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九龙樽 > 九龙樽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天父地母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有人高声疾呼,有人情绪激昂,紧接着整个人群也跟着一块高呼,声音震耳欲聋差点儿掀翻了屋顶。

戚老三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天地教顺应天理应运而生!今天地教开教在即,夏大教主复出在望,戚某人召诸位前来,正是为了商议此事!”

“天父地母,兄弟相顾!”

“天父地母,兄弟相顾!”

人群高呼之声一浪高过一浪,众人振臂高呼响彻云霄!

戚老三似乎深感满意,一挥手呼声当即停歇,又有两名弟子很吃力地挑来一个硕大的酒坛子,封泥已被打开,满满的一坛美酒,酒香扑鼻!

又有盐帮弟子手持托盘,托盘上整齐地铺有白布,白布之上整整齐齐放着九把冷森森明晃晃的尖刀象征九九归一,九把刀一字排开令人目眩。

那两名挑酒的弟子小心翼翼挑着酒坛第一个来到戚老三跟前,随后那手持托盘的弟子恭恭敬敬半拱身躯,将托盘高举过顶,高度刚好与对面人胸口齐平。

戚老三定定地拿起其中一把小刀,伸出了手掌,小刀锋利无比,只那么轻轻一划,便有鲜血从手掌缝隙间汩汩流出,一滴滴滴在那坛酒中!

戚老三过后,下一个是燕子楼楼主白无双,紧接着是神农帮帮主东方渡、鲸鲨帮副帮主铁木、龙虎寨冯垚鬼道人…最后轮到天狼帮众人。

萧行天率先依例行事,然后伍云昭、阿郎,接着是庞垣,庞垣随手拿起一把刀,看了看又放下,紧接着又拿起第二把看了看摇摇头又放下,如此反反复复似乎都每一把不太满意。

那两个挑酒的盐帮弟子肩头酸疼只能木桩子一般站立有些吃不消了,那个半拱着身子的弟子更受不了了,恨不得能直起腰歇息一下,不由的低声催促道:“兄弟,劳烦能不能快一点!”

庞垣一笑,假装没听到,又拿起一把刀在手心来回比划,就是不下手,一边的萧翎也看不下去了,握着他的手望刀子上一按,血当即滴滴答答地出来了,庞垣疼得“哎呀”一声尖叫,引得旁观的众人一阵哄笑。

庞垣握着伤口看了看萧翎,只见她已经捡起一把刀,顺势往掌心一划,将血也滴在了酒坛之中,随后吹了一吹掌心的伤口,却如没事人一般,庞垣伸出那只伤了手掌,掌心向上,抵在萧翎面前,嬉皮笑脸道:“好妹妹,帮哥哥也吹吹吧!”

“啪”的一下,萧翎对着他的掌心就是一掌,庞垣当即疼得呲牙咧嘴,萧翎漠然问道:“感觉怎样?”

庞垣咧着嘴苦笑道:“疼!”

萧翎看着那抬酒的两人,快要将全场走遍,坛中就早已殷虹一片,化为一滩血水状的东西。

又有弟子搬来一大摞大粗瓷碗,一一置于众人面前,适才那挑酒的两名弟子,用酒瓢在每只大粗瓷碗中倒满酒,萧翎看了不由暗自皱眉悄声问阿郎道:“哥,莫不是还要喝吗?”

阿郎

点点头说道:“不喝酒怎会叫歃血为盟?”

“啊?”萧翎面有难色,似是听闻一件骇人的事,喃喃道:“这也太…太恶心了吧…”

这时,却见那戚老三平举起眼前的酒碗,仰脖“咕咚咚”一饮而尽,将空碗底朝天环示在场众人,朗声说道:“天父地母,兄弟相顾!喝了这杯结义酒,大伙儿从今以后就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如若有人违背誓言,不得好死,犹如此碗!”

戚老三忽然一抬手,“啪”地一声将酒碗摔得粉碎!

座下众人一一效仿,当即四下里“啪”“啪”“啪”…摔裂之声四起,萧翎抬眼看了看庞垣嘴角的血迹,忽然转过头胃中一阵翻腾,差点儿没呕吐出来!

庞垣一看不好,趁人不备,赶忙夺过萧翎手中的碗“咕咚咚”喝个精光,再把空碗塞回她手中,打了一个饱嗝朝萧翎嘿嘿一笑!

萧翎怔怔地看着他目瞪口呆,幽幽问道:“味道如何?”

“妙极了!”庞垣嘿嘿一笑。

又听那戚老三朗声说道:“诸位同道在此歃血为盟,从今以后大伙儿就是同吃一锅饭同坐一条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

紧接着又有人振臂大呼:“天父地母,兄弟相顾!”“天父地母,兄弟相顾!”

