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225章 你就不能对奴家温柔一点吗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吴家的人呢,正好,我有个事儿要跟你说。”原本想将吴修远的事情说出来,可又想着吴歧和吴修远多有过节,她稍稍愣了愣。

感觉到一道目光直直的看着自己,梁绿珠扭头一看,竟果真是吴歧。

撇撇嘴,梁绿珠没好气的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信不信我。”

心中有了思量,伸手从衣兜里掏出平日自己补身体的药,伸手掰开他的嘴,快速的塞了一个给他。

吴歧自然是下意识的要吐出来,梁绿珠猛的往他脖颈处一砍,吴歧呛了一下,霎时间,嘴里的东西顿时吞咽了下去!

梁绿珠见吴歧黑沉下来的脸色,直勾勾的仇恨目光,微微一笑:“欣然接受不好吗,非得让我废这么大的力气,你最好少折腾人!”

吴歧猛的咳嗽了一阵,伸手想要将刚刚吃下去的东西挖出来,却怎么弄也弄不出来。

梁绿珠见得他这个场景,不由一笑:“你就放心吧,没有可能的,我这毒药入口就化,不论你怎么抠也弄不出来,我早说了,别费力气不讨好!”

吴歧狠狠地看向梁绿珠,冷冷道:“毒妇,你给我吃了什么?”

梁绿珠一点儿也不介意他这般一口一个毒妇的叫着,耸了耸肩,十分无辜道:“你瞧你现在胸口没那么痛了吗,我可是在治你的哮喘,你这条命都是我救来的,喂一颗毒药就不成了?”

吴歧皱紧了眉头,霎时间,又是一阵猛抠,试图将咽下去的东西吐出来,自然最终还是徒劳。

“真没想到堂堂吴家大少爷,竟还是这等贪生怕死之人。”梁绿珠嗤笑,看向吴歧的目光越发轻蔑。

声落,吴歧猛的拽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了身下,一双冲了血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冷声道:“解药呢!”

“你都口口声声叫我毒妇了,我的解药就那么好得?”梁绿珠反唇相讥,感觉到自己被他压的死死的,脸色一白,气势汹汹道:“臭孔雀,你给我起来!”

吴歧看到她竟也会这么生气,脸上一笑,凉凉道:“你不是时时刻刻都想勾搭我吗,做这么多事情,不过是吸引我的注意力,现在你得逞了,怎么还这幅模样?”

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她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怎会注意名声和清白,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她一定是在装!

梁绿珠双眼喷火的看着吴歧,真不知道这人是哪里来的自信,处处都觉得别人在勾搭他!

难道,在他眼里,所有人都跟百日红一样眼瞎吗!

“混蛋,你给我滚开。”梁绿珠试图去推她,可她没有想到,吴歧的气力却是很大,竟直直的将她的手束缚在了头顶,见他嘴唇虽依旧是青紫色,但面色也好了许多,显然整个人都恢复过来了。

她明明救了他,他还这般举止!梁绿珠突然有了一种救了白眼狼的感觉。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救吴修远和双喜!

眼下可不是跟这只臭孔雀斗嘴的时候!

微微一笑,梁绿珠一个劲儿的冲着吴歧抛媚眼:“大少爷,你既然已经知道奴家的心意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奴家,你就不能对奴家温柔一些吗,奴家自会好好伺候你的!”

眼看着身下的女子原本满脸愤怒,转眼之间竟是媚笑连连,吴歧有些晃神,整个人吓的一阵哆嗦,后怕道:“你在说些什么!”

这,这女人变脸也实在是太快了吧,刚刚还是一副不情愿的贞洁烈女样,现在,竟比那花楼里的姑娘还要带劲儿!

梁绿珠冲吴歧眨了眨眼睛,十分无辜道:“少爷这是什么话啊,我让你好好疼爱人家,不要伤着我。”

吴歧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实在是没想到梁绿珠竟说的出这样的话来,不敢置信的盯着梁绿珠看了片刻,不由 恍然大悟:“你是欲擒故纵!恶妇,你究竟还有多少计谋!”

吴歧素来不喜欢遭人算计,更何况,还是如此不知廉耻的梁绿珠!

梁绿珠微微一笑,媚态再生:“怎会是计谋,我可是一心一意的想跟公子好,公子倒是无情,一次又一次的将人家拒绝,公子可不能再那般伤我了,如此的伤害,也够让人家伤心的了。”

吴歧听着这幽怨的声音,再看她嗔怒撒娇的神态,整个人忍不住又打了一个的哆嗦,猛的从她身上翻了起来。

梁绿珠见状,这就要起身,好不容易得偿所愿,让他起来了,她自是没有再躺在地上,让他再扑一次!

