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353章 抓个现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梁双喜早就觉得不自在的很了,如今听了梁绿珠的话,赶忙就往外头走,如蒙大赦一般。

罗子阳和梁绿珠有过片刻的沉默,期间,就梁大海端了茶水过来搭上几句话,别无其他。

等梁双喜再次捧着账本回来之后,罗子阳泛泛的看了几页,这才含笑的将账本递给了梁绿珠,悄声笑道:“梁姑娘倒是个细心的,难怪罗掌柜也说了,将这事儿交到你的手上,那是一万个妥帖。

梁绿珠笑了笑:“这些时日忙着铺子里的事情,这事儿倒是交给了双喜,若是有什么问题,还望罗掌柜直接提出来才是。”

罗子阳摇头一笑,端着茶盏喝了一口,霎时间,整个人的表情都僵住了,目光诧异的往被子里看了一眼,又是不动声色的将茶盏放下。

梁绿珠回头看了不曾察觉的梁大海一眼,心下了然了,定是那茶有问题。

自家的 茶还是开春的时候采的,每每有了客人,家中才会拿上一些来待客,显然,到了这个季节,茶原本就变质了。

罗子阳是什么人,那可是罗家的少东家,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啊,如今来吃他这变味儿的茶,自也是难以下咽了。

暗暗地叹息了一声,正想说点圆场的话,没有想到,罗子阳却又开了口:“听闻那日姑娘在莲花村。”

罗子阳这话才刚刚说到这里,一道粗嗓子忽然在院子里响起:“谁敢跟大少爷抢人,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梁绿珠和罗子阳对视了一眼,再扭头,正好看到张春秋正站在房门处,恶狠狠的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

“张春秋 ?梁绿珠皱着眉头,嗤了一声,张春秋却定在了原地,脸上有着一阵十分明显的失望之色。

梁绿珠见状十分好笑,猜测着这人是要来抓她现行,想要回头跟吴歧邀功的。

“在谈些什么呢。”此时的张春秋腆着一张脸,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准备往凳子上坐。

梁绿珠眉头一皱,嗤道:“等等,谁让你进来的。”

“啊?”张春秋一愣。

“我有让你进来吗?”梁绿珠再次开口,声音中的不悦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我,我这不是来看看你吗。”张春秋打定了主意,今儿个说什么也不走,上次就因为被梁绿珠从树上扔了下来,他已经错过了讨好吴歧的机会,如今,若是当真抓住了梁绿珠和罗家少爷的把柄,还愁吴大少爷不对他上心吗?

如意算盘正当打的一溜一溜的,梁绿珠一个眼神飞了过来,张春秋正当准备往凳子上坐的动作停下了。

就在这时,院外梁大海异常热络的声音传来了:“贤婿啊,你怎生要来也不让绿珠跟我说一说,家里也没备下什么。”

张春秋一听这话,眼神一亮,急忙往外面凑。

“大少爷。”只听他激动涕零的喊了一句,那扑过去的动作,像极了受尽委屈的丧家之犬。

梁绿珠面上的嘲讽之色越发浓了一些,罗子阳站起了身来,叹息了一声:“看来我今日来的有些不合时宜了。”

言语之间的轻松很快的掩饰了他面上的一缕复杂之色,很快,他又恢复了往日那温和无波的大家公子模样。

“什么不合时宜?”一道轻快的声音传来,吴歧已经从外头踱步过来了,连带着夹了一丝冷风进屋,让梁绿珠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这厮不是在想办法治瘟疫吗,好端端的往她这里瞎凑什么?

这样的疑惑很快又被更大的震惊所取代了,不为别的,只因为一向喜好光线亮丽的吴家大公子今日竟是十分的落魄。

只见那原本亮堂的织锦缎枣红袄子上全是泥浆,活脱脱像是刚刚从稀泥浆里面滚出来的一般。

梁绿珠注意到了这一点,罗子阳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一时之间,不由轻笑:“这是遭了贼?”

哪个贼这么没有眼力劲儿,还能放过吴歧这样的大肥猪?

梁绿珠嘴上虽是没有多说,可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想他吴歧也有今天啊,还真是让人意外!

