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466章 小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因为吴歧买了两个大肘子过来,横竖也是吃不完的,所以梁绿珠只炖了大半个肘子,又将剩余的肘子打了盐,挂在灶前,做成了风吹肘子。

梁双喜凉拌了一个野菜,梁绿珠则利用着仅存的柴禾清蒸了一条鱼,最后一条鱼,则是做的麻辣的。

毕竟如今周氏还在喂奶,她大部分的菜都按照清淡口味来的。

“真香。”吴歧出来端菜的时候,都恨不得把鼻子凑到菜上了,又惹得梁绿珠一阵嫌弃。

当所有的菜全部端上桌后,梁若谷也醒了,周氏忙进屋给梁若谷喂奶,梁绿珠和梁双喜则坐在桌边吃饭。

刚刚忙活了一阵,两人都觉得饿了。

吴歧拿了两个大碗,分别给梁大海和自己满上,期间,只稳着酒香味儿一阵又一阵的传入鼻中,梁大海是个老酒鬼,自然也是喝酒喝习惯了的,这么点酒的好坏,倒也是分得清楚的。

他虽装出了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的朝着碗里的酒看了去,这纯香味儿,竟比之前罗子阳让人送来的那些,都要好闻呢!

等吴歧将酒杯递给他的时候,他抬头一口就喝了个精光,只夸吴歧是个有心人,比那罗子阳还要上心。

吴歧也不介意,又给他倒了满满一大杯。

梁绿珠听着梁大海和吴歧聊的正高兴,心里很是反感梁大海如此行径,毕竟,他能因为一杯酒就变了脸,指不定往日罗子阳给他好处的时候,他又说了些什么。

周氏给她加了一块猪蹄,催促她吃饭,梁绿珠点了点头,看在周氏一行人的面儿上,也不当场拆梁大海台面了。

因着她实在是见不得梁大海那嘴脸,她草草的扒了两口饭后,又早早的下了桌,朝自家田地里走去。

听周氏讲,这些时日,村里人都忙着收拾秧田,过些时日,等秧田一翻出来,过些时日,再灌上水,就可以洒种子了。

他们的地儿虽然不多,好歹梁绿珠还领着梁双喜在外头开了荒,所以,周氏今年得多洒些种子。

才走了一路,梁双喜就跟出来了,梁绿珠跟她对视一眼,只觉她平日里梁大海事事依顺,只怕心里也是不喜梁大海那性子的吧。

“二姐,我瞧你就吃那么一点,晚上山里冷,你可别饿着了。”梁双喜关切的叮嘱了一句。

梁绿珠看了看天色,如今已是黄昏,再过一两个时辰,天色应该就会暗沉下去了。原本她这次回来就想在家里过一夜的,谁知道吴歧居然也跟着来了。

问题是,他跟来了睡哪儿?

心里一阵思量,梁绿珠摇头:“不了,我转转路,一会儿跟他坐最后一班船回去。”

“怎么才回来就要走啊,二姐,你都不想念双喜吗。”梁双喜发出了一声抗议声,实在是因为她已经许久没有看到梁绿珠了,可稍稍一想,她又是恍然:“该不会是为了吴歧吧。”

梁绿珠眼里忽的闪过了一丝慌乱,扭过了头去,她也不反驳。

她将梁双喜看成自己最亲近的妹妹,即便是被梁双喜说中了什么,那也没什么。

“不对。”梁双喜发觉了梁绿珠的异常,快步上前,挡在了梁绿珠面前,一脸严肃道:“二姐,你以前对吴歧可不是这个态度,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此时,梁绿珠被她拉着,梁双喜一双眼睛也像是审问犯人一般的严肃,梁绿珠不由失笑。

“你呢,你喜欢赵大人?”原本她也没想当着梁双喜的面戳破她这点小心思的。

偏偏如今一回来才发现梁大海居然还着急着把双喜给嫁出去,她想了想,还是有必要提醒提醒这小丫头。

终归,即便是要嫁人,也不能随随便便嫁了去,这个时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来就是一大陋习,她是怕双喜往后后悔又遭罪。

