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列表

第300章 柳教授的择偶标准(再次调整章节名)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安暖走出了厨房,刘长安真讨厌,甜甜的布丁只是个比喻,他却真的好像要吃掉一样,好在安暖也咬了咬他的嘴唇回敬,并不算吃亏,在这场无情的战斗中取得了一定的胜利成果。

“今天晚上吃什么?”柳月望已经煮好了茶,正小口地喝着,她有个朋友是F4花茶品牌创始人,柳月望试喝过感觉还不错,所以接了代言,一直有免费的各种各样的花茶喝。

像她这样的冻龄美人,很受微商欢迎。

“黄瓜那么多,他打算做个黄瓜皮炒肉,凉拌黄瓜瓤,再来一个黄瓜焖猪脚和鸡汁黄瓜丝就差不多了。”安暖汇报道,自从柳教授买了那个她觉得很好用的黄瓜切片机以后,家里的黄瓜储备就没少过。

“他和我的黄瓜有仇。”柳月望有点想吃生黄瓜了,只是拿着黄瓜啃的动作不那么优雅,所以柳月望一般只在家里吃生黄瓜。

“谁让你买那么多,就算今天做完菜,你那些小黄瓜,手指黄瓜什么都还有好多,那些又不能用来炒菜吃。”安暖其实也挺喜欢吃那些小黄瓜的,一口一个,她不喜欢啃那些大黄瓜,因为她嘴巴小。

“对了,我包里还有几个布丁,凑合下当饭后甜点吧。”柳月望神色自若地把自己的包拿了过来,拿了布丁出来。

安暖狐疑地看着妈妈,观察观察之后,脸颊绯红,毕竟知母莫若女,她是故意的还是巧合,安暖还是能看出来的。

“我和刘长安说话,你也偷听!”安暖气鼓鼓地瞪着妈妈,平常当着妈妈的面向刘长安撒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她和刘长安亲嘴儿的互动情节,属于情侣间的小游戏,不能为外人道!

“我本来是想去拿黄瓜吃的,不关我事啊,我就路过一下……我都没有去打扰你们。”柳月望不以为意,亲嘴这种事情应该偷偷摸摸的,既然他们没有刻意避讳她,那她没有站在门口围观,就已经很为他们着想了。

说完,柳月望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毕竟自己的女儿,现在居然懂得这样撩人了,看起来刘长安好像还很吃这一套,柳月望说清楚是成就感还是唏嘘,这当妈妈的看着安暖的成长,感觉还是很欣慰和复杂的。

“你笑我!等会儿我让刘长安不要做面霜给你了!”安暖脸颊鼓了起来。

柳月望抬起双手,在安暖的脸颊上拍了一下,安暖的嘴唇“啵”的一声,脸蛋顿时像把水都吐没了的河豚一样扁了下去。

“别这样……哪有这么对妈妈的?等会儿给你买双新鞋。”柳月望收买安暖,安暖不大穿高跟鞋,平常喜欢蹦蹦跳跳,活泼好动,平底的球鞋才是她的最爱。

“那我要联名限定款才行。”安暖讲条件。

“没点品味和追求。”

“我就要!”

“行吧行吧,趁着你现在还会找我敲竹杠,让你敲几年。”柳月望有些感慨地说道。

“我一直敲你的竹杠。”安暖抱了抱妈妈撒娇。

柳月望笑了笑,温柔地摸着安暖的头发,有时候在妈妈眼里,女儿就是自己另一段人生吧,目前看来这一段人生也走的挺好。

吃完黄瓜大餐以后,刘长安和安暖陪着柳月望走出了小区,在湘大校园里散散步。

“妈,上次那个什么F4花茶品牌,想和你续签代言,你同意了没有?”安暖看着路上的茶饮点,想起了这个事情。

“没有。”柳月望摇了摇头,“他那个代言费用给的太高了,我又不是什么大牌明星。”

“代言费很多时候也不是看明星段位吧。例如罗伯特唐尼演钢铁侠,就是两三千万美元,如果是其他角色就是几百万。如果代言效果很好,公司调查反馈的数据是代言人能够带动很多销售,主动提出涨代言费也很正常。”刘长安就事论事地说道。

柳月望吸金的能力相对于没有搞公司没有入职大企业担任重要职位的高校教授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形象很好,职业也有加分,很容易就让女人们生出“想要活得像她一样”的念头。

就像“说解”上新,就总是找柳月望,只是王绛紫和柳月望关系不错,基本就是友情价甚至无偿出镜。

一个品牌要定位高端,提升形象,找柳月望这种代言人,比找什么少女组合之类的小花要更合适。

“人家那是咖位,不是段位,你以为打游戏呢?”安暖握着刘长安的手掌,站在他和妈妈中间,“今天你也喝了那个花茶,感觉怎么样?”

