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之嫌妻不下堂 > 重生八零之嫌妻不下堂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二十章 辛玲玲终于走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可是我不困耶!”

好吧,其实她也有点困了,可是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的撩拨阮景荣又不用担心被他吃干抹净,闻靖又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

等到一会将他撩拨到不能自已的时候,她正好睡觉,让他一个人去煎熬,简直就是~~完美!

“你不困?”

不困才有鬼,明明之前他想缠着她干点什么的时候,她都困的连话说不清了,今天倒是邪门了,不困,他信才怪。

“我不困,真的,我觉得我还能玩半个小时!”

“你打算玩什么?”

“就,随便玩玩,例如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闻靖一边说着,还用手指头在阮景荣的身上这边戳一下,那边戳一下,偏偏每个地方都是阮景荣极其敏感的地方,惹的阮景荣心跟着一颤一颤。

“靖儿……放过我吧!”

他真的认输了,一想到要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不能碰闻靖,阮景荣简直感到绝望。

对于阮景荣的求饶,闻靖直接无视了,现在这个机会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千年等一回啊。

放过他,怎么可能,不把他撩拨的欲罢不能,她才不会睡觉呢。

“景荣……你不要这么小气嘛,人家就随便摸一摸而已,又没有把你怎么样啊?”

故意捏起嗓子,闻靖嗲到让人骨头发酥。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阮景荣压抑着低沉的嗓音求饶道:“靖儿,放过我吧好吗?我真的遭不住啊。”

“景荣,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怀孕了,反正都不跑不掉了,所以现在晚上睡觉,我手都不能放你身上了?”

“……不是,那什么,那你放吧!”他错了,他就不该反抗,媳妇永远都是对的,他怎么可以反驳呢。

不就是忍吗?这往后要忍的日子长着呢,这才哪到哪啊。

“嘻嘻,景荣你真好,那睡觉吧!”闻靖嘴上说着睡觉,那搁在阮景荣身上的小手却跟条小鱼一样的,游来游去。

甚至还顺着阮景荣的腹肌上,延着那个线条数着一块一块的腹肌玩。

“景荣,等我以后把孩子生了,我也要像你一样连出腹肌来!”

“不要,不准练,女人就该柔软的像水一样,你要是像男人一样那么强,还要我这个男人干什么?”

“我可以在你不在家的时候,保护自己和孩子啊。”对于阮景荣这个看法,闻靖心里还是认同的。

可是又想这一世不同上一世了,阮景荣时常不在家,一出去可能就是一两个月,他不在家,她就得守护自己和孩子。

而且照着去年这一年的种种状况来看,她还真是需要练几手防防身。

可没想到闻靖这话一说,阮景荣就乐了,笑道:“就你那一手拆关节的手法,已经足够自卫和保护孩子了,一般人,我估计受过你那罪的,轻易都不敢再招惹你了。”

阮景荣虽然没尝过那是什么滋味,不过胳膊脱臼他是有过的,想想应该都是不好受的。

说到这个,阮景荣接着又道:“对了靖儿,你那套手法能不能也教给我一下呢,我觉得这个真是好用,有时候我们抓到罪犯了,又不能对他们怎么样,可又怕他们逃跑了,我觉得你这个法子倒是两全其美了,还是挺实用的。”

其实这个手法,上一世的时候闻靖就教过他了,不过因为瞒着闻靖,不故意不告诉她他是重生过来的,所以阮景荣便想着让闻靖再教一遍,这样他会这个手法了,也不会引起闻靖怀疑了。

“你想学?”

听到阮景荣这么说,闻靖突然来了劲,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话,阮景荣竟听出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来。

有点心颤颤的点点头,阮景荣回到:“嗯,想学,而且我还打算在连队里推展开来,一来这个东西不但可以制敌,二来还可以在我们受伤的时候,可以自己给自己接好,省的多遭罪不是。”

“成,那我教你,我现在就教你,这个要学会怎么脱卸关节呢,首先你得知道人体骨骼的构造,哪里有关节,哪里的关节可以活动的,哪里……”

闻靖说话间,便开始实地教学起来。

一边说着,一边在阮景荣身上上下其手,教的阮景荣是燥火焚身。

他这会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闻靖在听到他要学这个的时候,语气里那么鸡贼了,敢情在这等着他呢。

教到最后,阮景荣被撩的浑身难受,闻靖脑袋一偏,呼呼睡了过去。

搂着呼呼睡过去的小女人,阮景荣是哭笑不得。

早晓得这人要怀孕了,前段时间他憋个啥啊,该痛痛快快的要她几次才是啊。

第二天早上,阮景荣从连队出了早操回来的时候,正好又撞见了顾明扬,他扶着辛玲玲从诊所的方向回来。

昨天虽然没大碍,不过到底是有点流产前兆,所以在诊所观察了一晚上,今天早上才回来。

顾明扬也看到了阮景荣,眼底里有不善的目光,不过打底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一来阮景荣跟其它几个男人一起回来的,他顾明扬也丢不起那个人,可以胡乱攀诬上阮景荣,二来,大约他也是理亏,不管哪方面,他都比不上阮景荣,这也让他十分的郁闷。

顾明扬不理他,阮景荣自然也不会主动跟他打招呼,其它的几人见到,倒是问了一句辛玲玲怎么了。

毕竟是自己的上级,见到面了,总不好不打招呼的,即便心里再不服,这面上总是要过得去才行的。

顾明扬支支吾吾的说不舒服,去诊所看了一下,倒也没说辛玲玲差点流产的事。

打了招呼,几人便各自回家吃饭。

阮景荣倒是没想到,这次见过顾明扬之后,在私下里他便再没见到顾明扬。

因为没几天,上面便来了调令,将顾明扬给调走了,顾明扬一走,辛玲玲也自然是跟着一起走了。

辛玲玲搬家那天,闻靖看着她和她妈一起出了大院的门,忍不住长长的嘘了口气。

想从去年中秋节过后,辛玲玲搬过来开始,闻靖感觉自己的日子就没安定过,不是这破事,就是那破事,而且似乎大部分都跟辛玲玲沾边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