“二姐,你在说些什么啊,别让人听了去,会惹笑话啊。”梁双喜扭开头,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回应了一句。

这怯生生的模样,像极了小媳妇儿。

梁绿珠见状,不由失笑:“惹什么笑话,喜欢就是喜欢,又不是杀人放火,更何况,二姐有分寸,不会让别人听见的。”

“可,可他好歹是堂堂安县的县太爷,哪儿能是我可以肖想的,我哪儿配的上他,想都不敢想。”

梁双喜忽然之间耷拉着脑袋,脸上充满了失望之色。

梁绿珠能感觉到小丫头的落寞,看着她这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失笑。

听见梁绿珠的笑声,梁双喜抬头,懊恼的看了梁绿珠一眼,有些憋闷道:“二姐,你笑什么,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

“那正好了,家里不是正在给你物色亲事吗,你正好可以找个合适的人把自己嫁出去,免得再挂念着赵大人。”

“二姐······” 梁双喜不敢置信的看着梁绿珠,俨然不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她二姐嘴里说出来的。

梁绿珠则是轻笑了一声:“不情愿,又不愿意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别人那儿能帮得了你?这个世上可以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听出了梁绿珠话语当中的端倪,梁双喜的眼里顿时涌现出了一片光亮。

她二姐哪儿是在劝她答应家里的提亲啊,这分明是在劝她,让她追求自己的幸福!

“二姐,你是让我跟赵大人表明心迹?”忽然之间,梁双喜竟充满了期待,以前她不敢说,现在,她又盼着有机会去说。

就像她二姐说过的, 自己的幸福是要靠着自己去争取的,假如她说了之后,赵大人对她也是有意思的呢。

眼看着梁双喜激动振奋的模样,梁绿珠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双喜,你可记住了,喜欢赵大人的人不少,若是单凭你的一句喜欢,她就能对你如意,那也是不太现实的,你要让她看到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梁双喜不解。

这是她自己该去动脑子的事儿了,梁绿珠也不再跟她多说,没有走过几步就听见妇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了:“我怎么跟你说的,连着这么点活儿都不会做,往后还指望你什么,没用的下贱蹄子。”

这声音,毫不熟悉,俨然就是李氏的!

果然,走过了两个田埂,没有了菜籽的遮挡,梁绿珠就看见不远处的地里有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杨荣母子,另外一个女人倒是眼生的很,不像是清水村的。

只是,那瘦黄瘦黄的模样倒是让她想想起了当初的梁绿珠,一样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一样的做尽了地里的活儿,还被骂的狗血淋头。

“这就是杨荣新娶的媳妇儿,咱们家可没去吃酒,这李氏果然是个苛待人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到了他们家,都活的连狗都不如。亏了这嫂子是个聋哑人,要是做了那么多的活儿,回头还要整体被李氏欺负,那还真是苦啊。”

“是个聋哑人?”梁绿珠一愣,再看田地里忙活的年轻女人,果真见得她依旧做着手上的活儿,俨然不自知一般。

梁双喜一哼,脸上充满了嘲讽之色:“可不是吗,之前李氏还满村子的炫耀, 说她家新媳妇如何如何能耐,出生又如何的好,还将你贬低了无数次,没想到,她这些话倒是让村里人笑话了许久。就杨荣那德行,能娶上媳妇儿就很不错了。”

听着李氏又训斥了几句,就见她上了田,将裤腿儿放了下去,扛着锄头走了。

梁双喜见状,又是凑到了梁绿珠跟前道:“二姐,你可不知道吧,这李氏早被你惯的不下地干活儿了,这清水村但凡是有人一大早就看着她扛着锄头下地,那一定是下地骂她儿媳妇儿的。”

“骂那个姑娘?”梁绿珠看向田野当中瘦弱女人的目光,不由多了一丝同情之色:“骂她又如何,李氏难道不知道她听不见吗?”

