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318章 他第一次回击姜家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原来,这人叫姜白眼?

好一个充满铜臭味的名字,倒是跟他的气质很配。

梁绿珠眼中滑过一丝嘲讽之色,远远的一阵脚步声传来,官差围成了团,往后头仔细一看,还能看到掉了对的赵玉瑾。

姜白银如何也没有想到吴修远竟然会报官,一时之间,怔住了。

喉咙眼上依旧不顺,一旁的下人见状,连忙道:“少爷,咱们?”

姜白银气愤,猛的抛开下人的手,想训斥这不长眼色的下人几句,可喉咙眼儿又是痛极,不由抬腿踹了那下人两脚,以发泄心里的怒意。

再次看向吴修远,姜白银眼里的敌意更甚。他如何也没有想到,平日里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的吴修远,如今,竟敢当真跟他唱对手戏,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怎么会事儿啊。”刚刚从远处追来的赵玉瑾,还没稳住呼吸,急忙开了口,只是一时气息不稳,刚将话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梁绿珠还未开口,一旁的小木匠已经说了出来:“我爹还在的时候,赊了这些桌子给他,我去问他要钱,他就让我把这些桌子搬过来,眼下居然还好意思过来闹事儿。”

赵玉瑾看向姜白银,目光十分不善。

姜白银吓的一个哆嗦,连忙道:“我没有,大人,我冤枉啊,这小鬼无凭无证的,竟还妄想冤枉我,我可是替吴家办事儿的,未必,我们吴家还能拖欠这小鬼银钱不成。”

言语之间,姜白银扫视了吴修远一眼,他就不信了,这吴修远还能做对不住吴家的事儿不成。

“大人,我可以作证,这桌子确实是表少爷让小木匠搬的。”吴修远适时的开了口,霎时间,姜白银只觉得头皮一麻,曾几何时,他觉得这吴修远就是个胆小怕事儿之辈,根本就不敢招惹他们,如今看来,倒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姜白银。”赵玉瑾沉沉开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旁的下人叫了姜白银一声,猛的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大人有所不知,我是跟这木匠小儿开玩笑的,没曾想,他倒是当真了,他倒是带人把这桌子给搬走了,我那边的营生这么办。”

“你还没给钱!用了这么久。”小木匠适时的开了口,声音中,带着一丝冷然。

姜白银正当恨得牙痒痒,偏偏梁绿珠再次开了口:“ 赵大人,既然这姜老板不承认,咱们就送回衙门里,衙门里总有他想不到的工具和办法,招招要命,到时也不怕他不说实话了。”

“少爷。”之前在拆牌匾的下人打了个哆嗦,眼看着他家少爷依旧是什么话也不说,他也有些着急了,不为别的,那大牢里的玩意儿,他还是听说过的,那哪儿是他家少爷能忍受得了的。

姜白银也是一个哆嗦,连忙磕头道:“大人,误会啊,这存粹还是一个误会,我早已经让人去拿钱给钱木匠了,只是那钱木匠不是出了事儿吗,后来也就耽搁了,谁知道会有今天这事儿。”

“拿凭证啊。”梁绿珠小声冲着小木匠说了一句,小木匠会意连忙拿出了当初钱木匠还在之时留下的订货单子交给了赵玉瑾。

赵玉瑾接过单子一看:“一共是八张桌子,三十二张凳子,未收款三百四十五文钱。”

姜白银冷哼:“这桌子都让搬到这处来了,东西也坏了,难不成,还要我给原价不成。”

言语之间,他狠狠地瞪了吴修远一眼,这事儿他回头一定要告诉了姑母去,谁让这小子跟他作对,要知道,跟他作对,就跟与他姑母作对是一个道理的!

“呵。”梁绿珠冷哼了一声,面露嘲讽之色:“桌子是你砸的,没错吧,既是你砸的,你凭什么不负责。”

“少爷,这赵大人咱们不能开罪啊,三舅爷还说了要让咱们和赵大人处好关系的。”姜白银身旁的小厮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担忧。

原本姜白银还怪罪这赵玉瑾是个榆木脑袋,竟为了这些无权无势的人跟自己?不去,如今听下人这么一提醒,他终于想起了这么一回事儿来了。

是的,他的姑丈还让他和新来的县太爷搞好关系,他也早有请县太爷吃酒的准备,只是这事儿被他一拖再拖,若不是刚刚有人提醒了他,他眼看着都要将这事儿给忘记了。

微微一凝神,他早就反省了过来,大说说道:“赵大人请放心,这是姜某人的失职,姜某人这就让人去取银子给那木匠。”

“且慢。”就在这时,梁绿珠又是悠悠的开了口:“这木匠的银钱倒是了了,你砸了我的东西,又是如何说起?”

