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206章 他的解释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坐我身边。”说着,他的小屁股一欠,早就坐在了柳万金的身上,柳万金从头到尾一直都看着梁绿珠,只是见她愁眉不展,似是思虑着什么,也不好开口。

梁绿珠总算找到了刚刚那个人,只见他不偏不倚的,正好跟栓子一行人在摆放着寿烛。

梁绿珠目光一顿,想要过去跟栓子说点什么,谁知道栓子又去了吴修远那里。

没办法,梁绿珠再三衡量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先坐下来。

这里离寿烛的地方很是接近,她适时可以寻着机会给栓子说明情况,让他一定要地方地方那人。

想的入神之间,柳万金的声音传来了:“梁姑娘,你这是在看什么?”

梁绿珠一愣,赶忙摇头:“没事儿,没事儿。”

丢下这话,她又赶忙朝着寿烛的方向看去。

柳万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偏不倚,正好是吴修远一行人的位置,想着那天的事情,他以为她是为了吴修远而来,不由道:“那日我让福禄在客栈等你,原是想要给你道歉,那日我心有急事,慌乱中回了镇上,竟是忘记将你捎上了。”

梁绿珠一听他这话,连忙摆手:“不碍事的,我可不也是回来了吗,我坐二少爷的马车回来的,一路上并无大碍,你且放心。”

柳万金见梁绿珠跟自己说话的时候,目光就没从吴修远身上挪开过,心下有了思虑:“我也是听说二少爷将你平安送达,我方才放心下来,只不过,心中还是觉得歉疚。”

他企图说话,吸引住梁绿珠的注意力,让梁绿珠不至于一直看着吴修远的方向,谁知道,即便是自己说了再多的话,梁绿珠也并未正眼看他一下,一时之间,她有些困惑道:“梁姑娘可是到了今日还在记恨我。”

除了生他的气,不想正眼看他一下,他似乎还当真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不过,见她一直盯着吴修远看,他这心里头越发懊恼,只后悔那日没有捎带上她。

“当真没有,柳老板莫要介怀。”梁绿珠见柳万金一直跟自己提起这事儿,没办法,只能扭头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解释。

柳老板?

柳万金缓缓地重复着这个称呼,下意识的觉得不喜欢。

正要开口,远远地,只见远处传来了一阵喝彩声,原来是吴歧送了吴老爷一个玉如意做生辰礼物。

人人都夸吴歧阔气,舍得又孝顺。

梁绿珠却是冷冷的勾起了唇角,鄙夷的看了吴歧一眼。

谁不知道吴歧在吴家就是一个米虫,什么都不做的纨绔公子,若不是他有这样的爹,他根本任何的资格高高在上。

就他这玉如意,也不过是拿着吴半场自己赚来的银钱给吴半场自己买东西罢了。

撇了撇嘴,梁绿珠见吴半场似是开心,心中却无限的同情起了吴半场,只觉得吴半场这根本就是无奈之举。

要知道,谁会喜欢用自己的钱买东西。

再次向吴歧投以鄙夷之光,梁绿珠发现,吴歧不止是一个废物,还是一个连着送什么东西都不愿动动脑子的废物。

冷不丁的,吴歧竟是撞上了她的目光,显然,吴歧根本就没有想到她竟会堂而皇之的坐在宴席上,仔细一看,还是坐在柳万金的身旁!

冷冷的笑了笑,吴歧看向梁绿珠的目光,又如同往日那般充满了嫌弃。

梁绿珠懒得去看他,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寿烛边。

就在这时,只见人捧了一坛酒上桌,接着,吴修远站了起来,抱拳道:“爹,这是我亲手为你酿造的甘蔗酒,是选用今年的第一批收成的甘蔗酿造而成,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同时,祝您一手经营的吴家产业,越发红火。”

果然不愧是吴修远,连着送东西都是这么的别出心裁。

虽然,这甘蔗酒原本也不如玉如意贵重,但是,她就觉得这甘蔗酒好太多了,至少,里面有吴修远的心血。

吴修远通过这个机会,将自己吴老爷的关心和理解完完全全的表现出来了。

耳旁是喝彩声,不过这喝彩声明显是比之前小了许多。

这群势利眼家伙,不过都是看着玉如意贵重,所以一个二个是死劲儿的喝彩,实际上呢,根本就不懂看本质!

