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极品农家 > 穿越之极品农家最新章节列表

第473章 还有血书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吴歧!”梁绿珠气不打一处来,看着吴歧在自己跟前嬉皮笑脸的模样,忍不住伸手重重的打了他一下。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开这种玩笑!

“这可是一条人命,不是闹着玩儿的!”梁绿珠忍不住咬牙切齿的低声提醒,恨不得再打上吴歧几下,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信我,现在回去收拾出来,不然一会儿上生意,有的你忙的。”偏偏这时候,吴歧又说了一句让她快吐血的话。

梁绿珠看了看地上的死人,又看了看吴歧,就差没有直接破口大骂了。

这什么人啊,听不懂人话?死人都抬过来了,还想让她开开心心的开铺子,就算她有这样的心,别人也不一定会给机会的啊。

想想她这心里头就火大。

“让让,让让。”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了王大的声音,赵玉瑾在王大的开路之下,匆匆往这边赶来。

“放心吧,他对付不了我,这次,又要让他背后的人失望了。”吴歧悠悠的说了一句,已经朝着赵玉瑾的方向走去了。

“怎么回事儿。”赵玉瑾一赶过来就问情况,吴歧也不开口,只是朝着杨荣隐隐一笑,倒像是巴不得杨荣将所有能指控他的话都说出来一般。

“大人,我娘见吴歧将我打残了,许是去找过吴歧,谁知道,这吴歧不但没有一点愧疚之感,还将我娘逼到了绝路上。”

听着杨荣的话,梁绿珠连忙看向小木匠,问道:“李氏何时来过?”

小木匠仔仔细细的想了想,终是摇头:“我记得是不曾来过的。”

若是不曾来过,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是杨荣故意说着这话,想要将吴歧置之于死地?

担忧的朝着吴歧的身旁走了去,又听见杨荣道:“大人,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我娘如今正当壮年,若是没有这恶魔夺人性命,她尚可多活几年,偏生经了这事儿,我这个当儿子的,也满是愧疚,自认对不起她啊。”

吴歧嗤笑了一声,回头看到梁绿珠已经跟到了自己身旁,而且,那一双柳叶眉还紧紧地的皱巴在了一起,显然是担忧着她的缘故。

原本他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啥时间就有了裂痕。

“你来做什么,好端端的,赶紧回屋去。”

这么个话语才刚刚说出来,梁绿珠也是怒了:“人家都把屎盆子扣在你头上了,你就不能有点反应?”

这李氏死了,跟吴歧有什么关系,吴歧整日在她铺子上转悠,可没去干过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些人倒也实在是没有怪的了,竟将主意都打到他们身上来了!

吴歧没有想到梁绿珠真的怒了,愣了半响,终是尝试着问了一句:“狗咬我一口,难不成,我还要咬回去?”

这么个话才是刚刚说出来,周围又是一阵大笑声,显然是被吴歧的言论给说笑了。

杨荣原本就红着眼,今儿个打定了主意是要吴歧血债血偿的,谁知道,忽然之间,又听到了一阵笑声,这不是让她心里更气吗?

“吴歧,我跟你拼了,你这个混蛋。”如今他已经少了一条腿,行动起来自然不是很方便,当下就要拽着周遭的人,让他们扶着他去打人,忽然间,赵玉瑾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休得胡闹,都给我冷静点!”

这声音骤然之间,还是让大家伙儿回过神来了。

杨铁牙拉了拉杨荣,小声提醒:“三郎,赵大人还在呢,别忘了我们今天过来的目的,眼下你也不急着收拾杨荣,咱们大可以将这事儿交给找到人,让赵大人自个儿慢慢的处理处理!”

杨铁牙的话终于让杨荣安静了下来,赵玉瑾让王大去查了查白布下的情况,王大赶紧去查看了一番,再回来时,已经朝着赵玉瑾摇了摇头。

杨荣看在眼里,忍不住嘲弄道:“怎么,难不成,我还会用我娘的性命来开这玩笑,你们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

赵玉瑾看了杨荣一眼,心中不免感慨,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原本那个熟悉的三郎竟变成了这幅样子。

让衙役将尸体抬着,众人一同朝着衙门走去,准备开堂会审。

梁绿珠一路跟了过去,吴歧看到她跟上来,皱眉道:“跟着干什么,就不怕铺子里有生意。”

“看你打狗。”梁绿珠也不多说,只简简单单的回了四个字。

霎时间,吴歧忍不住笑了出来,也没再让他回去,只点着头:“把狗主人一并拉出来溜溜吧。”

