苦让她忍不住惨叫。

琉夏的头发被瞬间烧毁,还有脸庞上也有部分被烧伤。

那些火焰无孔不入,琉夏像是毁容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丑猴子。

“琉夏!”涟漪抱着她,目眦欲裂。

方舟一瞬间炸裂了。

琉癿看着那爆炸的方舟,这里还有擎天的人,或者为擎天做了事的人,而且不止一个。

不然他怎么知道涟漪在哪个方舟上?

这一次过后,她要查到是谁出卖了他们,并且会杀了那群人。

擎天的目标肯定是涟漪,要不是有人出卖,肯定他不会知道登录方舟的名单的。

而不管那些人是为什么出卖他们,都要死。

涟漪那里她并不担心,可是琉夏呢?

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她可能会死,要是涟漪没在她身边,这一次的爆炸,足以让普通人死掉,而琉夏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琉夏!”清漪的心里莫名一紧,心脏像是被捅了一刀。

这是亲人的味道,带着血腥,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琉夏出事了。还有猎影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女儿,出事了。

他们离开方舟,迅速冲出去。

涟漪抱着琉夏,铠甲之中,有一些能源出现,覆盖在其中。

身后是无数的惨叫声,那些民众被炸伤,和琉夏差不多的样子。衣衫被烧毁,皮肤裂开。

一些人落在地面,变成了肉泥。

方舟在空中,那些人被炸弹炸出了方舟,落在了地面上,变成一堆碎肉。

“大姨,疼,小琉夏疼。”琉夏抓住涟漪的铠甲,要是这是血肉,估计她现在能抓进涟漪的血肉之中,疼痛让人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哪怕她只是一个小孩,也可能让一个成年人忍受不住。

下方还有方舟启动,要离开沧海市,可是被叫停了。

“擎天,你敢碰她们一下,我宰了你女儿。”涟漪抱着琉夏出来,便看到了那个人。

很年轻,清漪只能分辨出一点擎天的味道。

可那十级铠甲无法作伪,肯定是擎天。

他的不死术倒是让他年轻了太多。

此刻他的武器瞄准了涟漪,而她们没有发现。

擎天居然伪装成了普通民众,涟漪他们没有发现,不过当她看到擎天现在的样子的时候,便清楚了。

太年轻了,谁能想到这是一个半只脚进棺材的人呢?

清漪也清楚了一些,或许不是有人背叛,而是擎天太聪明了。

擎天的手停下来,他没有对涟漪动手,失去了先机,要是刚才动手,一定会让涟漪受伤,甚至杀死她,毕竟她可不是一个人。

怀着孕的人,比一般的人更加脆弱。

“乐乐。”擎天呢喃。

“方舟可以离开,我不攻击他们。”擎天说道,让涟漪惊讶,他转性了?

却在这个时候,沧海市外面,无数的野兽在前进,一些地方甚至被攻破,野兽进入,不过很少,很快被解决。

“混蛋!”涟漪骂道。

此刻琉癿看到了涟漪怀里的那个女孩,那还是昨天还抱着自己的腿撒娇的女孩吗?

琉癿想哭。

这是自己的女儿啊,可是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凄惨。

以前的她那么可爱,可是现在只能被涟漪抱在怀里,小手臂死死地抱住涟漪。

清漪可以看到那个力道,似乎是要将一个铁球都捏碎,可以看出她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琉夏!”清漪惨叫。

心像是被蚂蚁啃噬,被蛊虫撕咬,那么的疼。

她经历过病毒的折磨,那种感觉,倒不如死了干脆。

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出现,让她很难过。

“擎天,王八蛋。”她一瞬间冲了出去,要杀死那个混蛋。

擎天冷笑。

“忘了告诉你,这里的火焰,充斥了剧毒,要是你想要你的女儿活下来,帮我杀一个人。”他说道。

涟漪看着清漪,她会怎么选择?

“挑拨离间。”清漪不为所动。

便是真的有毒,她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女儿,伤害自己的姐姐。

涟漪沉默,想了很久,她愿意用自己的命交换。

“解药呢!?”她问道。

“姐姐,别相信他,我会杀了他。”清漪说道,不过她停下了手里的行动。

“妈妈。”琉夏看着那个女孩,她的妈妈,忍不住要伸出手去抱住她,可是抱不了,她全身都是伤,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

眼泪顺着脸滑落的时候会侵蚀伤口,让她更加疼。

“小夏。”清漪哭出声来,自己的心在滴血啊!

那个叫着自己妈妈,抱着自己撒娇的小女孩彻底不见了,那个叫嚣着要收拾小清漪的女孩也没了,把毒蛇当成小虫子的女孩胆子多大啊,此刻却瑟缩着,像是见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猎影也忍不住。

他先前被一些事情耽搁,没有及时出来,此刻看到了这里,就想要冲上去,被清漪拉住了。

“你的铠甲弱小,冲上去就是死。”清漪对他说道。

“要是我死了,照顾好琉夏。”她在心里默念,她要去杀了那个混蛋,可是十级铠甲她也没有把握应对。

自己可能会死,这句话被她留下,要是自己真的发生意外,会让猎影见到的。

涟漪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没那么容易了。

先前攻击方舟,他可没有费太大的力气,说明他有强力武器。而他的攻击更是可以肆无忌惮,这里是方舟,涟漪他们要战斗,难免伤及无辜,所以他们束手束脚的。

“允许方舟离开,是怕我们为难你的女儿吧!解药给我。”清漪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这一次为了她,她必须要用擎乐乐的来做文章了。

