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靳少,早上好 > 靳少,早上好最新章节列表

第515章:迷雾遮眼,心事高悬(5)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姜小鱼开口解释。

“那你是什么意思?”靳无忧情绪上来,心直口快,说话根本就不考虑,脱口而出,“南望哥那么喜欢你,他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就算不感动,也不用跑来跟这样的人相亲糟践他吧!!”

“我……”

不等她说话,男人越听越生气,指着靳无忧的鼻子骂道:“嘿!哪来的野丫头,你会不会说话?我跟小鱼的事,轮得到你插嘴吗?”

“你才是野丫头,你全家野丫头,你祖宗十九代都是野丫头!”靳无忧怒火冲冲的怼回去。

眼前这个中年油腻老男人连南望哥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她就不明白了,小鱼姐为什么宁愿跟这样的人相亲,也不跟南望哥在一起!

男人当着姜小鱼的面被个丫头片子骂,脸上挂不住,气的眼睛涨红,扬起手就要扇靳无忧的耳光,“你个死丫头,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无忧!”姜小鱼脸色一变,刚想要伸手去阻止男人的动作,已经有人快她一步了。

靳无忧看到巴掌闪过来,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像是缩头乌龟缩起脖子,一脸惶恐的等着耳光下来。

等了半天,巴掌都没下来,她眯起眼睑,缝隙里看到凌则屿站在身旁,紧紧扣住老男人的手腕。

“凌则屿……”她开口,眼底拂过意外。

没想到他竟然会站出来帮自己!

凌则屿紧紧扣住他的手腕,用力的像是捏断她的骨头,低头迷人的丹眸瞪了一眼靳无忧,“你是猪吗?别人打你,不知道躲啊!”

靳无忧本来心头还有些感激他出手相救,结果他一开口那点感激瞬间烟消云散,没好气道:“你才是猪!我又没叫你帮我!”

“是吗?”凌则屿的手松开了,薄唇勾起冷笑,“那你就站着别动,等着被打成猪头吧!!!”

“你又***哪里来的?”男人揉了揉被握疼的手腕,不爽的质问道。

这两个人当自己是死的吗?

“我***是天上掉下来的,行不行?”凌则屿瞥了他一眼,声音沉冷,夹杂着几分恼怒。

“臭小子,你这么嚣张,找死呢!”男人卷起袖子就想动手。

姜小鱼眉眸寒冽,绯唇轻挽,“陈先生,适可而止!!”

陈先生扭头看了一眼姜小鱼,浑浊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善,“这两个人该不会是你故意找来的吧?”

姜小鱼清眸含着冷锐,没说话。

“呵呵……”陈先生冷笑两声,“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谁想跟你这样的女人相亲!看起来高贵,私底下指不定多骚,一把年纪还嫁不出去肯定是被玩成黑木耳没人……”

不等他把话说完,靳无忧已经忍不住把桌子上的酒泼到他脸上,“你丫的说什么呢!混蛋!”

男人被泼了一脸的酒,连衣服都湿了,眼神都被怒火烧红了,“死丫头!你敢拿酒泼我,看我不弄死你!”

扬起手就想抽靳无忧。

只是手还没碰到靳无忧就被人半道截住,用力一折……

靳无忧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非常清脆,非常好听!

“你想弄死谁?嗯?”凌则屿拧着他的手就像拧麻花。

“啊……疼……疼……放手!”陈先生神色痛苦,满头的大汗,刚才的那股子嚣张的气焰瞬间熄灭了。

凌则屿没有放手,好看的唇线抿起,声音阴仄仄的响起,“这就疼了?我以为畜生是不知道疼的。”

陈先生疼的受不了,又急又怒,“你,你快放开我,否则我告你们去!”

“告我们?”凌则屿笑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陈先生深呼吸,望着他没说话。

“池峥听说过吗?”凌则屿好心的提醒他,“全京城最好的律师,喏,她家公司的首席律师顾问。”

“她家的?”池峥是靳氏集团的首席法律顾问,这是全京城人都知道的事,那这个女孩岂不是……

男人的脸色已经逐渐苍白起来,哪还有半天的恼火,只剩下满心的害怕与惶恐。

“她哥哥在那,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凌则屿眼神示意了下二楼走廊上站着的靳仰止和叶微蓝。

男人抬头就迎上靳仰止漆黑幽冷的眸子,清隽的脸庞不怒自威,后脊梁瞬间涌上冷汗涔涔。

靳无忧看到三哥三嫂就在楼上,顿时就有了底气,双手随意的搭在身前,扬起下巴,神气道:“不是要教训我,来啊……”

凌则屿余光瞥了一眼有神气起来的小公主,眼底流转过笑意,松开了手。

男人哪里还敢教训靳无忧,已经吓的双腿发软了,“对,对不起靳小姐……我,我不知道是您,多有冒犯还请见谅,见谅!!”

“你冒犯的只有我吗?”靳无忧不爽道。

男人用左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眼神看向姜小鱼,“对,对不起……”

姜小鱼清秀的五官上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淡淡道:“你走吧。”

“是,是,是……”男人连忙点头。

靳无忧眼底掀起一股意外,她就这么放过这个人渣?

扭头瞪了一眼老男人,“喂!你要是敢出去胡说什么,我就让三哥拔了你的舌头!”

男人连忙摇头,“不,不,不,我绝对不会胡说败坏姜小姐,靳小姐的名声。”

靳无忧:“滚!”

这一种人渣,多看一眼都嫌脏!

男人麻溜的滚蛋。

姜小鱼看向凌则屿和靳无忧,“今晚谢谢你们。”

靳无忧杏眸复杂的望着她,“你不用谢我,我也不是想帮你,只是……”

声音顿了下,咬唇道:“要是南望哥知道你这样被欺负,他一定会气的去打死那个人渣!我是不想南望哥生气难过。”

换做以前,她一定会大骂姜小鱼太贱,不知好歹。

可现在……

算了,反正南望哥这辈子是不会喜欢自己了,与其让他生气难过,她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开心一点。

姜小鱼眸黯,沉默片刻,抿唇道:“那我先回去了。”

扭头冲楼上的靳仰止叶微蓝颔首示意,拿起沙发上的包转身离开酒吧。

靳无忧转身眸光随着她的背影移动,眼底流转过羡慕和落寞。

“明明有一个那么好的男人爱着,偏偏不要,非要看外面的野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