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215章 怒言相向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你,你说什么!”梁大海惊了,这些时日以来,梁绿珠的态度好转,周氏也一直夸他,他只以为自己编的穗子虽是难看,但多少也能卖上些银钱。

“就你这个速度,就你编的这个样子,连一碗清粥都买不到,更别说养家了,你谈何养家。”对于梁大海那般厚颜无耻的言语,梁绿珠决定毫不留情的批评上一番,不然他往后还会厚着脸皮说同样的话!

“二姐。”梁双喜唤了梁绿珠一声,也是不想他们再吵,虽然梁大海确实不是一个好爹,可她二姐已经将他改变许多了,这可是以前根本就不敢想象的。

“整日吃些糙米粥,根本都吃不饱,我没力气。”扭开头,梁大海冷冷的回了一句。

“那你去李家吃啊,李甲刚刚来请吃饭,你倒是去啊,有好酒,有好菜。”梁绿珠早就看穿他有这个意思了,如今,这才毫不犹豫的冷嘲热讽了一般。

梁大海撇开头,有些气恼:“不是你不让去吗,我也是为了你们好,整日吃糙米,还不如去人家家里吃点荤腥呢。”

“吃糙米粥怎么了,以前咱们家吃菩萨土的时候,不一样过来了吗?靠人一日暂且还靠不住,根本别说一生。”

梁大海也是恼了,猛的将手拍在床上,却是不想,那绣样上的针竟直直的戳到了手掌心里去了,一时之间,痛的他咬牙切齿。

梁绿珠看着他眼泪水往下流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怎么样,一定是觉得很痛吧,我以为今天会让你痛的地方不会是一个针,而是在这里。”

说话之间,梁绿珠拍了心口一下。

“二姐,不要再说了。”梁双喜见他们两人争执的一发不可收拾,自是担忧,原本想去查看查看梁大海的伤势,可又怕被梁绿珠训斥,很是两难。

梁大海见梁绿珠这般激动,忍着痛,咧嘴道:“李甲好歹是我曾经的女婿,他来请我吃饭,天经地义,哪里有你置评的份儿?”

“你还记得自己有过这样一个女婿?那你告诉我,你还记不记得你大女儿长什么样,还有,她又是怎么被你那女婿给弄死的!”梁绿珠气愤,一直以来,她最是介怀的就是这一点。

梁大海再是个烂赌棍儿,可好歹也是个人啊,他也是有心的,今日他怎能如此的云淡风清!

“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梁大海扭开头,不准备跟她多说。

梁绿珠却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梁绿珠表示赞同:“是啊,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你女儿因为饿的肚子里没东西,活活饿死在产妇床上的时候,你还在外头跟人赌钱呢,那时候,我们家正在吃菩萨土,那时候的我们,从来不曾肖想有一天能吃上糙米粥。”

梁大海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从来听不进女人话的他,如今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是有些酸。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是个人,总会有所改变的。”将针拔出来,梁大海用嘴舔着伤口。

“是,所以你这个当岳父的想给他一个机会,可是,他从头到尾,提过你一句吗?”冷冷的问了一句,梁绿珠转身就往外走。

梁双喜瞪大了眼睛,真没想到她耳机这么敢说,眼瞧着都把他爹这种油盐不进的人给说动了!

怕被梁大海数落,梁双喜赶忙跟着梁绿珠往外走,这才刚刚走出去,屋内再次传来了梁大海的咆哮声:“梁绿珠,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但这次,他也只是说了这一句,便再没开口,院内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了妇人的叹息!

是夜,梁绿珠给兰花浇了水,想着那日开门就看到花的事儿,想来定是吴修远夜里来看过她,许是来的暗,她便将东西放下就走了吧。

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还未戳到那亮黄色的花朵儿,已经被梁绿珠打飞了。

梁双喜撅着嘴,将手收了回去:“二姐,疼。”

梁绿珠白了她一眼:“还知道疼了,谁让你伸手来戳,这花多娇嫩,我生怕就养死了,你倒是好!”