擎乐乐被她卡住喉咙,无法呼吸了。

“假的,哪有什么毒药。”擎天说道。

他也是害怕擎乐乐出问题,所以没有用那些东西。

而且这一次是他与涟漪的战争,与其他人没啥太大关系,他倒是不用太多的东西。

“小夏。”清漪抱着琉夏,用铠甲让她睡了过去。

这一次依然没有穿着铠甲,她需要治疗,穿着不方便。

而且这一次,擎乐乐在她身边。

要是擎天再动手,擎乐乐肯定也会受到伤害。

“啊!”一个人在惨叫,这是方舟之中爆发出来的伤害让他死掉了。

薛明宇,还有他的父亲。

这一刻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自己永远是一副骄傲的样子,看谁都看不起,可是在某些人面前,只是一只渺小的蝼蚁罢了。

“大人,是否要启动方舟?”有人问道。

他们所在的方舟被之前的爆炸炸毁了一些零件,在太空航行,很可能出问题。

就像是从擎天那里搜寻来的铠甲一样,也需要修复之后才能使用。

清漪看着那方舟,是琉夏所在的地方。

“姐姐,让小夏先离开。”她说道,琉夏待在这里太危险了,不能让她有意外。

“嗯!”涟漪点头。

接下来是他们与擎天的战斗了。

方舟腾空。

琉夏在睡梦中,很美丽,她梦到了清漪,抱着她,轻轻抚摸她的背,给她讲着美人鱼的故事。

她抱着清漪的手臂,要她讲她怎么和爸爸认识的,她就看着清漪脸红,然后嘲笑她。

“妈妈,你居然脸红了,哈哈。”她哈哈大笑。

意识忽然在一瞬间停止。

方舟在天空中爆炸了。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了下来,擎天,涟漪,清漪,猎影,顾然…

他们看着那爆炸产生的火焰,心脏也停了下来。

“小夏!”

“小夏!”

“小夏!”

他们都在呼喊着琉夏,清漪,猎影,涟漪,琉蝶。仿佛之间可以听到他们的呼吸声,清漪的身体都软了,似乎要跌倒。

方舟的速度过快,导致了一些后果,当然主要是之前的爆炸将方舟的某些部件损坏了,涟漪与清漪没有重视,导致了这一次的爆炸。

没有人能活下来,上方落下了太多的碎片。

一块小小的铠甲砸在清漪的手上,清漪的腿一下子就软了,若非是铠甲支撑,她会在这一瞬间从高空落下摔成肉酱。猎影的眼泪不自觉的留下,心里莫名的疼痛。

来自于血脉的感情。

涟漪也睁大了眼睛,她为什么要将琉夏送上那个方舟。

这一次不是擎天的错,可也是擎天的错,要不是他动手的话,那方舟也不会损坏。他却也不想这样的,那上面还有他的女儿啊!

擎乐乐。

擎天也忍不住落泪,擎乐乐在上面。便是忾乐没有说什么,他也知道忾乐是希望照顾好擎乐乐的,可是她没了。

“啊!”清漪大叫,铠甲爆发,将一块小铠甲捏碎了。

十级铠甲与九级铠甲的战斗瞬间爆发。

擎天与涟漪,清漪以及顾然。

没有言语,所有的言语早已经说完了,他们之间只有仇恨。

顾然的父母,忾乐与擎乐乐。

这些是血仇,唯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铠甲启动,尽管涟漪有些不舒服,不过她知道,错过了今天的机会,那就没机会了。今天必须杀了擎天,不能让他逃了。

战斗爆发。

三个九级铠甲,对上了一个十级铠甲,谁能获胜?

没有人知道,不过大家希望涟漪能赢。

火山爆发,喷薄出滚滚熔岩,在四个人周围爆发,完美的背景。像是清漪他们心中的怒火,此刻全部喷涌出来,他们要杀了这个混蛋。

在另外的地方,还有冰山浮现,沧海星的天气完全变化了。

不是他们的战斗引起的,只是碰巧而已。

一些地方明明应该是炎热的天气,可是此刻却带有寒冰的气息。

当然主要是一些特殊的地方,那里或许有地下溶洞,被炸了出来。一大块的寒冰落入水中,像是冰山在里面沉浮,顺着河流移动。

天空中有雨滴,清漪看着那些雨滴,像是故意在刺激她。

自己的女儿没了,都是自己的错,自己应该让她留在这里的,还有那件五级铠甲,自己应该让她穿上的,这样她还能有活下来的机会。

可是自己没有让她穿着。

那铠甲上残留着小琉夏的气息,被她狠狠捏碎,像是自己的心被自己亲手捏碎。

“混蛋,我杀了你!”清漪失态,要对擎天动手了。

猎影不能给擎天报仇,因为他只能成为清漪的拖累。

这对他来说是折磨,不能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还好清漪可以。

她接近于疯狂,与擎天直接打了起来。

猎影离开,去驾驶飞舟,他的铠甲不行,还能使用飞舟攻击擎天。

天空中都是他们的影子,速度很快,他们的皮肤都很疼痛。

尽管有铠甲保护,那速度也让他们承受不了。

他们的速度可能还不是太快,但是迅速做的转身,攻击等动作,那种加速度让他们无法承受。

清漪觉得自己的骨头要断了,可是她的心里更疼。

“小清漪,你太过分了,我不理你了。”

“小清漪,你讨厌,讨厌,讨厌!”

“妈妈,小琉夏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吗?你看爸爸都笑了。”那个时候小琉夏还摇着她的手臂撒娇。

“妈妈盛的饭真好吃!”

“妈妈,我想你了!”

“妈妈,你看这是我抓的一条虫!”

“妈妈,大姨给我做的铠甲真好玩!”

......

