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娇俏小农女:相公勾勾缠 > 娇俏小农女:相公勾勾缠最新章节列表

430.第430章 ,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在定情之前,你可不能见穆公子。”

安暖一下子就瞪大眼睛,“这是为何?”

“什么为何,这是规矩。纳采之前,若是见面不吉利。”瞿氏表情严肃。

安暖第一次知道,自家娘亲居然还有这么有气势的时候。

“快答应我。”没有等到安暖的回话,瞿氏连忙说道。

“哦,我知道了,我不会见的。”安暖连忙应声。

她应声同时,也忍不住在心底感慨,这么一说的话,那么纳采日子选在初六也挺好的。

也就三天。

三天后,她跟对方就是正正经经的未婚夫妻了。

想到这里,安暖又忍不住忧伤了。

因为定完亲后,对方就要出发去京城了。

这一去,可能要一年了。

“娘,你可知道,穆大哥他们什么时候出发么?”安暖问道。

“这个我没问,不过,肯定是纳采后一两日。从咱们庆县到京城,若是选最快的那条路大概十来天,就是路上辛苦啊。”

瞿氏叹了口气。

安暖沉默了下,此时的她真的很想见到穆梓舒,问一问具体什么情况。

可是,又碍于自家娘亲看的紧。

安暖也很无奈,她是那种没有自制力的人么?

等到下午的时候,镇上的裁缝过来给他们量身体,做衣服。

细问了才知道,这些人是穆家请的。

安暖有点怀疑,对方在两天之内能不能将衣服做好。

安暖之后才知道,自己小瞧了那些人的效率。

初五的时候,对方送来了纳采的服侍。

红艳艳的襦裙,上面绣着非常精致的花纹,穿在她的身上简直要冒光。

安暖站在水边,看着水里的自己,整个都惊呆了。

这也太美了点。

“我的暖暖,真美。”瞿氏站在安暖的身后,看向她的眼神温柔而又慈祥。

等回了屋子后,瞿氏就帮着安暖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那衣服,层层叠叠的,好像盛开的花朵,拨开一层还有一层,风一吹带着一股子仙气。

“娘,你怎么哭了?”

安暖回头的功夫,就见到自家娘亲眼泪直接下来了,当即吓了一跳,她拿起自己的手帕给对方擦眼泪。

瞿氏抹掉眼泪,露出一个笑来,“我没有哭,我是太开心了。”

“等明天纳采后,暖暖就是大姑娘了。”瞿氏轻声说道。

安暖斜眼,对这个说法没有太大的感觉。

哪怕她没有纳采,她也算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真好。”瞿氏帮安暖换了平常的衣服,又帮她重新梳了个头,“要是你爹看到你纳采的时候,该有多好。”

安暖沉默了下,握住瞿氏的手她知道自家娘气那肯定又想起她那失踪的爹爹。

“等纳采后,咱们就将这个事情告诉爹爹。”安暖轻声说道。

瞿氏应了声。

“还有的,等纳采之后,你就得绣嫁衣了。”瞿氏忽的想到了什么,叮嘱到。

安暖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傻眼了。“绣嫁衣?”

她可不会啊。

她就会简单的缝针,绣嫁衣那么细致的活儿,她哪里会啊。

“对。”瞿氏非常肯定的点头,“其实,接下来还有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之后才是亲迎。”

安暖听到自家娘亲的话,整个人都傻眼了,“这些,不会也要我准备衣服吧。”

瞿氏给了大女儿一个白眼。

这会儿,她才感觉到,自己这个女儿是个孩子。

“哪啊。若是真的让你,那你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出嫁都得在做衣服了。”

安暖松了口气,她就说么。

“其他的日子的衣服,咱们可以让镇子上的布庄做,不过,出嫁的嫁衣必须要女子亲手做。”

安暖苦瓜脸,她觉得今天简直是她的灾难日。

“可是娘,你也知道,我根本就不会绣工。况且,你也知道,我很忙的,哪里有时间折腾这些事情啊。”

“就算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做。毕竟这是你的人生大事。”

安暖表情严肃,“我现在做的事情,关乎到天下百姓!”

