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458章 任何人都替代不了她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那吴歧呢,整日眠花宿的,先不说别的,就说花楼里的百日红和他的交情,绿珠也是亲眼所见啊,怎么自己说说都不成,偏偏吴歧左拥右抱之后,还得了她的心!

可他吴修远从来就不会认输,他吴歧能办到的,他也同样能办到,他总有法子挽回她的。

此生,除了她之外,他再也不想让第二个人站在自己的身旁,任何人也替代不了她!

这晚,梁绿珠做了一个梦,梦境当中吴歧被人追杀,身中数刀,身上的血窟窿是那么的明显,看的人惊。

她想要伸手去帮他一把,可自己却无能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追赶着,最后落下悬崖!

“吴歧,不 !”梁绿珠从噩梦当中惊醒过来,满脑子都在想着吴歧被人杀了,他落悬崖了。

她全身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那是因为恐惧和害怕,在次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吴歧在自己心中居然有这么重要的地位,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感伤和担忧了,直到她缓和了许久,这才终究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梦境罢了。

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她打开了木头门,拔腿就往外面跑。

小木匠去了那么久,还没有给她答复呢,一定是看着她睡过去了,不忍打扰吧。

一想到刚刚的梦境,她顿时再无睡意,只想将小木匠捞过来,仔细的问问。

兴许,他又知道些什么呢?

刚打开门,一道黑影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梁绿珠心虚翻涌,只觉得应该是吴歧回来了,顿时喜不自胜,这就要跟他打招呼。

想着刚才的梦境,梁绿珠有些庆幸,暗道了一声梦果然是反的。

正要开口问话,没曾想,吴修远那关切的声音忽然传来了:“这么早就醒了,不再睡会儿?天还没有了亮透呢。”

梁绿珠一怔,惊道:“你还没有走!”

之外屋子外面明明是黑黢黢的一片,他如何待的习惯,他明明是拍黑的啊。

吴修远苦涩一笑,不由道:“原本我也以为自己是害怕的,只不过,人往往最难摸透的就是自己,有些事,不去做,你便不知道。”

他的话语意味深长,让梁绿珠觉得有些难懂,只是想起昨晚他对自己说过的话,一时之间,又选择了回避,不愿意再继续听下去。

“我找小木匠。”草草解释了一句,这就朝着堆放杂物的房间里走去了。

推开房门,只见小木匠正睡在干草堆上,梁绿珠竟有些不忍打扰,可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个梦,她又有些生怕,只得快步上前,摇了摇小木匠道:“醒醒,快醒醒。”

小木匠还以为自己梦到了自家女掌柜,可自家女掌柜的声音分明就是从耳边传出来的啊,一时之间,小木匠一个激灵,从梦境当中醒了过来。

揉了揉惺忪的眼眸,只听梁绿珠问道:“昨晚我让你去衙门消息,怎生你也不回来跟我说说。”

这杂物屋子里一片漆黑,小木匠也看不清楚人的脸,只觉得梁绿珠身旁跟着的人就是吴歧,不由道:“我想着他也回来了,你难得休息休息,所以就没有打搅你。”

说着,人已经跳下了茅草堆,驱身过去找油灯,找了一阵,这才想起自家油灯早被用完了,不用拍着后脑勺懊悔:“我昨儿个在外面就应该买一些油回来才是。”

话音刚刚落下,只觉得一旁的‘吴歧’掏出了打火石,将他身旁的灯盏点亮了,一时之间,屋子里面顿时就亮堂了起来。

“吴大哥,你昨儿个就带了这玩意儿过来?”小木匠欣喜的说了一句,目光踩刚刚从灯盏上面挪动了一些,待看到了吴修远那清冷的模样之后,整个人又是一愣。

“怎么是你!他人呢?”

吴修远自然知道小木匠话语当中的他指的就是吴歧了,抿了抿嘴,他淡淡的回了一句:“一直都是我。”

小木匠听了这话之后,嘴角动了动,竟说不出一个字儿来。

昨晚上,他看到的那个人也是吴修远?这么说来,吴歧根本就没有回来,那么,他究竟是去了哪里?