太多太多了。

那些事情历历在目,都是琉夏对自己说的话,还有她调皮的时候被自己批评。

现在清漪多想琉夏还能调皮的抓一条毒蛇放在自己身边,然后自己骂她一顿。也想她在床边抱着自己的手,让自己讲一讲美人鱼的故事,还希望她扯自己的头发,叫着自己‘小清漪’,在自己的脸颊上亲一口。

她可以抱着自己琉夏,给她讲故事,直到深夜。她可以讨厌小清漪,让小清漪给她做好吃的。

小清漪也可以给她当马儿。

她甚至还可以用小清漪在游戏里的账户玩耍,和她喜欢的那些朋友,哪怕是她再用清漪的账户去乱发表些什么,她也不会怪她的。

只要她还活着,这些事情,清漪都允许她去做。

现在清漪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她活着。

只要她还活着,那些以前清漪不允许她做的事情,她都可以做,只要她能活着。哪怕是清漪马上去死都行。

清漪的的眼角有眼泪,战斗很疯狂,那些眼泪滴落在铠甲之中,心很疼。

猎影也是如此。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死掉,发疯一样的冲向擎天,可是被拦住。

感受到了一种无能为力。

他疯狂攻击身边的机甲。

那些机甲被打碎,他就像是一个疯子。

“啊!”猎影大叫,用脚踩碎了一块机甲。

当彻底理解那些战士失去家人的感受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战士不愿意放过灵族了。

当初为了对付擎天,他们要与灵族合作。

有一部分战士根本就不愿意与灵族合作。

的确是这样,他们的家人被灵族杀死,谁会愿意和灵族合作呢?

同样的,现在如果有外族入侵,需要擎天与他们合作才能解决,清漪同样不愿意,会完全拒绝这样的合作。

她现在理解了那些战士的感受,真的很痛。

又是一次攻击,擎天面前飞过一片血肉。

清漪的小臂被割下了这样一块肉,可是她丝毫没有感受到痛苦,只觉得很舒服。

因为那一次攻击,擎天也被击伤。

十级铠甲也不是完全能够防御得了这样的攻击。

“来吧,以前的恩怨一并解决了!”擎天说道。

他也要疯狂了。

现在追究对错已经没有用了,他们之间,仇深似海。

清漪,第一个动手,冲着擎天飞奔而去。还有一些人在助战,猎影和那些战士,调动战机,无数飞弹对准了擎天。

他看起来似乎很被动,便是十级铠甲能防末日炸弹,也经不住这样的狂轰滥炸。

其中大部分带有追踪系统,瞄准了擎天。

不过擎天也不是吃素的,他的铠甲功能更加强大,一些炸弹还没有爆发,就被他直接拦截了下来。

外面有机甲爆发,那是擎天这些天制造出来的机甲,参加了这场战争。

沧海市的战士出动。

还有无数的武器也在启动,瞄准了那些机甲。

“小漪,你退后一些。”顾然拉住涟漪,她有着身孕,孩子也快要出生了。

她只需要在身后战斗就行了。

涟漪没有拒绝,清漪与顾然是一样的想法。

他们两人联手将涟漪挡住,不想让她受伤,连续两次伤害,要是再来一次,涟漪或许就活不了了。

就算是她能活下来,孩子也可能保不住。

“擎天,你要死在这里,‘不死术’也救不了你。”清漪冷声。

擎天没有说什么。

他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这一次他要和涟漪他们同归于尽。

涟漪似乎也察觉到了,让清漪他们小心一些。

现在的擎天,有些捉摸不透。

不过她也知道清漪很难过,琉夏死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失去了,面对擎天这个大仇人,她也疯狂了。

完全就是不要命的在战斗,不一会儿就遍体鳞伤。

擎天身上同样有伤痕,面对三个九级战士,还有沧海市的武器,他有些抵挡不了。

“乐乐没了,那方舟也没有必要存在了,让他们都给乐乐陪葬吧!”擎天心道,乐乐,是忾乐,也是擎乐乐。

一个机甲冲着方舟而去,要爆发。

沧海市里留下的战士起了作用,他们动用沧海市里的武器,轰击擎天的机甲,在半空中就爆发,没有对方舟造成伤害。

不过擎天的攻击还在继续,当然沧海市的战士也在战斗。

九级机甲,要是那些战士单独面对这样的机甲根本挡不住,还好他们数量极多,一时间倒是占了上风,想来不久之后擎天的机甲就会被完全解决掉。

擎天必须要在这极短的时间里解决掉涟漪他们。

至少要将涟漪杀死。

涟漪有些束手束脚的,因为有了孩子,擎天穿着十级铠甲,加上‘年轻’,反而是占据了上风。

“这是夏清贺的机甲!”涟漪发现了这样的东西。

那不是擎天制造的,而是夏清贺做的。

看起来擎天是找到了夏清贺的东西,制造了这样的九级机甲。

这些机甲强大无比,带有毁灭性。

他们冲开了这里的防御,想要杀死涟漪,在擎天看来,她是罪魁祸首,必须要杀了她。

机甲爆发,涟漪险而又险的躲过了,不过顾然受了伤。

刚才正是顾然让她躲掉了伤害,若非是顾然,她说不定会受伤,甚至孩子会死掉。

“想杀我。”涟漪冷笑连连。

她何尝不想杀了擎天。

琉夏,自己的公公婆婆,忾乐,擎乐乐,那无数的战士,还有那些无辜者…

太多太多。

一切都是人心,要不是擎天,他们都不会死。

涟漪也做了很多坏事,不过杀死对方的亲人,她从未做过。擎天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这一次也要癫狂了,要杀了他。

