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医途似锦 > 医途似锦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八十八章 他来了,请闭眼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薛怡宁神情大作,

“有刺客!”

他大声喊道,试图引起武侯的注意,

可惜他不知道,在他们转入这个巷道后,外头附近一里内的武侯全部被下了药!

薛怡宁见呼喊无用,便准备掏出自己马囊里常备的信号烟雾弹,以引起海行商会的高手,及望楼上武侯的注意,

可惜,对手似乎早就料到他们有这一手,飞刀如雨,薛怡宁等人自顾不暇,哪有空去传信。

高手,大大的高手!

薛怡宁差点哭了。

他滚下马躲在巷墙壁边,恰恰他的马挡住了他,耳后他的两名护卫一左一右掩护而来,

薛怡宁抓紧机会,抓着手中的烟雾弹猛的往上空一抛,

就在他心中升起一股喜悦时,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烟雾弹还没盛放便被人家一飞刀给射没了。

薛怡宁:“……..”

他好歹是海行商会的独子,家里的宝贝疙瘩,所以他父亲和祖父给他配备的都是商会里顶尖高手,而且据他所知,他父亲还给他安排了两个武艺绝顶的暗卫。

所以他去哪都是趾高气昂,从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危。

在京城生活了这么多年,被刺客袭击还是头一次呢。

海行商会势力太深太广,几乎没有哪家该动他,他父亲和祖父一向乐于助人,也没有仇家。

所以,他从来活的优哉游哉,没心没肺。

今日这刺客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他看的出来,自己的侍卫应付的很吃力。

其实他躲在后头也算看出来了,刺客人员也不多,一对一。

关键是,一对一,自己的侍卫有人快支撑不住了。

而且他也显然发现,自家那个从未出场过的两个暗卫也出现了。

他的五个侍卫,加上两个暗卫,唯有暗卫能与对方打个难解难分,明面上带来的侍卫几乎都很吃力。

让他更郁闷的事发生了,对方发现自己侍卫体力不支后,伸手点了自己侍卫的昏穴,耳后,人家控制了人,就不动了。

“…….”乖乖,这么奇怪的一波刺客到底是什么来头。

看到这里,薛怡宁发现自己忘了最重要的人。

他猛的一拍脑袋,

“筠筠呢?筠筠!”他伸着脖子去找诸葛筠。

然而,很快一波飞刀,逼的他缩了回去。

他总算明白了,对方应该不是冲着他来的。

人家的目标是筠筠啊!

事实上,早在诸葛筠飞出马车时,就猜到来人是谁了。

当今世上,能在京城,动用这样绝顶高手来对付她的,只有萧杞了。

今日是把萧杞惹怒了不说,恐怕萧杞还怀疑她的身份。

薛怡宁在那边折腾,诸葛筠不是不知道,她很想回应一句,可惜她没机会。

萧杞压根蒙面都不需要,亲自直接抽出他的雪花剑来对付她了。

萧杞真正动怒后,他深厚的功力和攻势是诸葛筠招架不住得。

如果不是凭着对萧杞的熟悉,和她本事强大的反应能力。

她恐怕已经被萧杞给捉住了。

她不知道,萧杞与她越打越是心惊。

在他如此密集的攻势下,诸葛筠依旧能够支撑得住,这丫头的本事深不见底呀!

而且那熟悉的步伐和武艺,让萧杞越发愤怒。

凭什么效仿他的筠筠,这是故意气他来的吗?

萧杞咬牙,猛的激发一阵内力,雪花剑如漫天雪花似的朝诸葛筠攻去。

他一定要制住这个丫头,把她带回去审问!

所以萧杞的功夫使得毫无保留。

诸葛筠已经很吃力了,可她依旧靠着意志力和飞速转动的脑筋在强撑。

“你不是能抽出我的雪花剑吗,就让你吃点苦头!”