梁绿珠带着对吴修远打抱不平的心,猛的拍着巴巴掌,大声的喝彩着,一个劲儿的叫好,也顾不上自己这样显得突兀不突兀了。

吴修远显然也是听见了她的声音,向着她那边看了过去,冲着她点头一笑,梁绿珠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就在这时,一道嫌弃的目光向着她看了过来,梁绿珠一转眸就对上了吴歧的目光。

只见他浓眉高耸,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全是鄙夷和嘲讽,梁绿珠抬了抬下吧,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便又重新看向了寿烛。

“咳咳。”耳旁传来了柳万金的干咳声,他等了半响,也不见梁绿珠开口,这才低声道:“梁姑娘似乎对吴家二少爷,别样上心啊。”

梁绿珠看了柳万金一眼,见他眼中有着探究,不由道:“明眼人都知道分得清楚好坏,只怕你的态度跟我的一个样,只不过,你不愿意表现出来。”

更何况,柳万金本就对吴歧有偏见,他那种不假思索就送出去的玉如意,哪儿能入得了柳万金的眼啊。

柳万金淡笑不语,接下来便进入了表演环节,吴家请了戏班子,旦角儿一上场开始唱,大家又是一片高呼声。

梁绿珠看着寿烛旁渐渐地就只剩下那可疑男子之后,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更不敢挪开一会儿。

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原本的戏班子没有唱到几下,便是草草收拾了,取而代之的是罗家千金罗朝凤,她抱着古琴在台上弹奏了一去,下面的人全是夸赞声。

不过是说罗朝凤不但长得美,而且弹的一手好琴。

那琴声确实好听,倒和那日她去找吴修远之时,吴修远弹唱的那个调子有些相似。

人人都说这个时代的人崇尚红粉知己,若是音律上想通,那已经是十分不易的事情了,不知道为何,梁绿珠竟十分在意起了吴修远的态度,于是这时候猛的向着吴修远看了去。

原本之前还十分的紧张,怕他当真喜欢上了这红粉知己,不曾想,却只见得 吴修远正低头抿着茶水,并未抬头看上一眼。

梁绿珠心中大大的送了一口气,恍然想起自己刚刚心中的想法,连着她自己也是困惑,她怎会有这样的想法?

好端端的,她怎生那么在意他喜不喜欢别人?

很快,台子上传来了姜玲珑的声音,梁绿珠因为之前的小心思,不敢再看向吴修远,此时,冷不丁的,却瞧见的那可疑之人正在掀寿烛的盖子。

几乎是不但耽搁,梁绿珠径直往那人的方向走。寿烛即便是要点,也得经过吴老爷的同意方才可以,他果然没安好心。

刚迈开没几步,那可疑之人猛的将寿烛掀倒,掉头就跑。眼看着寿烛就要落在地上,梁绿珠赶忙奔过去,将寿烛扶住了,应声落地的,还有寿烛上面的盖子。

匆匆的瞟了一眼,梁绿珠整个人的面色都是变化,整个人早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倒也不为别的,就只因为那寿烛里竟郝然全是些螃蟹!她明明听见栓子说,吴修远放了许多平安符进去,怎么可能是螃蟹!

一定是刚刚那人有意惹祸端,原本四海药铺的螃蟹杀人案就那么的轰动,若果今天这个寿烛落在地上,里面的螃蟹全部倒了出来,别人会如何说起这事儿。

在一片喧哗声中,吴修远缓缓的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显然,他是不明白她为何反应的这么快,梁绿珠指了指地上的蜡烛盖子,吴修远早已会意,捡了盖子要递给梁绿珠。

梁绿珠站在阶梯上,倒是勉强能将盖子盖上,此时,冷不丁的,一个凉凉的声音传来:“且慢,刚刚我明明看到里面有东西。”

梁绿珠放眼看去,竟是坐在主桌上的妇人,但见她眉宇之间竟和姜玲珑十分的相似,梁绿珠暗自猜测着这人定是姜氏。

姜氏这口气,可像是要挑事儿的。

“三婶娘有所不知,我在寿烛中另设了空间,托人去寺庙中专程我爹求了许多平安符。”吴修远淡淡的开了口,声音依旧清冷无双。

梁绿珠见他面色平静,心中忽的有些担忧起来,看他这样子就像是不知事儿的模样。

到底是谁要害吴修远呢?目光一转,对上了吴歧那双满是嘲讽的眸子,心中不由一惊,难道当真是他?

原本,之前赵玉瑾提出了对吴歧的怀疑之时, 梁绿珠只觉得他不像是能谋划这些事情的人,但仔细一想,若刚刚那人是吴歧的部下,倒也说的过去,一直以来,他都是暗中谋划着一切的人。

这真正是好大一盘棋啊!

心中正当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歹帮吴修远度过了这关,不曾想,姜氏却又冷笑出声来了:“呵,我明明看到那里面有东西,偏偏说是平安符,要是我没有记错,这可是二少爷给大哥定的,只怕这表面上的孝心,实则是保藏祸心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