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187章 他,滴酒不沾?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毕竟,他现如今正当醉的认识不清,她也是害怕,怕自己一时不慎,将他给摔了。

“梁姑娘。”冷不丁的,栓子的声音忽然传来。

梁绿珠听见了栓子的声音,赶忙回头,此时,她还拉着吴修远的手,想要将他的手拉着绕到自己的脖子上。

显然,栓子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一幕一般,整个人的眼中,浮现了一丝困惑。

梁绿珠干咳了两声,面上闪过了一丝不自在,赶忙将人放下,这就道:“咳,你来的正好,他喝醉了。”

栓子一听,恍然惊道:“喝醉了?他可是滴酒不沾的,怎么会喝酒。”

滴酒不沾?

梁绿珠面上一愣,想着之前,吴修远跟柳万金喝酒之时那驾驶,哪里有一点点滴酒不沾的样子,根本就没有!

心里暗暗吐槽着吴修远装的深沉,她则是退到了一旁,由着栓子来打理吴修远。

她原本还愁眉不展呢,不知道如何将吴修远给搬出去,就算是搬出去了,也不好找马车吧。

索性,栓子一来,倒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了。

“梁姑娘,马车已经在外头备下了,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拿的,一并拿上,前面的山路不好走,只怕到时候堵在路上,回不来。”

梁绿珠听着这话,正想骂栓子乌鸦嘴,此时,抬头看了看天色,显然,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她还得回镇上拿背篓呢,若是再耽搁,又得让她娘和双喜担心了。

不敢多话,正要摇头,瞟见桌上不曾动过的炒螃蟹,她忙让掌柜拿了东西来,将螃蟹全部包好,这就带在身上,随着栓子往外走。

吴修远是醉的人事不清的,因为山里有些崎岖,梁绿珠害怕吴修远摔倒,赶紧用手扶住吴修远的手臂,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梁姑娘,今天还得多谢你。”马车外传来栓子的声音。

“多谢我什么。”梁绿珠淡淡的回了一句,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休息。

“今天多亏你帮了修远一把,不然。”栓子在外头说着,梁绿珠确实不准备再回答他了。

以往听见栓子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吴修远的名字,梁绿珠并没有多想,此时此刻,再听他这么称呼吴修远,梁绿珠却觉得心中古怪不已。

吴修远好歹是吴家的二公子,栓子顶多也是吴修远的跟班,可他称呼起吴修远来,却少了吴十八那种对主子的敬畏和客气。

她忍不住去想,会不会正是应了柳万金那句话,吴修远在吴家是没有任何地位的。

闭着眼睛,她悄无声息的长吁了一口气。

这个世道本就是这么不容易,生在高门大院中,也未必是一种幸运,勾心斗角,人微言轻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少。

她曾是贵族中的私人保镖,更知道人为了财产和权力,任何事情都做的出来,只怕,吴修远面对的,恐怕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吧。

旁边依旧是‘咕噜,咕噜’车轴子声音,梁绿珠的思想有些飘忽,心中,竟迫切的想要了解他更多的事情,倾听他更多的话语,帮他解决目前困窘他的一切事情。

这一世,不为钱财,只是想单纯的帮助他!

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竹香混着酒香的味道,梁绿珠的意识有些游离,渐渐的昏睡了过去。

她做了很多梦,梦里全是一身白衫的吴修远,背对着她弹琴的场景,她想要走过来,再靠近一些,可是,不论她怎么走, 吴修远离他依旧远远的。

她终于急了,赶忙向着吴修远追了上去,可不知怎生回事儿,吴修远和她之间的距离依旧和之前一样。

不论她作何努力,到头来,始终是没有成效。

‘碰’的一声巨响传来,车轴子的‘咕噜’声戛然而止,梁绿珠从梦境中醒来,心中还有一种心悸。

想想梦中的场景,她扭头看向了吴修远,只见他正靠在自己的肩头休息,一时之间,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心中安定了下来。