惊讶之余,终究听见自家女掌柜带着喜气的声音传来了:“那他去了哪里?他······果真是没有死。”

昨晚的梦境太过于真实了,吓得她不轻,如今,听见小木匠说吴歧还是活着的,她顿时有种万分庆幸之感,只感念于她是活着的。

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要她是活着的,那便一切都好,一切都安!

吴修远哪儿能看不出梁绿珠眼里的喜色,只是看着这样的梁绿珠,他的心忍不住的痛了起来。

这样的眼神,多么的熟悉,以前自己出事儿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焦急的看着自己,如今,对象竟又是换成了吴歧?

吴歧明明做了那么多针对她的事儿,为何她还能对他那么的上心!

越想,吴修远心中越发不甘心。

梁绿珠看着小木匠,只见小木匠支支吾吾,等了半天,也没见着他说出什么话来,不由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何时回来的?”

小木匠看了看吴修远,只怕将这事儿说出来会气着她家女掌柜,可他从来不会骗她,即便是他心中有所斟酌,不愿意多说,此时,也是不能不说。

“吴歧根本就没有回来,他将我认成了吴歧。”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梁绿珠看向说话的吴修远,一时之间无言。

他·····没有回来?

难道是因为身边有什么事儿?定然是了,他肯定是有什么事必须要做吧,不过,这也是不碍事的,毕竟,只要他没有性命之忧,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不碍事,他若是将事儿办完了,定然会回粉条铺来的。” 梁绿珠淡淡的说了一句,似是在安慰小木匠,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小木匠看着自家女掌柜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担心吴歧,顿时有些恼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不会回来了,他一直都在给宁王效力,暗中帮宁王办事儿,如今他在宁王面前立了功,更是成了宁王面前的红人了,他昨日没有回来,往后就更不会回来了。”

小木匠一向不怎生忤逆梁绿珠,但每每忤逆梁绿珠,都是有着自己理由的。

偏偏,梁绿珠却是笑了:“他利用我什么?说到底帮了赚了银钱,连着工钱都还没有拿。”

“这······”一时之间,小木匠也说不上来了。

总之,他还是不相信吴歧,虽然吴歧之前在粉条铺上的表现,确实让人放松了警惕,觉得他并不如传闻那般糟糕。

但他从头到尾都藏着自己最终的目的,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老老实实的在铺子里上工,追逐着平凡不过的日子。

可实际上,他内心里的追求却不是这么简单。

说到底,他就是藏的深!

对小木匠而言,梁绿珠对他是有恩情的,所以往后,不论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她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梁绿珠这边。

那些想要欺负梁绿珠的人,更是没门儿!

梁绿珠摇头失笑,正要让小木匠继续歇着,自己也回屋去歇着,毕竟如今天才麻麻亮,距离天亮还有些时辰。

不论吴歧身上有什么秘密,他愿意回来,愿意告诉她的时候,他自然也就知道了。

不曾想,吴修远忽的开了口:“他可以利用你放松刘奎的戒备,更好的跟宁王商量着如何捕杀刘奎。”

梁绿珠看向吴修远,面色不是很好看。

吴修远自来不喜欢说别人坏话,更何况,还是说情敌的坏话,这是君子所不耻的。

但他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如今吴歧已经得了殊荣,却也没有回到她的身边,这只能说明,吴歧对她,也并不全是真心。

他并没有恶意中伤人,所以,当梁绿珠朝着他看过去的时候,他也并未躲避,只是迎着她的目光,目露关切。

“没有想到吴歧竟是这样一个人,我真是看错他了,原本我还以为,当初我家掌柜的救了”

他原本还想说下去,冷不丁的,忽然被梁绿珠打断了话:“你再睡会儿,天色还早。”

说着就出了杂物房,转首朝着吴修远道:“二少爷,你还是回吧。”

