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恶少缠身:麻雀改造计划 > 恶少缠身:麻雀改造计划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二十九章 父子初见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段行舟扯开一旁的人,自己操控监控室,快速锁定了孩子的方向:“他去车库。”

既然那孩子在车库,那段行舟肯定要赶过去的,此事因他而起,那么护这个孩子安全便是他的责任。

讲真,他至今也不懂,为什么四个大人看不住一个小孩。

等他到车库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懂了。

当一个六岁的孩子开着车张牙舞爪地想要冲出车库,你还能说什么?这孩子比较熊也比较能吧。

他赶到的时候,也有人找到了车库,正在追截那小小的孩子,可是这孩子也是厉害,车子左甩右晃,愣是往出口冲去。

可能是遗传得好,乔清欢一家子基因都彪悍。

他们家的车库确实比较大,但是一群人追追赶赶像样吗?尤其是一群大人欺负一个小孩,段家的作风,还真是不敢苟同。

他摊开手,一旁的保镖立刻递上车钥匙,段行舟拉开一辆的兰博基尼,既然如此,他碰巧心情不好,撒撒气。

段一诺瞟了一眼后视镜,一群人琼追不舍,都不知道妈咪得罪了什么人,他在小区楼下打篮球,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抓了过来。

也不知道妈咪现在怎么样了?

旁边有车!

他站在车上,有条不紊地操作,方向盘一甩,躲了过去。

然而,他到底是一个小孩子,双拳难敌那么多坏人,一辆车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前方,他要撞上去了,靠,踩油门,冲出去——

这时候,旁边不知道为何突然又冲出了一辆跑车,素来速度极快,替他将那挡路的车推了出去。

他顺利过关,正准备离开桃之夭夭,那辆跑车却跟在他的身边,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男人的脸。

段一诺直接被吓到,一脚踩了刹车,整个人栽进方向盘里,我去——那张脸长得跟他爸比很像,换言之,跟他也像。

段行舟停车,从飞起的车门里跨出来,他仿佛自带气场,所有的乱窜的车都停下来了,所有人都从车里下来,毕恭毕敬:“少爷。”

段行舟冷哼一声,走过来敲了敲段一诺的车窗,示意他下车。

段一诺迟疑了一下,推开车门,抬头认真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其实,仔细看看,也并没有完全相似。

段行舟脸上的表情出现细碎的裂纹,这个孩子看起来……看起来有点眼熟,有点像他,他猛地蹲下来握住小孩的肩膀:“你父亲是谁?”

“这位先生,我爸比是谁关您什么事?”段一诺眉头挑了挑,气度恢弘,也充满警惕。

“段轻狂?”段行舟记得自己偷听到这个名字,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很熟悉。

“您认识我爸比?”段一诺认真地歪了歪头,该不会是什么亲戚之类的吧。

看来,这就是段轻狂跟乔清欢的孩子,他冷着脸:“跟我走吧。”

段一诺琢磨了一秒钟,看向一旁凶神恶煞的保镖,果断抱大腿,主动拽住段行舟的衣角:“你要带我去哪里?”

段行舟看着孩子的动作,心里猝不及防的一软:“我把你还给你妈咪。”

……

另一旁。

乔清欢因为有所忌惮,最终放下了水果刀,好,她今天就算是在被段家逼退了一步,每次都是这样子。

大不了,她回桐城。

北方经济中心是申城,南方经济中心是桐城。

惹不起,她躲!

终有一天,她会锋芒毕露,灭了段家,不过她现在还不能全身而退,慢慢来。

然而,苏窈窕不知道发什么疯,在乔清欢放下刀子的瞬间,抓起了一旁的花瓶,直接砸向乔清欢的脑袋。

花瓶,应声而碎。

乔清欢及时举起了手臂,然而……细细的血液纹路爬上手臂,滴在地上。

她眸中凶光毕露,正好花瓶是一对,她反手操起另一个花瓶,直接砸在苏窈窕的后背。砸头她不敢,她怂。

段夫人吓得目瞪口呆,虽然她爱使手段,但是还真没见过那么血腥的硬杠呀。

门外守候的人听到异动,猛地冲进来,不由分说就冲上来治住乔清欢,将她按在长桌上。

苏窈窕捂着后背痛得嗷嗷叫,怒从中来,蓦地抓起桌上的热汤,准备倒在乔清欢的脸上。

“你敢!”怒喝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冻结了苏窈窕的动作。

乔清欢看向门口,蓦然僵住,为什么她的小宝贝会被段行舟抱在怀里,这一幕的冲击性——哎哟我去,段轻狂会不会死不瞑目???

段行舟三步并两步走进来,江十三立刻带人控制了现场。

段夫人蓦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段行舟,你什么意思?”

段行舟行至长桌前,放下小孩,小心翼翼地扶起乔清欢,眸光落在她的手臂,瞬间阴沉下来。

猛地撑在长桌上,眸子里露出狠厉的光芒:“母亲!您不该邀请他们过来的!”

“你反了你!”

段行舟双手猛地拍了一下长桌,就连段夫人那端的红酒都颤了颤:“对!我早就反了!我告诉过您,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您最好安分一点,这样子你还能继续做高高在上的段夫人!如果您下次再背着我做这种事,就别怪我不念母子之情了!”

乔清欢捂着手臂站在一旁,如鲠在喉,不知为何,段行舟将她护在身后,既然让她产生了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那个人回来了。

撂完狠话,段行舟看向乔清欢和段一诺,敛去戾气:“我送你们去医院。”

乔清欢立刻拒绝,刚才心动般的错觉让她惶恐不安:“不用,我们自己可以。”

段行舟看了乔清欢的手一眼,语气已经愠怒起来:“你确定你可以?”

乔清欢默了:“……”好像确实不可以!

段一诺轻咳一声,打破沉默:“那就麻烦这位先生了。”

……

医院。

乔清欢正在缝针,打了麻药也有隐隐的疼痛,针刺入白花花的肉,血水流了一小盘子。

她正式地后悔没有把花瓶砸在苏窈窕的脑袋上。

急诊外。

段一诺偷偷地观察着段行舟,这人好像是很担心他妈咪,能够从那个迷宫一样的地方把妈咪和他带出来,有点本事:“您……是谁?”

段一诺此时才发现,自己居然不认识眼前的人,可是莫名的对他有种信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