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200章 想当残废是不是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绿珠,梁绿珠!”身后,隐隐的有人在呼喊着她,她眉头一皱,扭头一看,原来是赵玉瑾。

赵玉瑾小跑着到了梁绿珠的跟前,梁绿珠瞧着他那正经模样,忍不住戏谑道:“怎么,花楼里的姑娘陪不好?没有玩儿尽兴?”

赵玉瑾刚刚到了梁绿珠身旁就听见梁绿珠这么说,霎时间,整个人的面色一红,颇有些懊恼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我怎么会去找那种地方的姑娘。圣贤书有云,非礼勿看,我。”

眼看着赵玉瑾有大说一通的苗头,梁绿珠是怕极了,赶忙打断了他的话:“行了,你想说什么,追出去,不可能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些大道理的吧。”

虽然不知道赵玉瑾为何跟吴歧出现在花楼里,可是,梁绿珠的直觉告诉她,这书呆子一定有着自己的理由!

赵玉瑾被梁绿珠说的有些窘迫,挠了挠头,幽幽道:“吴歧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梁绿珠只看着他,也不说话。

在她看来,吴歧就是一个盛气凌人,欺压弱小的富家公子哥,虽然,她有百般的看不惯他,但是,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吴歧命好!

从他含着金汤匙出生在吴家那天开始,那就已经决定了他这一辈子不会简单到哪里去,即便是他的人品在渣!

“今日一早,他特意将我请了过去,你猜他是为了何事,明为请我吃螃蟹,实则,暗地里的意思,耐人寻味。”

赵玉瑾说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原本当初查到吴歧身上的时候,他也曾有过顾虑,毕竟,吴家是安县的首富,他若是想要在安县更好的立足,那就要和这些有钱的乡绅搞好关系。

可是,他答应过自己,既然选择了为官,那就一定要清廉,不论什么时候,都要给老百姓一个公道,这才对得起自己头顶上这颗乌纱帽。

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决定继续调查下去。

原本,他之前跟吴歧并无交情,就在这档子上,吴歧竟忽然宴请自己吃螃蟹,其中用意,他不得不多想。

梁绿珠这时候也终究是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了,她还正在纳闷,就在这风口浪尖上,吴歧怎生还有胆量叫人拿着螃蟹满街的走。

眼下看来,他不但有这胆量,而且,他还宴请了安县的父母官来做个见证!

心中一阵豁然,她看向赵玉瑾道:“我明白了,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在自证清白,告诉你,他并未做过的事情,不怕人说。”

他越是嚣张,越是坦荡!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一直都很讨厌吴歧,可她总觉得吴歧做不出那种暗地里杀人放火的事情。

更何况,还是用螃蟹反反复复的将人折磨的油灯枯竭那么残忍!

“可他那样的性子,为何要给我证明这些?我从来都是只看证据,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错一个恶人。”赵玉瑾眉头紧锁,话音一转:“除非,他是想要警醒我,知道我在调查他的事情,想要以此做出警告。”

梁绿珠微愣,赵玉瑾的意思是,吴歧刚刚的行为是在警告他,让他不要再调查下去,企图将这个案子压下去?

梁绿珠定定的看着赵玉瑾,忘了说话。

“不论如何,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看今天的事情可没这么简单。”赵玉瑾忧心忡忡的说着话,回头就看见梁绿珠正仔仔细细的看着他,霎时间,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所以,这么急急忙忙的跟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些事儿的?”梁绿珠心中有些暖然,虽然他们认识之时的回忆不是那么的美好,她似乎一直就扮演的是一个爱财如命的角色,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摊开了手心要钱。

而他本性节约又抠门,总想着讲价,价钱没讲下来,又忍不住担心起了自己的清苦百姓,明明荷包里没多少钱,那也是打掉了牙齿往里吞,硬撑着将银钱给她。

如今想起来,她对赵玉瑾还真是有些愧疚。

不过,这个书呆子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记仇!这还当真是一个当好官的材料!