也不等吴修远回话,她径直进屋,将房门关上了,脑海里回想着过往吴歧与她相处的种种,却有些不信。

那时候的吴歧分明不像是在说谎,更何况,他也用不着说谎。

只是待在他的身边,没有必要装出那么关心她才是。

忽然之间,她想到了那碗元宵,顿时再无睡意,推开房门,只见屋檐下还坐着一个人,那人身影清冷,只坐在一旁,也不曾动弹一下。

“你为什么不点灯笼。”梁绿珠自然知道那人就是吴修远,对于一贯怕黑的他而言,如今坐在这里,定然万分难受才对。

“怕影响到你。”他缓缓地从屋檐下坐了起来,扭头看她,有些担忧:“你还在想他的事儿?”

梁绿珠摇头,不想承认,可又觉得吴修远这么聪明的人哪儿能想不到呢,这就道:“我饿了。”

“吃点什么,我去给你拿。”他不疑有他,当真准备回府给她拿。

毕竟如今街道上还没有开场,更不可能有店家天不亮就开铺接客了。

“去我铺子上吃面吧。”她说了一句,这就往外头走。

她在邀他吃面?

这么久了,她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忽然之间如此邀请他,他竟还有些不习惯。

这种感觉,当真是古怪不已的。

吴修远一路跟着她往外面走,早被他点亮的灯笼将他们两人的影子拉着老长。

他看着她的背影,忽然之间觉得有些落寞之感,伸手想要抚上她的背脊,可手才刚刚伸了出去,却发觉着她的脚步加快了一些,显然是要跟他拉开距离一般。

他皱着眉头,心里泛起了一股子苦笑。

她这是刻意的,还是无意之间的举动。

之后,他再没有跟他说话,只是默默地跟着她往前走,再没有多说一句话的意图。

终于到了店门前,梁绿珠将门打开,径直进了后厨当中,吴修远将灯笼放好,竟有些无所适从。

犹豫了许久,他终于还是跟了上去。

进了灶房,只见梁绿珠正在煎蛋,闻着香味儿,他倒是觉得确实是饿了,之前还没太在意,如今当真闻着饭菜香味,这种饥饿感才一阵阵的翻涌而出。

“小时候,我娘也总喜欢往厨房里钻,我爹常常怕累着她,她却说不做这些 ,她心里不实在。”

梁绿珠的手僵了僵,抬头迎着他的眸子,淡淡的笑了笑:“要一个蛋还是两个。”

吴修远一怔,从来不吃鸡蛋的他,第一次觉得鸡蛋很香,更是难得的开口要了两个。

于是,梁绿珠这就煎了三个鸡蛋下锅,吴修远两个,她一个。

“我瞧着你平日的摊子上并未卖鸡蛋,这鸡蛋是哪儿来的?”吴修远淡淡的问了一句,他极少到她的铺面上来,自从她不想见到他以后,他更是难得上门来讨人嫌。

只不过,他在给他独处时光的时候,也没少托人过来照看,当然,这些梁绿珠都是 不知道的。

当然,这事儿是从吴歧来了粉条铺之后就终止了,因为他不想听到有关吴歧和梁绿珠的事儿。

“他买的。”梁绿珠淡淡的回了一句, 面上看不出多余的神色。

他?

吴修远听出了她话语当中的意思,整个人的面色怔了怔,真没有想到这么点小事儿也能将吴歧牵扯出来。

当他帮着梁绿珠将两碗面一并的端上桌之后,在看着面碗里的鸡蛋,她竟忽然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赶紧吃吧,这样身体也会暖和一些,在外头待了那么久,不冷?”梁绿珠问了一句,将之前放在粗瓷小碟中的肥肠夹起来,递了两块给他。

此时天色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外头没有任何的人烟,吴修远享受着片刻的安静, 再看眼前这双清丽的脸庞,忽然之间升起了一股子幻觉,只觉得他们上一世就是相濡以沫的一对情深伉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