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162章 捕泥鳅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修远,真没想到是你?”她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吴修远,一时之间,脸上全是热络。

早就想亲眼去看看吴修远,却熬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殷勤,吴修远竟只是看着她,也不说话。

时间长了,她越觉尴尬,慌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在这里,脚上的伤,没事儿了吗?”

吴修远嘴角微勾,缓缓地冲她点了点头,手指向了不远处的河滩地,声线温柔:“这几天,府邸上正派人收割甘蔗,我来看一看。”

收割甘蔗?梁绿珠总算是明白那日吴歧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想来也是因为吴家在收割甘蔗的缘故。

“你呢?你在这里干什么?”带着一声疑问,他探究地看向她,见她正在挖着竹子,越发好奇。

一看到吴修远冲自己笑,梁绿珠之前的尴尬和慌乱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喜悦。

“我在做工具,打算一会用来捕猎泥鳅。”梁绿珠将竹子在他面前摆了吧,露出一抹得瑟之意。

“用这个来捕捞泥鳅?”吴修远诧异,面上越发好奇。他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说过用竹竿捕捞泥鳅的。眼里涌现一丝光亮,让他多了一抹不一样的神采。

梁绿珠见她明显就是不相信自己的模样,也是径直道:“你还真是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只是想不明白,这一跟竹子如何捕获泥鳅。”

“那行,你跟我来。”梁绿珠率先往山下走,准备证明给他看。才刚刚走了几步,又想起他平日里都很忙,不由回头看向他:“倒是忘记问你忙不忙了?”

隔得近,她忽然转身 ,那被风扬起的发丝正好吹到了他的唇边,两人面上都是一片沉默。

心骤然加快了跳动,梁绿珠脸颊发烫,竟越发不敢看他 ,慌乱之间回头,正好听见他随意的回了一句:“好。”

梁绿珠听后,如蒙大赦,赶紧往前面走。吴修远见她脚步如风,一点都没有闺阁女子的娇弱。目光又是一顿。

时间长了,那种暖热的尴尬总算是消失了一些。

“没想到你的脚能好这么快,起初听见栓子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梁绿珠回头看了吴修远一眼,见他跟着在走,脚步也没有异常,这才放心。

“还行。是你送来的药管用。”吴修远勾了勾唇,觉得自己快跟不上她的脚步了,忙加快了脚步。

梁绿珠挠了挠头,心里窃喜:“往后,你需要什么草药,我都给你摘。”

才刚刚说了这一句,她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连忙摇头摆手道:“不,不,我的意思是用来补身体的药,可没说让你病着。”

解释了一阵,见得吴修远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显然没有气恼的模样,她这才扭头过去,继续走着路。

她怎么会脱口而出了这样的话,这样岂不是,巴不得他永远生病吗?

梁绿珠忍不住的拍了拍脑门心子,越发纳闷自己怎么见了吴修远就开始不正常了。

“梁姑娘有心了。”身后,吴修远轻柔的声音传来,嗓音中的平和,显然是没有生气。

梁绿珠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干笑:“你不介意就好。”

吴修远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的大笑出来,梁绿珠在前面带路,听见了他的笑声,回头,诧异的看向他。

“我听说你在吴大少爷面前可是将他吃的死死的。怎么到了我跟前就换了一副模样。”带着一丝揶揄,吴修远困惑的开口。

梁绿珠忽然觉得自己不敢直视吴修远的目光,赶忙挪开了目光,恍惚间,只觉得有什么被埋藏的挺深的东西, 忽然被吴修远发现了。

压着心中的悸动,她暗自开口道:“你,你跟他哪能一样,他就是个二世祖,欠收拾!”

要说起吴歧这人到底有多渣?她是三言两语也说不完的。

正当吴修远在思考二世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梁绿珠忽然扭头看向他:“吴修远,吴歧是不是经常为难你。”

毕竟吴修远在吴家做事,吴歧那样的性格,怎会对谁宽待?她只怕吴修远在吴歧哪里吃大亏。

吴修远眉眼一笑,缓缓摇头。

“没有?”梁绿珠完全不相信,她皱着眉头,有些不敢置信道:“他那么混蛋,当真没有欺过你。”

吴歧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放过欺负人的机会,更何况吴修远还是个任劳任怨的老实人。

“那日我在竹林里,明明还看见吴歧在威胁你。”带着一丝担忧,她忍不住开了口。

吴修远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了:“他虽是有威胁我,可你也替我报仇了,不是吗?”