又叫了一阵子,戚老三略微点头环视众人又说道:“还有一件大事,今日召大伙儿前来就是合众人之意推举一位我帮未来的副帮主,暂代教主权力处理我教成立前的所有帮中事务…”

正在这时,忽然门口一阵骚动,几名盐帮弟子急急匆匆从楼下闯了上来,却在楼梯口远远看着,没敢踏进一步,戚老三目光投向几人,脸色铁青,冷冷问道:“出了何事?”

其中一人神色惊慌,指着楼下支吾道,“来了个疯子!”

这人话未说完,忽听得“咔嚓”一声,二楼的护栏被人撞开一分为二,自下而上飞进一个人来,只不过这人是被人像抛麻袋一样被人扔上来的!

楼上众人一惊,都是练家子应变奇速,分向两旁一让运气护身,还未看清这人是谁,又听“咔嚓”一响,楼下又飞进一个人,座上众人急急闪身,这才没被砸到,这两人摔在地板上痛苦不已,但见两人装扮,一个是盐帮弟子,另一个黑色衣服的却是黑鹰堡的弟子。

“欺人太甚!”戚老三的脸上犹似罩了一层寒霜,一声怒吼,只听“啪”的一声,顺手一掌将桌子的一角击个粉碎,好大的内力!

大厅上众人尽皆耸然动容,只听“咦”的一声惊呼又一条黑影从楼下飞出,

这次戚老三没有坐视不理,身子一晃,双手在椅子把手上一按,身子借势腾地拔地而起,同时双掌探出,朝那黑衣人身后轻轻一托,那人双足稳稳落地,戚老三一看,不由得失声说道:“怎么是你?”

众人仔细一看俱是一惊,这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黑鹰堡堡主鹤冲

天!

鹤冲天显得惊魂未定,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色,气喘吁吁颤声道:“那人来了!”

谁?!

众人甚是好奇,全场一片鸦雀无声,只听得楼下一个粗豪的声音朗声笑道:“姓鹤的,适才在下这招‘一鹤冲天’比你的成名绝技又如何?”

萧翎听罢不由得差点儿笑出声,萧行天瞪了她一眼,萧翎吐了吐舌头不敢发声,回头向那楼梯口看去,只见一个三十来岁英气勃勃的汉子踏着木梯稳稳地走了进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此人,但他却谁也看也不看。

一名神农帮的弟子看他不过,趁他刚刚走过便抽刀迎上,这人头也不回,只一个抬手,在那刀未到之前,他的剑已然指在了这人的咽喉,只是他的剑并未出鞘。

这位神农帮弟子咽了下口水,冷汗淋漓,不敢再多说一句,默默退到一边。

众人无不骇人,心道这究竟是何人?向那黑鹰堡主鹤冲天江湖上亦非泛泛之辈,见了此人却如耗子见了猫一样没有丝毫的底气,适才这人出手太快,甚至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

那人收剑,将剑至于肩头冷笑一声,说道:“在下有点儿私事要和这姓鹤的处理,与他人无关!”

戚老三静静地看着来人,脑海中却对此人并未半点印象,正待询问,忽然他一眼就瞥见了这人肩头的那把剑,见剑柄上飘着白色丝穗,近剑柄处的刀鞘之上,赫然刻着“雪山”两字,心道原来是雪山派凌家的人!

戚老三向前一步,双手抱拳冲那人笑道:“原来是雪山派的朋友,幸会幸会!不知阁下是雪山派的凌大侠还是凌少侠?”

他“雪山派”三个字一出口,众人又是一阵哗然,心道原来是雪山派的弟子,剑法如此精湛那就不足为奇了!

这人艺高人胆大,面对楼上众人依然泰然自若神色从容,萧翎不由得暗自敬佩,目不转睛盯着此人,悄声问道:“伍伯伯,你可识得此人?他真的是雪山派的弟子吗?”

伍云昭低声说道:“不错,看他的身手,这人是雪山派弟子无疑,雪山派凌浩然凌大侠名满天下成名多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算下来与帮主年龄相若,膝下有双子,一曰凌霄汉,一曰凌霄云,皆是人中龙凤少年英才,只是眼前这年轻人不知是两位少侠中的那一位!”

萧翎暗暗点点头,自此把雪山派也牢记在心。

那人也吃了一惊,似是没料到有人居然识破自己的来历,不由得哈哈一笑,“想不到我雪山派久处苦寒之地,名不见经传,居然也有人记得?”

戚老三一笑,抱拳道:“凌大侠义薄云天侠满天下,一双黑白双剑出神入化,世人哪有不识凌大侠的大名?恕在下冒昧一问,阁下可是凌少侠中哪一位?”

那人又是哈哈一笑,说道:“过奖了,在下凌霄汉!”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