萧杞忽然阴沉一笑,左手一招擒拿手去掐诸葛筠的胳膊,诸葛筠偏身去躲,身子往后一退,然而萧杞的雪花剑更炫目的朝她腰身刺去。

一旦被他袭击成功,诸葛筠必定被他拿住,

依旧是今日最后二人交战的打法,不同的是,白日诸葛筠占上风,萧杞发现她在抽雪花剑时,他心下大惊,心底涌上的那股不可思议,让他本能伸出左手去阻止,

所以他输了,他被诸葛筠逼的动了左手。

可今夜,没了这个该死的规矩。

诸葛筠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事实上,除了詹玉筠外,没人知道他的左手比右手更厉害,他这只左手在败给慕容孑之后,曾师从一位少林武僧学了一门铁拳的功法。

他今日被诸葛筠实在是气疯了,她居然讽刺他跟筠筠的感情,还坏了筠筠给他的千机结,他从来没被人这么欺负过,从小到大,都没人这么欺负过他。

萧杞是怒极了,所以他今夜一定要让这丫头吃苦头。

“说,你为何知道我的腰间藏着雪花剑!”

萧杞的雪花剑藏在腰身里头,雪花剑缠在他腰身时,跟一个普通的腰带没任何区别,甚至抹上去还有丝绸般的顺滑和柔软,可一旦启动机关,抽出来那就是当世最厉害的武器之一。

眼前这个丫头,不仅知道雪花剑的位置,还懂得如何启动雪花剑的机关。

如果不是那完全不一样的面容,他甚至怀疑她就是詹玉筠。

他无数次确认过,詹玉筠确实是死了,十八罗汉的能耐他是一清二楚的。

她曾说过,凤翎锦在人在,凤翎锦亡人亡。

而且如果她真的是詹玉筠,不可能会想着嫁给司马瑨的,

司马瑨是什么东西,怎么配得上他的筠筠。

所以,萧杞无论如何都不会觉得诸葛筠是詹玉筠。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以前一直潜伏在詹侯府,对他和詹玉筠的事知之甚多,

这是个可怕的敌人。

如今她成了一柄利剑,那么他要弄清楚她背后的主人谁?

诸葛筠被他逼的哪有开口的机会。

因为萧杞的内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左右手齐齐进攻,诸葛筠招架不住,她被迫转身准备掠去萧杞攻击圈给自己喘息乃至求救的机会,

然而她低估了萧杞想要杀她的意念,

萧杞的雪花剑往她后背一刺,

她瞳孔猛缩,心下大惊,与此同时一股无可言喻的悲伤和愤怒涌上心头,她身形一矮,那雪花剑刺在了她肩头,

顿时血花随剑花四溢,闪耀了夜空。

“筠筠!”

远处抓到机会看到这一幕的薛怡宁大喊,他的心几乎快要冲破了嗓子眼,

甚至他内心涌上一股绝望的恐惧。

筠筠会不会死。

诸葛筠受了伤,自然更加没有招架之力了。

本来,萧杞可以抓住机会,前去抓住往前面巷子口掠去的诸葛筠,

可薛怡宁那句“筠筠”深深撼动了他的心。

筠筠…..

他也有个筠筠….

她的背影是那么熟悉,

即便知道此筠筠非彼筠筠,可他已经没了继续伤害她的想法了。

她中了雪花剑,无解,唯有一死。

在她死之前,他要想办法撬开她的嘴,

他脚步轻滑往前,他知道,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可就在这时,黑夜中忽然飘来一股寒气,一股迷毒如幕帐般袭来。

萧杞被迫后退。

而奔至巷口的诸葛筠,已经痛得筋疲力尽。

没人比她更了解雪花剑的威力。

她口吐一口鲜血,

就在此时,一辆马车猛然停在她面前,

“快上车!”

熟悉的声音传来,她刚刚摆击溃的心防,最坚硬的一处,听到这个声音后,似被烙铁所融化,一股暖意流遍全身,她凭着最后一点意志力,飞身进了被掀开的车帘里,

熟悉的奇楠香味,扑鼻而来,她抬眸朝那人嫣然一笑,随即昏死过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