她一愣,脚步微顿,继而快步跟上。

看着他如此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早就明白背后是什么人指使的,她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想着平日里他没事儿人一样,原来早就将这一切都洞悉了,倒是一个会装的。

一边想着,一边,她倒是觉得吴歧越来越让人崇拜了,就这样的颜值和头脑,放现代去,那得多受人追捧啊。

就在这时,吴歧忽然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她一脸入迷的模样,忍不住笑道:“怎么,是不是对我越来越情有独钟了。”

梁绿珠回神,正想骂他一顿,杨荣挖苦的嘲弄声忽然响起:“吴歧,就这个时候你还打情骂俏呢,不过也对,过了今天,你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呢。”

梁绿珠冷冷的看向杨荣,一想到他是在别人的指示下这么做的,再来他娘死了,也没见着他有多难过,倒是有些鄙夷。

许是看出了梁绿珠目光中的鄙夷,杨荣笑了出来:“梁绿珠,我早跟你说过,我要让你嫁给姓吴的,我这辈子就不姓杨。”

“你要愿意跟着我信倒也罢了,只不过过了今天这事儿,只怕你背后的人也不会让你活下去。”吴歧幽幽的说了一句。

只说的杨荣心中一振!

吴歧的话刺激到了他,原本他心里也是没有底,如今吴歧这么一说,他更是慌乱了。

众人回了一到了县衙门,杨荣就从怀来掏出了一封血书交给了赵玉瑾,吴歧嗤笑,这果然还是有备而来的!

赵玉瑾看了一阵之后,终是忍不住道:“三郎,我幼年时期常常在清水村,却也不知道你娘会识字儿的。”

梁绿珠原本也担心杨荣这背后还有什么阴谋阳谋,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一听赵玉瑾如此提醒,她不由拍了拍手掌,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啊。

在梁绿珠本尊的记忆当中,李氏大字儿不识,整日里只知道作践人,哪儿会写这些东西,要说背后没有人给她撑腰,那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儿!

“那是我娘临时之前,心中不甘,让镇上的书信先生写下的。”杨荣扭头,狠狠地瞪着吴歧:“吴歧生性作恶,不可饶恕,如此行为真让人不耻!今日杀了我娘,若是大人你不将他绳之以法,这样的人,谁又知道明日会被他杀害。”

“你说他杀了你娘,可又证据?”赵玉瑾将血书放在了一旁,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吴歧逼我死!

如今自是不能听一面之词,却也要挨个挨个的查问清楚,于是,赵玉瑾又朝着杨荣沉声问了一句。

杨荣没有想到赵玉瑾还会这么问,抬头看着赵玉瑾,有些不敢置信道:“大人,这人证物证都在,你还要我如何证明,如今这东西摆明了是跟吴歧有关的,你还想徇私枉法不成。”

“呵!如果单凭一张血书,而且还不是本人亲自写的血书,又如何算得上物证。”吴歧冷笑,只笑他身后之人的道行还是浅了一些:“大人,我提议让人传唤那书信先生来问一问,只怕那书信先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写过这样一封信吧!”

杨荣一愣,破口大骂:“吴歧,你别扭曲了事实,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想法,你想把我们一家子都害死,我告诉你,你没门,想都别想,这个世上可不是事事都能如你的意,今天我娘的尸体尚在堂上,难道还不足以指控我?”

“我随随便便拉个尸体过来,也能指认你杨荣杀人不成?”吴歧冷笑反问。

“你!”杨荣一时之间,竟有些答不上话来了。

“大人!”杨荣再次开口:“我娘的证物尚且还在堂上,你可不能让我娘蒙冤而死,尸骨不寒啊。”

吴歧嗤笑:“真正让你娘尸骨不寒的人,只怕就是你自己了,我真是想不到,为了冤枉一个人,竟连着死了的老娘也能利用上一番,你这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呢?”

杨荣不说话,喉咙上一口腥甜往上涌,那是给吴歧气的。

“杨荣,你可找出当初帮你娘写这封血书的人?”赵玉瑾一拍惊堂木,沉声开口。

杨荣摇头,继而喊冤:“大人,我要知道我娘还让人写了这封信,我哪儿会不拦着她,我都是事后才知道这事儿的。”

言下之意很明显,只有李氏一人才知道这事儿,如今赵玉瑾若是想要知道这事儿,也只有去问问李氏,可这人都死了,哪儿还能问出点什么出来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