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大叔轻点聊 > 大叔轻点聊最新章节列表

第1216章 觉得不错又怎样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姬云期速度很快,换好衣服就去找方希悠了。

“别着急,我们下午再过去。”方希悠对姬云期道。

“啊?下午啊?”姬云期一脸失望,松开自己抓着方希悠的胳膊的手。

“人家还有事要忙的,就算是下午,估计也是抽出来的时间。”方希悠道。

姬云期愣住了,盯着方希悠,道:“人家?谁?”

方希悠一时吃语,扫了姬云期一眼,道:“那画儿又不在博物馆里,在沈先生家里,不等人家有空了我们再去,难道要去闯空门?”

“沈先生?”姬云期故作不解,道,“什么沈先生?我怎么不知道啊?你还有这样的朋友?”

姬云期说话向来是口无遮拦的,和方希悠这么说,也无所谓方希悠会不高兴。毕竟这话说着也不合适,按照她和方希悠的关系,方希悠有什么样的朋友也轮不到她来过问。可她和方希悠太熟了,说话也就不过脑子了。

“你见过的啊!在京里的时候,亏得人家沈先生还记得你,你不记得人家了。”方希悠端起咖啡,喝了口,道。

“见过的?”姬云期问。

方希悠便把上次在京里和姬云期一起见到沈家楠的事告诉了姬云期,姬云期这才“哦”了一声。

“原来是那个人啊!感觉,呃,很舒服的一个人。”姬云期道。

方希悠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没说话。

姬云期看了方希悠一眼,眼珠子转了下,道:“姐,你是不是觉得他,很不错啊!”

方希悠盯着姬云期,姬云期被她吓到了,忙说:“哎呀,我随便问问的嘛!你别生气。”

“我哪有生气?不过,这些话,你不要乱说,云期。”方希悠道。

姬云期看着她。

“我这样的身份,就算是觉得,觉得谁不错,又能怎么样呢?”方希悠说着,叹了口气,“还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了,殃及无辜总是不好的。”

姬云期坐在方希悠身边,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那泉哥哥呢?他,对你还是,不好吗?”姬云期问。

“没什么好不好的,就那样儿吧!”方希悠说着,喝了口咖啡,“指望他对我好,又怎么可能?我们之间,早就回不去了。”

“其实,也未必。你不要这么早就放弃。”姬云期劝道。

“我还能做什么呢?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太累了。”方希悠说着,望着前方。

“泉哥哥那个人性子倔,又傲的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我,对顾希,对家里每个人都好,对你,可能只是你们之间有些岔子,并不是说他。”姬云期道。

“他到现在心里都是另一个人,他为了那个人,什么都肯牺牲,连自己的前途都可以放弃,你觉得我还要争取什么?我还要期待什么呢?”方希悠说着,站起身,走向了花园。

这边别院的花园,是大姑一直在亲自打理的。大姑不在的时候就是园艺工人在照料,此时,艳红的茶花,正在园里怒放。而不远处,就是一片鹅黄色的腊梅花瓣迎风独立。这个园子里,一年四季都有花盛开,美不胜收。大姑不喜欢京里的天气,再加上大姑父之前一直在沪城工作,大姑便和大姑夫一起多在沪城这边住着,就买下了这幢住宅,住了很多年。

姬云期是不知道曾泉和苏凡的事情的,听方希悠这么说,心里满是好奇,便跟上方希悠。

“姐,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就上次杨家。”姬云期问。

方希悠摇头,手指抬起一朵茶花,道:“那个女人算得了什么?”

“那就是,孙小姐?”姬云期问。

方希悠的手顿了下,收回手,笑了下,道:“你别瞎猜了,也别问了,不是颖之。”

“姐,泉哥哥要是连孙小姐都不喜欢,那,那你是不是误会了?他怎么会喜欢别的女人?连你和孙小姐都进不到他心里的话,这世上还有哪个女人是他能看得上的?”姬云期道。

“感情的事,不是那么算的,云期。别问了,我都放弃了,你还劝我做什么?”方希悠道。

姬云期张开嘴,却见方希悠从身边走过去,话要收回,却还是说了出来。

“姐,你和泉哥哥的性格都是那么,说句你不高兴的话,你们两个都有点矫情。”姬云期道。

方希悠盯着姬云期,愣住了。

“本来嘛,夫妻两个人,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有什么觉得别扭的就说,一直猜来猜去的,这么多年就这样别扭,谁能受得了?”姬云期道。

也不管方希悠不高兴,姬云期便接着说:“姐,你干脆就直接问他,是要你,还是要那个女人。他要是再忘不了那个女人,就干脆和他离了算了,让他跟那个女人过去。我倒是看看,谁会让他把那样的女人娶进门!”

