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335章 暴打一顿先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梁绿珠皱眉:“栓子,你误会了,我待在吴家,是为了修远。”

不等她多说,栓子却冷冷一笑:“为了我家二少爷?二少爷要是知道你为了荣华富贵,连着死人都愿意嫁,只怕心中会不好受吧。”

梁绿珠皱眉,心知他是为了吴修远打抱不平。

带着一丝无奈,梁绿珠悠悠道:“你要我说什么你才肯信,当初,我来吴家冲喜的时候,明明听到人说出事儿的人是吴修远。”

栓子不说话,只是探究的看着她,目光阴晴不定,似乎是在探究着她这番话语当中的真实性。

梁绿珠悠悠的叹息了一声,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但如今也不是说这些闲事儿的时候,而且她长时间在这里停留始终不是什么好事儿。

如今,府上还没有人知道吴修远不再府的事儿,若是因为惊动了有心之人,只怕吴修远会面临危险。

不再迟疑,梁绿珠径直开口道:“说吧,给我留纸条是为了什么,可是修远有事儿?”

“纸条,我何时留过什么纸条?”栓子凉凉的回了一句,面色虽依旧是有些冷,却也不同之前那么疏远了。

梁绿珠心中一跳,暗叫了一声不好,这就开门,却听见姜白银扯开了喉咙在叫喊。

“来人啊,抓奸啊,来人啊。”

姜白银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远远地,还能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顾不得去想姜白银为何还在府上,她不得不担心起了别的!

若是让人发现她在吴修远的房中,几乎可以想象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最重要的是,吴修远不在府上的事情很快就会败露的!

几乎是不再迟疑,梁绿珠扯了房中的帘子,朝着姜白银扔了过去,然后拿着棒子又是一通乱打。

一旁的栓子也跑了出来,面上还是惊讶,梁绿珠可没这么多闲工夫跟她解释什么了,这就嚷嚷道:“栓子,你家公子正在休息,就有这等贼人硬闯过来,还不赶紧来帮忙。”

栓子会意,拿起了另外一只棒子,配合着梁绿珠好一阵左攻右击。

而此时那脚步声和火把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梁绿珠看了看圆形回门,心中清楚,她没有能藏身的地方,即便是藏好了,也难免有心之人来抓她,到时候,她更是有十张嘴也没法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坦荡的面对这些人。

思定,耳旁又满是栓子的怒喝声:“大胆贼人,你有何意图,竟敢私闯我少爷的房中。”

姜白银自来就是养尊处优, 好日子过久了,除了养一身肥肉,手脚却根本利落不起来。

刚刚被梁绿珠暴打的时候,还能挣扎几下,想要弄开身上的布帘子,可此时此刻被两人左右夹击,一棒又接一棒的打着,他哪儿有什么还手之力。

他几乎可以想象,要是再由着这人这么打下去,自己肯定会被活活打死的。

于是,他扯大了喉咙眼的喊道:“救命,我是表少爷,不是贼人啊,我是表少爷。”

栓子自然能听到他的声音,可嘴上却依旧是斥责道:“胡说,你怎么会是表少爷,表少爷永远也不可能鬼鬼祟祟的偷摸到公子的房中,你这人就是居心叵测,没安好心!”

姜白银吃瘪,磨着牙气恨不已,偏偏又是没有法子的事儿,只能一棍接着一棍的挨下去。

“怎么回事儿!”耳旁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跋扈声,那是姜玲珑的。

姜白银听到这声音之后,总算是放心的晕了过去,他知道,他妹妹一来,他这条命就算是保下去了。

可姜玲珑见着屋中的一切,却是傻眼了,这算个什么事儿,她大哥不是应该掌握了梁绿珠的罪证,让姑母有理由将梁绿珠赶出去的吗。

为什么,梁绿珠和那叫栓子的下人居然在认着一个人打?

目光朝着染血的布帘子上看了看,姜玲珑已经明白了,那布帘子下的人就是她大哥!

虽然平日里姜白银的种种行为让她很是不耻,甚至于,她还一度的怨恨过有这样的一个哥哥。

可怨恨归怨恨,却不代表她可以容忍别人这么欺负她哥哥!

几乎是不再迟疑的,姜玲珑破嗓子吼道:“梁绿珠,你凭什么打我大哥,我大哥可是姜家嫡子,而你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乡野丫头罢了,我大哥若是被你打出一个好歹来,我们姜家定饶恕不了你!”

梁绿珠纳闷,丢了棍子,满脸的惊讶:“什么?表小姐,你不会是说错了吧,我打的是一个入室偷盗的贼人啊,怎么会打你大哥呢,你大哥怎么会在这里呢?”

