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285章 盘下这药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梁绿珠见状,连忙将他拉住,开门见山道:“正好我娘有点余钱,盘下你那药铺 如何,但价钱不能太高了,估么你家也出不起这个钱。”

花掌柜一听,还是要走,一边又是摇着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可别在这里取笑我。”

言语之间,又要走,梁绿珠将他拽的死死地,又是开口:“八两银子,怎么样?你要是同意了,将你的地契房契拿出来,我带上银钱来寻你。”

“开什么玩笑。”花掌柜掰开梁绿珠的手,低声道:“就你们家,怕是一个子儿都没有。”

梁绿珠也由着他走,只是在他身后喊道:“对了,你若是想通了,去县太爷府上说一声,赵大人知道通知我。”

花掌柜停了停不步子,回头看了她一眼,终是一瘸一拐的跑远了。

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他到底会不会信,不过,这铺子是她的,她会不会卖,还没一个准信呢,想那么多也是白想。

垂头看着那包泻药居然还在自己身上,脑海里不由浮现了吴歧那张恶人脸,皱眉思量,脑海间已经有了一个主意涌了出来。

去了吴家,梁绿珠才发现后门居然也有了门房,与门房说了一句,门房倒是通融的很,直接带着她去找吴修远。

梁绿珠只觉得吴修远定是跟这门房嘱托过,也没有多想,只不过跟着那门房走了一阵儿,她又是觉得路不太对劲儿。

想着吴家这么宽的园子,路不对劲儿,似乎也是能够理解的,索性,梁绿珠面色稍镇定了一些,开口问了那门房几句,确定再三这路是去找吴修远的,她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穿过长廊,正好到了一片翠湖,翠湖里的荷花早就枯萎了,只留下了点点莲蓬在水面上,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远远看去,一个俏丽的身影正趴在栏杆上喂鱼,目光朝着梁绿珠的方向看了过去,立马一顿,再顾不得其他,立马撒了手上的鱼饵,高声道:“站住,谁都能往 府里来的?”

言语之间,女子打量了梁绿珠几眼,从上到下打量的目光中充满了嫌恶之色,梁绿珠看的清楚明白。

这人她是认识的,可不就是府上的表小姐姜玲珑吗,上次在吴老爷的生日宴上,她还见过姜玲珑为男人,这人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吴修远在这府上原本也没什么地位,梁绿珠只是有些担忧,怕影响到他,所以就一直低垂着头。

那门房倒是有些结巴,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眼看着姜玲珑要往这边走来,梁绿珠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好,忙道:“我是府上送野毛梨儿的,还准备问吴大娘要点别的不。”

一旁的门房听着,急忙点头迎合:“是,是,少爷最是喜欢吃。”

姜玲珑鄙夷的目光在梁绿珠身上转了一圈,瞧着她这身装扮,如何看都像是乡下野丫头,嫌恶的目光一闪而过,一旁的丫头立马会意道:“走错地儿。这后院可不是一般人都能进的,赶紧走走。”

梁绿珠连忙点头应下,却听姜玲珑一声令下:“站住。”

一时之间,只听门房倒吸了一口气,梁绿珠的脚步也是停下了,心中不明这刁蛮小姐到底是想要如何,面上依旧是恭恭敬敬的低垂着头,俨然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胆小之态。

“你说少爷喜欢吃野毛梨儿?”一道带着困惑的声音传来,但这问的却不是梁绿珠,而是那门房。

门房擦了一把冷汗,最是怕姜姓的主子,忙不迭点头。

梁绿珠低垂着头,这个方向,只能看到门房紧张状,也看不清姜玲珑面上的表情,这时候,姜玲珑的声音再次传来:“留下来吧。”

梁绿珠古怪,不知道她这无来由的一句话是打哪儿来的,却听门房扭头提醒她:“表小姐的意思是让你的把野毛梨儿留下。”

梁绿珠顿时反应了过来,原来是要买她的东西,这就直接道:“银子?”

那门房一愣,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姜玲珑,姜玲珑再次适时的开了口:“多少?”

既是要买她的毛梨儿,自然没有不赚钱的道理,更何况是赚半个吴家人的钱!