“不对,你其实想说的不是这个。”赵玉瑾摇头,审视的目光放在梁绿珠身上,带着探究,有那么一刹那,梁绿珠竟忘了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曾是自己最不齿的书呆子。

半响,梁绿珠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点着头,她不得不承认:“我刚刚想的确实不是这个,只不过,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你一个读圣贤书,只知道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怎么心思也变的如此深重了,我都怀疑自己不认识你了。”

一听她这话就是在嘲讽他,霎时间,赵玉瑾的面色变了变,颇有些恼怒道:“你这是什么话。”

“我哪里说得不对?”梁绿珠不由反问,回忆过往,赵玉瑾似乎总喜欢在她面前讲头头是道的大道理, 至于别的,还真是没有。

赵玉瑾见她这个表情,顿时自尊心很是受伤。

“我好歹也还是安县的县令,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若是没有这能力,怎么可能等的上一方的父母官。”

他说这话的表情,有些着急,像似急于用语言给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一般。

梁绿珠忍着笑意,不断点头回应:“是,是。”

此时,一块泥土落在了她的脑袋上,抬头,她古怪的往天上看了看,不明白天上怎会落泥土下来。

不看还好,一看,她整个人惊若寒颤。

只见得街道上方的酒楼上,正好不偏不倚的站着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而黑衣人的手里,竟还有一个花盆子!

惊讶之间,黑衣人早已用力的将花盆子扔了下来,目标正是赵玉瑾!

霎时间,梁绿珠再也不敢想别的了,这就赶忙去推赵玉瑾,高声呵斥道:“小心。”

虽然她的反应不慢,但,花盆子坠落的速度倒是很快,梁绿珠即便已经将赵玉瑾推开了一些距离,那花盆子还是落在了赵玉瑾的肩头。

一时之间,赵玉瑾被砸的闷哼了一声,这就蹲在地上,扶着肩胛骨,满脸的痛苦。

“大夫,赶紧去看大夫。”梁绿珠心神慌乱了,出于职业缘故,她说这话的时候,早已警惕的向着四处看了看,以绝任何一个危险的可能性。

而,此时此刻,那原本站在酒楼上的黑衣人,早就不见了,霎时间,酒楼上空空如也,根本就看不到一个可疑之人。

若不是此时此刻赵玉瑾还蹲在地上,迟迟没有站起来,她都要怀疑刚刚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罢了。

“他们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赵玉瑾淡淡的说了一句。

梁绿珠知道他的意思,这才刚刚开始调查四海药铺的事情,好巧不巧的,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只能说明幕后的人早就盯上了赵玉瑾。

而且,赵玉瑾还是安县的父母官,他们对着父母官竟也敢下手,这就只能说明一种情况,凶手的身份势必不简单,不是普通的寻仇百姓。

“快别说了,先去看大夫。”梁绿珠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了,刚刚,若不是自己推开赵玉瑾,那花盆若是好巧不巧的直接砸在赵玉瑾的脑袋上,那么,他早就没命了!

“大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衙门里捕快及时赶到了,见得这场景,连忙上来询问。

“快,封锁这个酒楼,凶手很可能还没有走。”赵玉瑾急急忙忙的开了口,梁绿珠也是连忙补充:“他刚刚身穿一身黑衣,装扮惹眼,此时,恐怕应该是在雅间里换衣服。”

捕快得令,一窝蜂的往酒楼里冲了过去。

“这酒楼旁边就是四海药铺,凶手出现在这里,要么是巧合,要么就是······他本就是酒楼里的人。”

梁绿珠忽又想起这酒楼曾和四海药铺不和的事情,细思极恐,也开始怀疑这酒楼里的人有问题。

正要问酒楼的老板是谁,不想,又听见赵玉瑾的闷哼声。

梁绿珠扭头,只见赵玉瑾正强撑着身体,想要从地上站起来,梁绿珠赶忙道:“你没事儿吧,还是我来扶你。”

赵玉瑾点着头,由着梁绿珠将她扶着往酒楼正门走去,很快,捕快头子走了出来,一看他那丧脸便知道没有结果。

果真,待他一走近,便是冲着他们摇了摇头。

“安排两个人乔装打扮进去,装作一般的时刻,暗中观察,两个人守在外面,静观其变。只要这酒楼里有古怪,早晚都会露出马脚。”

“是。”捕快头子点头,这就要吩咐下去,又忙道:“大人,你要我们抓的人,已经在衙门里了。”

“嗯。”赵玉瑾应了一声。

梁绿珠有些诧异,真没想到平日里像是从书本里走出来的赵玉瑾,竟还有这般魄力。

只是,微微的诧异之后,她终究还是回过了神来,大声吼道:“赵玉瑾,你不要命了,你是想当残废是不是,还不去看大夫?”