琉夏那么的可爱,会甜甜的跟在自己身后,叫自己大姨,然后抱着自己的腿,问她是不是有弟弟妹妹了,什么时候她才能有弟弟妹妹,摸着涟漪的肚子,很关心这件事情。

自己的错太大了。

就像是喝了酒之后还要去做危险的事情,明知道那是不应该的,可是自己还允许琉夏登上方舟。这一次之后,清漪就算是要打自己,骂自己,自己都会承受。

可是现如今要先把擎天解决了。

战士与机甲打在了一起,一些机甲突然间爆发,让那些战士死亡。

自爆九级铠甲,擎天的手笔还真是大。

不止是九级铠甲,还有其他的铠甲。

八级,七级的铠甲。

不过那没有太多的作用,一个机甲,挡不住一个真正的战士,不然涟漪之前也没有必要训练清漪好几个月了。

训练他们,不是为了让这些战士成为无用的废物,而是要锤炼他们。

机器毕竟只是机器,并不能做太多事情。

而人类是有无穷潜力的,他们穿上铠甲,才能让铠甲真正的发挥自己的能力。

很快这些机甲就爆碎,被战士们打破。

当然也有一部分半碎,忽然间自爆了,变成了碎片,也让某些战士死亡。

他们的血肉之中有铠甲的碎片,那些爆发的铠甲碎片携带有巨大的力量,直接穿透了那些战士的铠甲,将铠甲碎片扎进了他们的血肉之中。

一些扎进了脑袋,破坏了他们的神经结构,还有的穿透了他们的骨髓…

这些战士发出惨叫,在哀嚎,抱着自己受伤的部位。

末日炮终于出动。

在这个时候,沧海市的末日炮发射出来,对准了擎天。

十级铠甲直接就侦测到了这个巨大的威胁,同时擎天也感觉到了,清漪他们在后退,不想被末日炮击中。

末日炮爆炸,只有气浪袭来,十级铠甲很迅速,躲了过去。而涟漪他们更加的迅速,本来就是他们发射出来的末日炮,他们躲过去了。

“是否要启动最强的末日炮?”涟漪问顾然。

她现在听顾然的话,已经被教训很多次了,孩子的问题她一直不重视,这一次要是再出问题,很可能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不允许!”顾然简单而冷漠。

他在战斗,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有这样简单的一句,表明他自己的态度。

两次差点流产,涟漪做的事情太危险了,这一次他决不允许涟漪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那是在玩火。

那种末日炮爆发,在爆炸正中心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活着。

九级铠甲不可能,十级铠甲甚至都不可能挡住那样的攻击。

那力量太过于强大,一旦被击中,会受到巨大的伤害。而涟漪有身孕,便是被气浪袭击到,也有可能流产,甚至死亡。铠甲要是损坏,她更有可能直接死亡。

比如头颅被击穿。

“我们会杀了他的。”清漪说道。

她也同样不同意,涟漪两次差点流产,都是因为出去战斗。

这一次若非擎天的突然袭击,他们根本不会让涟漪与擎天发生冲突,不会让她有任何的危险,会调用飞舟,导弹去攻击擎天。

涟漪现在是被迫参战,无法退出了。

野兽纵横,沧海市的防御似乎要顶不住了一样。

这是擎天做的,他要利用这些野兽来打开沧海市的防御,从而让方舟全部启动,杀死这里的人类,让他们一起陪葬。

然而雨下的太大了。

他用来引诱那些野兽的食物气息被冲散,这些野兽居然开始朝四面八方散去了。这倒是一个意外,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毕竟只是一个人,想到的地方有些少了。