“梁姑娘,前面的路被石头挡住了,你等等我,我去搬石头。”栓子说着,这就下了马车。

“嗯。”梁绿珠应了一声,这才掀开了车帘子,缓缓的往外头看了去。

只见前方的路上确实挡着许多碎石,想来是因为刚刚下过雨的缘故。

“水。”耳旁传来吴修远微弱的声音,梁绿珠回神,赶紧放下车帘子,向着马车内四处张望了一阵,只见旁边有个水袋,她连忙打开水袋往他嘴边凑。

“喝水。”她小声的提醒着他,可这时候的吴修远又陷入了昏睡当中,俨然,刚刚说话的人根本就不是吴修远一般。

梁绿珠微愣,还是收好了水袋,准备等他先睡。

“梁姑娘,你们再等等,很快就好了。”外头传来了栓子的呐喊声,梁绿珠想要回他一句,又怕惊醒了一旁的吴修远,只能掀开车帘子,想要冲栓子摆摆手。

就在这时候, 坡上一块石头落了下来,马儿发出了一声长鸣,接着便是径直的疯了一般,撒开了马蹄子的跑。

梁绿珠被这样的变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紧紧的将吴修远揽在怀里,只怕吴修远被摔出去。

车外,拴在着急的大喊声传来:“不要,梁姑娘,修远!”

但,因为马速过快,栓子的声音即便是再打,很快还是被摔在了马车后面。

梁绿珠的心里一沉,拉开车帘子向着外头看了看,心中已然凉了大半截。

此时,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十分的危险,右边是高山,许是因为下过雨,山上并没有什么植被,故而,山上的石头总是时不时的往山下落。

左边倒是看不到底的悬崖,若是马儿受惊了,往悬崖下面跑,那么,他们也别想活命了!

带着一丝沉重,梁绿珠早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语来了,断断的时间内,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她要组织一切灾难的发生。

她和吴修远都不能死在这里,他有他的东西要去捍卫,她也有亲人要去保护,他们绝对不能就这么死了!

心中想着,她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将吴修远平放在马车上,这时候,她出了马车外,一手抓着板子,以防备被马儿扔出去,一手则是 尝试着去够缰绳。

此时的缰绳正挂在离她不远的位置,眼看着就要挂不住了,梁绿珠心里自是担心,怕晚些时候,自己当真是抓不住。

此时,天边下起了雨,雨点原本就不大,可是因为马的奔跑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那原本不大的雨点喷洒在脸上,竟也如冰锥子一般的扎人。

冷风在耳旁呼啸,霎那间,梁绿珠忍不住想抱紧自己,牙齿也开始打起了冷颤,残存的意识告诉梁绿珠一定要坚持。

伸手,梁绿珠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这时候,连忙伸手去够缰绳。

她必须要拉住马缰绳,否则,她和吴修远会发生什么事情,根本说不清楚。

因为扶着木板,她根本够不着马缰绳,索性,她赶忙将木板放下了,这就伸手去够马缰绳。

她尝试着用双腿勾着马车板子,又压低了声音,这个办法果真是有用的,很快她就拉住了马缰绳。

就在这时候,腰上一个大力,她被人抱住了,整个身体后倾,她竟直直的躺在了一个带着酒香的怀里。

他醒了?整个人一僵,实在是因为此时此刻,他们挨着的姿势实在是会让人多想。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耳旁,他清冷的呵斥声传来,梁绿珠回过神来,仰头看了看他,只见他扬着下颌,整个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的难看。

他在生气?

此时,那原本清冷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愠怒。

梁绿珠则是有些诧异,实在是没有想到,愠怒的神色,竟也会出现在她的眼底。

有过片刻的晃神 ,梁绿珠忽然笑出了声来。

他不是整日里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吗,现在倒是不装了。

梁绿珠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他,一边又是觉得一片暖然,他是发自于真心的关心自己的吧,不然,也不至于这副模样。

虽然,之前原本还有些生气,气他隐瞒自己,可这时候,那仅剩不多的怒意也是完全没有了。

“你还好意思笑,你知不知道弄不好就会出人命的,你还笑什么笑。”吴修远凉凉的说着, 心中是真的着急。

天知道他刚刚醒过来就看见她这个模样,他究竟是有多么的害怕,连着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竟那般的不想让她有事儿。

带着一丝沉闷,他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声音暗哑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还在生我的气,气我隐瞒你,可我。”

他说着,语气当中竟还带上了一股子酸味儿。

梁绿珠心中一震动容,原本还想点头说自己还在生气的,可看着他这模样,终究还是不忍心这般,只得道:“早就不生了。”

“我。” 吴修远一点儿也不相信她的话,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因着梁绿珠拉住了马缰绳的缘故,马儿已经放慢了速度,缓缓的走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