“去吴氏药铺?”赵玉瑾反问了一句,见得梁绿珠不说话了,忽的笑出了声来:“我虽是身体弱,可这点事儿还是没有问题的。”

梁绿珠哪儿不知道,现如今,四海药铺管了,这镇上稍管用一点的药铺,也就是吴家的了,通过这个事情,赵玉瑾应该更加怀疑吴歧了,哪儿会去吴氏药铺。

心中微定,梁绿珠见他面色好了许多,也不像是有事儿的模样,终是道:“你要是当真没事儿,我就陪你去衙门,草药方面,我多少懂点。”

赵玉瑾幽幽一笑,这就道谢:“那就感谢梁姑娘了,只不过,若是要报酬,还得等我下月俸禄到了才能给你。”

梁绿珠嘴角抽搐了一阵,面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他这话说的!自己哪里看起来像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她可是存了好心,害怕他路上再遇上什么不测,她是在可怜他!

心中虽是义愤填膺的这么想着,她自己却也不好意思冲着赵玉瑾吼出来,毕竟,当初不过一个烤斑鸠就坑了赵玉瑾那么多钱的事情······诸如此类,现如今还历历在目呢。

伸手,按住了不断抽搐的嘴角,梁绿珠咬牙切齿道:“你就消停消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赵玉瑾想笑,但看着梁绿珠一脸严肃的样子,终究还是没敢笑出来。

因为赵玉瑾的话,梁绿珠一路上脸色紧绷,即便是赵玉瑾开口跟他说话,他也只当没有听见一般,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态度要多不好就有多不好。

到了最后,赵玉瑾索性也就闭了嘴,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衙门里。

“去你房间,还是在外面?”冷不丁的,梁绿珠冷着脸,开了口。

“啊?”赵玉瑾像是没有听懂她在说些什么的模样,困惑的看了看她。

梁绿珠是一个极为小气的人,自从刚刚开始,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此时此刻的,早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了。

赵玉瑾也不敢跟她多说话,只怕又引得她生气。

此时,见得她就要发火,赵玉瑾赶忙道:“还是去屋子里吧,屋,屋里有药。”

其实,赵玉瑾心里想的不是这个,他自然知道梁绿珠是出于好心,想帮他擦药,而且,此时,衙门里也没有更多的人,似乎,他也需要梁绿珠的帮忙。

只不过,梁绿珠好歹是一个女儿家,若是就这么让她在外面帮自己擦药,那还了得,可不是污了梁绿珠的清白吗?

在屋子里就不一样,即便是有人过来,倒也是得了他的允许才能进。

梁绿珠直直的看着赵玉瑾,也不说话,直将赵玉瑾看的兴许,当下就想将书本中的大道理讲给梁绿珠听,让梁绿珠知道,他也是一片好心,可想想平日里,但凡他提起了书本中的大道理,梁绿珠势必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他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走吧,前面带路。”梁绿珠终于开了口,赵玉瑾如释重负,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却也不敢看梁绿珠,只管在前面带路。

赵玉瑾的房间,就在衙门后院的尽头,梁绿珠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只是看着院子中密布丛生的杂草,她终究还是有些咂舌。

还当真是一个手不能提, 键不能扛的人,梁绿珠想想之前对赵玉瑾的改观,顿时只觉得自己是产生了幻觉!

距离上次她来这里才多长的时间啊,赵玉瑾的后院就长成了这样,只能说明一个道理,他从来就没有打理过!

她可不会相信这是因为衙门里的事情多!

‘吱呀’一声开门声传来,赵玉瑾回头看向梁绿珠,只见梁绿珠正看着满院的杂草,一时之间,他的脸上就只剩下了难为情。

“我娘应该也快来了,以往这些事儿都是我娘在打理,忽然离了她,我还真是不习惯。”挠着头,赵玉瑾的脸上有着满满的局促。

梁绿珠原本还想蹦着脸表示自己的不满,听了这话,忽然想到了他的厨房,连忙点头:“可不是吗,你这院子里的杂草倒是不要紧,只是,你娘若是再不来,安县的馒头又不好吃了,那该怎么办。”

赵玉瑾自然听得懂她是在打趣自己,可是,他们一路走来,梁绿珠一直阴沉着一张脸,他还一直在想自己是否说错了话,如今见到梁绿珠笑了,心中总算是放心了。

“可不是吗,安县的馒头,还真是好吃。”赵玉瑾缓缓地开了口,梁绿珠进了屋,嘴上没说话,心里却已经骂了他无数个傻。

真是个傻子!这要是换做了别的县太爷,恐怕早就跳到三尺之高了,偏偏,他还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乐呵呵的将话圆了过去。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安县有他这样的县太爷,还真是安县的福气,虽是古板,却也灭有架子,一心为民!

