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军婚惹火 > 重生之军婚惹火最新章节列表

第527章:恨意滔天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慢着。”

江妍之前过得多幸福,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她就有多痛苦。

她的世界一直在崩塌,从知道自己不是江兴怀的女儿之后,马上又知道了她不是姜明生的孩子。

最后连自己亲生父亲谁都不知道,母亲中毒,不知道父亲是谁。

这一段时间,每天支撑着她不要倒下的是母亲还有醒来的机会。

可是她不过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年轻女孩。这么多事情一下子集中在一起发生,她怎么可能真的就做到若无其事?

她瞪着楚正元,他的年纪在姜怀生之上。这样一个满脸皱纹,看起来已经苍老的男人,竟然会是她的亲生父亲?

她怎么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病房的气氛一片寂静。穆影笙站在两个人身后,看着病房里对视着的两父女。

她看着江妍的背影,目光有一瞬间是同情。是真的同情。

她理解江妍的感觉,曾经她有过一样的感觉。

他们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而江妍,比她还要惨。她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出身,甚至没办法拒绝这样的命运。

江妍向前一步,她死死的盯着楚正元的脸,一向明媚的,开朗的她,此时脸上流露出来的,是几乎仇恨一样的神情。

尤其是她的眼神,冰冷的,充满了仇恨。

“告诉我,我妈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阴沉的语气问的是问句,可是心里却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

“是你,对不对?”

楚正元没有说话,他看着江妍目光复杂。

江妍却受不了这样的事实。这个世界上,对她最亲的人就是耿依琴。

从耿依琴中毒至今,她每天都过得很煎熬。她每天都在想,要把那个该死的凶手找出来。

她绝对不要让那个凶手逍遥法外。她也一定会为她的母亲报仇。

可她又怎么会想到呢?对着她母亲下手的人,竟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说啊。”江妍吼了一声,伸手一把拽住了楚正元衣服的前襟:“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对我妈下毒?你说啊。”

依然是沉默,楚正元嘴唇动了动,他可以否认。

可是对上江妍的脸,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啊——你说啊。说!”

江妍的话注定得不到答案,她突然摇晃起了楚正元:“你凭什么?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说你是我爸爸?如果你真的是我爸爸,你怎么能对我妈妈做那样的事?你怎么做得出来的?”

江妍从来没有这样失控过,穆影笙看着她那个样子,有些心生不忍。

上前一步就要把她拉开,可是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

有人进来了,穆影笙他们一心只关注着楚正元跟江妍,竟然没有发现,楚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

他上前,拉开了江妍。

江妍还在挣扎,还想去撕打楚正元,却被楚阳制止住。他搂着她的腰,不让她再往前。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是谁,你别碰我。我让你放开我。你听到没有?”

江妍是真的痛苦,也是真的生气,更是真的恨。她瞪着楚正元,目光阴沉而充满了恨意。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为我妈报仇。”

“你是不是人,你是不是人?你杀一个为你生过女儿的女人。你怎么下得去手?你告诉我?你怎么下得去手?”

楚阳一时不察,硬是让江妍挣脱了,她冲了过去,再一次捶打起了楚正元。

楚正元站在那里任他打,没有丝毫反应。直到他被江妍推了退后了一大步,差点撞到身后的墙壁。

楚阳再次出手,把江妍拉了回来。

江妍疯狂的尖叫,不断的挣扎。楚阳看着她那个样子,抬手,一记手刀落在她的后颈,把她打晕了。

江妍的身体软软的倒下去,楚阳抱起了她,不让她摔倒在地上,然后把她抱到了病房里休息的一张小床上。

他做这些举动的时候,大家都在看着他,包括楚正元。

在楚阳把江妍打晕时,他嘴唇动了动,最后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楚阳安置好江妍,还为她把被子盖上。这才转过身,看着楚正元。

“事情到了今天这个样子,你满意了?”