“一般般。”

“那应该不错了,刘长安都说一般般,那么客观地来讲,就是还做的可以了。”安暖又对妈妈说道,尽管刘长安经常连喝一瓶几块钱的橙汁都像享受人生一样,可是安暖也知道,其实刘长安只是随性而已,并不是那种总喜欢表达出非得什么什么标准才配得上他品味的人,但如果讲究起来,他的要求其实还是挺高的。

就像他找女朋友,就非得找天下第一的可爱美少女。

“其实吧……那个品牌的老板,我不大愿意多接触。”柳月望略微有些尴尬地说道。

安暖和刘长安一起了然于胸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像柳月望这种美人儿,很容易引起男人们的收藏欲望或者说占有欲,尤其是对一些自认为成功的男性来说,看到她就会想“我这么有钱这么成功必须得有这样的尤物”,这也是常有之事。

安暖有些遗憾,刘长安的父亲去世的早,可能年龄比妈妈大一些,但是要还健在,和妈妈应该是很登对的。

三个人闲聊着,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路边,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尽显风流,身材高瘦但是看得出来精力旺盛的男子走了下来,他从副驾驶座上拿出一捧花,径直走了过来。

男子应该三十岁不到,穿着打扮有一定品味,他举起花挡了挡自己的脸,又放了下来,露出一个似乎准备许久的笑容。

开着法拉利捧着花,这样的场景在校园中出现,还是挺引人瞩目的,尤其是对女孩子很有杀伤力,几个驻足围观的女孩子大概是湘大的学生,已经不由自主地拿出了手机。

“看到了没有……那个个子很高的女孩子叫安暖,旁边是她男朋友!”

“这是当着别人男朋友的面来抢人吧?”

“现在她男朋友肯定很有危机感了!旁边那个美少妇是柳教授哦,不知道柳教授会不会像很多丈母娘那样。”

“瞎说,那个是刘长安,我感觉他又要打人了,说不定直播打人!”

“刘长安这么可怕的吗?”

“是的,我听生物学院的人说了,他把他们的辅导员秦雅南都打了一顿。”

刘长安没有刻意去听这些路人的议论,他们声音也不大,但还是有些细细碎碎地传入耳中,让刘长安不以为然地习以为常,毕竟流言的版本总是在不停地更迭,传成他连秦雅南也打并不稀奇,说不定下次的版本就是他把安暖也打了一顿。

他只是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并没有什么反应,如果只是以展示自己的成功和实力就想收获安暖的芳心,那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安暖的追求者不知凡几,比刘长安更优秀的却也不存在。

安暖握住了刘长安的手,紧紧的,希望对方知难而退,不要做出那种尴尬的表白举动。

“柳教授,我爱你。”

年轻男子来到柳月望面前,直接单膝下跪,举起了手中的一大束玫瑰花,眼神热烈而真挚。

安暖和刘长安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对方之前是误会了这个年轻男子,安暖微微脸热,看来和柳教授在一起时,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了这个经验教训自己还没有领悟的太深刻。

不过不是对自己表白,安暖还是松了一口气。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年轻男子看上去三十不到啊,撑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来追柳月望?

看到这一幕,不止是安暖和刘长安,几个等着看好戏的女孩子也目瞪口呆。

因为柳月望尽管肌肤细嫩,是很年轻的状态,但是她的穿着打扮十分成熟,而且她在学校的知名度很高,谁都知道这是一位女儿已经上大学了的妈妈。

“小高,你快起来。”柳月望左顾右盼,发现学校的学生聚集了不少在周围看戏,不禁有些尴尬而恼怒。

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被这么高调的表白,尤其是在这样的校园环境之中,柳月望作为本校教授,并不愿意成为这样的八卦女主角。

“柳教授,我原本想登门拜访,没有想到在路上就遇见了你,真是缘份啊。”叫小高的年轻人站了起来。

刘长安打量着对方,不说话的时候这年轻人还是挺沉稳的商界精英的形象,可是一看这柳月望,这眼神这表情这语气,那真不是装出来的,完全是怦然心动的感觉啊。

“你不要这样。”柳月望的手指拂过脸颊的发丝,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儿和女儿的男朋友,在晚辈面前被这样追求,让她很不舒服,这人就不会看看场合吗?

“我只是有些太激动了。”小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两位是……”

“我是她妹妹。”安暖积极地说道。

“那我就是妹夫。”刘长安配合。

柳月望拿眼神剐了他们一眼,气的想收拾了他们再说,忿忿地转过头来说道:“小高,你还年轻,你今年才二十八吧。你看我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追求我是不是有点太不合适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在乎,更何况我们年龄相差都还不到十岁。这世道,一个男人追求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八岁的女孩子,很稀疏平常,为什么一个男人追求比自己年龄大八岁的女孩子,就不行呢?”小高语气平和,但是十分坚持。

刘长安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喜欢讲道理的人,他也认为小高说的很有道理。

“你点什么头?”柳月望不经意地就瞥见了刘长安在那里点头,伸手就揪了一下刘长安的手臂,把她气的啊!

