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最新章节列表

015:怕是要节外生枝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宋堇安一愣,望着前方镜子里站在自己后面的伟岸俊影,在他抬手抚上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时,身子就像是被石化了般,完全不能动弹,就那样怔怔的睁着双目盯着镜子里的那个带着笑意的男人。

他拨弄头发的动作十分轻盈,似是生怕把她弄疼了般,不知不觉的,周边开始萦绕起一股带着粉色气泡的爱昧的气息,让宋堇安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着,甚至还不断加快,似是快要跳出来了般。

和傅靳恒认识了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她二十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和做过的事情全在他身上发生了,这让她有些晃神。

偌大的浴室里除了吹风机的声音外,就只剩下宋堇安的心跳声了,而站在她身后帮她吹头发的傅靳恒却显得特别悠然自得,气定神宁,丝毫不像她那样震惊和手足无措。

她的头发并不长,也就落在脖子处,平时看上去十分成熟简约还带着几分英气,但现在湿漉漉的头发显得有些蓬松和凌乱,傅靳恒看着倒有几分‘可爱’的感觉。

许是被这两个字给惊讶到了,傅靳恒的手一顿,媚头饰轻佻了两下,在他的潜意识认知里,其实‘可爱’这两个字和宋堇安是完全搭不着边的。

在他的印象里,宋堇安给他最大的印象和感觉就是人美性格冷,不喜言语表达,每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眉眼都是冷若冰霜,甚至这么久了,都没怎么见她笑过,总是冷着一张脸,说的话也是非常淡漠,似是没有半点人情味。

但他在看到当初傅柒晗因为受到惊吓,宋堇安像个暖心的大姐姐一样将她搂在怀里,轻声细语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那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其实不像表面那么冷漠不近人情的。

只是也让他很好奇,这个女人这么漂亮,又那么年轻怎么就那么冷冰冰的呢!不自觉的想去靠近她,想去了解她。

其实冷美人他也是认识几个的,苏砚郗就可以称得上了,只是她嘴角常常会扬着抹温婉淡然的笑,不像宋堇安一样冷得那么一本正经。

另一个就算是乔诗微了,乔诗微的性子也有些淡然,和苏砚郗的性格很像,是非曲直心里拿捏得非常清楚,只是偶尔也会有温婉大方的一面,这也是家庭原因的使然。

可宋堇安却不同,共住一个屋檐下那么长时间了,他只看到她冷漠的一面,还没见她对谁温柔过,只是每次在和傅柒晗说话的时候会格外放轻语调,但音线却依旧冷漠。

很快,头发吹干之后,傅靳恒就把吹风机关了,对着镜子里的俏容微微一笑:“吹好了,拿把梳子梳一下就好了。”

宋堇安猛地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他,见他将吹风机从插板上取下来收进柜子里,下意识抬手抚上自己的头发,唇瓣动了动,却没能发出半个音阶来。

“怎么了?”傅靳恒将吹风机收好后,直起身子,发现她正盯着自己看,便笑着反问,又注意到她摸着自己头发的手,挑了挑眉,走过去,倾身靠近她的耳边,嘴角勾起抹邪魅的笑:“第一次给女孩子吹头发,有点手生,没吹好,宋警官不要太在意,一回生二回熟,我想下次会让宋警官满意的。”

听着他这轻佻的语气,宋堇安的脸上划过不自然,冰冷的眉目不着痕迹的剜了他一眼,胡乱捋了下头发,也懒得梳了,转身就出了浴室,还不忘撂下一句:“没有下次了。”

傅靳恒站在原地,双手落入裤袋中,低头笑出声来,没有下次了?

那可不一定,话啊!还是不能说得太满了。

下午,宋堇安在傅柒晗的房间里睡到下午四点多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是曹威打来的,说是已经找到了那把杀害于芳的凶器了,也从凶器上找到了仝为的指纹了,这无疑就是给于芳这起案子定案了。

凶器上的指纹对于一个案子来说,是个非常具有代表性和决定性的证据。

宋堇安听后,立马清醒了,从床上坐起来:“那他现在人呢?不能让他跑了。”

“宋队你放心,他跑不了,之前我就和海关和所有车站打过招呼了,不能让他离开T市,他想跑也插翅难飞,我现在就带人去抓捕他,宋队你就安心在家里休息吧!等感冒好了再来吧!仝为这小子就交给我了,我一定把他办的妥妥帖帖的。”他和宋堇安也共事那么久了,听她这样说,就知道她打算赖队里了,曹威也就把她心里的顾及全部都给解释了遍。

宋堇安抿唇:“你发定位给我,我现在过来。”

“别,宋队,你千万别,你忘了杨支队上次开会的时候说过什么了吗?他说你要是再带病执行任务,那就直接给与降级的处罚。”

“降级不重要,不能让仝为跑了。”

曹威扶额,叹了口气:“宋队,我和你办了大大小小那么多案子,我的能力你难道不相信吗?”、

“不是……。”

“行了,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先挂了,我们这边准备出发了,等把仝为抓回来审讯完后我在给你打电话或者发微信哈!”曹威打断她的话,说完后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看着电话被挂断,宋堇安扶额,无声的叹着气,心里有些懊恼,怎么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感冒发烧了呢!

