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464章 改不了小人模样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明白什么?”吴歧反问:“到了这时,你还能津津有味的跟我炫耀什么?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她会受人非议。”

诚然,这一点,吴修远无可反驳。

“我若是你,就不会让对方陷入今日的境遇。更何况, 她今日肯为你做出如此牺牲,那是因为念着你的恩情, 殊不知。”

殊不知,他占了她的家,占了她的亲人!

但这些,他不会说出来,很多事到了非得发生的时候,都会发生,绝对不会缺席。

“怎么可能。”吴修远反驳,他不信梁绿珠的心里就根本没有她的影子,梁绿珠还是在意她的,肯定是在意她的,她有这个直觉。

“怎么不可能?”吴歧反问,目光朝着不远处看了去,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你瞧瞧,谁来了。”

吴修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罗朝凤正往她这边走来。

意识到吴歧是意有所指,他的面色冷了一些:“你在看别人笑话的时候,可曾回想过自己的过去。”

吴歧耸了耸肩,也不在意这些,毕竟,了解他性子的人,知道是辨别的出真假的。

“修远,你听人说你出了事儿,可还好。”罗朝凤刚刚靠近了吴修远,这就不迭的嘘寒问暖。

吴修远的心里闪过了一丝烦躁:“我还有事儿,你先回去。”

“还是处理好你这桩事儿吧。”吴歧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你来做什么?”吴修远疏远的问了一句,虽然眉宇之间的神色还是一如往常那般的平静,可是罗朝凤看的出来,他对自己的到来感到了不喜。

“我。”罗朝凤觉得是之前他出事儿的时候自己没有及时赶到,索性,她如今是生气了,连忙解释:“我也是适才听人说起你的事儿,不然我早就来了。”

“我们谈谈吧,关于两家的婚事。”吴修远屏了屏息,如今该说的事儿,也当真该跟她说一说了。

吴歧一路回了铺子上,只觉得罗朝凤的面色是越来越差,也料想的到吴修远是跟那罗朝凤说了些什么。

不过,吴修远和罗家撇开关系倒也是个好事儿,至少日后不会被罗家拖累。

“你就改不了这小人之气?”梁绿珠的声音冷不丁的在耳旁传了过来。

吴歧觉得梁绿珠对自己有着天大的误会,偏偏她就是不听自己的解释,正要开口,远远地就瞟到栓子正往这边跑来。

刚刚一靠近,吴歧的目光倒是落到了他的盒子上。

“这是什么物件,瞧着应该像是女人的物件,你家少爷让你送来的?”

吴歧虽已经不是吴家少爷了,可栓子一行人一时之间也是改不了口,只连忙点了点头道:“是啊大少爷。”

目光下意识的朝着铺子里看了看,也没瞧见吴修远,顿时奇怪,刚刚他家少爷是让他送到这里的啊。

“你家少爷在前面呢,可得赶紧把这盒子送过去,我瞧着罗家姑娘的面色不太好啊。”

栓子回味一听,想也没想的往吴修远那处跑,眼看着快跑到吴修远那里了,他才回味过来,梁绿珠刚刚那话,该不是误会他家少爷了吧?

看了看手里的盒子,又看了看吴修远,栓子忍不住咽了一口涎水,只怪自己是个不会说话的。

再回头看去,粉条铺门口哪儿还有梁绿珠人影啊,显然,梁绿珠已经回了铺子里了。

梁绿珠刚刚从账房里出来就看到吴歧守在门口,像在看什么稀罕事儿一般,连着她叫了两三声也没有反应,但是气的朝着他走了去。

吴歧听见脚步声传来了,连忙回过了头来 。

“你在看什么?”目光下意识的朝着外头看了看。

吴歧伸手将她整个人捞在怀里,朝着里屋拖了去。

“你干什么。”梁绿珠恼怒,挣了几下,没有挣脱,索性也跟着她朝着里屋走了去。

刚一进屋,吴歧又一改之前那霸道模样,体贴的问了一句:“晌午想吃什么?”