方希悠不禁笑了,看着这样直率的姬云期,揽着小嫂子的肩,道:“谢谢你跟我这么说,只是,只是,我,我说不出那样的话,我也,不想说。而且,离婚,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离婚吗?家里是不会同意的。”

“你总得为自己活一次吧!为什么老要考虑家里?憋屈着自己?”姬云期道。

“我,不想离婚,云期。”方希悠道。

“你不想?他心里是别人,你还不想离婚?到底为了什么?为了家里?你跟二舅说实话,二舅会不同意吗?你跟姥爷说,姥爷也会同意的啊!”姬云期急道。

方希悠摇头,道:“没那么简单。”

“你。”姬云期道。

“什么都别说了,云期。我自己的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方希悠道。

“可是,泉哥哥。”姬云期道。

“他,他其实很好,真的。他虽然有些时候很幼稚,可是,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方希悠道。

姬云期盯着方希悠,道:“你,还是很爱他,是不是?”

方希悠愣了下,淡淡一笑,道:“都这么多年了,哪能说不爱就不爱了的?只是,只是很多事都不随人愿而已,也只能这样了。”

姬云期撅着嘴,道:“你们两个啊,真是上辈子的冤家,这辈子就是来互相折磨的。我不说了,也不管了。反正我提醒你一句,你和泉哥哥再有矛盾,也别跟之前一样,傻乎乎地被那个姓叶的钻空子。”

方希悠脸上的肌肉一紧,笑容消失了,却道:“我知道轻重的。”

“我不说了,什么都不说了。反正,我也不希望你们两个离婚。既然你还是心里爱他,就,就想办法好好谈吧,至于那个女人,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长清哥也没说过泉哥哥在外面有什么人的啊!”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

风,从两人身边吹过,吹动着她们的发丝,吹动着她们的裙摆。

“要不,我们两个出去散散步?你想出门吗?”方希悠问姬云期。

“当然想了。要不,我们出去吃东西吧!上次我来的时候吃的那个什么,妈呀,太好吃了,就再前面弄堂里的。我带你去。”姬云期说着,就拉着方希悠往外走。

跟着姬云期离开,在便衣保镖的保护下,方希悠走在人群中。虽然她和姬云期都是在吃小店的东西,和普通的游人和居民一样走路,可是,人群里的方希悠,似乎还是一眼就会让人感觉出她的与众不同。她的衣着打扮,她的举止谈吐,总是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虽然大姑和方希悠说了要照顾好姬云期。

可是毕竟方希悠没有做过孕妇,也没有在意过孕妇的禁忌。因此,姬云期跟着她在一起,完全就跟正常人一样,想吃就吃,想玩就玩,除了园里烟酒,其他的真是一点都没有忌讳。这可是让姬云期有种出狱的喜悦,被婆婆管教了一个多月,整天就是在家里待着,哪里都不让去,吃的东西也都是严格规定了的。现在可好,真是开心的不得了。

看着姬云期跟个小孩子一样开心,方希悠的心里不禁唏嘘。为什么她自己的生命里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时刻?

身在荆楚的曾泉,今天也是离开了首府,去地方检查工作了。方希悠大姑给他打了电话,说方希悠和姬云期一起在沪城,还说她已经嘱咐了儿媳妇,让儿媳妇好好做做方希悠的工作,让曾泉不要担心。

曾泉当然是要感谢大姑这么关心他们,可是,劝什么呢?孩子的事?

当然,曾泉是不知道方希悠在沪城做什么,他昨晚打电话了,也早就知道了姬云期的事。但是,其他的,方希悠没有和他说,他也没有问。工作那么忙,哪里还有时间去想别的?但是,她在武汉待着,总归是不如在京里和沪城那么自在的,还是走了好。

而苏凡在疆的困境,也传到了曾泉的耳朵里。

曾泉没有直接给霍漱清打电话,也没有问苏凡,而是疆那边有专人跟他报告的。苏凡那么努力地去做那个计划,却没想到结果让她那么难受。

唉,也许,这就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吧!哪有什么事都顺顺利利的呢?只是,苏凡的个性,会不会因此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而开始怀疑自己呢?

曾泉有些担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