姜玲珑冷冷一哼,反问道:“你又为何在这里!”

“我听见栓子在叫抓贼,我就过来了啊。”梁绿珠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脸上依旧是满满的不解。

“怎么可能,我们这群人。”他们这群人是跟着梁绿珠过来的,早就将竹园外围的水泄不通了,就等着抓她了!

可之后的话,姜玲珑没敢说出来,她知道,自己要是当真说了出来,倒是中了她的计!

梁绿珠满脸的惊讶:“你们这群人?”

姜玲珑死死地瞪着梁绿珠,心中早已明了了,她那个酒囊饭袋一般的哥哥又把事儿给办砸了。

如今,她咬的死死地证据,经那小贱人一阵说道,却也根本算不上什么证据了。

梁绿珠哪儿能不知道这又是姜家兄妹的计量啊,要将吴家大部分的下人都召集起来,那可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目光下意识的朝着人群后面,拼命掩藏自己的春杏看了过去,她已经有了一丝了然了。

这丫头,有问题!

“小姐。”一旁的下人唤了姜玲珑一声,姜玲珑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冷冷的盯着梁绿珠:“梁绿珠,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安然无恙。”

梁绿珠微笑,不说话,如今看到姜玲珑被气的快断气的样子,倒也觉得解气。

一旁有下人在姜玲珑的耳旁小声嘀咕道:“小姐,少爷他?”

姜玲珑厌恶的看了被帘子围住的人一样,转身离开。

“把少爷抬到我姑姑面前去,这事儿,一定要我姑姑给做主。”虽然,姜玲珑抓不到梁绿珠什么把柄,可姜白银这伤不能白白的受了。

依照她姑姑那么护短的一个人,就算这梁绿珠再有理由,终归还是的得遭殃。

有三两个下人得了令,赶紧去抬人,布帘子一掀开,只见姜白银一张脸早已高高肿起了,他原本就长的肥硕,脸上一肿,更显的肥头大耳,活脱脱跟个猪头一般。

来搬他的下人有受过他欺负的人,心中不由暗叫痛快,要知道,这府上就没人敢对付这位表少爷。

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可痛快归痛快,更多的担忧很快又接踵而来了。

他们清楚,这表少爷受了这么大的气,只怕接下来,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

这边,梁绿珠如今就想赶紧找到吴歧,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是早就对姜白银布下了天罗地网吗,姜白银怎么会好好的出现在府中?

这才刚刚走出竹园,就看到赵玉瑾风风火火的带着人马来了府中。

听人一说,原来是抓姜白银的,只说姜白银让人杀了卖药材的药贩子,赵玉瑾是来抓人查案的。

于是,那边,姜玲珑才刚刚让人将一脸重伤的姜白银抬到了姜氏的院子里,还没来得及见到姜氏,好好的告梁绿珠一状,赵玉瑾又让人将姜白银抬走了。

姜玲珑平日里再是跋扈,可如今知道自家哥哥当真是犯了事儿的,也不敢跟官府作对啊,没有法子,她只能急匆匆的往姜氏那处跑。

梁绿珠瞧着姜白银让人给带走了,有些摸不着头脑,径直的朝着房中走。

事实告诉她,吴歧一定知道其中的情况,她找到了吴歧,就一定能问清楚。

那个药贩子当真被姜白银杀了?他们可是找到证据了,这么一来,军需药膏一案,是否也该有个结果了。

可刚到院子里,就看到春杏正跪在地上,掩面哭泣,好不期艾。

梁绿珠自然知道春杏有古怪,定是姜白银那边的人,今儿个自己在竹园里的一切,都跟这春杏拖不了干系。

可眼下,她还真没心情在春杏身上耗费功夫,她得找吴歧说要紧事儿,她愿意跪着,那就由着她继续跪下去吧。

这才刚要迈台阶,往屋子里走,春杏却一把搂住了她的脚,一个劲儿的哭鼻子求饶道:“少夫人,我有错,请你原谅奴婢吧,求求你。”

“你放开我。”梁绿珠的眉头皱的高高的,想要将脚抬出去,可谁知道,脚却是被她死死地抱住,说什么也不放手。

梁绿珠实在是无奈了,只得开口道:“你再是有错,那也是吴家的人,要处置你,也是吴歧来处置,求我也没用。”

那丫头傻眼了,愣愣的看了看梁绿珠, 顿时,又朝着屋子的方向看了去,此时,一身绿色长衫的吴歧正好从屋子里出来,像是看稀奇一般的看着她。

“不应该啊,向来是有仇报仇的梁绿珠,今儿个竟有心当菩萨了,我瞧着,真觉得不自在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