“就是,你点什么头!”安暖也揪了一下刘长安的手臂,然后又摸了摸,因为她并不是真的想揪自己男朋友,只是为了抚慰柳教授罢了。

小高有些感谢地看了一眼刘长安,居然有和柳教授关系亲近的人对自己表达了支持。

于是小高习惯性地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刘长安。

刘长安看了一眼,原来是是叫高野宁,就是那个F4花茶品牌的创始人,难怪原来柳月望不愿意接这个品牌的代言人,还说不大愿意和品牌的老板多接触。

“小高啊,要不这样,你也别在路上搞得大家围观。你去把车停了,我们到那边的茶座里聊聊。”刘长安指了指街对面的茶楼说道。

高野宁看了一眼正在瞪刘长安的柳月望,点了点头,感觉这个年轻人还是比较友善的,于是也不介意对方跟着柳月望叫他小高了。

高野宁去停车,柳月望没好气地对刘长安说道:“你是嫌看我笑话没看够吧?”

“这有什么好笑话的?”刘长安真没这么想,“我就是想,你不要选择逃避,更不要不尴不尬地露出对对方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样男人不会轻易知难而退的,尤其是你要是表现的不够坚决,他还会不折不挠,认为总能感动你。”

柳月望略微一思量,她还真只考虑过对方的行为让自己难堪,所以只是一味地逃避,可能自己的这种态度在对方眼里并不意味着完全没有机会?

“就是,面对妈妈这样的美人,是个男人都不会轻易知难而退。不过……妈啊,有比自己小八岁的男人追求,难道不应该很骄傲吗?”安暖啧啧感慨着,不愧是让自己都会吃醋的柳教授。

“来个十岁的小男孩追求你,你骄傲不骄傲?”柳月望毫不犹豫地就给了安暖一下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不骄傲,我叫刘长安把他挂树上去。”安暖摸着头躲到刘长安身后去了。

柳月望有些闷闷不乐,大概就是因为自己是单身吧,所以这些人就总觉得可以来随意追求她,要是自己也有个恶名远扬的男朋友,这些尴尬事应该就能少很多了吧。

柳月望不禁想起了某个大叔,背对着安暖和刘长安没有回头张望,轻轻叹了一口气。

高野宁停好了车,来到茶楼里坐下,安暖和刘长安便离开了,留下空间给柳月望发挥。

“我妈的魅力,真是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安暖坐在了茶楼外面的摇椅上感叹。

刘长安站在她身后,轻轻地推着摇椅。

“有时候我也挺纠结的,我妈要是找一个男人,感觉就会破坏现在的家庭氛围和感觉,习惯了……突然多这么一个人到我家来,感觉难以适应。可是我妈也不能一直单着啊,总得有人陪着她。”安暖纠结地感慨。

“我有破坏你的家庭氛围和感觉吗?”刘长安问道。

“你能一样吗?”安暖摇了摇头。

“我有什么不一样?”

“你……因为我和我妈都喜欢你,当然不影响了。你要知道,很多情况都是有时候妈妈喜欢的,女儿不喜欢,有时候女儿喜欢的,妈妈又不喜欢,这样就不和谐。难得现在我把你当个宝,我妈妈也很稀罕你,这样当然不会影响了。”安暖扭过头来看刘长安,“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讨我们喜欢吗?”

“我好厉害。”刘长安骄傲自满地昂着头。

“其实不管我们怎么想,关键还是看我妈。如果我妈相中了,即便我不怎么喜欢,我也支持她,只要不是遇着坏人了就好。”安暖看了一眼茶楼里面说道。

“放心吧,真有坏人,哪里逃得过我的火眼金睛,我会保护你们的。”刘长安其实觉得这个小高第一印象还行,但是柳月望估计是看不中……柳月望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刘长安还是有点了解的。

“保护我!”安暖觉得撒娇的时候到了,转身跪在了摇椅上,一把抱住了刘长安。

刘长安和安暖在外面腻歪了一会儿,柳月望和高野宁很快就走了出来,似乎没有说几句话。

高野宁和安暖打了个招呼,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刘长安,也没有多说什么,开着车走了。

“谈的怎么样了?”安暖积极地问道。

“我和他提了一些要求,说了一些我喜欢的人的标准,他认为这样的人根本不存在。”柳月望淡淡地说道,总算知难而退了。

“那他最后瞅我一眼干啥,一副不爽的样子,我对他还挺客气的啊?”刘长安十分遗憾。

“瞅你就瞅你了,今天你惹是生非,你下次做面霜,要多给我一点。”柳月望觉得还是自己亲自开口的好,他总得给点面子。

“我惹是生非?”刘长安觉得自己从不惹事,都是事来惹他。

“你点头了。”

刘长安又点了点头,女人真是记仇,随便找点事情就能当发难的点。

安暖没有说话,有些狐疑地看着柳教授……得什么样的标准,才能让那个高野宁知难而退呢?关键是最后高野宁又用那么一种难以置信和不服气的眼神看了一眼刘长安。

安暖在这方面向来天赋异禀,每当这时候,她就像福尔摩斯一样机智。

-

-

猝死型更新写手大章节求个月票。下一个单章是推书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