马铃薯选种已经开始。

明年,马铃薯的种子就要发出去,到时候新的种子发出去,要确保发芽率。

其他的事情,她不需要做事情的。

可是选种育种是大事,她必须要盯着点。

瞿氏听到安暖的话,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

“唉,这可如何是好。”瞿氏按了按眉头。

“不然……”瞿氏想了想后,说道,“你就绣肚兜吧。”

安暖继续翻白眼,她还想要争取,可是想了想还是点头,“行吧,我先做着。”

瞿氏看到安暖同意,反而越发的担忧了。

等到后来,安暖开始做肚兜后,她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当时的担忧一点都不错。

眼下这会儿,瞿氏还在想着明天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安暖就被瞿氏给喊了起来。

简单的梳妆打扮。

因为只是纳采,倒也不需要太过隆重。

不过,那身红色的襦裙还是被穿上了身。

等到中午的时候,安暖就听翠竹跟她说,穆梓舒送来了一堆大雁过来。

等吃饭的时候,安暖才见到穆梓舒。

对方一身玄色,腰间挂着玉佩。

这是安暖第一次见到穆梓舒穿红色衣服,那红色映着那人的俊脸,看起来特别的帅气。

安暖盯着对方,一时间有点看呆了。

不仅仅安暖看呆了,穆梓舒看安暖的神色也惊呆了。

小姑娘,穿一身红衣服,看起来真的是好看啊。

安暖想跟对方说话,不过,却一直没找到机会。

一直等到午饭吃完了,安暖才找到机会跟对方在后花园里说话。

“暖暖,这个给你。”一有机会,穆梓舒就将自己特地准备好的东西送上了。

安暖接过后,很是欢喜,很精巧的小东西,看起来特别的可爱,却不是特别的贵,重要的是一份心意。

安暖也给穆梓舒准备了礼物。

是一个荷包。

这是她昨晚尝试做的了。

“这是你做的?”穆梓舒接过荷包后,很是惊奇。

安暖忍不住轻声咳了咳,面上浮现一抹不自在。

“额……这个……?”

穆梓舒抬起头来,就见面前的小姑娘不停眨着眼睛,似乎有点心虚的样子。

“不是你做的?”穆梓舒露出失望的神色来。

“不,是我做的。”让穆梓舒有点意外的是,面前的小姑娘忽的大声说道。

穆梓舒抬起头来,神色疑惑。

“这里,还有这里是我做的。”安暖犹豫了下,还是说道。

穆梓舒的目光在对方点的地方停了停,随后露出恍然的神色来了。

“我很喜欢。”穆梓舒笑着说道。

安暖哼了声,“我第一次做这个。你要是敢嫌弃,以后我就不给你做了。”

穆梓舒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我很喜欢。”

这一次,他在说着四个字的时候,显然更加的坚定。

安暖面上浮现红晕,眼睛却亮了起来。

说起来也是惭愧。

安暖昨晚在尝试做绣活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没有这个天分。

那针线在瞿氏的手里,直接变成了蝴蝶,可是在安暖的手里却惨不忍睹。

她甚至还想过,用十字绣,结果哪怕是十字绣也没办法拯救她那僵硬的手。

最后没办法,安暖只能挑了一块已经绣好的布片,然后简单缝了一下。

最后的穿线,也是她娘亲做的。

穆梓舒打量着手中的荷包,越看越是喜欢。

那上面的牡丹很漂亮,很华贵,可是他却不怎么喜欢,更加喜欢的是那蹩脚的缝隙。

他甚至还看到,在外面蹩脚的阵脚下,还有补了一层,显然是有人觉得阵脚太差,担心放在里面的东西会从大阵脚里掉出来。

哪怕是如此,穆梓舒依然觉得,那蹩脚的地方最可爱。

“哎呀,你别看了。”安暖坐下的时候,就瞧见穆梓舒正不停的翻看着那荷包,当即有些不好意思。

“好,不看了。”听到安暖的话,穆梓舒连忙应声,将东西收了起来。

或许是东西拿起来,安暖忍不住吐了口气,感觉整个人自在了不少。

“对了,我听娘亲说,你今年要去京城了?”

安暖在两个人坐定之后,就将自己一个问题给问了出来。

“是。”穆梓舒低声说道。

安暖的眼底忍不住浮现不舍,“什么时候出发?”

“大后天,初九。”穆梓舒补充说道,“要赶在大年三十之前到。”

安暖眉头紧皱,“大年三十?只有二十天,会不会来不及?”

