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太子妃8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怪只怪朕,这些年,落了太多的权利给独孤家,直到发现独孤家的狼子野心,为时已晚,朕一人之力,凭着这残缺的身体,已经无法和他们对抗,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子冉,你可明白?”

西梁皇帝起身,那一起身,牵起一阵咳嗽。

似乎在年玉面前,亦是没了任何避讳,西梁皇帝并没有如往日那般强忍,而是任凭那咳嗽声连绵不断。

“明白。”年玉口中喃喃,如何不明白?

她看着西梁皇帝,拼凑着前世关于西梁,关于这个帝王的信息,可终究,那些信息太少。

她想告诉他,子冉会不负他所望,就算独孤家会搅得西梁大乱,子冉也会的平定叛乱,让西梁依旧姓燕,可如此,她想到,要做到这一切,子冉会遭受的凶险,年玉却是紧皱着眉,如何也无法舒展。

战争和成败,说来简单,可前世她亲身经历的那些刀光剑雨,血肉尸体,那般清晰,皆历历在目……

“朕知道,他会和独孤皇后阴山王对抗,是因为你,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能如朕所愿,就够了,朕已是将死之人,将太子之位交到他的手上,朕已经心满意足,或许……”西梁皇帝话锋一顿,目光变得幽远,“或许朕能够撑到将皇位传给他!”

皇位……

年玉听着,没有说什么,她知道,不管是太子之位还是皇位,对独孤一族和阴山王来说,都是打击,就算是西梁皇帝现在就将皇位传给子冉,许多东西依旧无法左右。

国舅掌着数百万的兵马,镇守着边境,如果,皇上即刻传位,消息一出,独孤一族或许立刻就会反,如今只是太子之位,或许,还能拖上一些时日。

可又能够拖得了多久?

“年玉……”

年玉思绪之间,西梁皇帝突然唤她,年玉回神,对上西梁皇帝的眼。

“过来,再为朕煮一杯茶。”帝王的眼里已是笑意。

煮茶?

年玉看他已经坐在了先前的那个席间,没有推拒,重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如他所吩咐的那般煮着茶,不用看,她也感受得到这帝王看着她,终于,半晌,待她将茶煮好,放在了西梁皇帝面前,那帝王喝了一口之后,放下茶杯,才复又开口……

“子衿……”西梁皇帝出口,年玉却是微微一怔。

子衿……

年玉方才记起,在北齐,大皇子燕翎告诉她,他名子衿!

子冉,子衿……

“子冉……子衿……”西梁皇帝喃喃着这两个名字,看着年玉,“你可知,为何唯独他们二人,有这小字?”

年玉皱眉?

这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似乎本没打算等年玉回答,西梁皇帝径自开口,“那是沿袭了他们母亲一族的规矩。”

圣衣族?

她知道子冉的母亲先皇后是圣衣族的,可大皇子的母亲……

年玉看着西梁皇帝,似乎从她的眼里看出了她心中的疑问,西梁皇帝径自开口,“他们的母亲,都是圣衣族的。”

年玉皱眉,她只知子冉的生母是西梁先皇后,却不知大皇子的母亲是何人。

“子衿身染重疾,是因为当年,子衿的母亲怀着身孕,为雪衣染了毒,雪衣在世之时,曾嘱咐朕,好好照顾子衿母子,可……”西梁皇帝看着那杯中的茶水,眸中似有什么漾开,“当年圣衣族的谋乱,雪衣死了,子衿的母亲也死了,子冉下落不明,独留下子衿在朕身边,却也是一副病体,朕这一辈子受尽尊崇,当年圣衣族之事,是唯一的失败,这些年,朕亦是在忏悔,朕如今这身子,终究还是无法对子衿的病视之不顾。”

年玉听着,心中了然,果然,还是提到了这事。

他想让自己为大皇子治病,可是……

年玉伸手,端起面前的茶,浅浅一抿,却是岔开了话题,“这茶还是没煮好,年玉实在是愚钝得很。”

年玉叹息一声,将先前的茶尽数倒了,笑笑的道,“年玉重新煮一壶。”

西梁皇帝看着她的举动,如何不明白她的回避?

这样一个玲珑的女子,怎会不懂他的意思?

可她既是回避……

“年玉,算朕求你,医治燕翎!”那声音,分明添了几分严肃。

年玉拿着茶杯的手一顿,心里有些惶恐,惶恐之后,随之而来的却是冷静,抬眼,年玉迎着西梁皇帝的视线,冷静的审视着眼前的帝王。

求她?

这个帝王竟是求她?!

为了燕翎……

年玉敛眉,“皇上言重了,年玉并没有能够医治大皇子的本事。”

“单是凭着你能用几根银针,便让晕厥的燕翎醒来,你就可能有本事能救他,这么多年,朕也是遍寻名医,可都无果,直到看到你,朕才有了些许希望,这是朕欠燕翎和燕翎生母的,亦是雪衣欠他们的!朕亦是希望,他们兄弟二人能够联手,一起守护西梁的江山!”

一起守护西梁江山?

年玉听着,却是想起那日在宫宴之上,自己探到的端倪,看了西梁皇帝一眼,意有所指,“皇上了解大皇子殿下吗?”

“你这话是何意?”西梁皇帝皱眉,她的眼神,仿佛在说,燕翎并不寻常。

不寻常吗?

西梁皇帝呵呵一笑,“年玉啊年玉,朕的儿子,朕最是了解!”

正如他知道燕玺最在意的是眼前这个女子,知道燕爵终究心怀野心,同样,他也知道,燕翎的纯粹。

“这些年,他因着这病,日日在大皇子府,深入简出,上次去北齐,还是朕的命令,他才会去走一走,却不曾想,让他加重了病情。”西梁皇帝看着年玉,语气再是坚定不过,“如今,朕剩下的希望,就是他的病,你若治好了他的病,朕可以允你任何要求?”

“任何要求?”年玉挑眉,收回视线,继续煮着茶,那模样,仿佛思考着要他允诺什么,半晌的沉默里,只有茶香袅袅,终于,待年玉斟好了一杯茶,放在西梁皇帝面前,才缓缓开口,“年玉倒不需要皇上允诺什么,只是,希望皇上不要失望,大皇子也不要辜负了皇上这一片苦心爱护才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