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靳少,早上好 > 靳少,早上好最新章节列表

第603章:再见青春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战南望知道她顾及靳无忧的情绪,抬头看向靳无忧咧嘴一笑。

靳无忧杏眸亮亮的看着他,清脆的声音道:“南望哥,我这么有义气给小鱼姐当伴娘,到时候你可要包一个大红包给我哦。”

“成!”战南望豪爽道,“五位数起步,可以吗?”

靳无忧抿着红唇,歪着脑袋思索一下,“勉强可以!”

其实她不缺这点钱,不过是想让他们都放心,她没事了。

她已经从这段从来没有希望的感情中走了出来,此刻她是真心实意的祝福南望哥和小鱼姐。

三嫂说的对啊,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有时候能够远远的看一眼就够了。

叶微蓝端着酒杯轻啜,烟眸里有流光闪过,像是有在打什么鬼主意。

“诶,我们拍照大合照吧!”靳无忧突然提议道,拿出自己的手机,“今晚就当是给南望哥和小鱼姐告别单身的爬梯,再过几天他们就要携手走进婚姻的坟墓啦。”

“好啊!”姜小鱼笑着答应。

几个人调整了一下位置坐在一起,靳仰止搂着叶微蓝,战南望牵着姜小鱼的手,池峥站在旁边,而靳无忧坐在姜小鱼的身边,比了一个耶。

照片是听雨拍的,刚拍完靳无忧就接过去查看,酒吧的光线不错,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不用修图就能直接发微博了。

她又拉着姜小鱼和叶微蓝自拍,拍完给她们到微信里,后又去捣鼓发微博——

谁许我一世无忧:全京城最好看的人都在这里啦。(害羞)

下面配的是几个人的大合照和自拍。

网友们都知道这是靳家四小姐的微博,看到她发照片,纷纷过来点赞,无不感慨:果然好看的人只跟好看的人玩。

也有萧云起的粉丝过来问,最近怎么没看到少爷?

靳无忧直接回了三个字:雪藏了。

敢设计她三嫂,冰封他一万年。

粉丝不爽,怼她,各种骂她。

她直接霸气的回怼:不爽啊?那你们集资几千万帮他解约啊,要不然就给我憋着。

回复完就退了微博,几个人坐了一会就散了。

靳仰止带叶微蓝回去,靳无忧才不要跟坐在他们车子里当大灯泡,准备打车回靳宅。

刚走出酒吧就看到下车的凌则屿。

凌则屿一脸的不爽,“卧槽!你们开爬梯居然不叫我!!”

靳无忧白了他一眼,“为什么要叫你啊?”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么快就过河拆桥了?”凌则屿不爽的捏了捏她的小脸。

“疼!”靳无忧拍开他的手指,看到后面那两对,扬了扬下颚,“本小姐今晚心情好,给你一个机会送我回家,要不要?”

凌则屿瞧了下她身后,啧啧两声,“我看你是不想当电灯泡……”

不等他说完,靳无忧扭头就走向路边。

“诶,我送……我送还不行吗?”凌则屿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一边走向副驾驶,一边说:“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拉开车门,手放在车门上,“上车吧,公主。”

她傲娇的哼了一声,坐进副驾驶了。

有凌则屿送,靳仰止也就不担心了,跟战南望他们打个了招呼,带着叶微蓝上车。

……

车子停在靳宅门口,凌则屿下车帮她开车门,“公主,请下车吧。”

靳无忧下车,煞有其事道:“嗯,表现的不错。”

凌则屿关上车门,双手插在口袋里,上身倾斜向她,“我表现这么好,那有没有奖励什么的?”

“滚蛋!”靳无忧一把推开他凑近的脸,“说话就说话,别凑这么近。”

凌则屿站直了身子笑,“好了,你进去吧,我就不进去见未来岳父岳母了。”

靳无忧抬脚就在他小腿上踢了下,羞恼道:“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未来岳父岳母!”