梁绿珠撇嘴,觉得这人存心就想气自己的。

今日,他嘴上明明说着不去管吴修远的事儿,偏偏中途又出现在衙门里。她都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在回来的一路上,她也并未跟他多言,偏偏吴歧也不多提,连着一个解释都没有,只是跟在她的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完全不当衙门里那是一回事儿。

梁绿珠撇了撇嘴,冷声道:“我想吃什么,难不成,你还能跟我做。”

言语之间,她看了看吴歧的手,那双从小被富养着手,又如何能摸汤匙呢?

“我不会做,你可别忘了,欢喜楼还有大厨。”吴歧不由得意,平生第一回觉得,开个酒楼,竟还是如此有用的事儿。

至少,可以满足她的口腹之欲。

这么想着,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忙完就去。”

梁绿珠之前去欢喜楼找过吴歧,可欢喜楼里的人分明说是换了掌柜,如今见他说起欢喜楼,俨然就像是自家开的一样,她的心里,困惑越多。

“你到底还瞒了我什么事儿?”瞪着吴歧,梁绿珠将自己的不满完全表达了出来:“你屈尊降贵的留在我这里,究竟有何目的!”

吴歧没有想到梁绿珠会忽然发问,不由一愣。原本平日里,他早已习惯了跟他说笑,可是此时此刻,眼看着梁绿珠严肃了起来,他也不敢再都与她逗乐,只怕惹她厌烦。

“欢喜楼原本就是你开的,还是跟你有着关系的,对不对,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来我这处?”

“吴歧,我想知道你的目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绿珠连着问了他两句,不知道为什么,吴歧越是沉默,她就越是心慌。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让他留在她这小小铺面上当伙计,当真是委屈了他,他本不该如此啊。

“娶你。”忽然之间,吴歧开口,那双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梁绿珠,眼里的深情足以将人融化一般。

梁绿珠有一瞬间的回不过神来,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我想娶你,梁绿珠,我想娶你为妻。”他醇厚的嗓音自他嘴里说出来,竟搅的梁绿珠心中乱糟糟的一片。

“之所以要帮吴修远作证,那是因为你,之所以留下来,也是为了你。”他从小虽生活在富足的吴家,却是没有娘亲的关怀,连着家中的阴谋算计, 也是一个又一个的朝他袭来。

曾几何时,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命苦,也只能残存于这家族的争斗当中。

保护好娘亲,好好的活下来,活一日,是一日,终归不能让任何人再伤害到他娘。

可如今,他遇到了她,他终于有机会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平淡而又平凡的小日子, 才是他最想和她过的。

“你不信?”因为他一直没有开口回话,他目光一愣,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梁绿珠心中慌乱,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吴歧会忽然跟她说这些,这一切来得太忽然,她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掌柜的,夫人来了。”冷不丁的,外头传来了小木匠的嗓音,紧接着,周氏从外头匆忙走来。

梁绿珠也是许久没有看到周氏了,自从周氏变的有些古怪,看她的眼神不像当初,自从梁大海为了钱财,一心想要将她嫁给罗子阳之后。

“绿珠。”周氏在离着梁绿珠一米来外的地方站定了脚步。

她没有再上前,只是那双眸子里,早已经泪眼模糊了。

梁绿珠已是许久没有回过清水村了,终于看到周氏,却是这泪眼模糊的样子, 顿时,心中一抽,急忙上前,将周氏扶着,担忧道:“娘,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

周氏也不说话,只是一味的哭。

梁绿珠见着,心里又急又难过,只想着莫不是梁大海又瞎胡闹了。

“娘,是不是爹又做了什么事儿,还是村里有人欺负你了?你跟我说说,我给你做主。”

