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蚀骨危情 > 蚀骨危情最新章节列表

第349章 猫鼠游戏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国贸大厦总高530米,106层,是A市最显著建筑物,几乎可以算是世界上排在前几的最高大厦,慕韶涵看着电梯的数字一点点往高跳,一颗心也跟着猛地跳。

“叮。”

几乎是门开的一瞬,慕韶涵便冲了出去,因为没有直达天台的电梯,她只能从楼梯口上去,不顾早已疼痛的双腿,她迅速跑了上去。

拉开门她跑到天台中央,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一颗心沉下去,她明白了许明月又是在逗她玩,这里根本不是最终地点。

慕韶涵几乎快要哭出来,许明月的报复真真是抓住了她的命脉,让她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怒火在一瞬间点燃,可她又生生压制下来,她现在不能慌,如果她慌了,小泽谁去救?

轻快的电话铃突然响起,慕韶涵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按下了接听键。

“听这声音,你应该已经到天台了,上面很冷吧?我可是暖和地坐在电热毯上喝着咖啡呢!”电话那头是软糯可爱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慕韶涵心中的愤怒达到极点。

“你想要怎样?”短短一句话,却被天台的风吹的支离破碎,那边故意高声问:“喂?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

声音里透出洋洋得意,慕韶涵不与她计较,开门进了楼道,在安静的楼道中,她声音冷静到可怕,然后又问了一次:“你想要怎样?”

“慕韶涵,怎么样,猫捉老鼠的游戏好玩儿吗?”许明月的声音也终于平静下来,她不等慕韶涵开口,又道:“你是不是恨透我了?杀了你的阿紫,还绑了你的儿子?”

那边传来杯子与桌面碰撞的声音,紧接着是她在房间来回走动的声音。

若有似无的轻笑,混着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空旷是哒哒声,一切都诡异极了。

“你猜猜你儿子现在怎么样了?是绑在床上……还是钉在桌子上?”

“许明月!”

这句话彻底让慕韶涵失去了自控能力,她抓着天台门的把手,眼眶中含了泪,咬牙切齿道:“你有什么冲我来,别碰我儿子!”

那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许明月停顿一瞬,又继续说:“慕韶涵,能见到你这副样子我可真的是不亏了,对得起我在你儿子校门口守了一个月,你知道吗?看到你们一家三口在那里幸福,我真的好嫉妒啊。”

“你知道吗?为了你,爷爷要把我赶出去!我就这一个家,我还能去哪儿?我苦苦哀求,他心软了,所以才能有我今天绑架你儿子的时候,至于要怪谁,就怪你慕韶涵一回来就这么对我吧。”她的声音带着怪异的腔调,犹如精神病院里扭曲了的病人。

“慕韶涵,限你三十分钟内赶到下一个地点,蓝荷酒吧。”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可这次慕韶涵没有立即行动去找人,她冷静下来,随意靠在墙角,嘴边勾起淡淡的弧度。

她怎么就忘了,许明月的身上,可装着她的定位器呢。

关于这个定位软件,还是她在南方的时候闲来对满优阳提起,问他当时是怎么救下的她,知道了定位软件这个东西后便兴致勃勃地央求他学到手,对于这个可以悄无声息定位别人,还不会被对方察觉的软件慕韶涵显然很是喜欢,以至于在回来A市后派上了用场,她第一时间就在许明月的手机上植入,这也是她为什么知道许明月的房间里有玩偶这件事。

之前因为过于担心,她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不慌不忙地打开手机,输入一串复杂的口令密码后进入一个蓝黑色的界面中,显示的是一张电子地图,此刻在上面的中央处有一个闪烁的红点,而那,正是许明月所在的位置。

上面显示的地点,竟然是她自己的私人别墅。

从刚才的通话中她其实已经有些怀疑,现在一看这女人竟然这么大胆,是信奉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吗?

切换回来正常界面,她立即给罗向宇和满优阳打了电话,通知他们派人在许明月的别墅外等候。

慕韶涵周身的气势在一瞬间转换,她明明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却让人感到无比强大。

猫逗鼠的游戏,看来要互换角色了。

没有前往许明月电话里说的地方,她正在思考如何悄无声息地进去她的别墅……

一个阴暗却又透露出高端的房间里,床上正安详地躺着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个孩子,他看起来年龄不大,最多也就是五岁左右,他有白皙的像剥了壳的鸡蛋般稚嫩的皮肤,长长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小鼻子随着睡眠在轻微嗡动。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瞳孔在屋内异常明亮,他坐了起来,迷茫的望着四周。

他记得……自己放了学后去找妈妈,之后在校门口等她的时候有个女人跑过来问他寻求帮助,原本他是心怀警惕的,可她不经意间按亮的屏幕上是一个男人的照片,他认得这照片上的人,是他的爸爸,妈妈不愿意承认的爸爸。

出于好奇他便跟着女人走了,她一路向他哭诉,说自己的车钥匙掉到了车底下,可她蹲下去也够不到,所以就请身体小的他来帮忙,小小的他一心想着帮了女人的忙后问问她和自己的爸爸是什么关系,虽然那个男人一直陪着他们,可要是有别的女人的话,他绝对不允许妈妈和他在一起。

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小泽,你醒啦。”

等他的小脑袋思绪回归的时候,面前已经站定了一个人,正是向他寻求帮助的那个女人。

此时慕文泽的脑袋已经变得清明,处于陌生环境中他并没有慌乱,而是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恐惧,仰着头问她:“你是谁?”

或许是从小经历的缘故,慕文泽要比别的孩子成熟许多,所以才能导致他在这样的场面下做到临危不乱,比一些大人都要坚强。

许明月的眼中出现一丝兴趣,她放下手里端着的盘子,坐到了床边,“我是你妈妈的朋友,说起来,曾经还是你爸爸的未婚妻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