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是有限的。

“轰!”擎天的身体被轰飞,撞击在飞舟上。

琉蝶启动飞舟上的武器,攻击擎天。

先前也是她驾驶飞舟,将擎天撞飞的。

那力量让擎天被轰飞,脑袋眩晕,就是十级铠甲也差点没防备住。

“不错!”擎天说道。

这飞舟绝对采用了特殊技术,不然不可能在十级铠甲面前隐藏,将他撞飞。

而这不止需要技术,也需要对飞舟有一定的操控力。

忽然有几个飞舟来临,轰击擎天。

猎影他们也来了,还有一些其他的战士驾驶着飞舟攻击擎天。无数的子弹击打在十级铠甲上,让擎天无法应对。

那些子弹带有巨大的冲击力,虽然像是鸡蛋碰石头,不过上百万,上千万的鸡蛋带来的冲击力也不小。

十级铠甲被压制的无法脱身了。

一枚末日炮启动。

“姐姐!”清漪疑惑。

“是擎天。”顾然快速反应过来,涟漪既然答应了他,就绝不会动用这东西,擎天想要同归于尽,一定是这样。

在他们忙着打架的时候,九级机甲早已经攻破了某些防御。

要知道之前夏清贺制造的九级机甲可不只是一个,被擎天带走了很多。有一件九级机甲被他派了出去,还有三件八级机甲,负责这件事情。

如今终于成功。

十级铠甲虽然强大,他却也没有傻到要凭借这东西解决掉整个沧海市的战士。除开沧海市的战士,就是涟漪他们也难以解决。

不过要是利用涟漪的东西来打击她,还是有机会杀死这三个人的。

便是杀不死她,至少,她的孩子肯定保不住。

算算日子,也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涟漪的孩子就该出生了。

铠甲保护她又如何?受到大震动,一样会发生意外,自己的孩子没了,她的孩子也不应该保住。

涟漪与清漪他们迅速逃离。

末日炮发射之后的方向是固定的,根本没办法选择,一些导弹也是固定的方向。

他们只要躲开了,就没事了。

然而擎天不可能让他们轻易的躲开,尤其是涟漪,而牵制住了涟漪,清漪他们也无法脱身。肯定会留下来帮助涟漪。

感情,是大部分人的弱点,擎天利用了这个弱点来牵制他们。

尽管涟漪反应迅速,撤出了很远,却还是被波及到了。

一个九级机甲迅速接近。

气浪袭来,将四个人都掀翻,擎天拖住他们,离得最近,被炸伤了。

然而他却在笑,在他们三个人的身后,是九级机甲。

“挡住!”顾然急了,一个巨大的护盾挡在身后,完全不顾擎天的袭击,要保护涟漪,这九级机甲明显是冲着涟漪来的。

清漪的反应也不赖,在顾然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便直接将护盾挡在涟漪身后。

九级机甲的自爆传来了巨大的力量,将护盾击碎。

一枚芯片出现,闪着亮光。

“不止是末日炮。”擎天说道。

“解决掉那些废铜烂铁。”顾然吼道。

九级机甲与八级机甲在沧海市里肆虐,没有人去阻止,机甲在继续利用沧海市的武器攻击涟漪他们。

数枚末日炮出现,要攻击涟漪他们。

涟漪吃了一些药,稳定了一下,虽然可能对孩子有伤害,不过现在没有办法了。

擎天对自己穷追不舍,只有先杀了他才行。

那些末日炮追着自己,自己只能被动挨打。

“杀!”下方的战士解决掉了大部分的机甲,此刻要来帮助涟漪。

他们舒了一口气。

擎天的嘴角浮现微笑。

涟漪难道真的以为自己一个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组建这么多的机甲吗?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那些战士,有一部分是自己的人。

如今终于要起到作用了,涟漪该死了。

一些战士冲到涟漪身边,似乎是要保护她,涟漪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迅速后撤,然而,晚了!

顾然距离涟漪有些距离,并没有感受太深,没有意识到,危险在涟漪身边发生了。

谁能想到还有人帮助擎天做这些事情,在这局势明朗的时候,居然还会有人效忠于他。

看起来擎天这么多年来也不只是用利益来引诱别人,也有一些真感情在里面。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在这个时候还效忠于他的。

光芒穿透大地。

这些战士疯狂的自爆,距离涟漪很近,近在咫尺。

顾然与涟漪也是一样,很接近,似乎也是在咫尺。然而,咫尺天涯!

绚烂的玫瑰凋谢,干枯,凋零,落在地上,带着血腥。

其中一人居然带着末日炸弹,涟漪太疏忽了,她以为现在局势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了,没有在意身边的那些战士,可就是这样的人,给自己带来了这样的伤害。

“小漪!”顾然大叫。

他被震飞到了很远的地方,远离了那可爱的人儿。

涟漪被光芒吞噬。

爆炸之后的力量侵蚀着她的铠甲,若非是这个末日炸弹弱小,涟漪肯定会直接死掉。

不够也是这末日炸弹等级不够,才能避开顾然他们铠甲的侦测,接近涟漪。

她反应已经很迅速了,在感受到危险的时候,便迅速退了出去,可还是被击伤,铠甲破裂,从高空中摇晃着落下去。

一个山谷,羽翼已经半废,差不多失去了飞行能力,不过还是支撑着她的身体,没有让她直接落入山谷。

山谷之中洪水涛涛,大雨已经将整片山谷都变成了水的海洋。

顾然他们赶到,守护着她。

涟漪的嘴唇发白,额头出汗,她的手不自觉的乱摸,手掌上全都是鲜血,铠甲半碎,几乎脱离她的身体,鲜血涌出。

她是那么的疼,那么的不舒服。

要生了,很难受,可是现在是在战场上。

她抓住顾然的胳膊,死命的抓住。

“然,我,我可能,可能要,要,要生了!”断断续续的吐出这些字,涟漪像是用完了所有的力气。

“啊!”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来。

沧海市的那些机甲终于被解决了,擎天再一次被限制住。

她似乎要死了,小腹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在来之前,她将八方铠甲与绿衣换了,如今她穿的是八方。顾然穿的却是绿衣,那拥有源物质的铠甲。

她总是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这一次同样也是如此,没有让顾然知道她做了什么。

涟漪的下面流淌出液体。

透过铠甲,她能感受到,孩子要出生了。

而此刻,她将铠甲的所有能源都聚集,汇聚成为一片护盾,保护着自己的小腹,那是她的孩子。

那是她的女儿。

而且她快速离开,想要退出战场。

不能让孩子在这里出生,不然她会死的。

穿着铠甲的身体忽然间倒飞出去,撞击在某个地方,涟漪已经不知道那是石头,还是大树,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了。

她只知道。

“疼!顾然,然,我疼!”她的眼角泛起泪花,太疼了。

一枚炸弹出现,瞬间爆发。

擎天身上挨了无数的炸弹,十级铠甲破裂,清漪的嘴角也在出血,腰部一大片血肉落下。这一切都是为了接近涟漪,引爆这枚炸弹。

在涟漪的身边,顾然守护她。

可是气浪掀翻了他,也将涟漪的铠甲打的支离破碎。

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涟漪的小腹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攻击,可是里面的女孩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一枚弹片,很细小。

她的铠甲被导弹引的破碎了,缺少全面防护,保护措施被她集中到了那怀揣着生命的地方。

最为素洁的花朵,染上了鲜艳的红。

战场中,没有人不关注这一幕,就是擎天嘴角也浮现一抹冷笑。

“涟漪,你终于死了!”十级铠甲,看到了这一幕。

那里,一枚弹片穿透了一个女孩的脑袋,带着大片的血液。

涟漪,香消玉殒!

