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佛系少女升职记 > 佛系少女升职记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三十八章、那一眼的风情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大朵其实当时看了晚晚那一眼,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大朵眼睛里都是忧思。她知道,郑偕月可能又得罪人了。而这次,得罪的是晚晚。

江晚晚一向是个宽厚的人,你打她一巴掌,她绝对只还你一巴掌,多半下都算她占你便宜。

不过那一巴掌的力道嘛……反正江晚晚陪她做曲奇的时候,是从来不用饼gan模具的,全屏手劲儿。

大朵知道郑偕月是该得点教训了,可是总有点不忍心。

郑偕月其实是个玲珑小巧的女孩子,时下最流行的那一款,个子小小的,好像正在长身体的小学生,五官没有突出的地方,但是优势在于,不会显老。二十岁时是那个样子,三十岁时也是那个样子……她今年就三十了。

她还是那小小的个子,圆圆的脸,眼睛眉毛没有什么突出之处、不像月里的嫦娥,倒像是那只兔子似的,很灵活很喜人的样子……然而她是在是老了,而且邋遢了。

大朵第一次见郑偕月的时候,还是在……是三年,还是两年前?那是郑偕月也是刚结婚的,兴高采烈的蹦到她们跟前说:“这是我婆婆给我买的三金。”

那是一个钻石吊坠的项链。并不是很大,但是那光芒是灿烂的,透着股活泛气儿。

当了段时间的同事,才知道郑偕月其实不是个太好相处的人-总是喜欢把过错往别人身上推,而且巴结领导是最在行的。不过这种人社会上多的是。那时郑偕月也会讲讲自己和老公之间开心的事情,无非就是打游戏。她和她老公是打游戏认识的,然后闹恋爱,闹了好几年,再就是结婚。

“哎呀,笑死了,人家俩口子饭后散步都是去外面公园散步,只有我们是在那个世界花园散步,世界花园啊?就是那个XXX(新出的游戏)里的那个花园……”

那个时候大家还是对她有几分喜欢的,起码带着她定外卖啊讨价还价啊都很方便,那一张嘴,不是一般的伶牙俐齿。她大概是知道的,所以这种时候格外爱往上冲。

这样下去,她和大家本来是可以欢欢喜喜的继续当同事下去的。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不好呢?

好像就是她生孩子回来之后。

怀孕的时候,偕月是很高兴的,毕竟她是外地人,嫁到B市来,有了孩子,就意味着和老公家成了一家人。

她欢欢喜喜的生孩子去了,自以为前方大路平坦。而好像就是在生了孩子之后,她的境遇愈加糟糕了。

钱还是没有的,老公却不见长进,要是说努力了,可是没有挣到钱,还只能叹一句时运不济。可是她老公是连这个心思都没有的,依旧是美滋滋的打着游戏……现在养一个孩子要多少钱,她开始缺嘴了-B市的土话,就是太久没吃过好东西,嘴馋。同事有时发零食,多给她一点小饼gan或者橘子葡萄之类的日常小水果,她都要开心半天。

她自己倒是肯努力。什么卖童装啊,做美甲啊,什么给鞋子画京剧脸谱啊,都是做过的,还放下身段拜托同事推销。其实大家看她生活确实有难处,也会帮忙推销-反正大朵是帮她推销过,毕竟大朵家也是遇过事情,所以知道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可是折腾了好几次,都做不成,偕月的心也就凉了。

心凉了,就开始有点看不得别人好。

当然,对着自己的主任,直线领导,她是更加巴结了。每天早上一到办公室,就开始和领导唠家常。自然,她是能说会道的,领导和她年龄差不多大,也是刚生完孩子,一肚子的委屈和不容易,说着说着,关系自然就近了很多。而女领导的常见弊病之一,就是比较容易感情用事。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一个中年妇女的压力本身就大,上面有房贷,下面有孩子,中间是能gan但是爱碎碎念的婆婆和永远做不完的工作。终于有人肯听她诉诉苦,自然是求之不得。

相应的,主任也就给了郑偕月很多庇护。比如,上班的时候可以刷刷电视剧,可以帮自家孩子做做手工。但是,这也有不好的地方,郑偕月越来越胖,原来灵活小巧的身材,现在走过来跟个那啥,那啥啥似的。摄影技术也没有什么提高,其实大朵很替她可惜。摄影技术好的话是可以出去挣外快的,据说挣的还不少。

她这次再回去的时候,才发现郑偕月已经整个人都变了。有点油腻,穿的也是刚结完婚买的那件T恤-长袖的,20块钱,都不是纯棉,是化纤,也难怪,穿化纤的衣服就是容易出汗。最让她感叹的是,郑偕月好像已经和仙人掌当了亲戚,除了主任,旁人说什么都是不好的。