沉默,楚正元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

他不想说,楚阳却有话说。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楚阳看了眼病床上的耿依琴。二十几年过去,当年记忆中那个母亲的形象已经变得十分的淡,淡得只剩下一个影子。

对上这样的耿依琴,楚阳心里难以克制的生出几分愧疚之心。

事实上,从小到大,他生命中没有出现过女性长辈。

大房的邵亦仙倒算是亲近,可是那到底不是他的亲生母亲。那时,耿依琴几次简单的关怀,让从小就缺失母爱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母爱。

他生命里没有母亲这样的一个角色。所以当他收到这样的温情的时候,年幼的他产生了几分萌动,几分联想。

当时的他并不懂,那其实根本不是爱情。只是一个青春期少年对母亲,对母爱的渴望罢了。

可是这样的萌动却把当年才十四岁的楚阳给吓到了。他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他的老师,他羞于启齿这样的一份感情。

在不断的纠结中,他的班主任叫家长,他的异常因此被楚正元发现了。

事实上那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就好像很多小男孩在小时候都会跟自己的妈妈说,长大我娶你。又好像很多小女孩子,会在小时候说长大了要嫁给爸爸。

如果那个时候的楚正元,给他适时的引导,告诉他,那不是爱情,甚至连心动都算不上。

不过是因为对母爱的渴望生出来的一点子萌动。他或许就会自己把这样的情感给打住。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楚正元不但没有对他的感情进行引导,反而用了最狠绝,最坏的一种办法去处理这样的事情。

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强~暴了耿依琴。

他是真的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对着他最敬重的老师,甚至帮助过他的老师做出这样的事来?

他愧疚,自责,痛苦。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原因。楚正元不会盯上耿依琴。

哪怕楚正元跟他说,耿依琴是个自愿的,也不能让他这样的情绪有丝毫的抵消。

怎么会是自愿?又怎么可能是自愿?楚正元比耿依琴大了那么许多。就算是耿依琴因为某些原因而没有反抗,那也不能表示她就是自愿的。

毕竟当时她也是在丈夫的人。

当年的愧疚随着楚阳出国,他已经努力强迫自己,把那些情绪压下去,不要想,也不去管。

可是前几天还没有回国的他,被一个叫尹素素的人找上门。

尹素素给他看了一些东西,塔克里,江妍的鉴定报告。

江妍跟耿依琴的关系,耿依琴的中毒昏迷。还有,在送样本之前,送样本的两个人,差点被车上的炸弹炸死。

她说到了江妍,说到了柴柒,说到了柴柒身后的 Z 先生,还说到了江妍的生父可能就会是那个 Z 先生。

尹素素只是把那些资料给他看,话里没有任何指向性,甚至没有任何暗示。

她只是用极为冷静,极为平静的语气,叙说着那一切。

她甚至没有下自己的判断,只是告诉楚阳,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查到哪一步了,遇到什么困难,有哪些怀疑。

那些怀疑当然还包括对楚家几兄弟的怀疑。尤其是对楚阳的怀疑。

楚阳不需要尹素素说更多了,耿依琴的生父是谁,他清楚,他更知道江妍可能会有的身世。

他的妹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爸。”楚阳盯着楚正元的脸,神情有着压抑的痛苦:“爸。你放心吧。你进去后,我会好好照顾江妍的。”

不管怎么样,江妍毕竟是他的妹妹。而一切又是因为楚正元而起。

父债子偿。

楚正元欠下的债,就让他来补偿吧。

他的话让厉衍跟穆影笙同时看向他,楚正元也看着他。

被江妍推搡过之后,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去吧。”楚阳转过身去,不看那个画面。

“楚阳?”

楚正元叫了他一声,楚阳却没有转过身来,楚正元的头又低了下去。转过身,他走到了穆影笙他们面前。

穆影笙摆了摆手,孙正拿出手铐,把楚正元给铐上了。

冰冷的金属,扣在楚正元的手腕上。他转过身,看了眼病房里面。

昏迷的耿依琴,被楚阳打晕过去的江妍,背对着他的楚阳。

“楚阳?”

楚阳还是没有回过身去,他侧着脸,没有去看楚正元。穆影笙的角度却看到了。楚阳的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手背上的关节泛起了白。

楚正元知道,儿子不会原谅他。他的背一时佝偻了下去,整个人在一瞬间似乎苍老了十岁。

穆影笙一点也不同情他,她看了眼身边的厉衍,握紧了他的手。

塔克里上空的阴魂,那个神秘的 Z 先生,害得她母亲早逝,父亲失去自由的元凶。

一切。到了今天应该都结束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