“姐姐,不!”清漪大叫,她想要杀了擎天。

涟漪和自己的相遇,像是梦幻一样,她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孩,成为了现在这样高身份的人,涟漪是她的领导者,更是最爱她的姐姐。

没有涟漪,也就没有现在的清漪。

她对自己,像是亲姐妹一样。

自己的一切,她都关心,她是那么的爱自己。

琉夏更是她的半个女儿,她疼爱琉夏,像疼爱自己一样。

她接受了自己的一切,那么的疼自己。

还有自己的婚礼。

她是那么的美,曾经在自己的心里,她就是一切,可是这一切,在今天,全部消散了。

涟漪的头颅被击穿,鲜血流淌,她没了,真的没了。

这个场面,让顾然发疯了一般,他飞快的到了涟漪的身边,却没来得及听她说出一句话。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连说了三个不可能。

这不可能,涟漪不可能死的,他不相信这件事,他不敢,也不能相信。

远处,更多的战斗爆发,大风刮来,那其实是爆炸产生的气浪。

“能娶到你,是我八辈子的福分,可是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脑袋里的神经最多,这弹片穿透其中,影响了太多。涟漪真的没了,不像是绿荷那样,心脏没了,还能通过铠甲构建出一个电磁的心脏出来,让她活下去。

顾然将涟漪搂在怀中。

她的眉心,有一缕鲜血流下。

她的小腹处,同样有血流出,呈现的却不是血的颜色,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夹杂着血液一起流下。

顾然真的很心疼。

议会会长,九级战士,九级铠甲,对于别人来说是羡慕不来的东西,可是顾然现在更希望他们只是普通人,不用参与这该死的战争。

那些普通民众多好,登上方舟,远离这里,多么幸福,多么美好。

他只想涟漪能活下来。

铠甲之中的他,眼泪与鼻涕混在一起。

“小漪。”他抱着涟漪的身体,不断落泪,大叫。

哪怕自己万劫不复,哪怕自己从此进入地狱,经历千百世的轮回,承受挖眼割舌的痛苦三生三世,他也愿意。

“侦测到生命波动,是否…”顾然的铠甲侦测到了涟漪体内,还有生命波动。

琉蝶看着那个人,猎影看着空中。

顾梓芸,在这个时候,无数人看着那美丽的人儿。

“嫂子!”顾梓芸流泪。

曾经她不喜欢这个人,可是这个人保护了她。

在一次擎天抓住了她的时候,为了救自己,她失去尊严,甚至差点失去生命。还有自己的父母,涟漪为了这个家,可谓是尽心尽力了。

这是她真心认同的嫂子。

还有自己的侄女,一瞬间,都没了。

像是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大风起兮云飞扬。

顾然看着那怀中的人儿,她的小腹隆起,那是涟漪,他的女人,是他一生最爱的人。

可是涟漪没了。

什么都没了。

父母没了,他是那么的难过,可是他知道有那么一天,没有谁可以不死,没有谁可以永远留存在世间。

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离开父母的。

“啊!”他仰天长啸,可是他真的没有想到,涟漪没了,孩子没了。

“侦测到生命波动。”铠甲再一次传来消息。

他的脑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着,整个脑袋空荡荡的。

在这一刻,漫天的战火不是他关注的事情。那些身边爆发的炸弹也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的眼泪带着鼻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涟漪,涟漪,涟漪…”他一遍一遍的重复这个名字,用自己的脸挨着涟漪的脸,渐渐失去了温度,又被他暖了起来。

那尸体的温度,居然比常人的温度还要高一些。

“涟漪,我爱你啊,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一个人!”顾然那么的难过。

她对顾梓芸,差点丢下自己的命,对自己的父母,更是如此。

可是现在,这个人没了。

他不断的在心里重复这句话。

“小漪没了,她没了,她死了…”

伸出手掌,似乎她还在笑。

顾然想要抓住那个人影,可是手掌刚一接近,那个人就消散了。

“然,我爱你。”在另一个方向,涟漪出现,对他说着话。

在涟漪身后,还有一个男子,与顾然一模一样,抱着她,抚摸着她的肚子,感知里面还未出生的生命。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这件破铠甲给我。”他吼道。

要是她穿着的是绿衣铠甲,不是这件早就损坏过的铠甲,她怎么会死,怎么会死?

她安静的躺在战场中,手臂垂落,一些碎片扎进她的身体中,血液流淌,涟漪的身体变得冰凉。顾然想要用自己的怀抱,让她变得暖和一些,让她活过来。

铠甲启动,顾然抱着一个婴儿。

涟漪的肚子被剖开,顾然不得不那么做,这是他最爱的人,他不想她死后,自己还要糟践她的身体。

可那是他们的女儿,他不能看着她在涟漪的体内被憋死。

他们的女儿没死,还活着,被铠甲侦测到了,顾然要把她‘取出来’。

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他不想失去了涟漪,还要失去女儿。

涟漪的尸体安静的躺在那里。

“从今以后,你就叫爱漪,顾爱漪!”顾然对这这怀中的孩子说道。

铠甲迅速铭刻下一块木牌,落入婴儿的怀中。

方舟还在启动,他将婴儿交给其中一个人。

“这是会长的女儿,也是我的孩子,我求你们保护她,保护我的女儿。”顾然看着他们,恳求他们,眼泪在眼角流下。

这些人看着他。

这是会长的丈夫对他们恳求,也是一个父亲对他们的请求。

“等她懂事了,告诉她,她的妈妈很爱她,她的父亲,没有保护好她的母亲,告诉她,她的名字叫顾爱漪!”顾然说完这句,离开了。

他冲了上去。

擎天也在战斗,早在之前,他就与涟漪在战斗。

顾然冲了上去。

无视所有人的攻击,他抢了一个末日炸弹,奋不顾身。

“这个人疯了!”有人说道,他的速度太快了,人类根本不能承受这样的速度吧!

