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匆匆那年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列表

六二一章 张婷婷的请求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我给后爹打电话,说出事了。后爹接到电话不是很慌,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我差点就被打死,幸好自己跑的快。后爹还埋怨我:“都说了,不让你跟着去,你非得要去,你没事就行。不怕,他们都是专门干这行的,经常出去要钱被打,都抗揍。”我急着说:“爸,这地方打人和咱们那不一样,全是铁锹往死里拍,打死了怎么办?”

后爹在电话那头也怒了:“打死了,他们全得赔命!家当也得赔进去,让他们打!”我无奈的说::“那行,现在怎么办吧?我被人家追了好几里地了,现在人还在山上,我都不敢下去。”后爹让我待着,别被抓到就行,他打电话处理。挂了电话,我很生气,早知道这俩人没什么大本事,老子我不来了。

本来是想出口气的,结果又被制裁了。电视报纸网络上那种拖欠农民工工资,农民工去要款被打,就和我们今天一模一样。想要钱还得把人抓起来要,上门要太容易出事了。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后爹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报警,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又报警,又得做笔录,我一个高三学生整天就和民警打交道了。

我报警完后,下了山,不知道该去哪。联系来联系去,最后过了快两个多小时,让我回到李维旭家,把车开回大连。此时李维旭家已经一个人都没有,应该都被带走了,或者是去配合调查了。我也没敢进去看,不过我才想起来我没有车钥匙。又打了几个电话,我得先去瓦房店的医院拿车钥匙。

费劲千辛万苦我才到了当地的医院,两个要债的朋友都在急诊室外面的病床躺着。当时只有一个民警守着他们,我一问才知道,俩人连病都没看上。两个人都是头破血流,被打的挺惨的,反正全都说自己动不了,也不知道装的还是真的。他俩上面肯定还有老大,我就问怎么没人来看一下。

他俩告诉我,人得从大连市内赶过来,还没到呢。妈的,从我打电话,到现在起码都3个多小时过去了,开车也开过来了啊,真的是办事不行。民警也只是守着他俩,根本不带俩人看病。好在我来了,我开始挂号,交钱,该拍片缝针,还是要动手术,赶紧开始看伤吧。我带着他俩看伤的时候,就埋怨他俩怎么不跑,当时明明可以跑的。

其中一个就说:“跑了怎么要钱?”这个说话的人就是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个。另外一个跟我一起跑的朋友,对我说:“要不是怕你出事,不好交代,我也不会跟你跑的”我是服了,为了几个钱,差点把命都搭进去,值吗?我此时挺感动的,也挺后悔的,老子以后再也不乱借钱了,这都是教训啊。

过了一会,后爹的朋友从大连过来了5个人,他们全部接手。我找到民警,问用不用做笔录,明天我还得上学,可没时间跑到瓦房店来做笔录。最后又去警局简单的做了笔录,然后自己一个人回到了李维旭家,把车开回了大连。回到家之后,后爹告诉我,今天下午动手的一个都没跑了,现在全部在警局拘着。

现在可不是简简单单的2000元钱了,医药费还有动手打人的情节,够李维旭一家受的了。到时说不定还能把我被打劫的案子给破了,因为李维旭这次可是真的犯事了,可以好好的“审审”他。以前没有证据,不能无缘无故的审,现在只要李维旭不是铁打的,肯定能审的出来。

出了这件事,我赶紧让师兄那里叫停,先别找谊波,等听听风声再动手。周一上学,许伟郎就知道了李维旭出事了,许伟郎去厕所找到我,问我什么意思。为了2000元钱就去人家闹,还说李维旭父母都是老农民,骂我缺德。我也骂了回去:“咱俩谁缺德?老子拿你当兄弟,你反而把自己当成狗,在山上想强X人家,被我打了,你就开始阴我,你是个人吗?”