“嘶!”他倒抽一口冷气,“你又踢我。”

“活该!谁让你嘴欠!”靳公主傲娇的冷哼一声,扭头进屋了。

凌则屿好看的丹眸追随她的背影,月光下唇瓣噙笑大声道:“笨丫头,你就给我等着吧!你迟早会成为我媳妇的。”

靳无忧双手捂住耳朵,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模样,一路跑进屋了。

背影消失在眼帘里,凌则屿也没有上车,站在原地看了一会靳宅豪华的别墅。

暗暗想自己总有一天是要把靳无忧从这里娶走的。

只不过,她从小就锦衣玉食的,要想把她从这里娶回去,总不能委屈她继续跟自己住小公寓啊。

凌则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上车道:“妈,妈是我,别睡了……你说咱家是不是小了点,要不然我换个大别墅吧。”

“换房子干嘛?当然是娶媳妇啊……我可不要我媳妇以后住旧房子。”

“你甭管是哪家姑娘,我保证你会喜欢……等我追到手就带回去给你瞧瞧。”

“什么追不到?你可别小瞧你儿子好吧……你先帮我把房子看了,越大越好,价格不是问题……”

“喂,妈……妈……妈……”

卧槽!他妈居然挂了他的电话!!!

这还是不是亲妈了?

……

深夜,月朗星疏。

姜小鱼穿着睡衣,外面披了一件针织开衫,步伐急匆匆的走到门口。

靳无忧坐在车子里,看到她出来,推开车门下车,手里还抱着一个盒子。

“无忧,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姜小鱼走到她面前,轻声问道。

靳无忧将手里的盒子递给她,“这是我十八岁的时候在拍卖会上拍下的,本来是想着以后跟南望哥结婚自己用的。”

略作停顿,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道:“不过这辈子都不可能用了,所以我就想把它送给你,也代表我对你和南望哥的祝福。”

姜小鱼一怔,低头看着自己手里包装精美的盒子,一时间没说话。

“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靳无忧抿唇,有些不安,像是怕她会不喜欢。

姜小鱼看了她一眼,然后在她的注视下撕开了包装纸,打开盒子……

一条精美的项链映入眼帘,粉色的钻石,粉色的耳钉,粉色的手链,如春天的樱花盛放,唯美梦幻。

“好漂亮啊。”她惊叹了一声。

靳无忧松了一口气,笑道:“你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姜小鱼掠眸看她,非常真诚道:“谢谢你,无忧。”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用,轻咬绯唇犹豫了下,还是上前抱住了她,“小鱼姐,我祝你和南望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一辈子恩恩爱爱,永不分离。”

“谢谢。”姜小鱼也抱住了她,“无忧,你是一个好女孩,你一定会幸福的。”

靳无忧抱着她,看到从门口走出来的身影,心头涌上一丝丝的酸涩,牵了下唇角,“当然啦!我是靳家的四小姐嘛,还怕没人要吗?”

战南望接到门卫的电话说是看到姜小鱼出来了,他不放心就出来看看。

没想到是无忧。

姜小鱼感觉到有人出来,松开无忧,回头迎上战南望鹰眸,“无忧,送了一份礼物给我们。”

战南望看到她手里的礼物了,又看向靳无忧,“谢谢。”

靳无忧笑了笑,“南望哥,你跟小鱼姐可一定要幸福啊。因为过了今晚,我就真的不会再喜欢你了,以后就只把你当哥哥看,你要是过的不幸福,想反悔我可不会在原地等你哦。”

战南望笑拉着姜小鱼的说,“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靳无忧眨了眨眼睛点头,“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这么晚了,让南望送你回去吧。”姜小鱼不放心道。

“不用啦!我自己开车了!”靳无忧挥了挥手,“南望哥,小鱼姐你们早点休息吧。”

说完转身就上车了。

姜小鱼和战南望目送她的车子缓缓启动,载着一车凉薄的月光消失在暮色里。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盒子,不由自主的捏紧,“无忧是一个好女孩。”

战南望没有否认,长臂搂住她的肩膀,“在我眼里你最好。”

姜小鱼知道他是怕自己多想,轻轻一笑,“我的意思是她放弃了你这棵歪脖子树会收获一整片森林。”

战南望眉角微抽,“我是歪脖子树,那你是什么?战太太,嗯?”

