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303章 占着茅坑不拉屎?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万瞎子只觉得背上一阵痛击,很快又嗷了一嗓子。

梁红瞎倒是没停止住手生的敲打,一边还不忘记提醒:“你叫啊,把我大哥引过来,正好把你抓回去。”

这种痛,万瞎子是从来没有遭过的,若是在往日,他准能痛的哭爹喊娘的,可是,梁红霞说的不错,要是再这么喊叫,准能把梁大海引出来。

于是,万瞎子一边忍着痛,一边将木桶里的水提起来,实在是被梁红霞打的痛极,也比过发出一道道闷声声,再不敢多叫。

起初梁大海在院子里收药倒还好多的,对这声音倒也听不大仔细,再是后来,梁双喜一阵提醒,只怀疑万瞎子藏在了隔壁,他连忙叫梁绿珠出来守着,自个儿倒是往隔壁跑去。

那万瞎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还打着梁绿珠的主意,他不论如何,都得要他死了这条心才是。

梁绿珠出了柴房,将门虚掩了一个缝,只见梁双喜冲着她指了指隔壁,又是朝着她招手。

梁绿珠古怪的看了梁双喜一眼,刚一靠近,又听见梁双喜压低了声音道:“二姐,咱三姑是不是看上了那瞎子。”

梁绿珠瞪了梁红霞一眼,撇开头去:“别瞎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哪儿能。”

见梁绿珠不相信,梁双喜说的越发卖力了:“就刚刚,我还听见有男人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不是那瞎子是谁,当初咱三姑不就是想嫁给万瞎子吗,在我看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梁绿珠摇头,真不知道说她些什么好。这丫头渐渐地,倒是管起了别人家的闲事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向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别人不惹她,他也不会去惹别人的。

“行了,少说话,多做事儿。”刚叮嘱梁双喜一句,院子里忽然传来了赵圆圆急吼吼的声音:“梁绿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事儿,你也做的出来。”

自从上次柿子树下,赵圆圆摔了一跤之后,赵圆圆就没有在梁绿珠面前晃悠过,即便是见了面,也是会下意识的挪开目光,也不敢和她打照面。

今日倒是反常的很,竟是自个儿寻上门来了,不用说也定是跟张春生有关的。

梁绿珠的嘴边掠过一丝好笑,迎面就看见赵圆圆已经气势汹汹的走到了自己跟前。

不等梁绿珠开口,赵圆圆早已经板着脸质问出口:“梁绿珠,你既然已经有了吴家二少爷,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的春生表哥。”

赵圆圆说起话来理直气壮,似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竟丝毫不知羞耻的将张春生看做了私有物,那抬起来的胸脯,也是打的异常的直。

“赵姑娘,注意你的措辞。你身在姨母家,还是未出阁的姑娘,我这人来人往的,别坏了自己的名声。”梁绿珠声音微冷,提醒了赵圆圆一回。

赵圆圆一怔,下意识的朝着外头看了看,眼瞧着没人,猛的拍了拍方药材的三条腿桌边,正要大骂,就只听见‘吱呀’一声,桌面剧烈摇晃了一下。

原本就是缺了一条腿的桌子,梁绿珠之前专程用木柱子支撑着的,亏了她刚刚及时的稳住桌面,不然这桌子和桌子上的药材,倒是当真会被赵圆圆给推倒在地面。

赵圆圆也是傻眼了,刚刚还满脑子的愤怒,誓要问梁绿珠要一个解释,没曾想,这一拍就差点没把人面前的桌子给拍倒。

“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了张春生恼怒的声音,原本就呆住的赵圆圆身子一阵僵持, 迟疑之间,张春生已经走到了案桌边上了。

“春生表哥。”赵圆圆小声的叫了张春生一声,竟有种做贼心虚之感。

以前张春生傻的时候,她倒还不用顾忌那么多,总归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哄哄人就成了,终归只要姨母做主,她就一定能嫁到张家,脱离贫乏困窘的娘家。

眼下,对于她而言,想要嫁到张家,还得张春生首肯才行,显然,她如今一来找梁绿珠,她的春生表哥只会更加讨厌她才是。

张春生不发一次,赵圆圆也不敢看张春生,只觉得张春生关切的目光在梁绿珠的身上打了好几圈,霎时间,赵圆圆又是酸溜溜的。

原本她对张春生也说不上是有多喜欢,只是,一直以来看作是夫婿的男人 ,忽然之间,只对别的女人好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忽然之间被别人抢走了一般,十分的不好受!