当时我俩就在高三的厕所里,很多高三的同学都在看热闹。我继续骂:“是不是你一打架,自己一个人跑?是不是你和你发小一起骗我钱?还找人打劫我,打我妹,抢了老子5000元?现在欠钱不还,我去要钱,还找一堆人阴我,不都是你许伟郎干的吗?”许伟郎狡辩:“我强X谁了,老子我喜欢王宇,跟她表白,你帮人家外人打我,你哪里把我当你是兄弟了?”

我:“你那是正常表白?动手动脚,要不是我拦着你,你现在都是强X犯了。”许伟郎被我说急了,要跟我动手。我也动气了,管***开除不开除,老子今天先出口气再说。当时我俩刚刚互相踹了两脚,我准备下死手的时候,刘源远还算冷静,和周围看热闹的同学把我俩拉开了。

刘源远知道,我再在学校里和许伟郎动手,我肯定会被开除,尤其是在厕所,在班级里还好说一点。我被刘源远拉出了厕所,许伟郎还在厕所里大喊:“老子没欠你钱,也没抢你的钱,哪次打架,老子不是第一个和你一起冲?你有良心吗?钟鹏!”许伟郎喊的很大声,基本整个高三楼层,所有的同学都听见了。

和许伟郎吵了一架后,我俩在学校的名声都坏了很多。我就是不讲义气,许伟郎就是好色,背后阴人。我俩回到教室也没打架,谁都不想退学,而且学校也是我们最后的救命稻草。就这么说吧,出来混了这么久,去了警局那么多次,你是学生和你不是学生在警局的待遇都不一样。

晚上照常在校门口等了10多分钟,才去车站。林雪纯在车站等着我,今天我俩一路上都是聊我和许伟郎的事。林雪纯说了,许伟郎好像真的没有找人打劫我,而且她告诉我一个特别重要的秘密。李维旭跟抢劫我的事有关系,好像还骗了许伟郎。许伟郎原话是这么跟林雪纯说的:“我那发小差点把我都给害了,我现在是左右为难。”

林雪纯听了这话,才分析出,许伟郎可能是无辜的。说实话,林雪纯跟我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打听到那两个小年轻的名字,或者那俩小年轻到底是谁?我稍微直白的跟林雪纯说了我最想知道的内容,林雪纯更厉害,她也直白的问我:“要是我问出来了,你怎么感谢我?”

这话我听的别扭,我说:“你说怎么感谢,我都行,我一个男的有什么不行的。”林雪纯脸色有点尴尬说我:“你想什么呢?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说:“给你做牛做马行不行?”林雪纯说:“我不需要,想给我做牛做马的有的是。”我对林雪纯无语了,我都明示了,可以当她男朋友,她又不需要?

我有点不耐烦的说:“那你明说,需要我做什么吧。”林雪纯想了想说:“你冒充我男朋友,去气石逢天!”我靠,这什么意思?我都可以当真的男朋友,为啥要我去冒充,但是气石逢天这不是找麻烦吗!林雪纯又补了一句:“放心,只是让你演演戏,其他你什么都不用管。”

我问:“为什么找我?找许伟郎呗!”林雪纯:“许伟郎没你效果好。”我苦笑,还真是没我效果好,我要是真成了林雪纯男朋友,石逢天估计能气死过去。我说:“我答应你,没问题,不过你能告诉我,你气石逢天是为了什么?你俩不是吵架分手了吗?”