“我们上一次去庆州府,都用了大半个月呢。”

安暖真心担忧。

庆县离京城那么远,怎么可能在二十天里到京城。

若是真的要在这个日子赶到的话,人肯定很辛苦。

想到这里,安暖直接开始心疼了起来。

穆梓舒似乎察觉到安暖的担忧,伸手拍了拍对方的手,轻声说道,“别担心,二十天绰绰有余。”

“怎么会呢?”安暖听到对方这个回答,当即惊讶的瞪大眼睛。

“从庆县到庆州府,若是一路上不停的话,就需要五到六天了。接下来从庆州府到京城七千多里路呢,而且现在已经是隆冬时节了。”安暖担心的不行。

“你说的没错,咱们庆州到京城确实很远。不过,从到了庆州府那儿,拐到到苏州河口那儿,就可以坐船一路到京城。路上也就五六天的时间。”

穆梓舒伸手,拍了拍安暖的手,声音里带着安抚,

“坐船?”安暖微微一顿,露出意外来。

穆梓舒点头,“对,坐船。坐船的速度更快,而且也更加的安全。”

安暖对穆梓舒说的话,带着一些怀疑。

她在现代,可是看到过不少关于海上的新闻。

若是遇到大风大浪,船只在海上那真的是……

“不对,若是风平浪静的话,应该会没问题。”安暖低声说道。

“嗯?”因为刚刚安暖的话实在是很小,穆梓舒也没听到她说的啥。

“没事。”安暖摇头,她并没有将自己刚刚那句话说出来,而是转移话题到,“你离开后,到一个地方后,要记得给我寄信。告诉你到哪里了。”

“好。”对上安暖担忧的眼神,穆梓舒直接笑了,“放心,只要到一个地方,我必然会给寄信的。”

安暖恩了声,不知为何,忽然有点脸红。

穆梓舒原本想要说什么,可是在看到安暖红扑扑的小脸蛋,当即也忍不住开始脸红。

这对未婚夫妻,就在亭子里,看着对方发呆,也不知道要说啥。

“娘,你看到大姐了么?”

“你找你姐做啥?”则是瞿氏的声音。

“没啥,就是一些事情要找大姐说一下。”安心眨着眼睛说道。

“急吗?”瞿氏问道。

“不急。”安心很是自然的说道。

“既然不急,那找啥啊,你大姐现在还有事情,等你姐姐事情处理完之后,你再去找你大姐吧。”

安心哦了声。

“还站那儿做什么,赶紧走啊。”瞿氏拉着安心直接走远了。

瞿氏跟安心的对话,就在不远的地方。

所以安暖也是听了个正着。

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安暖的脸越发的红了。

或许是点开了的缘故,原本不怎么在意的东西,一下子变得在意起来。

穆梓舒也是如此。

如今两个人,只是在亭子里,什么都不做,光是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就让他心跳加速。

穆梓舒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那个。”

“嗯?”安暖听到穆梓舒的声音,扭头看过来,眼底带着询问。

察觉到安暖的视线后,穆梓舒整个人都僵住了,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没有了。

安暖等了一会,没等到对方的话,忍不住眨了眨眼,“怎么不说话了?”

穆梓舒神色有点囧,有点无奈的说道,“我忘记我要说啥了。”

噗……

安暖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穆梓舒黑脸,他伸手捏住白静薇的鼻子。

鼻子被捏住,没有办法呼吸,安暖连忙讨饶。

“我错了,我不是故意想笑的,只不过刚刚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安暖泪眼汪汪的眨着眼睛,一双眼睛水雾水雾的,看起来特别的可怜。

穆梓舒原本捏着对方,瞧着瞧着,就舍不得捏了。

“你啊。”穆梓舒语气带着浓浓的无奈,还有更多的是怜爱。

安暖嘿嘿直笑,一双眼睛直接变成了弯月牙。

安暖跟穆梓舒两个人在一起腻歪了一下午,这才分开。

等送走了对方后,就对上了一家子带着打趣的眼神。

安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可是有点微红的脸颊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心心,你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安暖哼了声,随后对安心问道。

“啊,我完成了。”安心忽然听到自家大姐的问话,忍不住惊呼一声,随后嘿嘿笑道。

安暖呵呵一笑,嘴角带上一抹坏坏的笑,“是么,那感情好,过来,我检查一下。”

安心听到对方的话,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大姐啊,我都什么话都没有说,你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