正当自己懊恼时,房门就被敲响,外面传来道好听的低沉声线:“宋警官,你醒了吗?”

宋堇安抬眸看向门口,听到他的声音,心里莫名有些慌,张了张唇,清了下嗓子:“醒了。”说完后,便抬手捋了下头发,掀开被子下床走下去。

将门拉开后,映入清冷的目光中是张熟悉的俊容,刚张唇,没来得及出声,就见他忽然伸出长臂摸上自己的额头:“还是有点烫,你过来,体温计我记得今天早上扔在晗晗房间了。”

傅靳恒把门全部推开,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走进屋子里,推着她坐在床沿边,目光在屋子里到处梭巡着。

“在床头柜上。”知道他在找什么,宋堇安就抬手指向床头柜处,她在睡觉的时候亲自从床上拿起放上去的。

傅靳恒走过去,拿起电子体温计到她身边,对着她的额头按了下开关,看着上面的数字,微觑着眉头:“三十八度四。”

量完体温后,傅靳恒就双手抱胸,紧觑着眉头看着她,面上似是有几分不悦。

被他这样盯着,宋堇安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针也打了,药也吃了,中午回来的时候明明是退烧了的,这会怎么又烧起来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头晕头痛什么的,要不要再去趟医院?”

“不用,医生不是说了吗?只是风寒感冒,反反复复很正常,别再着凉就好了。”宋堇安听着他言语里的关切之意,十分的不自然,移开目光,淡淡然的说着。

“那要喝水吗?”

“不用,我待会自己出去倒。”

音落之际,傅靳恒忽然再次凑近过来,宋堇安心底一慌,下意识往后面靠去,睁大眼眸看着他,耳边萦绕着他好听性感的嗓音:“状态看上去确实是比早上好多了,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别憋在心里,要和我说,知道吗?”

宋堇安抿唇,默然的别开头:“你能离我远点吗?说话就说话,别靠那么近。”

傅靳恒一愣,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眼底染上丝丝笑意,却没有直起身子,故意保持着这个距离站姿,还故意调侃道:“啧!宋警官,你好像脸红了,是烧的还是……害羞的?”

宋堇安一听,心里‘咯噔’一响,眼底蹙着寒意扫向他,似是在警告般,带着蜜汁红晕的俏容瞬间冷了下来:“让开。”

知道她动了怒,傅靳恒挑了挑眉,缓缓直起身子,单手落入裤袋中:“宋警官,生气可是容易变老哦!”

“晗晗呢?怎么还没回来?”宋堇安横了他一眼,懒得和他去耍嘴皮子,直接把话题给转移开了,而且晗晗那么久都没有回来,虽说他们中午回来的时候金一硕是在家的,但现在也四点多了,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我刚刚给她打过电话了,陶警官和她在一起,没什么大碍,她在外面玩得不知道有多开心,一点也不想回来,还说跟着办案比待在家里有趣多了。”傅靳恒回想起刚刚给傅柒晗打电话的时候,听她那个语气啊!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案子再不快点破,怕是要节外生枝啊!

至于这个枝要生去哪,傅靳恒可没有把握,毕竟傅柒晗这个丫头鬼灵精怪的,心思单纯善良,但也不是个什么省油的灯,而且最重要的是傅柒晗成为警方保护证人的事,他一直都是瞒着家里父母的,怕他们会担心。

“那我给奇勋发个消息,让他早点把晗晗带回来,天黑了,外面更不安全,而且这几天都在下雨,外面也冷。”宋堇安端倪了下他的神色,似是察觉到他眉宇间的担忧了,便想了想,拿起手机给陶奇勋发了一条微信。

“晗晗刚刚说了,要吃了晚饭才会回来。”傅靳恒头微偏着,垂着视线,看她低头打字的样子,轻笑了声,问:“宋警官,晚上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

“嗯?都可以?”

宋堇安一愣,想起中午那顿饭,便抬眸道:“吃拌饭吧!傅检你呢?”