‘吱呀’一声关门声传来,梁绿珠听着声音,猛的扭头看去,只见赵玉瑾正在关门,一时间,梁绿珠忍不住道:“你这是干什么?”

赵玉瑾抓着门槛的手一僵,连忙解释:“梁姑娘,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给你发誓,如果我有小人之心,我枉读多年的圣贤书,我虽不敢自称君子,可那等子苟且的事情,我还真是做不出来。”

见他失口解释,满脸紧张的模样,梁绿珠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你说的苟且之事,是哪种?”

“这,这,姑娘你放心,我不过是怕影响你的名声,别无他意。”赵玉瑾局促的说不出话来了,也不敢看梁绿珠,只知道一个劲儿的解释。

梁绿珠看着这个紧张的无以复加的人,再想想刚刚那个冷静缜密的县太爷,一度的怀疑这根本就是两个人。

摇头失笑,梁绿珠拍了拍手:“借你十个胆儿,你都不敢。”

赵玉瑾听她这话的意思,只觉得不顺耳:“不是敢不敢,我从来都坦荡光明, 更无一点邪念。”

眼看着他似乎有一大堆的道理要说出来,梁绿珠也是怕极,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径直开口道:“行了,你肩膀不疼?你的药呢。”

经过梁绿珠这么一提醒,赵玉瑾这才想到自己受伤的事情,这就连忙往屋子里走。

很快,赵玉瑾从床底下拉了一个大的木箱子出来,梁绿珠困惑的看着他,真没想到,这人会将随身所带的药装在床底下,放眼看去,这屋子里还有许多可以放药的地方啊,他为何舍近求远?

赵玉瑾回头,局促的看了梁绿珠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这还是我出门的时候,我娘让我带在身上的,我原本还不想带,偏偏我娘非叮嘱我带,我也就宽慰宽慰她的心。”

梁绿珠点着头,表示理解:“每一个当娘的,都会放心不下自己的儿子,更何况是你。”

更何况是赵玉瑾这种生活快要不能自理的人,她娘能放任赵玉瑾在安县生活这么些日子,胆子确确实实已经够大了。

但这话他没说出来,只怕一说出来,赵玉瑾又来一大堆道礼来为自己做辩解。

她还真是无暇去听啊!

很快,只见赵玉瑾打开了木箱子,然后从里面拿了一个大包袱出来,赵玉瑾将包袱拿来,放在案桌上,冲着梁绿珠干笑了两声,这就着手打开包袱。

只见她打开了包袱之后,里面还是一层小包袱,于是,赵玉瑾又是十分有耐性的去解。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解了好几次之后,赵玉瑾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就抬头冲着梁绿珠干笑:“我娘她也太小心了,这一层又一层的包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梁绿珠冲着他咧了咧嘴,越是从这些小方面,她越发肯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赵玉瑾当真是没有一点点的自理能力!

终于,赵玉瑾在打开最后一层包袱的时候,里面的药露了出来。

只是梁绿珠看到这药的时候,惊住了,只见得包袱里装的都是切好的干药块,什么药都有,很杂,但都是些治风寒的。

梁绿珠诧异的看着赵玉瑾手里的包袱,一时半会儿忘记说话了。

赵玉瑾有些担忧,不由道:“出了什么问题了。”

梁绿珠终究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指了指那药,忍不住道:“你娘让你带的,就是干草药?”

她见那包袱一层一层的包着,原本还以为里面装的是许多药瓶,因为害怕赵玉瑾将药瓶摔坏,所以她娘这才故意放了那么多层。

谁知道······

梁绿珠一问起了这话,赵玉瑾的面上顿时又涌现了无数的局促:“可不是吗,我娘就是操心我的事,走的时候,非得让我带点家乡的东西走,以防我水土不服,后来,她左思右想,终于才打定了注意让我带草药,一来生了病可以治病,而来也有乡土味。”

“就是为了防水土不服的?”梁绿珠依旧是有些诧异,据她了解的,秋莲嫂就是从邻县嫁过来的,按道理说来,赵玉瑾也是领县的人。

既是如此,这么近的距离,有必要害怕水土不服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