“许是得了失心疯吧,他们杨家附近的邻舍常常听见李氏半夜里还将这新媳妇儿拉出来骂的,总之,如今但凡有姑娘要嫁人的,都会让人拿出杨家当反面来比较,像杨家这样的门户,娶了媳妇儿还不好好珍惜,一个劲儿的针对人,那才是真的黑心肝儿。”

梁绿珠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各人有各人的命,若是当真过不下去,那姑娘自己都知道走人。

往田地里转了一圈,自家地里的土是新翻的,如今就等着有水的时候灌溉田地了。

梁绿珠和梁双喜准备沿路返回,杨荣却跟了上来。

“梁绿珠,听说你嫁到吴家的梦,又给破碎了?”杨荣带着一丝挖苦,想要从梁绿珠的脸上看到一丝痛苦之色,偏偏任由着他如何说,梁绿珠就是面色如常。

“有事儿?”

梁绿珠淡淡的回了一句,目光下意识的朝着田地里看去,倒不是她看不起田地当中的妇人,只是,她想无声的挖苦杨荣一番。

当初梁绿珠本尊在杨家可是付出了不少的,偏偏杨荣是个黑心肝儿的,倒也确实看不到梁绿珠的好。

如今,杨家不但不知道悔改 ,还依旧这样如法炮制,只怕以往连着这样的聋哑人都不愿意嫁给杨荣了吧。

杨荣的面色变了变,冷声道:“我早说了,你可别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你是没那命的,就你这样的人,出生在什么地儿,也只能嫁到什么地儿去。”

梁绿珠冷笑,梁双喜则冷冷也哼:“不管我二姐嫁到了什么地方,都跟你没有关系的,我二姐现在混的可比咱们村的任何男人都要好,还能看得上你们这些东西?”

“你!”杨荣怒了,面色沉了下来,握着手里的锄头棒子,死死地瞪着梁双喜。

此时,田地里的女人许是发现了自家男人的异常,连忙上来询问,脸上竟还带着一丝关切之色。

杨荣的目光在对上她的面色之后,眼里顿时涌现了一股嘲讽。

这时,这见她伸手猛的朝着女人的身上一推,又拿着锄头棒子想要打那女人,梁绿珠见了,伸手猛的将杨荣手里的棒子给拉住了。

杨荣面色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梁绿珠会忽然出手。

他的目光在梁绿珠身上环视了一圈之后,终于恍然大悟似的开了口:“我知道,梁绿珠,你见我娶了别人,你心里还是不好受的,对不对。”

梁绿珠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可如今的她面容姣好,身上穿着剪裁得当的衣裙,身材也是极好的,就别说别的地儿了,这样的女人放在清水村,也是难得的美人啊。

杨荣心中一荡,再顾不得别的,忍不住开口笑道:“你若是当真吃味儿了,我大可以把她休了,我们*,毕竟,我们当初也算是恩爱夫妻。”

梁绿珠听着他说着恩爱夫妻两个字,差点没有直接朝着她吐一口大大的唾沫星子。

这种不要脸的人,倒还真是世间难得啊。

“还是别了,你我心里都是清楚,你如今早配不上我,若是再像以前那样对女人,你只有打一辈子光棍儿了。”缓缓地松手,梁绿珠鄙夷的看了杨荣一眼,转身就跟梁双喜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梁绿珠,你别得意的太早,你跟着我的时候,你早就不干净了,要不要我把这些事儿传出去,让大家都来听听,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

梁绿珠不打算搭理杨荣,这种男人最是让人恶心,一旦在她这里讨不到好处,立马在外面中伤人。

可梁双喜听不下去啊,梁双喜听了这话立马又折了回去。

“我姐夫现在可是宁王面前的红人,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姐夫肯定会拿着白花花的刀子,把嘴巴给你割下来的。”

“宁王,红人?”杨荣初一听到这些话,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垮了一个吴歧, 这梁绿珠再是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谁知道,才刚刚没了吴家做依靠,这么快她就找到另外一个靠山了,这女人的动作还真是快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