“拌饭?嗯……,可以,说起来,我也很久没吃拌饭了。”傅靳恒故意拖长尾音,稍稍思衬了会:“那宋警官是打算出去吃还是点外卖在家里吃?现在外面正在下雨,出去应该不太方便。”

“家里。”

“好,那你先去洗漱一下吧!现在还早,晚点我来点餐。”

“不用,中午那顿饭已经让傅检破费了,晚上还是我来请吧!虽然没有中午那顿好,但……。”

“宋警官这是要请我吃饭?”傅靳恒停下打算出去的脚步,侧着身子打断她的话问。

“额……算是。”

“既然这样,晚上还是我来请吧!等下次宋警官有空了,请我顿大餐吧!”傅靳恒笑了笑,从裤袋中掏出手机把玩着。

宋堇安看着他饶有深意的眸,唇瓣轻儒着,就是没能发出声音来,便直接见他离开了房间,将门轻轻带上。

***

当天晚上八点左右,于芳案件的嫌疑人仝为被抓捕归案,但在审讯的过程中,却拒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曹威都把水果刀放在桌上以及那刀上指纹的检验报告,还有于芳生前一个小时的通话记录给他看了,仝为还是不肯承认认识她杀的,坚持称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甚至还扯到了前面那起连环杀人案身上,这让曹威气得心肝肺都疼了。

见仝为油盐不进,曹威恼火的走出审讯室,到长廊外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好让自己冷静冷静。

正好张明成回来看到了,用眼神示意了下审讯室里面:“撂了没?”

“要是撂了我能这样?从八点到现在都十点半了,一直和我僵持着,不肯认。”曹威无力的摊开手,狠狠的吸了口烟:“我什么样的嫌疑人没遇见过啊!比他更拧巴的人我都审讯过,居然跟我玩这招,以为不肯承认就没事了?真是天真,不行,我还得进去和他说说。”说到最后,曹威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憋着火的把手中的烟蒂丢进垃圾桶上面的烟灰槽里,转身就再次进了审讯室和仝为继续斗智斗勇去了。

张明成轻笑了声,拿着手中的东西,直接去了检验部那边。

刚走出队里那个大门,就看见宋堇安走了进来,让他有那么瞬间以为自己眼花了,直到宋堇安走近了,听见她的声音:“明成,你这是要去哪?”

“宋队……。”张明成诧异的睁大眼睛:“你不是在家里休息养病吗?怎么过来了?”

“曹威和我发消息说仝为落网了,但是不肯撂,我就来看看。”

张明成点了点头,忽然想道:“那杨支队那边……?”

“折回杨支队应该下班了,你别和他说就行了。”

“哦……好。”张明成底气不足的应着,这和杨支队打幌子,他心里莫名有点怂,不经意间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傅靳恒,更是惊讶了,抬手打招呼:“傅检,你也来了。”

傅靳恒听言,看过去,笑着点了点头:“嗯,送你们宋队来了,她不是还在发烧吗?她自己开车不安全。”

“这样啊!”张明成恍然大悟,又担忧的看向宋堇安:“宋队,你还在发烧啊!那应该在家里休息啊!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曹威那里自会有办法的,他审讯嫌疑人是最有一套办法了。”

“没事,不要紧,你这是要去哪?”

“检验部那边。”

“那你去吧!我去曹威那里看看。”

“好。”张明成应着,还不忘嘱咐道:“宋队,你待会去曹威那里后就不要留下来值班了,不然明天杨支队看见了肯定会说你的。”

“嗯,知道。”

“辛苦傅检了,待会还请傅检送宋队回去休息,那我就先去忙了。”

傅靳恒笑着点头,抬手示意了下,看着张明成离开后,目光才再次落在宋堇安身上,走到她身边:“我说你不听,硬要过来,瞎操心,他们不是处理得挺好吗?”

宋堇安闻言,偏头横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直径走向审讯室那边。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傅靳恒无奈的笑出声来了,自己也没有跟过去,而是选择在他们队的大厅长椅上坐着等她出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宋堇安从审讯室走出来,和曹威嘱咐了两句之后,就想起了傅靳恒应该还在外面等着自己,便加快脚下的步子走到大厅,却不想,映入眼帘的确实傅靳恒正在和一名非常漂亮的文职女警正在谈笑风生着,脚下的步子便不禁慢慢放缓了下来。

“宋队,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在这里?”一道突兀的声音在大厅里划破,引来傅靳恒那个文职女警的目光注意力。

宋堇安垄断思绪,看着身后的男孩子,淡淡然的道:“曹威不是把仝为抓捕归案了吗?我来看看进展。”

“哦哦。”

“到下班时间了,怎么还在这里?”

“正打算走。”

“嗯,路上小心。”

和男孩子说完话后,宋堇安便转身,突兀的发现傅靳恒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还离自己特别近,步子一慌,下意识往后倒退,却显得有些猝不及防,双脚绊了下,以她的伸手是完全可以站稳的,可还没等她站稳,傅靳恒就眼疾手快的伸出长臂一把揽住她的腰,耳边还传来他那道惊呼声:“小心。”

宋堇安一愣,身子往后仰着靠在他的怀里,时光似是就这样静止了般,平缓中带着紧张感的呼吸声一点点抨击着空气中的每粒尘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