“你······你这是什么话,桌子是我的,我要砸我的东西,关你什么事儿。”姜白银气急,以前都是他不讲道理,如今倒是好,这丫头片子看起来年纪不大,确是十分难搞。

梁绿珠将姜白银的怒容看在眼里,不急不慢的开了口:“我这牌匾是你的?这场子是你的?你竟也可以到这处来撒野?更何况,我以为小木匠遇上了无奈,这桌子钱,刚才交给小木匠。”

眼下之意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这姜白银到她铺子上来砸了东西,这事儿不可能就这么了解了。

“你这丫头,竟如此不讲道理!一会儿这桌子又是你的,一会儿这桌子,又是咱家少爷的。”姜白银身旁的小厮气急,狠狠地瞪着梁绿珠。

梁绿珠偷笑:“那就只有跟着去衙门里说道说道,咱们将这道理说了开来,看看到底是谁讲理,谁不讲理。”

赵玉瑾点头表示认可,另外一个小厮则是轻声开了口:“少爷,吴大老爷今儿个就要走了,若是让他知道你闹到了官府去,那药铺还能让你去打理吗?”

这话倒是提醒了姜白银,他暗暗地咬紧了一口白牙,忍着心中的不平,道:“双倍,银子我出双倍,这桌子我也不要了,行了吧。”

赵玉瑾看向梁绿珠,意思十分的明显,她说成,那就成。

梁绿珠原本也没想过要去敲诈姜白银,她只不过是想让姜白银尝尝摆起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于是朝着赵玉瑾点了点头。

姜白银起身准备要走,却又被赵玉瑾的人拦了去路,赵玉瑾看向了一旁的小木匠,姜白银连忙解释:“赵大人,难道你这事儿都还放心不过我,我给你保证,我现在就让人给这小木匠双倍的银子,成吗?”

“现在就去拿。”赵玉瑾淡淡的开了口,目光则是冲着姜白银身旁的下人说的,姜白银无奈,眼看着街头街尾看热闹的人多了起来,嘴边冷哼了一声,这就往胸口里掏了去。

原本他是想过趁小木匠过去拿银钱的时候,好好的为难为难这厮,真是没有想到,赵玉瑾居然想将他留下来,拿了银子再放人。

他虽心有不甘,但也没有道理再让人扣押在这里当猴看。

在荷包里掏了一阵,她总算是掏了一个碎银子出来,径直的扔到了小木匠脚边。

“拿着,欠条给我。”言语之间,早已经朝着赵玉瑾手边伸了去。

梁绿珠一把拉过赵玉瑾手上的欠条,指了指地上的碎银子,淡淡的回了一句:“捡起来。”

姜白银愣住了,眼神飞快的跳动了几下,好半响也没说出话来。

他姜白银是什么人,怎可能帮一个无名小木匠捡东西?还当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

正要发火,身旁的小厮早就帮他从地上捡起了碎银子,又规规矩矩的递到了小木匠的手里。

就在身旁的小厮正要往梁绿珠手里拿凭证的时候,梁绿珠忽的松了手,手里的单子直直的往边上飘了去,接着,又听着梁绿珠惊呼道:“呀,怎么回事儿,居然没拿稳当。”

吴修远咧嘴憋笑,这丫头分明就是成心的,偏偏还装的那么无辜。

姜白银都快气炸了,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足足的瞪了梁绿珠半响,这才带着人离开。

等姜白银一走,众人又帮着梁绿珠拾掇好牌匾, 小木匠准备把银子分一些给梁绿珠,梁绿珠却说什么也不要,毕竟姜白银不过是扔了一张桌子出来罢了,更何况,那桌子修补修补,还是能够用的。

她并没有什么损失。

反倒是利用赵玉瑾这县太爷的威力,好好的教训了那个无耻之人。

梁绿珠知道定是吴修远让人去找赵玉瑾过来的,正要开口,却听得吴修远担忧道:“这姜白银一向不是什么君子,我就担心,因为这次的事情,他会惦记上你。”

梁绿珠失笑:“这样的人,你若是不给他教训,他还真以为咱们是好欺的,往后只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人。”

赵玉瑾刚好过来就听到了这话,不由点头表示赞成:“可不是吗,正要有我在,这姜白银能奈梁姑娘几何。”

吴修远眸色阴沉,心中也是明白他们根本就是不知道姜白银的为人,想要说点什么,又觉得梁绿珠说的也不错,难道当真要由着让人欺负吗?

几人又足足的帮着收拾了一个多时辰,总算将铺子里收拾妥当了,栓子惦记着吴半场要去北边送军需之物,来来回回提醒了吴修远好几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