“我们新买的房子在13楼。”一个刚结婚的小姑娘笑吟吟的说。

“要是我和我老公买,就一定不要13楼。我老公比较西化,不吉利的。”郑偕月凑过来说。

“哦,我和我老公的生日都在14号,所以正好凑1314……”小姑娘没有半点的不高兴。

幸福的人总是比较宽容,而不幸的人日趋心胸狭隘……结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

郑偕月就天天开始散发负面情绪,有的时候是窝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数落同事的错处,有的时候是在跟同事里没有结婚的女孩子们讲:“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说不会做家务千万别信,就是懒,不想gan”,“给男人生孩子做什么,把身体搞坏了,他也不体恤你……”把没结婚的小姑娘们吓得脸都灰了,面面相觑。

一朵花开了,一朵花又落了……大朵伤感,也不过是因为她见过花开的时候罢了……

举办花朝节的当天下午,博物馆的公用车出发了,车上坐着韩伟和他那位男同事。

啊,由于韩伟筒子上次出现,也是在几十章之前了。所以还是得前情回顾一下(最近怎么老说这句话)。这韩伟是博物馆学术部的员工,和晚晚的朋友小薇是一对。韩伟最经典的段子就是曾经把晚晚买的小葱当了兰花-非常有“何不食肉糜”的味道。虽然这韩伟同志品行高洁,和这兰花非常相配,但是他兰花养的并不太好,倒是那新收入了几盆石斛,他养的不错。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韩伟他们今天下午得出个门。

Lucas正好出来倒垃圾,笑眯眯的冲他们打招呼。

“哎,这是去哪里啊?又要去前面开会吗?”Lucas的笑容比初春的太阳更晃眼。他前两天都没有出现在博物馆里,听说是去旅游了,可能去的是澳大利亚吧,那里应该正是炎热的时候,要不他的皮肤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黑了。

韩伟耸耸肩膀,表示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其实什么没错啊,老头子(博物馆馆员对欧阳大爷的敬称)今天下午抽风了,把他们叫去办公室,让他们最近都去B市的大街小巷以及周边零落的村庄里找那些古迹,无论能不能保护,先登记,造个册子。

当然,这是个吃力而不讨好的活儿,因为多一个有价值的古迹,就意味着文保单位要多出一份钱,当然,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钱。

可是总有人要做啊……你看山西的平遥,就是申遗成功了,成了山西省第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地。平遥一起来,那山西的什么黄酒酿造,牛肉酱制,再有什么漆器,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就都起来了。

所以,哪怕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也不妨去做一做。

当然,欧阳老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抠门,给的经费少的可怜。巴不得说让他们一天一顿饭,一顿一包方便面,且得是袋装而不能是盒装。哎,韩伟想起来,他今天给他那盆花买的肥料都比老爷子给他的餐费要贵。也不知他哪几盆石斛离开他半天,会不会就被办公室里掰下来泡水喝……

“记住喽,登记完,别到处和人说去。回来有那没安好心的……”临行前,老爷子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念叨了好几遍,所谓“没安好心的”,也就是那盗墓的了。毕竟能被他们登记在册的历史文物,都是很有价值的。老爷子生怕他们一个不留神,给那盗墓的做了先锋官,带路人。其实老爷子真想多了,B市又不是首都或者山西那种历史悠久、文物多不胜数的地方,连个古董行都没有,一向太平的很嘛。

韩伟想东想西,自然又开始羡慕他那位同事,家里一定很有钱。

他那位同事又给女友买了卡地亚,不是那种一万出头的时尚项链,而是真正的珠宝,一颗鸡心型的红宝石,色泽跟电影《色戒》里的那颗差不多了吧,或许要小点,但是也绝对不便宜……可怜他给自家媳妇买个潘多拉都怪吃力的……有钱真好。

而另一边,韩伟的同事,李晨,正和Lucas在一旁抽烟。

Lucas惊讶的说:“(她)又要去圣托里尼?你们俩要结婚了吗?”

李晨耸了耸肩膀,哪里有那么早啊,他女友只是说起这个时候的圣托里尼特别迷人。听说那里看日出特别有感觉……

她说这件事儿的时候,也特别美好,特别纯净……就像是阳光出现在那海岸上,海水的颜色是深蓝的,潮湿的深蓝,而建筑是白色的,中间掺杂着深蓝色的色块。粉红色的小花顺着石头,顺着白色的建筑恣意生长……

她就是那粉红色的花朵,从他砖墙般无趣的生活中长出来。她在风里唱着,闹着,他的心也活了起来。

他知道的,他是老房子着火,真的,无可救药。家里给介绍了那么多,一个都没有合眼缘的,只有这一个,只有这一个……

他都知道的。

“希腊那里的风景是不错的,回来我多给你们推荐几个景点,圣托里尼只是炒的比较厉害。”