吴歧见梁绿珠像在看猴戏一般,也不回答罗子阳的话,倒是白了梁绿珠一眼道:“这安县哪个女人能有你心那么大,见着自家男人遭了罪,还跟着外人来挖苦一番的。”

梁绿珠瞪了他一眼,罗子阳见状,眼里滑过一丝落寞,他看的明白,吴歧对梁绿珠是不同的,梁绿珠并没有反驳,那就说明他们的感情并不如外头传言的那般。

他本是听说她连着在铺子上住了几日,有心过来看看她,谁知道,竟让自己看到了这让人眼红的一幕。

至于吴歧话中那一个外人,已经表明了他不甚高兴,若是自己继续逗留在此处,那才是自讨没趣。

将手握成了拳头,罗子阳干咳了两声,这就道:“既如此,那我便不打扰你们那里。”

“不送。”吴歧幽幽的回了一句,梁绿珠这就要往外走,却别吴歧给拦了去路。

霎时间,梁绿珠只觉得吴歧那脸色忽明忽暗,看的出来,他是不高兴了。

吴歧这人原本性子就古怪,可这阴阳怪气的脸子是摆给谁看的?

梁绿珠的面上挂上了一丝冷然,正要爆发,只听闻‘砰’的一声,屋子里的矮板凳被人碰倒了,梁绿珠和吴歧几乎是同时向着声音的方向看了去,这时候,两人方才是想了起来,屋子里还有一个张春秋!

张春秋刚刚正看着热闹,冷不丁的成了焦点,再看吴歧的面色也不好看,他连忙讨好道:“公子,你放心吧,我一直帮你守着的,那罗家少爷也才来不久。”

“谁让你帮我守的?”吴歧凉凉的开了口,梁绿珠还正准备就这个问题要个说法,没想到吴歧却也是一脸莫名的模样。

一时之间,梁绿珠的面上多了一丝探究,她古怪的看着吴歧,试图从他身上看出谎言的痕迹。

“少,少爷,我张春秋对您可是忠心耿耿的,苍天可见,日月可明。”张春秋见吴歧不想搭理她,连忙摊开手,这就要发誓举证,可是,谁知道这才刚刚将这话给说了出来,梁绿珠凉凉的声音骤响:“出去!”

张春秋懵了,愣愣的看着吴歧,有些莫不清楚方向。

刚刚他跟着吴歧进来的时候,明明看到吴歧一脸慌张,显然是要抓奸抓双的样子,于是,他下意识的以为梁绿珠是要倒大霉了。

原本还想对梁绿珠落井下石一番,以彰显出自己是如何的替吴歧打抱不平,可谁知道吴歧对梁绿珠的态度却说不上多糟糕。

“让你出去,没听见吗?”迟疑之间,吴歧森然的声音传来,张春秋打了个哆嗦,此时此刻,即便心中再有疑问,却也再不敢犹豫,马不停蹄的往外走。

眼看着人也走了,梁绿珠好笑道:“没想到吴大少爷居然还学会了唱戏。”

吴歧听她这么一说,眉心一挑,开门见山道:“莫要跟罗子阳走的太近。”

即便是她误会他也好,如今,他并不着急着跟她解释张春秋的事儿,因为对于他而言, 没有什么是比她的安全最重要了。

梁绿珠沉声一笑,也不说话,面上全是嘲讽。

他们都知道彼此不过是各有所图,她为了帮吴修远,他则是为了帮自己,他们从来都不是真的夫妻,故而他更没有要求她和别的男人走近走远的资格。

当然,这一点,吴歧心里也是十分清楚的,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之下,这种话,他还是必须要说。

“你该知道,这次军需之事儿,罗家也很有嫌疑。”他对罗子阳从来不曾有过信任,虽然沾亲带故,却也是格外防备。

事实上就是如此,只要是牵扯上了利益,即便是情同手足那也是笑话,更何况,他深知罗子阳的为人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呵!那是你们的事儿,你该不会真把我当成了吴家人了吧。”梁绿珠反唇相讥,只觉得吴歧管的太宽了。

“我 !”吴歧有些吃瘪,想告诉他防人之心不可无,可又觉得这关切之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 别说是梁绿珠,就连着自己也是不愿意相信的 !

“总之,你要当真想为了修远好,你就跟他保持距离!”吴歧闷闷的说了一句,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到底是有多么的憋。

他以前就不希望梁绿珠和吴修远走的太近,现在依旧是不希望,可其中的原因,他已经不敢去多想了。

“怎么,听你这意思,你现在是巴不得我跟二少爷好了?”梁绿珠反问了一句,脸上嘲讽之色更浓了,反正,吴歧说什么,她也不信!

吴歧失声,怔然的看着她。

忽然之间,他发现自己以前坦荡,还能义正言辞的说出不准的话,现在心中多了一丝莫名,他却不得不逼着自己不去过问。

“这是什么?”吴歧往碗里夹了一大串的海带丝儿,面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东西看上去倒像是海里面的东西,不过他看着实在是陌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