梁绿珠也是有些无奈,不用想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赵圆圆自来就是小姑娘心性,眼看着张春生整日里往她这边跑,怕也是耐不住了,想要过来自己这边宣誓一样主位,谁知道,居然还被张春生给抓包了。

得了,这原本就是别人的家务事儿,她可没这闲工夫参与进去。

这就寻思着说上两句话打发了两人,没想到,张春生却是冷声朝着赵圆圆开了口:“你为什么要欺负人。”

梁绿珠也是傻眼了,呆呆的看着张春生,没有想到,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竟是这么的软弱可欺。

“没,没有,我。”赵圆圆急了,这就要开口,可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只怕张春生她的气,想说点什么出来,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没有?”张春生重复了一句:“没有你就来拍桌子砸东西?你若是觉得在在我们张家闲得发慌,我就跟我娘商量商量,明日就将你送回去。”

“我,姨母是想把我。”嫁给你三个字早已经被她咽到了喉咙里了。

赵圆圆看着张春生的那双眼睛雾气氤氲,面色凄苦,偏偏张春生的表情却是冷的让人发慌,不容她解释一分。

赵圆圆忽然就没勇气站在这儿了,不等张春生再继续发难,她扭头就往外头走。

眼看着赵圆圆走了,张春生冰冷的面色缓和了一些,看了看桌上的药材,唏嘘道:“亏了这药材没落在地上,不然我现在就立马让我娘把她送回去。”

梁绿珠盯着张春生说话不带一丝感情的面色,又想起这个时代媒妁之言的重要性,不由好奇道:“喂,张春生,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你娘给你定下的?”

言语之间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因为刚刚赵圆圆就提起过这事儿,而张春生的面色竟丝毫没有松动,梁绿珠忍不住去想,张春生根本就是知道这事儿的。

探究的目光在张春生的脸上看了一阵,就只见得张春生的脸色竟丝毫没有变化,片刻功夫,张春生已经在往外头走了。

远远地,还听见他强硬的声音传来:“我这就跟我娘说清楚,让她断了这心。”

梁绿珠诧异,张春生这意思是要忤逆着她娘的意思来?

眉头微皱,愣愣的看着张春生,有那么一瞬间,她只觉得张春生跟她娘的性子倒是有点一样,一样的霸道强势。

“二姐,这傻子该不会?”梁双喜凑了上来,早在一旁看了许久的热闹了,哪儿能不八卦。

梁绿珠瞪了她一眼,好笑道:“给娘炖的烫呢,还不赶紧送过去。

梁双喜原本还想说说闲话来着,被她二姐一阵训斥,不由失望,耸着肩版一路嘀咕:“没天理了,连唠嗑都不行了,我二姐偏心,有了弟弟就忘了妹妹。”

梁绿珠也由着她说,大家心里都喜滋滋的。

可梁家堆柴禾的围墙外,刚刚夺门而去的赵圆圆早就抽噎不止了。

赵圆圆如何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张春生会变的正常起来,更没有想到正常之后的张春生会不要她。

原本她是从来没有嫌弃过张春生的,毕竟自家自来便穷,若不是姨母一家救济,她娘早就把她卖了。

能嫁给春生表哥,也算是回姨母家的恩情,最最重要的是,她并不讨厌春生表哥。

虽然,春生表哥从小痴傻,却也长得不难看,她甚至还想过,若是嫁给这样的人, 余生虽是无聊了一些,但若是能将张春生带回村子里,让村里人都知道她嫁了一个好人家,这也是很有脸面的事情吧。

所以,一开始,她对梁绿珠是存着针对之意的。

毕竟,她的春生表哥即便是傻了,他对梁绿珠还是很亲近的,这种不如人的感觉让她十分的不舒坦。

再是后来,她知道梁绿珠的目光从来都不再她的春生表哥上,她又安定了下来,决定自己毫无威胁,自己的春生表哥,永远只会是自己的。

谁知道,她的春生表哥居然从来就不想娶自己。

不管他再傻的时候,还是不傻的时候,他的目光从来就不肯放在自己的身上过。

他就是这样的无视她,从来就不正眼看她!

她这次过来,名义上是来张家看亲,甚至于是帮着照看照看表哥,实际上的意思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她的爹娘和姨母之间早就心照不宣了。

这次过来,她把自己的人带来了,等年一过,就要嫁给春生表哥。

可春生表哥忽然说不想娶她了,她竟有些说不出的茫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