顾然确实不能承受这样的速度,速度越来越快,加速度太大了。

他的脑袋很晕,可是已经锁定了目标,那个男人,那个狗东西。

铠甲破碎,他周身都是血液,变成了一个血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忾乐死了,可那不是他造成的吗?

可要是当初他能有一丝仁慈,忾乐也不会死的。

所有的东西都是因为他的自私,可现在他将怒火都发泄到了涟漪身上,凭什么?

既然在他的眼里,忾乐的死是涟漪与清漪的错,那么涟漪的死,也是他的错。

顾然不管他的十级铠甲有多强,是不是能抵挡末日炮的攻击,他都要杀了他。

速度很快,带有跟踪系统,他一瞬间就冲到了擎天的跟前。

九级铠甲瞬间抱住他,牢牢的锁住。

末日炸弹在他身上锁住。

“哥哥!”顾梓芸看着,嫂子没了,如今哥哥也要没了吗?

顾然将铠甲的按钮按下。

数枚末日炸弹飞奔而来,带有灭世的气息,末日炮在发射之后确实不能改变方向,可是当擎天被自己拼命固定在一个地方的时候,总能锁定自己吧!

擎天震动铠甲。

顾然的铠甲发生了共振,他的心脏都要破损了,要不是九级铠甲的保护,他现在已经死了。

十枚末日炸弹飞了过来。

“你完了!下地狱去吧!”顾然的头盔忽然开启,看着他。

共振之后,他的身体中出现血痕,心脏出现破损。如今他的浑身上下都是鲜血,说话都不清楚了,嘴巴上鲜血不断咳出。

擎天冷漠,铠甲发光。

他对这个男人没什么感觉,不想说话。

擎天的铠甲上,有炸弹出现,瞬间爆发。

他想要拦截那些导弹,可是顾然的羽翼出现,挡住了他身体上要拦截导弹的那些东西。

顾然的羽翼被击穿。

铠甲也出现了破损,他的身体一阵摇动。

二十枚导弹飞来。

顾然不仅让末日炸弹锁定了自己,还有二十枚导弹。

“地狱见!”顾然对不起涟漪,对不起自己的女儿,他觉得自己会下地狱,不过他觉得擎天也会下地狱的。

此刻顾然面目狰狞。

头盔的保护没了,他被击伤,顾然也没了。

一枚子弹击穿他的脑袋,顾然也死了,世界上再也没有顾然这个人了。

他垂下了脑袋,脸上全是鲜血,狰狞而恐怖。

“你真的以为我怕死吗?”擎天说道。

要是以前,他可能怕死,可是现在的他,早就不怕死了。

顾然启动了铠甲的自毁程序,这是要拉着自己同归于尽。

擎天失去了忾乐,擎乐乐进入了方舟,之后却也因为爆炸死去,离开了自己,念想没了。他就算是有‘不死术’,他也不想使用了。

因此他没有抵挡,任由那爆发的力量冲击。

末日炸弹爆发,这里的温度急剧升高,擎天的速度很快,有羽翼在震动,带着他离开。

这是铠甲本身的反应,并非是他要行动。

二十枚炸弹爆发。

擎天能感觉到外部铠甲的急剧升温。

还好,他有能源,铠甲迅速被降温,这是来自于夏清贺制造的能源,足以让十级铠甲供能上万年。

前提是铠甲在时间的推移下,完全不会损坏。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数百年的时间,这铠甲的供能绝对不成问题。

擎天的羽翼烧焦,变成了一堆废铁,仅留下几块,他从高空坠落,铠甲赤红一片,不过很快恢复了。

在这个时候,二十枚导弹爆发。

十级铠甲,不愧是理想中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居然也还能让他活着。

可是他也是遍体鳞伤。

要知道,这可是十枚末日炸弹,外加二十枚导弹。

可就是这样,他也还活着。

清漪动手了,现在杀擎天,是最好的机会。

她冲了上去。

却看见擎天周身都在发光,他确实还活着,不过也只有一口气了。

“地狱见!”擎天说道。

擎天早就想死了,顾然说得对,他会和他们地狱见的。忾乐会上天堂,因为她是一个好女孩,没有做过坏事。

而自己与涟漪,都不是好人,自己更是亲手杀死了自己孩子的母亲。

虽然他对于忾乐不是爱情,可是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清漪,回来!”猎影加速,他很快,可是来不及阻止,只能看见擎天的铠甲在爆发。

他驾驶飞舟,一直在关注着清漪他们的战斗。

而现在他看到了擎天要做什么。

他要自毁自己的铠甲。

十级铠甲的自毁。

之前那一次,杀死了诸葛浅浅与夏清贺,当然并不全是十级铠甲的功劳。

光芒将这里覆盖,像是要毁天灭地一样。

巨大的羽翼一瞬间出现,那是猎影,并非是清漪。

一个飞舟出现,像是一块巨大的护盾,然而一瞬间变成了碎片。

清漪抱着猎影,巨大的冰柱落下,砸在身边。一些直接砸在清漪的铠甲上,化为一块块碎冰,不过她没有让任何一块冰落在猎影身上。

飞舟爆碎,猎影身上的铠甲也爆碎。

他挡在琉癿身前,保护了他,而自己却要死了。

他们跌落进入山谷之中,这是一个洞穴,里面寒冰密布,洞穴上方悬挂着巨大的冰柱。

十级铠甲爆发,他们被气浪席卷到了一个山谷之中。

“姐姐,快走,这里要塌了。”琉蝶叫道。

琉蝶到了,她看着这的一切。

她与猎影差不多时间行动,然而慢了一步。

之前她也在战斗,与擎天的那些机甲,如今那些东西被解决,她看着自己的姐姐,很难过。

无数冰柱落下,清漪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猎影保护了自己,这一次,他也要死了。

琉癿想着一些事情。

她在自己的铠甲上摸索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事情,没有让人发现。实际上,她发送了一条讯息,如同当年教官给涟漪发送的讯息一样。

