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第1028章 宝贝,要怎么办呢24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一口一句他这样的人,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人,难道当真是生而反骨么!

她真的觉得这人可笑虚伪至极,他之前还当着外面那些人言之凿凿的说,子不教父之过。现在转个眼,哪里又有半点自省他这个‘父’的过到底在哪里!

她愤怒得很,慕容朔却把她又推开了些,慢吞吞往旁边更宽阔的地方走了过去,“宝贝儿,为师和西月国主之间,早迟会有这样一场的。”

西月皇帝看了他一眼,一样走了过去。

负手立于慕容朔对面,“你现在不会做什么,不代表将来不会做什么。朕会老,会死。朕不能留你。”

慕容朔嗤笑了声,“西月国主,本尊也说了,要我死,也没那么容易。”

这院子里看上去似乎只有他们几个人,但谁都知道,无论是西月皇帝的人,还是慕容朔这位圣尊的人,暗中不知道有多少戒备十足等候命令!

然而,就像某种默契似的,西月皇帝和慕容朔都没喊人,没让任何人参与进来。

哪怕是对东方卿和百里绯月都不例外。

当东方卿要开口时,西月皇帝先一步,“老七,你站到一边去。”

与此同时,一件还带着男人体温的黑色衣袍从天而降,准确无误抛向了百里绯月。

“给为师拿着。”

百里绯月稳稳接住慕容朔的外袍,也就是这瞬间,那边的西月皇帝和慕容朔交手了!

也不怪西月皇帝那么高高在上对她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百里绯月算是真正见识到西月皇帝是个何等的高手了!

而自家师父本就受了那么重的伤,要说她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可抱着自家师父的衣袍,百里绯月心底的所有担心还有别的情绪都很快消散,整个人瞬间冷静安心了下来。

这一冷静,她就看出一些异常来。

师父最开始对西月皇帝的步步杀招是有些吃力的,西月皇帝明显这个时候也想迫切的对付了他。而随着时间越长,师父越来越游刃有余,西月皇帝开始吃力!

这时候,东方卿几乎是无声无息走到了她身边。

“在打下去,父皇会输。”

百里绯月斜睨了他一眼,“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着急。”东方卿看上去可不是那么不孝的人,她又道,“西月皇帝赢了我师父他不会留手,我师父赢了他,可同样也不会留手。”

东方卿漆黑如墨的眸子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百里绯月再一次确认,的的确确是本人,没人易容冒充,东方卿也绝对没被什么能控制脑子思想的东西控制……

虽然脑中再次闪过这样的想法,此刻百里绯月的视线依旧半点没离开继续关注西月皇帝和慕容朔。

这一看,心底都难免骇然。

因为交手的两人,虽然看上去西月皇帝有些吃力,但现在两人又旗鼓相当了!

西月皇帝,绝对是那种一人可以轻易抵挡千军万马的身手!

百里绯月和东方卿先前的话语都是压低声音说的,他们也不敢轻易做出任何大的动静或者动作。因为百里绯月和东方卿都明白,西月皇帝和东方卿这种真正恐怖的高手过招,任何外界的打扰或者别的,影响到的直接就是生死!

就在百里绯月和东方卿都闭嘴不说什么,且呼吸都紧张得放轻了些的时候,一道温雅的女声带着薄怒突然响起,“朔儿!”

‘噗’!

这女声响起的同时,慕容朔只是稍微一顿,西月皇帝毫不留情的一掌就结结实实再度落在他背上!

这一掌比先前还厉害,慕容朔虽然勉强稳住落地了,但吐出一口血后,摇摇晃晃完全再也站不稳!

百里绯月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力气,飞一般冲过去稳住他。

稳住他的同时不管有用没用掏出一个瓷瓶一股脑到了好几粒药丸出来就要往慕容朔嘴巴里塞。

但她那中了毒且快要毒发的身体,此刻终于缓了过来到了极限,这一动作身体强撑的力气根本扶不住慕容朔一个大男人。

药没喂进去不说,扶着他两个人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好在百里绯月眼见要倒地时,嘴唇都差点咬出血拼命撑了一下,才没让自家师父完全倒下去。

但她也连半根手指头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靠扶着自家师父坐在地上,而殿院门口被两个丫鬟搀扶着的,导致这一切的美妇人却第一时间急切的快步走向稳稳落地,站得好好的西月皇帝。

“夫君,你没事吧?”

她眼里满是对西月皇帝的关心。完全看不到别的人。

西月皇帝垂眸看着眼前的美妇人,“你身子不好,怎么跑这里来了?”

“你带了那么多人来这里,我怎么放得下心。我就知道他……”说到这里终于看向百里绯月和慕容朔这边,“朔儿,你到底要叛逆到什么时候,他是你父亲,你怎么能对自己父亲动手!”

她眼中只有责怪,没有半点为亲生儿子伤势的担心和心疼。

百里绯月淡淡垂眸,这人虽然一直不待见她到从不见她,但她还是认得她的。慕容夫人,师父的亲娘。

慕容朔扯了扯嘴角,沾满鲜血的薄唇近乎靡艳,“又让慕容夫人你失望了。”

慕容夫人微皱眉,转向身边的西月皇帝时,却又满脸内疚忏悔,“夫君,他是不是依旧冥顽不灵?”

西月皇帝来之前,是给她说过的,会给慕容朔机会。

西月皇帝只是叹了声,“月华,你不该来。”

听了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哪怕上了年纪,依旧雍容华贵端方又美丽的慕容夫人看向这边的亲生儿子慕容朔时,眼中就露出几分骨子里的失望和厌恶来。

她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孽障,这么一个……妖物。

“朔儿,快向你父亲赔不是。告诉你父亲,你愿意听话,听从他的安排。”

慕容朔一直含笑的唇角又微微扬了扬。

那深刻得能蛊惑人心的眉眼同样含着恹恹的懒洋洋的笑。

对慕容夫人的话却不置一词。

他这样的态度显然不是慕容夫人要的,“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