无语眉眼一动,心中略微思量,径直开了口:“一共得收你六百文钱。”

背篓里也就六十来斤野毛梨儿的样子,每一斤卖上十文钱,再大方一点,滤掉零头,也就是六百文钱。

门房回头诧异的看向梁绿珠,真没想到这小小的丫头,看着老老实实的,居然是狮子大开口。

梁绿珠回他以一笑,只望他不要拆穿自己,亏了这门房也不是多事儿的,这就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姜玲珑身旁那丫头已经拿了钱过来,梁绿珠仔细一数,一个子儿也不少,这就将背篓递给了那丫头。

“我的背篓······”梁绿珠刚好藏了两个猕猴桃起来,眼看着背篓也一并的要被姜玲珑的人带走,不由说了一句。

“再给她几个铜板。”姜玲珑没了耐性,径直往前面走。

那丫头虽很是不愿意,一脸心痛钱的样子,可也做不出违抗姜玲珑的事儿来,只得将这事儿应了下来。

梁绿珠接着那丫头递来的铜板,正好有六个,反正野毛梨儿也赚了钱,这背篓送给她也成, 更何况那丫头还给了自己六个铜板,梁绿珠觉得自己赚的很开心。

那丫头犹自不甘心的看着梁绿珠,梁绿珠倒也不在意,只礼貌的朝着她点了点头,转身跟着门房走了。

摸着实实在在的银钱,她心里踏实,再看向门房,只觉他加快了脚步,她好几次想要问问那门房吴修远现如今身体如何了,可每每对上门房那如同看奸商的目光,喉咙眼上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转眼间,她人已经被门房引到了凉亭里面,他只让她等着,自己则退下了,梁绿珠四处张望,只见这凉亭中摆放着一杯茶盏,别无其他。

将野毛梨儿放在茶盏边,心中不由有了思量。

吴修远那日中了箭伤,能好的这么快?现下就能在凉亭里走动吹风了?

不过,往日他总是在自己的竹园里,很少出来的,现如今怎会转悠到这地儿。

正当想着,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梁绿珠回头一看,竟是吴歧,顿时一惊。

吴歧笑了笑,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得意:“瞧着你这么失望的表情,怎么,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吧,毕竟等的人是吴修远。”

梁绿珠想起刚刚那门房见到姜玲珑时的支支吾吾,再看了看周遭这环境,俨然不是鸟语花香的,好不热闹, 俨然不是吴修远喜欢的风格。

霎时间反应了过来,阴谋!

这是吴歧的阴谋,从头到尾,那门房就是吴歧的人,将她引过来,也是吴歧的意思,这吴歧倒是一个有心机的,早知道她会来找吴修远,这才想尽了办法 ,故意想出了这个计谋。

扭头,正对着吴歧的目光,梁绿珠皮笑肉不笑:“真不知道我一介贫民,到底有什么值得大少爷记挂的,倒是舍得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吴歧拜了拜手,啧啧道:“错了,你倒是忘了,你够讨厌啊。”

听着这话,梁绿珠冷笑:“倒是没见过这么贱皮子的,明知道见了我自己会不高兴,反倒是自己往上面惹。”

吴歧知道她是个嘴皮子厉害的人,倒也不生气,兀自的坐了下来:“上上次给我下药,答应了给解药,再上次,让我堂堂吴家大少爷拉着马车跑那么远,也姑且不跟你算之前恶意与我作对的事情,梁绿珠,换做是你,可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梁绿珠会意,早就说过要给吴歧准备一个特有的‘解药’,只是,一直没有拿给他,真是没有想到,吴歧倒是自己撞了上来。

梁绿珠掏出了花掌柜那处捡到的泻药,递给了吴歧:“大少爷,今儿个这药给你,咱们可就两清了,小女子做点营生也是不容易的,你就莫要再为难小女子了,更何况,你说我让你拉马车也好,为难你也好,桩桩件件,可都不是因我而起。”

拉马车是为了他自己的兄弟,至于为难一说,更是不存在,要是吴歧没有自己先为难她,她哪儿会想着报仇。

平静的将药递给了吴歧,梁绿珠的目光就有意无意的朝着他的脸上打量去。

虽然,她巴不得吴歧将这泻药吃下去,大拉特拉,拉上无数次肚子,最后 ,直接趴下,可是她最是明白,欲速则不达。

自己越是要他吃下去,反倒是暴怒了自己的目的。

“哈哈。”耳旁忽然传来了吴歧的嘲笑声,接着又见吴歧将药递给了旁边的人,开口道:“吩咐人下去查一查这药里的成分,要是让我知道有毒性,那我可不好意思了。”

梁绿珠耸了耸肩,只道自己过去坑了吴歧好些次,这会子,倒是将吴歧自己给坑的怕了。

罢了,不吃就不吃,梁绿珠倒也不失望,只是笑着回了一句:“大少爷的命,果真是精贵,大少爷不像个傻子啊,万不该蠢到以为我会给你下毒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