虽然教官不算个好男人,不过对涟漪有真正的爱情。

她不希望自己死后,琉蝶会做什么傻事。

清漪将猎影身上的那些碎片清理掉,紧接着将自己的铠甲也脱掉了。

猎影的脸有些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日子的劳累。

轻轻抚摸他的脸庞,胡子拉碴,又粗又黑。

“不,姐姐!”琉蝶想要将琉癿给拉回来,可是她做不到了。

巨大的冰柱落下,在周围崩塌,一不小心就会刺穿清漪的身体。

猎影似乎还有一口气,一把推开她,想要她快点离开。

她不能,她抱着猎影,深情的吻了上去,血腥味从猎影的嘴里出现,可是在清漪看来,这是爱的味道。

“快走!”猎影低声,他也实在没有力气发出更大的声音了。

清漪看着他,突然就笑了。

“小夏没了,你也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就这样抱着猎影,想要安眠在这里。

她拉着猎影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说道,两人双手合十。

琉蝶驾驶飞舟,快速接近这里。

忽然清漪的嘴里吐出鲜血,一根冰柱穿透了她的身体,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姐姐!”琉蝶大叫。

“刚,刚才,我亲你的,亲你的时候,你,你的胡,胡子,扎到,扎到我了!”清漪抚摸着猎影的脸庞,两人被上方的冰柱覆盖。

这一次琉癿没有让他刮胡子,因为她明白,他们活不了了。

琉夏没了,姐姐没了,猎影没了,自己活着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呢?

“姐姐!”琉蝶的眼睛湿润了。

那里没有生命气息了,自己的姐姐没了。

两个姐姐都没了。

明明当初都是好好的,怎么忽然间,大家都没了呢?

小琉夏再也不会叫自己小姨了,姐姐再也不会叫自己蝶儿了,涟漪再也不会板着脸了,猎影也不会做好吃的了…

心忽然间那么的疼。

一个大王飞来,琉蝶都没有看见。

她的精神全部都在清漪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袭击自己的大王。

天空中有各种飞禽,其他的战士也都在战斗。

擎天引来的各种飞禽走兽,没有了那种物质的吸引,此刻在天空大地横行,战士们在解决他们。

飞舟滚落,她晕了过去。

这场战争,人类死了很多战士。

尤其是会长死了,议员死了好几个,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这耗费了很多时间。

不过这一切似乎都与琉蝶无关。

琉蝶醒来,浑浑噩噩的,在某一天忽然有人抱来了一个女孩。

“顾爱漪。”有人送来一个婴儿,那是涟漪的孩子,琉蝶忽然间就哭了。

她的生命,是她的母亲用命换来的。

半年之后,在另一个星球。

新的会长会将被确立,她是候选人之一。

这是在长达半年的时间中她所作出的贡献得到的。

为了他们留下的那句话。

希望她能给人类做出贡献。

就像是教官曾经给涟漪说的话一样,琉癿也给她留下了这样的话。在她脱下铠甲之前,通过铠甲给琉蝶发送了讯息。

她知道,这是他们要她好好活下去。

琉蝶成为了议员,之前有人暂代会长职务,这一次有她的名字,作为候选。而且她的呼声很高,是最有可能成为会长的人选之一。

这半年时间她做出了很大贡献,对于人类。

沧海市的人类全部转移到了这个星球上,建立了新的家园。

她整理琉癿与涟漪他们的遗物。

他们留下了话语,清漪让她照顾好琉夏,还有猎影。

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喜欢过猎影,要是她愿意,可以嫁给他。

琉蝶忍不住哭泣,她不想喜欢谁,不想活着,想的是自己的姐姐还在,琉夏还在,他们都还在。家人在的地方,才是最美丽的地方。

“我喜欢你,从日月潭到珍珠港,从爱琴海到芭提雅!”琉蝶不清楚这些地方是什么,不过知道,这些地方一定很美,是涟漪所经历过的最美丽的地方。

也或许,这些地方需要耗费一生的时间才能到达,象征了她会爱顾然一辈子。

可是顾然也死了,她的这些话,顾然听不见了。

多年以后,琉蝶有了自己的爱人,她渐渐老去,步入晚年,有了自己的孩子。慢慢的,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去,可是她没有再哭过。

“奶奶,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这是她的孙女,已经六十多岁了,还很年轻。

她知道自己的奶奶放不下太多事了,现在人类的科技足以支撑他们活很久,可是自己的奶奶还是选择了死亡,没有用那些药物延长自己的生命。

琉蝶回想过往。

她已经很老了,老的动不了了,说话也说不清楚了。

仿佛之间,看到了涟漪,看到了琉蝶,看到了所有的人。

她抬起一只手,轻轻摸着孙女的头。

“我,我爱,爱你们,从日月,日月,潭到,到珍珠港,从‘爱情海’,到,到,到芭提雅。”她看着这些可爱的人,断断续续,声音也是含糊不清,而在说完之后,再也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爱琴海,还是‘爱情’的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