粗粝的指尖在她的腰间捏了下。

姜小鱼轻笑着拍开他的手,拿着无忧送的礼物转身进去了。

战南望慢悠悠的跟在她的身后,想到再过两天就是他们的婚礼,满心的期待和高兴。

靳无忧开着车子在寂静的公路上行驶,车窗外的月色如华,路灯不断的在倒退,一片昏暗混沌中偶尔会片刻的灯火屹立在黑夜里,像是在照亮深夜归家的人。

靳无忧葱白的双手握住方向盘,望着长长的看不见尽头的道路,轻抿的唇瓣忽然就勾起,露出释然又纯粹的笑容。

曾经以为错过他,人间再无战南望,当放下时才明白,其实他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自己的人生还很长,只要愿意放下,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

谁许我一世无忧:再见,青春,再见……我记忆里的少年。

……

转眼婚礼将至。

因为姜、战两家都不愿意出席婚礼,姜毅更是拒绝陪姜小鱼走红毯,所以省去了中间接亲,敬茶等一些繁琐的风俗。

战南望会直接从姜小鱼的宿舍把她接到酒店,在爱情湖旁边举行婚礼仪式。

听雨和无忧作为伴娘,天不亮就到基地,陪姜小鱼化妆,帮她换上洁白的婚纱。

无忧在家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也是第一次当伴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只是拿着手机不断给姜小鱼拍照片,等晚上回去好发微博。

倒是听雨在忙前忙后,把一切安排的妥妥的,就等战南望来接亲了。

战南望按照吉时来接亲,在楼下被堵了一波,在门口又被堵了一波,塞够了红包好不容易才进门,又被堵在了房门口。

“我说你们到底还让我娶媳妇了?”战南望看到堵在门口的靳无忧和苏听雨,头大道。

“南望哥,你想娶小鱼姐总该有点表示吧!”靳无忧今天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小礼服,头发盘起成一个丸子头,五官挺立,露出纤长的脖子,甜美可人。

战南望从口袋里掏出最后几张红包,“都在这里了,来来来,都给你们,快让我进去。”

靳无忧看都没看一眼他手里的红包,“谁稀罕你这点钱,想要进去可以,但要满足我们三个要求,我们就让你进去。”

“三个要求?”战南望顿时警铃大作,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第一呢,你要在现场选一个男士,两个人一起做仰卧起坐,然后Kiss十秒!”

她刚说完,战南望就黑着脸说:“不可能……你瞎胡闹呢。”

他身后平头哥林垢等人也是一脸的不可能和恶心。

他们个个都是钢铁直男,别说Kiss十秒,一秒都觉得恶心。

第一个要求就被拒绝了,靳无忧不高兴的撅起小嘴,挡在门口,“那你今天就别想进去了。”

“你……”战南望看着她十几秒,又回头看向那群钢铁直男们。

一个个都退缩到门口,浑身上下都透着拒绝,每张脸上都写着:我不存在!!

战南望忍不住吼道,“伴郎呢?都给我滚进来……”

池峥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胸前戴着伴郎的装饰花,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走进来。

薄笑的眸子落在苏听雨的身上,然后不着痕迹的移开。

跟在他身后的男人穿了一套骚包的暗红色西装,特意抓了一个发型,走进来时丹眸瞬间就锁定了靳无忧。

靳无忧一看到他就呆了,尤其是他胸口戴着伴郎的花,“你……你怎么会是伴郎?”

凌则屿剑眉一挑,薄唇含笑道:“我怎么就不能当伴郎了?”

这还要感谢叶微蓝,是她提醒战南望找自己做伴郎,所以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靳无忧瞪了一眼战南望,又压低声音威胁道:“凌则屿,你今天要是敢坏我好事,信不信我踢断你的狗腿?”

怕他不相信,还特意伸脚让他看看自己十二公分的高跟鞋,戳死个人妥妥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