想起自己在吴歧的汤里加料,梁绿珠心中很是得意。

“谁让他欺负你。”但是一丝气愤,她缓缓的开了口。

“你,很在意我。”这时,吴修远淡淡的开了口,话语中,似是在反问她,语气却是十分的肯定。

梁绿珠心中一种悸动,下意识的掩饰一些情愫:“我就是见不得他欺负好人!”

吴修远没想到他给自己的回答竟是这个,半响,幽幽道:“什么叫做好人?”

梁绿珠有些头痛,平日里吴修远从来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来他会在意什么,可今天,针对这个问题,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自己。

摇了摇头,她轻声道:“你帮了我很多忙,而且是真心待我,你踏实做事儿,也从来不害谁,你大度,你温柔,你善解人意,你就像清风明月,床前的白月光,让人舒服。”

梁绿珠不自觉的夸了这么多,回神过来,只见得,吴修远正怔愣的盯着她看。

梁绿珠整个人有些尴尬,越发不自在,在她看来吴修远就是有一大堆的优点,而且这些优点并不是她奉承出来的,她说的都是大实话。

两人之间的沉默持续了一阵子,梁绿珠怕他觉得不自在,干笑了两声:“到了。”

到了河滩地,她赶紧拿出挖了心的竹子在地上比划了一阵,最后选了一个好位置,将竹竿的尖锐的一头插在沼泽地中,另外一头则很直接的放在了干燥的河沙地上。

吴修远凑了上来,看见梁绿珠正在河滩地上挨着竹竿的地方挖坑,不由困惑:“这样有法子。”

“那是自然,泥鳅都喜欢钻洞,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梁绿珠笑了笑,将坑挖的有些大,又用一些泥土盖住露在表面的竹竿,避免 它被水冲走。

做完一切之后,她搬了两个大石头,放在了一旁,让吴修远坐下休息。

吴修远拉开袍角,坐在大石头上,和她并肩的看着那大坑。

“你怎么会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吴修远睨着她的眉眼,全是诧异。

在他看来,这样的姑娘比那些闺阁间的大家小姐还要有趣得多,那些闺阁间的女子实在是太过死板,就跟个木头一般。

梁绿珠用手支着下颌,颇有些无奈道:“这不是家境所迫吗?我要是生在条件好的家中,还至于用竹竿在这里捉泥鳅,恐怕我还真吃不惯泥鳅那味儿呢。”

吴修远瞟了她一眼,很不留情面的揭穿了她的谎话:“只怕高门大院也锁不住你这样的人。”

梁绿珠干笑:“你有口福了,烤东西给你吃,怎么样?”

“好啊。”吴修远也不客气,爽朗一笑。

梁绿珠二话不说,起身去找石头找工具,吴修远看着她忙活的样子,再次看了看坑里,顿时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之感。

眼见着坑里还一无所有,梁绿珠倒是忙活不已,吴修远不忍道:“这泥鳅都还没上勾,一会儿若是没钓上东西,怎么办?”

梁绿珠白了他一眼,装作气恼道:“也不看看谁挖的坑,它要是不进,我就到沼泽里给你抓来。”

“别,可不敢下去。”吴修远赶忙摇头,再不敢多提不上勾的事情,挽了宽袍大袖帮她搬石头。

很快,梁绿珠就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灶炉,吴修远则从林子里寻来了柴火,梁绿珠让他先放在一旁,自己则拿着镰刀去割芦苇。

回来时,因为走的太急,脚上崴了一下,竟差点摔在地上。

吴修元见了吓了一跳,赶紧去扶她:“你没事儿吧?”

梁绿珠蹲在地上揉着脚后跟,崴到的地方传来一阵剧痛,疼的她直皱眉。

吴修远快步上前,急急的要去查看她的伤口,目光定在她的脚后跟处,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面上一片不自在:“需不需要我帮你看看?别伤了骨头。”

他的话中全是紧张,梁绿珠抬头,此时脚上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冲他咧嘴一笑,梁绿珠心中再不能平静。

他,是真的担心她。

吴修远浓眉一锁,责难道:“这时候还知道笑,疼坏了吧,要不咱不吃鱼了,我背你回去。”

声落,他毅然的蹲在她的面前,梁绿珠定定的看着他的背脊,虽是清瘦,却让人异常温暖。

她知道吴修远并不是登徒子,此时,若不是当真担心,他才会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要去看她的伤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