林雪纯说:“我高兴,我就想气他。”哎,混的再好,也是个小女生,幼稚。我是很不喜欢这种行为,但是这种事很多人都喜欢干。林雪纯和我一言为定,我俩也算是说好了。把林雪纯送到楼下的时候,林雪纯对我说:“今天就不用假惺惺的抱我了。”

我笑着说:“我不是假惺惺的,我是真心的,我还挺喜欢抱你的。说实话你身材在咱班女生里,也算是不错的。”林雪纯骂我:“滚,和你有什么关系。”说到这个问题,我特别好奇林雪纯会不会出卖色相套许伟郎的话,我就贱贱的问她:“许伟郎这小子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你可别为了我被他吃豆腐啊。”

林雪纯说:“老娘我就是被他吃豆腐也是自愿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林雪纯说完转身要上楼,说实话,从认识林雪纯的第一刻起,我就一直惦记她的大屁股。她的屁股体型是真的不好看,但是又很诱人。我当时没忍住,在后面拍了一下。

林雪纯轻轻叫了一声,说我:“有病啊。”林雪纯也没生气,对我做出很可爱的生气表情就上了楼。林雪纯平时不装B的时候,性格还是很不错的,和普通女生差不多。但是林雪纯要是发飙的时候,那性格比慕容清清还差100倍。

好久没碰女生了,回想刚刚那一下,我还稍微有点小激动。回家后,他们都吃完饭了,我弄了点菜在我屋子里吃。有一句话说的好饱暖思X欲,所以吃完饭,我在网上找小片看,准备自己解决。就在我动手的时候,张婷婷推门进来了。

我房间的门,慕容清清和张婷婷俩人是从来不会敲门,都是直接推门而入。我平时都会临睡前动动手,今天时间早了点,就被张婷婷撞见了。当时吓坏我了,最主要的是丢人。张婷婷她朝我坏笑,对我说:“原来你在干坏事。”

我生气的说她:“你有病啊,找我干什么?”张婷婷:“等会跟你说,你先解决吧。”我说:“那你出去。”张婷婷故意挑逗我:“靠,我在这,你不更快啊。”我无奈的说:“行了,我不弄了,你说吧,什么事。”

张婷婷凑了过来,坐到了我的椅子上,和我挤在一起,对我说:“钟鹏,我知道你家最近事挺多的,所以我打算再住一个多月,等你们放寒假,我就走。”张婷婷离我那么近,再加上她那张脸和她的说话声音,我哪里受的了,所以我一直有反应。

我嗯了一声,张婷婷继续说:“那你能不能帮个忙?”我问什么忙,张婷婷直接把手放在我腿上,对我说:“租房子要钱啊,我一姐妹借我钱一直不还,我现在也没法出面问她要,你帮我去要呗?要回来,给你好处。”

我一听就是破烂事,立马拒绝了。张婷婷她是铁了心让我帮她,于是手开始不老实。我本来是嫌弃她有点脏,但是当时上头了,什么也不顾了。于是我俩就在我的椅子上破戒了,幸好当时慕容清清和我妈她们都没来找我,再加上我很快,所以一直到完事都没人发现。

张婷婷穿好裤子,跟我说:“钟鹏,你可不准赖账,要不我就在你家不走了。”我现在也舒服了,怎么可能不答应,于是就跟张婷婷说好,这钱我一定帮她要回来。张婷婷跟我说这钱是怎么借出去的,我听完后,果然是烂债。

欠钱的也是夜总会上班的女生,经常和张婷婷一起出去。出事之前,她们一起找人买的反季貂皮大衣,那时一件貂皮大衣可比现在贵多了,她们买的反季价钱还是很贵。那女生欠了张婷婷1万元,所以张婷婷必须得要回来。

张婷婷已经偷偷的联系了这个女生,但是人家赖账,不想还钱。张婷婷又不敢一个人露面去要,怕被那个富二代黄毛抓到。欠钱的女生还恐吓张婷婷,黄毛富二代蔡伟本到处放话,只要抓到张婷婷,肯定要弄死她。所以张婷婷只能找我出面解决,而且和我也有关系。

从张婷婷的话我也听出来了,她最近缺钱了,慕容清清不陪张婷婷出去疯的时候,都是张婷婷自己花钱,她又没有来源收入,肯定缺钱。我问张婷婷打算怎么要回来?张婷婷说:“只要你跟着我去就行,凶一点,到时肯定能要回来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