倒是吴歧动作快,见她又要起来,忙伸手箍住她的脖颈,幽幽道:“这也是你的计谋!梁绿珠,你到底在谋算些什么?”

原本以为她就是个恬不知耻,为了跟自己攀上关系,这才做出这一系列反应之人,谁知道,自己才刚刚起来,她就迫不及待的起身,事实证明,她根本就是蓄谋为之。

她根本就不想勾引自己,之所以说那些话,都不过是权宜之计?

探究的目光直直的放在梁绿珠的身上,吴歧有些不解,这样的人,还是她印象中的梁绿珠吗?她印象中梁绿珠可是一个不折手段,为了达到目的,连脸皮都会不要的人啊!

感受到脖颈上那只有力的手,梁绿珠相信,只要他稍稍用力,这只手一定会将自己的脖颈给弄断的。

心下暗自欣慰,幸好她留了一手,竟还能威胁威胁吴歧,果然,跟吴歧这样的人一起,确实要会算计一些才行,否则,连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心下微安,梁绿珠咧嘴一笑,面带嘲弄:“我以为,大少爷现在是想问我要解药呢。”

她不提这茬,吴修远还忘了问,如今见她笑颜如花,再无一丝媚态,倒像是朝阳中含着朝露的栀子一般纯洁,他竟有些失神,这样的人,究竟还有几面!

若不是自己的背上还有手上正火辣辣的痛着,他都要怀疑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是虚假的,而刚刚蓄意勾搭自己的人,也根本不是梁绿珠!

见他愣神,梁绿珠再没心情与她多耗时,这就开口道:“我要去救一个人,救了他,我就拿解药给你,至于我今天救你一命的事情,我也只当没这回事儿。”

她的声音,严肃而简洁,显然是不想跟他多说一句。

吴歧却是诧异了,梁绿珠做这么多,完全是为了救别人?到底是什么人,值得让她这么上心?

可,看着她的眉眼,吴歧就想起过去的种种,试想一个为了过上富足日子,竟在夫家勾搭自己的女人,能是什么好女人?

真是让人怀疑!

冷冷一笑,吴歧鄙夷道:“救人?梁绿珠,谎言也要适可而止,再不教出解药,我可要搜身了。”

梁绿珠呵呵一笑,不由道:“你觉得哪个下毒的人还能将解药带在身上的,吴大少爷,你未免太好笑了吧,不过,有个事儿,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你有心如此,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嫁给你了。”

“不知廉耻!”冷不丁的,再次传来吴歧冷冷责骂声。

梁绿珠对于他这个反应很是满意,她可不想让这人占了便宜!

“救吴修远,我给你解药。”梁绿珠抬眸,用平生最为陈恳的目光看向吴歧,她只往吴歧能答应,那么一切都好办。

毕竟,让吴歧出面,比她出面要好太多了。

“你说什么?”吴歧有些难以置信,愣愣的看着梁绿珠,实在是没有想明白, 她做这么多的事儿,就是为了救吴修远!

微微一笑,梁绿珠十分耐心的重复道:“救吴修远,我给你解药。”

虽然,梁绿珠面上十分的平静,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她是十分的紧张,只怕他不答应自己的要求,毕竟,吴歧素来对吴修远一直都不怎生好。

“呵!”耳旁传来了吴歧的冷笑声,半响,他凝眉看着梁绿珠:“你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心肠的人,更何况,我这个二弟一向不与我交好,我为何要救他。”

梁绿珠点头,表示赞同:“确实,所以,我给你下药了啊?”

“你!”吴歧气的不行,冷冷的看着梁绿珠,冷不丁的又想起了当初她为了吴修远给自己下药的事情,结果害的自己上吐下泻,好不难受!

好不容易闻到了点肉香味儿,却还遭她奚落了一番,这个女人,当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梁绿珠见他早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咧了咧嘴:“用你一命,救修远一命,他还能承你这份恩情,兄弟如手足,即便平日里有什么不愉快,好歹也还是淌着一样的血,日后,你遇上了困难,他势必会倾力相助。”

梁绿珠见吴歧竟还耐着性子听自己讲话,一时之间,心里微安了一些。

直觉告诉她,吴歧并不是那么讨厌吴修远,至少,不是恨不得他死的感觉!

