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黑巫秘闻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零三章 祭品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宋干求助的目光看着我,我慢慢推开门,货仓里的冷气扑面而出,顺手打开灯,惨白的光线照射下来。

货仓里还是臭鱼烂虾,女尸躺在那里一动没动。我们四下里看看,并没有孟猜的影子。我和宋干走进去,他十分担心弟弟的情况,叫过几个人在仓里检查起来。

我径直来到女尸前,仔细检查尸体的情况,这一看吓了一大跳,女尸的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我吸口气,用手捏住尸体的嘴,可怎么都捏不开。我赶紧叫过宋干,指着女尸的嘴给他看。

宋干理解了我的意思,也用手捏着女尸的嘴,可不知怎么回事,女尸的嘴紧紧闭合,普通的手劲怎么也捏不开。宋干急了,居然掏出枪,对着女尸的脑袋就要开枪,幸亏我反应快,猛地抬了一下他的手臂,一声枪响正打在对面的墙上,冒出一股烟。

宋干冲着我大叫,我赶紧招呼外面的杨文明。杨文明一直躲在门外不敢进来,看到这种情况,知道躲不过去,期期艾艾走了进来。我让他赶紧翻译。

杨文明听着宋干的大吼大叫,说道:“他说都是这具妖尸搞的鬼,他要找不回弟弟,这具尸体留着也没用了,直接用枪轰烂得了。”

我让杨文明劝劝宋干,不要那么冲动。宋干急了,挥舞着枪,真怕他哪一下失手了,别把谁给崩了。

宋干大吼,那意思是甭管谁,只要害了他弟弟,照杀不误!

我听得心念一动,轻轻用手覆盖在女尸的脸上,感觉阴森的凉气直冲手心。我尝试用鬼王心咒和它沟通,微微合眼用心体会,就感觉扑面而来的黑暗怨气,这股气息之强大,让我浑身瑟瑟发抖。

我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怨念,好像在说,杀掉仇人!杀掉仇人!

我赶紧收回心咒,缓缓睁开眼,就听到杨文明喊道:“嘴张开了,嘴张开了。”

我们看过去,这一看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女尸的嘴里鼓鼓囊囊的,竟然是含着一嘴的头发。大家面面相觑,我探手进去,颤抖着拿出一团头发。

这头发还湿漉漉的,沾着一些红白的液体,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刺鼻。

杨文明的喉头咕嘟一声,他颤抖着说:“会不会是女尸把孟猜给吃了?”他对着宋干又说了一遍自己的猜想,宋干眼珠子都红了,能看出他和弟弟的感情特别好,弟弟现在没了,他怒发冲冠,不管什么任务了,颤抖着用枪对着女尸的脑袋就要开。

他实在是暴怒,我和杨文明一时竟然不敢去劝,这小子盛怒之下,估计连我们都能宰了。

就在他开枪的瞬间,只听门外一声大吼,宋干的手颤了一下,愣是没敢扣动扳机。一直没有露面的阿辉居然阴沉着脸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不少当兵的。

阿辉进到货仓,大声对着宋干说着什么,宋干极力辩解。阿辉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枪,对着宋干甩了一个大嘴巴,把宋干打的踉踉跄跄,满嘴是血。

阿辉指着我们,用汉语说:“都给我出去!谁也不能留在这,不管谁死了,女尸必须安然送回去!”

杨文明苦着脸,拉着我的袖子,示意出去。我想了想,跟着他们一起到了外面。阿辉把大门重重关闭,脸色极为阴沉,到了外面又把这句话用东南亚语说了一遍。

宋干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阿辉叫过一个当兵的,当众宣布,把他提拔成船舱的新负责人,然后把自己的配枪交给他,交代说看好这道门,任何人不准再进去,否则格杀勿论!