声落,她陷入了万分的自责当中,前阵子,只觉得周氏待她也不如从前了,她就暗暗地想过,自己毕竟不是真正的梁绿珠,莫不是周氏还是感觉到了点什么。

为了不让周氏难过 她也是特意减少了回村的次数。

可谁知道,这忽然之间看到了她娘,竟是这种境遇。

“绿珠。”周氏哽咽着,一把将梁绿珠拥在怀里哭了起来。

梁绿珠十分莫名,感觉到周氏在耳旁哭的十分大声,俨然像是天要垮下来的模样,一时之间,心里越发惴惴不安。

梁绿珠一边拍着周氏的背脊,一边轻声安慰:“没事儿了,娘,没事儿了,一切都过去了,不会有事儿的。”

她很少看到周氏哭的这么凄惨,也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一定是有人的欺负了她娘。

她一会儿安顿好铺子上的事儿,立马就带周氏回去讨个公道。

小木匠从外头断了盆子过来,梁绿珠拧了一把帕子,仔仔细细的给周氏擦了一把脸,很快,又听见周氏的声音传来了。

“娘昨日做了个噩梦。”

梁绿珠拿着帕子的手一顿,扭头看向周氏。

她娘哭成这样,就只是因为一个噩梦?

帮周氏擦拭完脸上的泪水,梁绿珠松了一口气,淡淡道:“娘,就只是噩梦吗?”

周氏张了张嘴,注意着身旁还站着一个吴歧,也不说话了。

梁绿珠注意到了这一点,轻咳了一声,许是因为他刚刚跟她说了那些话,她竟觉得十分不自在。

“你去外面帮帮小木匠。”淡淡的说了一句,吴歧眉头一皱,但还是出去了。

他原本就没有偷听别人房中话的喜好,只不过,周氏毕竟不是梁绿珠的亲娘,他对周氏发自内心的不信任,只怕他会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稳坐吴家少爷的位置而对梁绿珠不利。

等吴歧一走出门,周氏忙拉着梁绿珠的手,问道:“绿珠,这些时日,你怎么也不回来,你是不是在怪罪娘,怪罪娘当初待你冷淡了些。”

梁绿珠摇头,为了不让周氏愧疚,她忙道:“不是,娘,我这铺子上生意忙,所以才没有回来看你,你不要生我气才是。”

好歹周氏也是这个身子的娘亲,梁绿珠看着她哭,整个心都软了下来。

“娘,家里,一切可都还好?有没有人欺负你。”她最想问问周氏的是,到底有没有人欺负她。

周氏摇头:“没人敢欺负我,如今谁不知道我有你这么个厉害的女儿,那些人只有羡慕我的。”

“那梁。”下意识就要喊出梁大海的名字,可她在停顿了片刻之后,终究还是话音一转道:“那爹呢,他还有没有乱来。”

周氏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些时日,我老是做噩梦,梦见你别人追杀,梦见你出事儿。原本我是想让双喜来看看你,可心里又放心不下,只有亲眼看到你好好的,我才能放心。”

梁绿珠哑然,这么说来,她娘就是因为一个噩梦才哭成那样?

微微干咳,梁绿珠终究还是有点不信:“娘,当真没有别的事儿?”

“没有事儿就不能来看看我的女儿了?”周氏反问。

梁绿珠被她这么一问,见她当真是没有事儿的模样,这才松了一口气。

“娘, 你可真是把我吓坏了。”嗔了一句,梁绿珠赶紧让小木匠去准备午饭,因为周氏难得来一趟,梁绿珠还专程让小木匠从外头买些菜过来。

小木匠一向是个办事爽利的人,梁绿珠只是稍稍吩咐吩咐,他一定知道怎么做。

可谁知道,梁绿珠扶着周氏上了桌之后才发现,桌上全是些大鱼大肉,什么东坡肘子,酱香鱼头,爆香羊蹄······

梁绿珠仔仔细细的数了数,竟足足有十来个肉。

倒不是她抠门,实在是因为这些好东西一次性买上这么多,那得吃上多少顿啊。

周氏也急了:“绿珠,你怎能如此破费,你这一桌子的菜钱,都够咱们清水村一户人家吃上多久了。”

梁绿珠也是莫名,她刚刚给小木匠的银子,虽也能买上几道美味菜肴,却也是卖不到这么多的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