“修远?”吴歧眉头一蹙,再次抬眸上下打量梁绿珠:“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菩萨心肠的人,为了救他,竟甘愿来招惹我!”

他自是看的出来,她一脸的陈恳,不像是在说假话。

“你不信我?我何时招惹过你,不过是帮你治病罢了。”说着,梁绿珠扬了扬手里的铜板,幽幽道:“你那钱袋里根本就没有铜板,我找了许久,幸亏我带了铜板,不然。”

说着,梁绿珠将铜板放在他的身上用力的擦了擦,那嫌恶的眼神,摆明就是在嫌弃他脏!

这样的小举动,一时之间促动了吴歧的心,吴歧沉沉的皱下了眉头,颇有些烦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能有你脏!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梁绿珠撇嘴:“脏不脏也不关你的事儿,我救你一命,你救修远一命,很是公平。”

见她竟说出这等言辞,而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修远的名字,真是让人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为什么,难道你知道在我这里得不到好处,所以,你就转而打起了吴家二少爷的主意,梁绿珠,你可真是能耐了!”吴歧看着她的眉眼,心中烦躁,忍不住冲她冷嘲热讽了起来,那原本箍着她脖颈的手,终于缓缓地松开了一些。

梁绿珠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很是淡然道:“这事也和大少爷你不相干吧。”

言下之意十分的明显,这吴歧根本就是多管闲事儿!

原本,她还以为吴歧会觉得自己是在故意勾引他,所以又有的计谋,这没想到,这次他倒是有自知之明多了!

吴歧心中起火,看着梁绿珠那淡然模样,只觉得她似是在得意,一时冷了语气:“梁绿珠,我警告你,咱们吴家的人,你可别想打主意。若是想要过上富足日子,直接去找柳万金那样的人便好,别想打吴家的主意!”

梁绿珠想起他偷听了自己和柳万金的对话,自也知道柳万金想带她回柳州城的事情,这要是在往日,梁绿珠势必会对吴歧冷嘲热讽一般,可现如今,她要救吴修远!

“所以,怎么救人?”扭头看向吴歧,只见他那凶神恶煞是模样,俨然像是要将自己吃掉一般,不由一怔。

自己似乎也没说什么吧,为了让他去救吴修远,自己已经尽量在压制自己的脾气,没有再说出任何让人生气的话了吧。

这人还当真是古怪的紧?

心里暗暗地将吴歧吐槽上了千万遍,可面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她看的出来,吴歧是愿意救吴修远的,不管是为了兄弟之情,还是为了要‘解药’,总之,吴修远有救了。

“你要先跟我保证,往后再不跟吴家的公子有瓜葛。”吴歧凉凉的开了口。

梁绿珠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这只臭孔雀平日里看着虽是浪荡不羁,好歹,也还是有点头脑的人吧,如今脑子是出问题了?

怎么这么幼稚?

想想梁绿珠心中又是一阵无言,这样的人,未免当真是一身的毛病。

当真以为吴家富甲一方,所有的女人都趋之若鹜,巴不得跟吴家扯上关系了?

要不是吴修远的关系,她还懒得跟他废话了。

压下心里的不快,梁绿珠看着天,无奈开口:“好吧,我对着老天保证,我绝对不打吴家人的主意,成了吧。”

世人长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向来睚眦必报,也不是什么好人,自然说出的话,也没有一定就要遵守的道理。

在她看来,这些话,也就用力骗骗鬼,骗骗吴歧!

吴歧冷冷的看着她半响,似是要从她的表情当中,看出点什么破绽来,可是看了许久之后,终究没有看出破绽来,这才沉声警告:“你最好是记清楚自己的话了,否则。”

梁绿珠好笑,否则还能将她打来吃了不成。

她当真要怀疑这只孔雀脑袋出问题了,竟还愿意相信那些鬼话!

“怎么?这么快就后悔了,就不愿意了?”眼瞧着梁绿珠笑的灿烂,吴歧忍不住皱上了眉头。

梁绿珠连忙摆手:“不,不,哪儿能啊,吴大少爷说的对, 我原本就出生寒门,自然是跟吴家这样的大家贵族沾不上边的,这门不当户不对,我绝不会打你和吴修远的主意,放心放心。”

吴歧的眉头皱的越发厉害了,这时,远远地,只听见有个声音传来:“快走,我早说了不要追,你们偏偏是不听。”

是瘦高个的声音!