阿辉气呼呼地走了,这些当兵的没有散去,还在低声议论。新提拔上来的这位负责人,真是挺负责,用枪比划着,让所有人都去划桨,别耽误行程。众兵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服气,又没有办法,都回去干活了。

宋干眼神里都是绝望,站在那里好长时间没动地方,能看到他在暗暗咬牙。

我叫杨文明过去,让他翻译。我对宋干说:“你弟弟或许还没死。”

宋干猛然抬起头,紧紧盯着我。

“你只要听我的,就有办法让你弟弟回来。”我说道。

杨文明赶紧翻译过去。宋干看着我,喉头上下乱窜,此人绝对是经历过血与火的老战士,眼神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淡定,我能解读出他的意思,只要能让他弟弟回来,不管做什么都在所不惜。

宋干说了一句话,杨文明吓得一缩脖,半天没敢翻译。

我大声道:“照实了说,怎么回事。”

杨文明咬着下唇,深吸口气说:“刚才宋干说,他可以听你的,可如果到时候他弟弟孟猜回不来,他就会杀了你,然后……也会杀了我。”

我面无表情,向着宋干伸出了手,宋干看着我,缓缓也伸出手,我们握了握。

我告诉宋干,把阿辉给叫来,所有人都要在,我要开个会。

宋干点点头,去叫阿辉了。

杨文明急的不行,又怕我生气,絮絮叨叨地说:“王先生,你有把握吗,那个孟猜到底在哪呢?”

“你去找把刀来。”我说道。

杨文明大惊:“你要干什么?”

“赶紧去,刀越快越好。”我厉声吼。

杨文明看着我,叹口气,一路小跑上了船舱。我坐在货仓门口,静静养神,那个新负责人看着大门,提枪警惕地盯着我。

时间不长,杨文明先回来了,拿了一把大砍刀。我试了试,刃口还挺锋利,手轻轻一触碰,就拉开一道细微的血口子。

就在这时,阿辉和宋干也下来了。阿辉来到我面前,阴着脸:“王先生,你想做什么?”

我提着刀站起来,阿辉吓了一跳:“你什么意思。”

我把刀一横,说道:“刚才我和女尸沟通了一下,她有怨气难平,如果不平复她的戾气,孟猜就回不来。”

“啥意思,孟猜被女尸藏起来了?”阿辉眨着眼睛问。

“等我做完法就知道了。”我一步步来到船舱中间,所有人都停止划桨,一起看向我。

我把刀握在手里,链通神识之境的君小角,君小角缓缓站起,开始在神识里操刀自舞。我得到它的神通,也跟着舞起来。这种情况类似于传统法术里的“神打”,也就是请神上身。清朝时候义和团,里面的神坛有很多这样的师傅,可以请神上身,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动作。我和他们的区别是,他们是请外神,而我的神就在自己的神识之境,用不着太过麻烦琐碎的过程,就能链通上。

我在船舱中间开始耍起了刀,动作娴熟流畅,时不时高起落下。我越耍越是畅快无比,行云流水一般,一人一刀,浑然天成。我忽然到了一种很离奇的境界,外界的环境已经不在了,时间也没有了,只有我一人,只有手一刀,只有当下这一刻。

君小角收刀,我正好在空中来了个鹞子翻身,随手收刀。现场极为寂静,停了好半天,“哗哗哗”不少人在鼓掌。

阿辉笑眯眯地:“这就是传说中的拆泥子功夫吧,王先生,没想到你还是国术大家。”

我走到他的面前,抱拳说:“不敢当。刚才是一套招魂舞,目的是平息死者怨气,但要彻底平复,还差一样东西。”

阿辉好奇,问还需要什么。

“祭祀亡灵,还需要有祭品。”我淡淡地说。

他有些意外,正要发问,我抄起手里的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挥出,就一刀,自阿辉的左边脖子进去,划断喉管,从右边脖子出来,直接横切。

这一刀我灌注了法力,也用尽了全力,就是怕一击不中。一刀下去阿辉竟然没反应,还在眨着眼问我:“你需要什么祭品……”

话音未落,脖子上出现一条细细密密的红线,先是血珠渗出来,而后越出越多,血若喷涌。他紧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倒退了一步,直挺挺向后一倒,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下变故谁也没料到,所有人先是静了几秒钟,而后都站起来,步枪上膛,至少有十把枪的枪口对着我。

我站在船舱中间,被这些枪指着,杨文明在旁边都快吓尿了。

我看着宋干,目光紧紧盯着他,那意思是让他遵守刚才的承诺。宋干突然拔出枪,也对着我。

我们两个隔空相视,能有五六秒钟,宋干调转枪口,突然对着货仓门口那个新提拔的负责人,“砰”就是一枪,那人猝不及防,被一枪爆头,鲜血喷在门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