“啧啧。”梁双喜一阵啧啧有声,心里则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梁绿珠还在因为白日里的事情难过呢,如此看来,应该不是。

梁绿珠斜着眼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这阴阳怪气的做什么,有话就说。”

梁双喜的目光重又落在那花上面,颇有些意味深长道:“二姐,你就承认了吧。”

“承认什么?”梁绿珠没有一皱,忽然之间很不喜欢梁双喜这般跟她说话,俨然,她像是个窝藏了可疑物件的嫌犯一般。

梁双喜指了指开的明灿灿的兰花,有些好笑:“诺,可不就是承认这个吗,二姐,你还说对吴家少爷没心思,我看这是满满的心思呢。”

梁绿珠沉了脸,看向梁双喜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

梁双喜见状,赶紧溜到了周氏的身后,有了靠山,她说话就越发苍狂:“难道不是?二姐,你敢说你这不是在睹物思人。我早说了,我们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承认了又何妨。”

“梁,双,喜。”几乎是一字一句的,梁绿珠冷冷的唤了她的名字,梁双喜一惊,这又瑟缩着脑袋, 躲到了周氏身后。

周氏摇头一笑, 温声道:“双喜性子倒是越发皮了,这花开的好看,就别说你二姐,连着我一日也要瞧上几回,可不能瞎说。”

梁双喜钻出了个小脑袋,悠悠道:“娘,你可跟二姐不一样,你们看到的东西,根本就不是。”同一个!

话还没说完,梁双喜被梁绿珠一瞪,赶忙又藏了回去。

“梁双喜,你别以为你躲在娘的身后,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你给我出来!”梁绿珠沉着嗓门喊了她一声。

看来是平日里待她太好了,她倒是忘记了自己这姐姐是个有脾气的人了!

“娘。”梁双喜浑身一颤,伸手拉了拉周氏的衣袖,整个人哭丧着一张脸。

“给你二姐道歉。”周氏憋着笑,回了一句,却再没有帮她说话的意思。

她家绿珠平日里最是心疼双喜,现如今装的这么凶,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将双喜如何。

周氏倒是一点都不担忧。

伸手摸了摸肚子,她嘴角的笑意越发浓厚了,待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这个家也会更加温暖,更加热闹吧。

屋外隐隐有一阵响动声传来,让人听不真切,梁绿珠目光一变,干咳了一声:“梁双喜,你现在给我面壁思过,好好的反思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待我喝了水在回来收拾你。”

梁双喜自是不知道外头的响动声,一见梁绿珠不再气她了,这就赶忙点头,催促道:“行,二姐,你快去。”

梁绿珠出了门子,将房门关上,这就悄悄的往院门处走。

她自然不会是出来喝水的,刚刚听见的响动声虽是不真切,可她更是害怕错过。

万一吴修远今夜又来了,而她刚刚不在呢?

快步奔到门前,梁绿珠刚刚推开门,脸上堆满了笑意,原本期待着能见上吴修远一面,可他完全没有想到来人竟是李甲。

脸上的笑意僵持住,梁绿珠下意识的就要关门。

就在这时,李家伸手抓住了门,咧嘴笑道:“白日竟也不怎生好,如今透着月色,竟觉得我这小姨子越发娇媚了呢。”

言语之间,他的眼中冒着精光,看的梁绿珠一阵恶心。

无有不想打扰到屋里的周氏, 这就指了指外头:“前面等我。”

李甲可没有想到梁绿珠这态度会变得这么快,白日里还是一副不待见的模样,这到了晚上,竟还有主动邀约的意思!

搓着手,李甲没有再耽搁,从善如流的往前面走。

梁绿珠回头看了屋子的方向一眼,反手拿了棍子跟着往外走。

刚刚出来,早就听见有人的声音传来了:“你可比你姐姐好看多了,我以前倒是看走眼了。”

梁绿珠拿着棒子,缓缓的向着他靠近。

李甲转身,作势要去拉梁绿珠的手:“你对我的心意,我也清楚,我不在的时候,家中的一切,多亏了你。”

梁绿珠捏着棒子的手一紧,眼看着李甲就要走到自己跟前了,冷着眉眼,将棍子抵在了李甲面前。

李甲一怔,继而打笑:“这脾气,也跟你姐姐相差太多,不过,我喜欢,实在是合我的口味。”

“你这里难道就不疼吗?”梁绿珠凉凉的开口,夜色当中,这样的声音,有些可怕,竟像是鬼魅归来。

但是,李甲偏偏不怕,反倒是闭上了眼睛,贪婪道:“疼,怎么能不疼呢,你弄疼我了。”

梁绿珠嘴角冷勾,使足了力道,猛的将原本抵到了他心口的棒子,死命的往李甲的心口戳了去。

李甲原本还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实在是没有想到胸口上竟是忽如其来的传来了一阵疼痛感。

睁开眼睛,李甲捂住胸口,满脸的不敢置信。

“现在还疼吗?”梁绿珠咧着嘴,阴测测的笑出了声来。

无形当中,她似乎看到李甲的身上竟还有一条人命,是那个为了生还在,活活饿死在产房上的女人。

“你疯了?”李甲艰难的吐出了三个字,此时还没有缓和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