梁绿珠屏住了呼吸,意识到那些人过来了,再不敢轻举妄动,只怕将那些人吸引过来。

这时候,吴歧冷不丁的神兽捂住了她的嘴,显然是害怕她大叫,将那些人引来的。

梁绿珠翻了一个白眼儿,这是有多么不相信她啊,她就不明白了,这人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就算她再不喜欢他,好歹他们现在还是同一战线的,她还想活命呢。

也罢,只有忍着,在救出吴修远之前,她最好不要得罪了他,否则,这只孔雀最是记仇,还小气,要是忽然之间反悔了,那可怎么办?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些人都已经走过了许久了,吴歧还没有收手的意思,依旧是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巴,根本就不愿意放手。

梁绿珠觉得自己的呼吸不断的喷在他的手上,隐隐的, 总有一股药味儿传来,她都快要觉得自己呼吸不过来了,忙将他的手拉了下来。

吴歧皱眉,梁绿珠一变喘着气,一边没好气道:“人都走那么远了,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要憋死我不成?”

吴歧挪开目光:“若是返回来怎么办,更何况,我不信你。”

梁绿珠暗暗地翻了一个白眼,既是不信,刚刚还让她发誓?

他这人还当真是一个矛盾至极的人啊,不过,刚刚那药味儿还时不时的回档在鼻息之间,她不喜这味儿,忍不住大力的呼出了几口气。

吴歧意识到了什么,将刚刚捂她嘴巴的手,凑到鼻子上闻了闻,不语。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梁绿珠刚刚回头就看见他正在闻着什么,面上不解,又见他别扭的将手拿来,淡淡的回了一句:“脚麻了。”

梁绿珠翻了一个白眼,暗道了一声麻烦精,这就将手捏成了拳头,帮他捶腿。

吴歧眉头紧皱,看着这样的举动,忍不住道:“你可还是一个姑娘家?你就这么不检点?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你没听说过?”

梁绿珠一时怔住,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吴歧没想到她转变的这么快,眼看着她满脸不悦的模样,显然似是觉得他在耽搁时间,正想多说两句,却早听得响动声传了过来。

梁绿珠透过树林的间隙,很快就看到了吴十八 ,一时激动,这就往外冲去。

吴歧原本还怕她发出声响,想故技重施的,可还没拽住她,她已经往外头跑了。

“吴十八,这里,你的主子在这里。”梁绿珠从来没有觉得吴十八有这么可爱过,一时之间,招手的动作竟是十分的热络。

吴十八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梁绿珠这热情模样,忍不住回头了两步,差点没猜到后面的人。

梁绿珠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让人惧怕了,特别是吴十八这种遭过她罪的人。

梁绿珠见吴十八不但没有一点点的欣喜,还往后退,不由诧异:“吴十八,快,快跟我去救你家二少爷。”

“二少爷怎么了?”吴十八一时担忧,面上也多了一丝急色。

梁绿珠对于他的反应很是满意,看来,吴十八倒也不像吴歧那么冷血,很好很好。

“你跟我来,再不去救他,真的会出事儿。”梁绿珠想要去拽吴十八,将她拉着往吴修远的方向走,可手才刚刚伸过去,眼瞧着吴十八那忌惮的面色,吴修远不由愣了一愣,霎时间,干笑道:“我给你引路,你可别耽搁了。”

吴十八点头,眼见着梁绿珠面色认真,自然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这就要跟着梁绿珠走。

谁知道,林子深处忽然传来吴歧冰凉蚀骨的声音:“都不想要命了!”

吴十八停下脚步,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梁绿珠原本觉得吴歧是一个麻烦精,想直接跳过他,带人先将吴修远救了再说,谁知道,吴歧会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

撇了撇嘴,梁绿珠心里十分的不满。

只觉得这吴歧当真是个麻烦精,她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事儿这么多的人,简直有毛病。

迎接着吴十八望过来的困惑目光,梁绿珠微微一笑,幽幽道:“你,你家公子不是没事儿吗,让他在这里等等怎么了?”

自己的猜测在得到了确定之后, 吴十八整个人面色一阵肃穆,再也管不得其他,这就直直的往吴歧的方向冲了去。

梁绿珠跺着脚,暗暗地翻了一个白眼,她就知道,这吴歧就是故意的!

呼出一口气,梁绿珠十分无奈的往吴歧藏身的方向走,这时,正好吴歧被吴十八一行人扶了出来,显然他的腿脚还有些发麻,走路不是很利索。

“你很好啊,竟想撇下我,不管我的死活!”吴歧看着梁绿珠,冷冷的说了一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