李晨把烟扔在地上,踩灭了,他其实没有多大的烟瘾。Lucas递了块包装精美的东西给他,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外国文字,反正肯定不是英文。打开,是做成雪茄形状的东西。

“我不抽这个。”韩伟的同事吓了一跳。

“哈哈,这是巧克力做的,法国直邮过来的,PH大师店里做的。”

韩伟的同事想起别人好像都在议论,Lucas背景不凡,在这里的咖啡店做事,纯粹是兴趣爱好。

“那个……拜托你个事儿……”李晨深呼吸一下。他从小就是优等生,进了单位又受领导器重,这样,已经算是低声下气了。

Lucas“嗯”了一声,也丢了一块巧克力进嘴里-当然也是高档的进口巧克力,这一口下去,二十多块钱也就没有了。包括他那身衣服,休闲装,但是一看,就特别贵。*里管这种人叫millionaire,百万富翁,他们天天去打网球,就穿这种休闲装,上千上万一套。

李晨知道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不成的,可是他真的需要钱。他刚开始找对面凉皮铺的店主借钱,说好了三分利,但是他不知道那是利滚利的……刚开始借的那点钱已经滚到十几万了……

“你有兼职介绍给我吗?”李晨问。

这话问出来,他自己都觉得可笑,一个文史类的研究生,所学到无非就是为了考公务员考事业编,除了在衙门口当差,他又能做什么?人家学会计的小姑娘还可以在外面兼职呢,更不要说有点学者是专门做文物奠定的,都是有大老板拿着钱求着来做次鉴定。

Lucas好像是出神了,看着天空,说:“听说日本有个美术馆,专门有个屋子,屋顶是透明的,繁忙的都市人在里面,可以抬头看看天空,云卷云舒……啊?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李晨无力的用脚踩踩地上的烟头,烟灰弄了一地,保洁的师傅露出了并不善意的表情。

Lucas还是笑眯眯的,好像对今天的一切,都是满意极了。

树上的小鸟叽叽喳喳的,这花骨朵才刚冒出来,它们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这可怎么得了,要耐着心思,等着开了花,结了果子,才好啊。

而馆长办公室里。

“忘尽心中情,遗下爱与痴,任笑声送走旧愁,让美酒洗清前事”,欧阳大爷一字一字的唱着,就算当年蔡文姬写《胡笳十八拍》也没有这么哀怨啊。

你看天上的云,云卷云舒。

你看湖里的鱼,上下沉浮。

这人生啊……

楼下的车子一动,欧阳大爷的心就开始痛。

钱啊,你为什么是钱?!!你要是天边的云该多好,云散了,还能聚集,可是钱花了,就没有了,没有了,彻底没有了!

啊啊啊啊啊啊!!!

欧阳大爷痛定思痛,觉得总要做点什么才好,于是gan脆果断的叫来了主管厨房的杨师傅。

杨师傅年过三十,生的肥头大耳,虽然油腻,却不肥胖,活像刚减过肥的猪一样。脸上习惯性的带着谄媚的笑。

欧阳大爷坐在转椅上,看着杨师傅,双手交叉,慢声细语道:“小杨啊。”

杨师傅赶紧答应着:“哎。”

杨师傅对馆长大人的态度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毕竟承包食堂是个很……反正他自从承包了这食堂,连家里用的花生油都不用再买了。

欧阳大爷说:“昨天我去开会啊,听人家说啊,这春天容易gan燥,容易生病……”

杨师傅连忙说:“没事儿,我回来给您老熬个……”

他那“冰糖枇杷”四个字儿还没说出来呢,欧阳大爷已经说道:“那个,我的意思是,这个月,食堂就都吃素吧,预防一下感冒上火哈……”

杨师傅:。。。

欧阳大爷却翻看起桌子上的书来,正好翻到,这王安石的旧事。王安石当年位居宰相,却非常节俭。王安石的儿媳妇的娘家有个姓萧的表亲来京城游玩,王安石请那萧姓少年吃饭。那少年估计是家里条件不错,吃饭的时候把胡饼中间带芝麻的部分吃掉,边儿上的部分没吃。

王安石默不作声,把剩下的胡饼边拿起来,自己吃了。

哎,见贤思齐啊,欧阳大爷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身形怎么真么伟岸啊。窗外的喜鹊,莫非是被他的高洁感化,所以才长得如此体态丰盈?

不过,想到此处,欧阳大爷突然对刚刚出发的李晨和韩伟有点愧疚。他们俩都是正经八百的读书人出身,就算工作了,也是蹲在办公室里,现在要去郊外,一路奔波辛苦,风吹日晒,他这个做馆长的,本来应该放几个芝麻烧饼在他们口袋里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